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蒋经国日记(13)2012-09-26 03:27:20

54822

建立革命 复兴基地
六月一日
今晨在台北拜访吴稚晖老先生后,即登机飞冈山,途中遇大风雨,下午一时抵达。傍晚
随父视察高雄要塞,登寿山岭视察形势,西为左营军港,南为高雄商淮,壮丽雄峻,诚不愧
高雄之称。
二日
中央政治会议一致通过,以阎百川先生继何敬之先生任行政院院长。
今日为端午节,大雨,在高雄要塞度节。想起屈原投江故事,更深国难严重之感矣。
父亲研究台湾整军、防务、军政等问题。
三日
上午,父亲手拟当前政府应取之政策及用人行政方针,计八项,准备与阎院长百川面
商,并约俞鸿钧先生等来见。下午。父亲考虑非常委员会人选及行政院改组时应注意的问
题。台湾改革币制基金已经拨定,父亲认为今后应以台湾防务为第一。
四日
霪雨初晴,精神为之一振,但很快地又感觉到愁苦。连夜多梦,睡眠不安。父亲很想能
扭转危局,但环境如此恶劣,包袱又太重,自然是非常艰苦,而又不能不忍苦奋斗也。
中午和谷正纲、张道藩两先生在高雄小菜场饭摊吃饭,倒觉很有味道。
六日
父亲与黎玉玺司令乘永兴舰由高雄海关码头出港,沿海岸至左营军港及海军总部视察。
再由陆路乘车回高雄。父亲面示:“共产党是决不会成功的,但我们本身能否成功,要看我
们自己的做法。”我聆训之后,深受感动。
九日
昨夜月色澄朗,在住宅前静坐观赏。海天无际,白云苍狗,变幻无常,遥念故乡,深感
流亡之苦。夜中梦见溪口住屋被共军所焚,而先祖母与先母坟墓亦被掘毁,惊呼而醒,不知
是何征兆也。
父亲一再追问组织如何策进,内心非常惶恐。
下午,父亲批示《干部与训练要旨》。
本日青岛国军刘安祺部安全撤抵海南、雷州,毫无损失,昆乃不幸中之大幸。同时国军
关闭上海港口,警告外国船只迅速离沪。
十四日
今日是先祖母忌辰。清晨随父作祷告纪念。十二时卅分,随父自高雄出发,车行约一百
一十公里,三时三十分到达四重溪。此地为恒春之风景区,四面环山,中有温泉,清甘可
饮,更可涤身,周围景物,酷似江南。惟居民尚存日本式生活习惯,未克尽行改变耳。
本日由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辞修先生宣布台湾省币制改革。此为父亲自“引退”以来即苦
心焦虑的稳定货币计划,今得实现,极可纪念。
天气阴暗不定。上午,随父游台湾省最南部之鹅銮鼻,洪兰友先生同行。
近来父亲最关心的事,是进行全国性之人事调查与考核工作,俾便选拔全国各省区的优
秀干部,以达到用人唯才、综核名实和公平合理的地步。今日父亲更拟采取并力行唐代取士
办法,即先以身、言、书、判为选拔之标准,后以德、才、业三者为任用之依据。体貌魁伟
为身,言语清晰为言,笔洁秀美为书,文理密察为判。以此取土,自可达到“天下为公”的
境界。
十五日
晨兴东望,见半天红霞,心境为之一爽。起身入浴后,先在四重溪村中散步,复乘吉普
车到西乡纪念碑参观。闻本地高山族人曾在此抗日甚久,共杀死日人五百七十二名。四顾山
水清奇,并无古战场之遗迹也。
下午,随父返高雄。
十六日
本日为黄埔军校成立二十五周年校庆,亦为总理广州蒙难二十七周年纪念日。父亲回忆
当时环境恶劣,赤手空拳而奋斗,卒获成功;以之观今日失败之余,情境艰危,自有今昔之
感。以今日实力之大,基础之厚,固胜于往昔百倍而有余。但今日仇敌之顽强、恶毒与阴
险,亦非当日军阀及其勾结之帝国王义者所可同日而语。要当以新的精神、新的制度、新的
行动,以迎接新的历史、新的时代、新的生命,奠定新的基础,完成剿共救国的新任务。
上午九时,随父往凤山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参加该校纪念会。父亲训词语多勉励,实具
有重大历史意义。
赣南及福州的军事情况已日渐紧张,共军可能于短期内南犯。我军之颓势已难挽回,无
法阻止共军之进攻。本日李宗仁和阎院长百川联电父亲,坚请莅穗主持大局。李此时对内对
外已深感束手无策了。
十八日
礼卿先生昨来高雄。自十六日李宗仁暨阎院长来电,请求父亲赴穗后,我个人始终觉得
尚非其时,亦非其地。可是父亲仍于本日复李、阎一电,略云:“时局艰难,兄等待颠扶
倾,辛劳倍尝,感佩之余,时用系念,辱承约晤,能不遵行?兹拟于短期内处理琐事完毕,
决定行期,另电奉告。”父亲此时已受李宗仁种种诬蔑攻讦,仍本同舟共济之义,赤诚为
国,个人恩怨,绝然置之度外,无介于怀。
近来台湾地位问题,以及联合国托管的谣言,甚嚣尘上。父亲对此有其坚决的主张与立
场。“英、美恐我不能固守台湾,为共军夺取而入于俄国势力范围,使其南太平洋海岛防线
发生缺口,亟谋由我交还美国管理,而英则在幕后积极怂恿,以间接加强其香港声势。对此
一问题最足顾虑,故对美应有坚决表示,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决不能
交归盟国。如彼愿助我力量共同防卫,则不拒绝。”
此时美国国务院内部,已有人主张承认共党,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沪,且发表其即将回
国,作承认共党之建议,
十九日
今天又是星期日一周、一月、一年好像人生的肘指路碑。目前感觉背着沉重的担子,走
着不尽的长途,愈走愈觉吃力,但只要信心不失,吃一点苦也是不要紧的。
报载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将建议芙国政府承认共党政权,这是何等离奇的事。但平心
静气想来,苦难的日子坯在后头,必须用最大的忍耐,方可撑得下去。
二十日
政府今日宣布,封锁共军控制之沿海各口岸。
父亲接获我驻日本东京代表团来电报告,略称“盟总对于台湾军事颇为顾虑,并有将台
湾由我移交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父亲极为优虑,立即复电,请该团负责人就此事与
麦克阿瑟元帅详谈,并郑重申说我政府之立场与父亲之态度以及对麦帅之期望。并指示谈话
要点如次:
“(一)台湾移归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实际上为中国政府无法接受之办法,因为
此种办法,违反中国国民心理,尤与中正本人自开罗会议争回台、澎之一贯努力与立场,根
本相反。
“(二)台湾很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中国反共力量之新的政治希望,因为台湾迄无共党力
量之渗入,而且其地理的位置,今后“政治防疫’工作亦较易彻底成功。
“(三)美国政府即令单从实际的利害上考虑,亦决不能承认中共政权,因为承认中
共,决不能化中共为狄托,亦不能范围中共的行动。美国于一九四五年曾经抛弃在伦敦之波
兰合法政府,承认苏联所制造控制之波兰政府,其结果只巩固了波共政权,毁灭了波兰反共
力量。此事可为殷鉴。至于中国政府,无论在大陆与海岛,皆有其广大根据地,与中共持久
作战到底,决不会成为类似伦敦波兰政府之流亡政府,余敢断言。
“(四)基于以上考虑,余及中国政府深盼麦帅本其在东亚盟国统帅之立场,以其对于
赤祸与东亚前途之关系,极力主张两事:
“甲、美国政府决不考虑承认中共政权,并应本其领导国际之地位与力量,防阻他国承
认。
“乙、美国政府应采取积极态度,协助中国反共力量,并应协助我政府确保台湾,使成
为一种新的政治希望。”
父亲之如此公忠谋国,我想任何历史家都不能否认的。
二十一日
上午开会,商讨情报机构之统一与重建问题。下午三时三十分,随父离开高雄,四时十
分自冈山起飞,五时二十分安抵桃园,转至大溪。
二十二日
.大溪镇有山有溪,风景与气氛很象家乡溪口,气候也比较凉爽,一夜安睡,精神更觉
愉快。晨起,至溪边公园散步。
二十三日
数日来,父亲曾筹划“顾问会”之组织,因为人事关系不易解决,未能顺利进行。
二十四日
上午九时,随父离大溪,十时到台北,参加东南区军事会议。今日迁居草山。
下午,父亲访吴稚晕先生。彼虽八六高龄,而谈吐自若,对政治、经济、外交等等之观
察研究。皆能深入毫芒,决非任何人所可及,而其诙谐取譬,尤能引人入胜,敬仰无已。见
稚老后,父亲决定“总裁办公室”之设置。
二十五
郑成功十九岁时,即下决心从军创业,二十四岁已能率领大军,从闽、浙海岸攻至南京
附近。后虽败退厦门,但对明室效忠之心,并不稍衰,后于清顺抬十六年(一六六一年)率
水师克复台湾,时仅三十八岁。翌年病殁于安平。论其丰功伟业,赤胆忠心,诚中华民族之
英雄也。
父亲准备“总裁办公室”之备案与成立,以及各组组长与设计委员之派定,并亲自研究
毛泽东之《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一面研拟整党方案,一面研究统一战略思想,忠党爱
国,竭心尽力,可谓无微不至矣。
自本月二十日我政府宣布封锁共军占领区备港口后,不久英国商船“安其色斯”号,即
被我空军轰炸。英报并宣传我海军在吴淞口外布雷消悬,共军及中外船舶皆不敢出入黄浦江
口。本日我海军在上海口外,炮阻埃及货船行驶,检查后放行,各国均表惊异。但美国政府
对于我封锁各港口命令,却表示不加反对。其西太平洋舰队司令且示好意与协助。由此可知
美国政府并无承认共党之征候。但李宗仁之私人代责甘介侯,却在美国公然对父亲多方诽
谤,并罗致一切不满份子,从事所谓“反蒋”工作,以破坏美国对我政府之支援。
二十六日
李宗仁暨阎百川院长又于本日来电,催请父亲赴穗。本党立法委员一百八十余人亦自广
州联名函请父亲即日前往主持危上午九时三十分,随父自草山至台北市介寿馆,出席总理纪
念周。父亲即席说明过去九次革命失败之经过与原因,并坚定地指出:“此次大难关必将打
破,定能转危为安。”防者莫不动容。
二十七
四川省王方舟主席前来草山,向父亲报告四川近情,谓熊克武等以中间路线之姿态,作
通共的准备。父亲对此至为焦虑,乃嘱其对川中抗战有功的将领,切实设法,一一予以安
置,以安其心,俾免为共党所乘。
三十日
美国政府对我封锁共军占领区的态度,突然改变,本日竟以委婉之语气,不承认我政府
有权封锁共军占领区各港口,以该地区不在我政府控制之下也。惟封锁共军占领区各港口,
乃我政府在此时此地对共党经济制裁之唯一有效之武器。虽经英国二次抗议,并表示不惜以
武力护航,且有美国务院之表示反对,我政府仍贯彻初旨,坚决执行。
对我政府极为同情之美国国会议员周以德先生,向我驻美使馆人员建议:“望我各方领
袖,最好发表一联合宣言,恳切表现团结精神,以正国际视盼。”当此国际友人盼我政府上
下内外一致团结反共之时,而李宗仁的私人代表甘介侯却逍遥美国,大事破坏和分裂的活
动。国事如此,犹复昧尽夭良,令人痛心。
剑及履及 向前迈进
七月一日
中央军官学校各期同学在广州成立非常委员会,志在团结反共。父亲本日去电,勖勉全
体同学立志、努力、雪耻、复仇。略谓:“我和你们的生命是整个的,成败荣辱也是一致
的,我的耻辱也是你们的耻辱。口父亲对黄埔同学之亲切与期望,于此可见。
二日
菲律宾总统季里诺先生来电,欢迎父亲赴菲,面商远东大局。
四日
父亲在台接见美国国际新闻社远东总经理韩德曼、斯克利浦霍华德系报远东特派员范智
华,并答复其问题。认为:“中国反共战争,倘不能获得及时之支援,则民主国家将来所付
之代价,恐将不止百倍,我人倘不能在中国防止共产主义,则共产主义必将蔓延于整个亚
洲,如亚洲为共产主义所控制,则另一次世界大战,更无法避免。”语重心长。
七日
今日为以“七七”抗战胜利纪念日。我政府与社会领袖共同发表反共救国宣言,由国内
外各党派领袖八十余人共同签署。大要如下:“共党凭藉抗战时期乘机坐大之武力,利用抗
战以后国力凋敝之机会,破坏和平,扩大战祸。八年抗战之成果,为其摧毁无余,而国家危
难,比之十二年前更为严重。吾人深知,中国如为共党所统治,国家决不能独立,个人更难
有自由,人民经济生活绝无发展之望,民族历史文化将有灭绝之虞。中国民族当前之危机,
实为有史以来最大之危机,而中国四亿五千万人口,一旦沦入共产国际之铁幕,远东安全与
世界和平,亦受其莫大之威胁。今日国难当前,时机迫切,吾人将共矢精诚,一致团结,为
救国家争自由而与共党奋斗到底。吾人生死有共,个人决无恩怨;民族之存亡所系,党派决
无异同。国家之领土完整与主权独立,一日不能确保,人民之政治人权与经济人权一日不能
获致,则吾人之共同努力,即一日不能止息。“词严义正,实足振奋人心。
下午,父亲在草山接见美国友人柯尔白先生,彼对我之现状表示极诚挚之关切,诚不可
多得之友人。西谚有云:“患难之交,乃真友也。”
美驻沪副领事欧利义,为共党所拘禁。共党与俄一向反美,此系意中之事。
晚间,接我驻菲律滨公使馆电称:”菲总统季里诺先生对总裁访菲极责欢迎,并已准备
一切。”
八日
上午十时,整理党务会议开会,讨论党的改造方案,直至下午二时三十分方毕。父亲力
主本党的性质应为“革命”,政党一面不能纯粹为“民主”政党,方案大体已定,复决定
“总裁办公室”组织大钢。父亲认为:“此时一切必须以重新做起为要旨;尤其着重于一
点,即由小处做起,不必为外物与现状所眩惑。故对于各事应以制度与人事为根本要图,不
必斤斤计较一时之得失与成效。”
晚间,父亲准备赴菲一切事宜,并指派随行人员。
九日
父亲由台北飞福州,即在福州空军补给站接见团长以上军官,并与朱一民主席谈闽省军
政问题。当日乘原机,经平潭岛返台北。·
十日
晨五时,父亲即已起床,六时四十分离开草山,到到机场已六时二十分。送父登机飞菲
后,回草山。
据闻父亲座机于十一时降白沙机场,即转飞碧瑶。碧瑶,菲国之夏都也,位于群山之
中,比江西牯岭尤高,风景佳丽,市容修整,为一避暑之胜地。菲总统季里诺亲迎父亲于迎
宾馆门外,时为菲国时间下午一时三十分。四时后,季总统陪我父亲巡游街市,我旅菲侨胞
特在市口高搭彩牌,夹道欢呼。
晚间,在季里诺总统之办公室内开始正式商谈,直至八时三十分方毕。
十一日
父亲接见旅菲侨领,观其精诚报国,爱戴领袖之热忱,深感佩慰!彼等曾贡献意见,曰
“巩固军心,挽回民心”,曰“禁吃空额,公平兵役”,均属语重心长,且能痛切时弊。父
亲为之感动。
八时后,父亲在室外散步,季总统适来,同游宾馆一匝,即坐园内草亭中。先闲谈,十
时,正式商谈。父亲原拟与季总统各自发表宣言,因先将我方所拟宣言稿提出讨论,准季总
统则欲与父发表联合宣言。父亲之欲各自发表宣言者,盖以在野之身有所不便也,今彼既自
动提议,故亦不便推辞。会议至十二时方毕,摄影野餐,情绪融洽。下午天气酷热,父亲接
见菲国各界领袖十余人。七时后,双方发表联合宣言。此乃东方民族划时代之新纪录也。晚
间,父亲复访季总统,面商联盟第一步骤进行办法,即先电韩国李承晚总统征求其同意也。
谈毕,宴季总统与华侨百余人,餐罢余兴。
十二日
父亲六时起床,在行馆外游览一匝。八时半与季总统叙别。同车抵碧瑶机场,即飞马尼
刺上空,瞰枫一匝。其地左湖右海。背负高山,岛屿棋布,实一理想之首都也。在白沙换机
后,菲以元首之礼送行。
下午二时,飞回台南下机,入行馆休息。
以上三天日记,乃参阅报纸及父亲日记而补记之者也。
十四日
由于李宗仁、阎院长百川及中央委员、立法委员等一再电催,父亲乃决定于今日赴粤。
上午七时半由台南起飞,后以气候恶劣,至十一时方到广州之天河机场。父亲下午即接见各
军政首要人物。
十六日
父亲六时前,未明即起,往黄花岗烈士墓致敬。九时召开中常会与中政会联席会议,约
一小时。除报告与菲季里诺总统会议经过外,主张全力保卫广州,并对于粤省走私与烟赌公
开等不法之恶政,特加指斥;责成有关机关切实改革。下午召开非常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讨
论阎院长所提“扭转时局方案”,原则通过。
十九日
父亲正在广州筹划东南政局及保卫广州军事计划,今日却得韩国李承晚总统邀请访韩的
来电,辞意极为恳切。彼之国势与处境与我正同,且中、韩接壤,原属一家,唇齿相依,实
有风雨同舟之感。既彼此运命相关,不能不有此一行,故父亲决定应邀。同时,接见美国驻
华公使克拉克,明告以:“因美国不肯积极负起领导远东之责任,我等不得不自动起而联盟
耳.”遂作访韩之一切准备。
父亲晨间曾约见吴礼卿先生。吴先生向父进言,谓”今后用人,应以愿干、敢干及能干
者为主要条件,其不愿、不敢、不能者,勿再强其所难。”父引为知言。续见余幄奇将军,
询其对保卫广州之意见。
晚间,父亲在黄埔召集在粤高级干部,继续商讨保卫广州计划,决定大纲,指示要略,
直至深夜十二时始毕。当时广州事关系至为复杂,我认为保卫广州最主要的条件应在“人
和”。
二十一日
父亲在穗事毕,于凌晨临行前接见李宗仁,并与恳谈。上午八时卅分,由黄埔乘华联轮
离穗,赴厦门等地视察。九时起碇,十时半已到大虎山及虎门要塞区域之内。沿途视察要塞
区域内外。父亲旧地重来,感慨万千。
二十二日
上午十一时,船抵厦门,展望鼓浪屿风光,此父亲三十年前驻节之地也。登岸后,即住
鼓浪屿之黄奕柱寓所。下午,父亲研究阎百川院长所著“保卫台湾琼岛之各种方案”,认为
切中时弊。
二十三日
父亲在厦召见汤恩伯总司令及闽省主席朱一民氏。下午五时以中国国民党总裁身份召集
闽南各军师长以上本党党籍之高级将领开会,讨论防卫办法。
二十六日
父亲于二十四日由厦门返回台北。本日决定成立“革命实践研究院”。又拟定自挑选
党、政、军干部之标准,人数出二千人为限,训练以半年为期。课程分党务、军事、哲学、
军政、经济、教育、人事制度及革命理论与目标等等。
二十九日
李宗仁于前日由厦门来台。本日上午十时半,父亲访之于草山第二宾馆。
三十日
李宗仁于本日由台北飞返广州。父亲于今日致电韩国国会议长,谢其对于“反共联盟”
之支持,并作访韩之各种准备。
风雨飘摇 力挽狂澜
八月一日
总裁办公室今日在草山正式开始办公,下设八组及一个设计委员会。
共方广播说:“京沪的地下反共工作由蒋经国指挥”
二日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直至今日始离开业经沦陷三个多月的南京返国。
三日
下午,父亲动身飞赴定海,三时抵达,旋即乘船至普陀山。登岸时,天已昏暗,风浪尤
大。夜间明月高悬,海天澄澈,清丽绝伦。
四日
昨宿普陀文昌阁,今晨迁天福庵。此庵靠近海岸,较为幽静。庵中有一和尚,名仇了凡
者,年已半百,近视,宁波人,待人热心诚恳。问他“为什么来做和尚”,他说:“因为受
了妻子相继死亡的刺激,就俏然来山为僧。经过三年之久,家人尚不知踪迹。到了第四年,
老母发现我在此做和尚,即来普陀找我,劝我还俗,我坚决不肯回去,现在已经做了二十年
的和尚。”这也是他的人生观,真是人各有志也。上午,随父游磐陀石、双龟听法等处,午
返天福庵素食。傍晚,又随父作前山之游。
五日
美国政府本日发表对华“白皮书”,此事件对我反共抗俄及民心士气影响极大,但父亲
闻讯,却泰然处之。上午七时,随父至百步沙海滨散步,晨光照耀,山气清新,心情愉快。
十时游珞珈山,午返普陀。下午游潮音洞和观音跳。晚间,父亲又在庵门外观月听涛,谈笑
自若对美国国务院发表“白皮书”事,无动于衷,此乃得力于“寓理帅气”之修养工夫也,
今日为父出发访韩之前夕,“白皮书”适于此时发表,亦可谓皮合矣。
六日
上午,我以“a白皮书”内容及北韩共党已向南韩全线进攻,程潜、陈明仁降共等消
息,向父亲报告,父闻后,不但并不惊异,而且心神安恬异常。十一时,父亲由定海乘机飞
韩,下午二时四十五分到达韩国镇海机场。李承晚总统亲来迎接,同车到镇海海军司令部。
气候正热,父亲在院中树荫下略事休息。静默半小时,作晚课。八时前应李总统之宴。宴
毕,与其夫妇乘船游览镇海军港,月白风清,宾主尽欢,情绪融洽,不觉此身之在国外矣。
父亲到韩之日,对于”白皮书”事,在日记中曾感慨地记道:“到韩国后,更觉定静光
明,内心澄澈无比,是天父圣灵与我同在之象征也。对美国‘白皮书’可痛可叹,对美国国
务院此种揩置,不仅为其美国痛借,不能不认其主持者缺乏远虑,自傲其臂而已。甚叹我国
处境,一面受俄国之侵略,一面美国对我又如此轻率,若不求自强,何以为人?何以立国?
而今实为中国最大之国耻,亦深信其为最后之国耻,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
七日
上午九时,父亲访问李承晚总统。约谈半小时后,与其检阅海军部队,旋同至生馆,自
十时分至十二时三刻,举行正式会议。正午会议人员聚餐,下午接风李范爽、邵毓麟、刘御
万、许绍昌、申翼熙等,各别谈话。
傍晚,父亲应韩国海军参谋长酒会,并观韩国古代歌舞。旋审阅李承晚总统所修正之联
合声明稿。李总统所修正者,仅声明中叙言数语。父亲亦甚同意,乃即定稿。八时半入宴,
中外人士参加者五十余人,双方致词,十时宴罢而散。
八日
父亲未明即起,八时四十五分往访李承晚总统辞别。以此次访韩,仅谈联盟事,而未及
两国经济、军事、文化等合作问题,乃特提及海上与空中之合作,对于两国空中交通,应先
建立。李总统亦以我国革命应注重唤起民众,挽救民心为言。李总统又言革命者就是扶助被
压迫之平民,推倒特殊阶级,以提高国民生活与信心也。父亲甚感其言之恳切,特致真挚感
佩之忱。最后,李总统复提及金九被刺事,同声感叹不幸!话别约四十五分之久,乃与其夫
妇同到行馆摄影,发表联合声明。父亲对记者谈话后,即到机场,登机返国,韩国送行如
仪,时已十时四十分矣。途经济州岛上空,瞰视片刻。下午三时许返抵台北机场,即回草山
行馆。
十一日
此时广州一般将领之心理,业已因美国发表“白皮书“与湖南程潜之投共而大部动摇。
福州军事紧张,而东南长官公署迟迟未能成立,父亲更为此而焦急不已。下午,父亲手拟总
裁办公室人员守则,并审核革命实践研究院规章。
十四日
父亲认为:“自强自立之道,莫急于兴学、养廉。而兴学之要,在于穷理致知,实践笃
行:养廉首务在节约勤俭,敦厚朴素,戒浪费,祛消耗,明礼义,重廉耻。”
又起草草革命实践研究院的组织与教育方针,拟定学院课目及其重点数十条,大抵为制
度、战略、政策各种原则之研究”理论基础,哲学思想,行动纲领之建立。盖欲此训练,务
求达到生动活泼,使学者能发挥其蓬勃之朝气,坚忍不拔之决心与再接再厉之奋斗精神。另
决定调训学员之人数及比例,并准备开始调查与收罗全国人才,分区指定人员负责办理。
十五日
台湾全省“三七五”减租政策,本日研拟完成。这是总理民生主义在台实行之起点工
作。东南军政长官公署亦于今日成立,新任长官陈辞修先生就职。
十六日
我政府本日以严正的态度发表声明,答复美国国务院本月五日所发表之对华“白庆
书”。晚间,福州守军撤退儿山群岛阵地亦已转移。
二十日
李宗黄先生来见父亲,报告滇省情况甚详,对滇政声表关切;尤其以卢汉问题为西南根
椐地之基本问题。父认为应早有准备与决定。此古人所谓“防微杜渐”,“为之于未有,治
之于未乱”也。因此,父亲又不得不决定前往西南,应忖一最艰巨之局势。
赣州已被共军占领。这是我的“第二故乡”,一草一木,一街一巷,对我都具有深刻的
印象和亲切的情感。再加上居住那里的成千成万善良老百姓和许多干部,现在都将被共军凌
虐和残杀,兴念及此,更深闻鸡起舞、击楫渡江,从头收拾旧山河之决心。
二十三日
广州的保卫战既为背城借一,决定最后成败的一战,因此,父亲对于广州军事的布署,
没有片刻忘怀,而不得不再度前往广州视察。今日上午十时后,由台北乘机起飞,下午一时
四十五分到达。粤中重要军政首领,均到机场欢迎。在穗住欧阳驹市长之东山别墅。会客
后,即往访李宗仁和阎院长百川。随赴梅花村旧寓小憩,稍避尘嚣。
父亲复先后召见顾墨三、薛伯陵、余幄厅、刘安祺等十余将领,主要的目的,在研讨已
往部署的错误,并了解其实施的情形。尤其是希望勿将刘安祺部队北调,免使广州成为真空
地带。
二十四日
在穗事毕。父亲复于今日上午九时后,由广州乘机起飞,十二时半到达重庆白市驿机
场。张岳军、杨子惠等重要首长,皆到场欢迎,同至林园后院之荷屋。父亲即在此暂住。午
后与岳军先生谈话,准备召开西南军政人员会议的办法。
自我政府经再三考虑,不得已于本月十六日对美国“白皮书”作严正声明之后,李宗仁
私人代表甘介侯竞亦对美国“白皮书”作离奇无稽之声明。其在国外兴风作浪,败坏国家利
益,真是荒谬绝伦的举动。同时美国舆论亦多不直国务院之所为,对我表示同情。
二十七日
父亲上午约见宋希濂,听取其对川、鄂、湘边区军事报告。复约川中人士,谈论四川省
自卫委员会曾与省府纠纷之经过。父亲认为:“四川省本党组织松弛,地方上许多分子态度
模棱,以致凡有会议,最后必为共党所渗透与利用,至为优虑。”
下午,召见重庆附近地区本党党籍之团长训话。此时云南主席卢汉已被共党包围,不肯
来渝会晤。父亲更放心不下,因派李弥将军回滇,对于滇事,先作初步之布置。正午,父亲
与谷纪常先生谈滇、黔政情。下午召见胡宗南长官,研讨稳定川局办法。
二十九日
四川地广人众物丰,为我国西南重镇。而西南各省,又为我抗日战争时期之最后基地:
没有西南,抗战不会成功的。因为西南各省关系重大,所以,父亲对于川、滇问题的处理,
亦蒋别重视与审慎。
上午十时,到西南行政长官公署开会,除云南卢汉一人末到外,其他籍隶本党之川、
黔、康各省主席与川、陕、甘及川、鄂、湘各边区将领,如胡宗甫、宋希濂等均到会参加。
会中对各方情势加以检讨,决定拒匪于川境之外,即以云南与陕南为决战地带,而不在川境
之内与共军周旋。下午,父亲召见渝市党部各委员,予以到切训示。西南高级将领要求父亲
常驻川渝坐镇,藉以激励人心土气。但父亲以情势有所不便,只好婉言劝慰,告以不能久
居。
上午,父亲进城,沿途老百姓扶老携幼,夹道欢呼,在他们的面容表情上,可以看出亲
切和希望。及至上清寺,民众更挤得水泄不通。当座车挤过人群时,鼓掌欢呼,经久不绝,
给我们莫大的安慰!这正是共党所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国步艰危,而民心不死,
亦可喜之现象也。
逆来顺受 克服危机
九月一日
政府本日明令通辑朱德、毛泽东。
父亲为稳定西南各省,作以下之建议:安定滇局,改革川康人事,罗广文部增防陇南,
加强胡宗南部实力,以巩固陕南防务。今日父亲约见宋希濂等,研讨武器增产与滇南军情,
指示其战术要领。并接见云南省主席卢汉之代表朱丽东,面询滇省情形。
值此西南局势混乱之时,重庆市中心陕西街发生大火,延烧竟达十二小时之久,灾民呼
号之声,惨不忍闻。
三日
今日为抗战胜利日,重庆原准备举行十万人反共大游行,因昨日火灾停止。火灾区域甚
广,灾民有四五万人之多。上午,奉谕出席火灾救济委员会会议,代表父亲表示对灾民之关
怀,并代本党中央党部捐助五万元,作为救灾费用。今日下午四时起,大雨滂沦,无家可归
的灾民,更在震夭的空地上忍受琳漓,祸不单行,其痛苦可以想见。
父亲又接卢汉来电,知其极为苦闷。卢汉本无胆识之人,因见势劣力弱,故决意背离中
央以自保,原不足惊异。但吾人不能不作切实之应变准备耳。
父亲最后决定:“解决云南问题之原则,应以政治为主,避免流血。”盖如此时对滇作
战,难免人心浮动,后方动摇,而影响前线对共军作战,故务必全力避免军事解决也。
大计已定,夜间突接卢汉致张岳军先生来电,谓彼欲来渝晋谒父亲。卢汉态度之所出突
然转变者,无非因滇省周围已受严重之军事压力,乃图以此作缓兵之计耳。
西北宝鸡方面燕口关,战事失利,父亲午后召见马继援军长,查询究竟。彼之部队五万
余人日完全渍散,只剩骑兵两团,彼则只身来渝。
六日
父亲正对西南局势,尤其是对滇局优虑之际,卢汉果于本日下午来渝,致一切既定方
针,必须改变。父亲当即在林园行馆约其来见。彼剖析苦衷,矢述精诚,流泪者再。岂其良
心发现而真情流露,抑系有意以泪洗面而伪装那?父亲晚又约卢餐叙,席间闲谈共军近情。
卢曾要求增编滇省部队六个军,并与以现洋二千万元。中央断难允许,且事实上亦难办到,
而卢则仍以为父亲可以任意支配存台之金银也。
此时云南问题实为国家存亡、革命成败之最后关键,如能兵不血刃,和平争取,殊为最
大之幸事;且中央人滇与驻滇各艾,皆无必胜把握,故不管滇卢如何狡狯成性,首鼠两端,
亦只有抱“宁人负我,毋我负人口之决心,而予以相当之满意,使彼有所感悟。父亲自上午
十一时至下午一时,与卢个人恳谈达二小时之久,申之以道义,动之以利害,结果彼亦表示
领悟接受,下午阎院长百川自来渝,衔李宗仁之命,要扣贸卢汉,勿使回滇。父明千其不可
之意。
七日
父亲拟定肃清滇中共及反动谷子计划,并向政府建议卢汉共经费银洋一百万元。中午又
约卢个人作最后之谈话,亦长达二小时,促其即日行动。卢于当日下午回滇。
十日
卢汉确于本日上午开始行动,解散省参议会,逮捕反动份子。与共党勾结之杨杰逃往香
港。卢汉反复无常,此其向共党靠扰过程中断增加之一段小插曲也。
衡阳失守:绥远、宁夏、新疆等省亦已相继沦陷。半壁河山,沦入铁幕。从此战局益趋
不利,良用焦灼。
今晨随父至黄山游览,抗战时,父亲即住居此间,旧地重游,无限感慨。登山后,往各
处散步,览松听一如旧观。有“中正福幼村”者,乃父亲胜利还都时将筑物赠给教会学校所
创设者也,内容孤儿百余人。午前,余一人在草房前休息良久,此处环境幽静,苟当字内开
平时,确为山居胜地。但一转念溪口故乡,则又无任烦优矣。傍晚,随父亲车游放牛坪、厂
元坝一带山地。
十二日
昨夜在汪山变龙井土地祠前山坡,遥望重庆市区夜景,灯光烂漫,艳丽夺目,但不知此
系多少人间的“痛苦”和“血泪”所交织而成的。今晨,整理行装。九时随父下山,十时三
十分登机飞往成都,十一时田十五分抵达,即前往戴季陶先生篡,致祭献花。
十四日
卢汉今日仍续行清共工作。余程万军队亦未与滇省保安团队冲突,情况颇为顺利。父亲
于上午九时到中央军官学校,对全体官生训话,并接见军校同学非常委员会代表六十余人,
以及空军军区司令部负责官员,予他们以鼓励和指示。旋参观华西大学,并在该校治疗牙
疾。
美国大使馆秘书师枢安,今日向我外交部美洲司司长陈代础声称:“美国政府在国际会
谈中未提及台湾问题,亦无意干涉台湾内政。至将来台湾问题之发展如何,此时自难逆
料。”
十六日
闻傅作义已由北平抵绥远,父乃电傅,谓已派徐次辰将军飞往绥远包头,与彼晤谈一
切。盖对彼尚存一线希望,乃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也。同日接孙兰峰电称:“傅作义及各军
师旅长一体要求‘和平’,彼己失去统驭力量矣。”
十七日
父亲上午召见王治易、向传义、刘文辉、邓锡侯等个别谈话,并切嘱刘文辉彻底清除其
所掩护下之共党份子,以维信用。复接密报,知彼业已与反动份子勾结,不胜骇异,即决定
设法不令其从政,以免影响川、康大局。
父亲于十时三十分由成都中央军官学校动身,十一时到达凤凰山机场,立即起飞。十二
时十五分在重庆九龙坡机场降落,旋下榻黄山旧邸。
父亲复电徐次辰将军,嘱以“在西安时对共党问题所得之教训,转告傅作义,不可再蹈
过去覆辙。”父亲对傅可谓仁至义尽,对国事可谓苦心孤诣矣。
十九日
共军已由青海民乐突入张掖与武威之间,而我驻张掖部队已星夜西撤。此后我新疆部
队,将更无法东调而孤悬万里,我塞外十万忠贞战士势将束手待擒。父谓:“真不知如何善
其后也。”董其武等于今日离绥远,徐次辰将军电告:“绥远局势已无可挽回。”福建方面
之平潭岛亦为共军占领,驻军不知去向。
中午,奉父命慰问杨干才军长的遗族。
二十日
第四届联合国大会本日在美国纽约开幕,我代表团向大会提出控苏案。同时共党亦在北
平召开其伪“政治协商会议”城狐社鼠,袍笏登场,为俄寇作伥。
父在重庆为本党改造运动发表告全党同志书,号召全体同志研究改造方案,以新组织、
新纲领、新风气与共党奋斗,争取第三期国民革命之胜利。
二十二日
昨日奉父命同龙泽汇飞往昆明。下午一时抵达,即至卢汉公馆休息。三时许至省府访
卢,亲交父亲致彼函件。此行目的,除送达函件外,并布置有关父亲来函事项。
上午十时,父亲毫不介意地照预定计划由重庆乘机起飞,正午到达昆明。一到机场,即
与卢汉同到其家午餐。这是卢汉事前所预料不到的。父亲并在卢宅约见在滇省重要将领,会
商保护西南大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才离开昆明,八时前安全到达广州。此次父亲昆明之
行,固无异深入虎穴也。
父亲鉴于广州内部情形复杂,故于由渝返台途中,经广州暂停。当即召集余幄奇、顾墨
三、薛伯陵、李及兰诸将领晤谈,勖以精诚团结,叮咛告诫,至再至三,并提出保卫广州计
划,垫发工事经费等等,希能如期完成。
二十五日
据报:新疆当局降共通电,将于日内发出。陶峙岳亦来电报告新疆情形,谓“所部无法
东撤或南移,惟待张治中前来收拾”。结果彼亦投共。
整个西北之沦亡,父亲至为痛心。
三十日
立法院今日在广州复会。父亲上午研讨全盘战局与部署部队以保卫广州之计划,略以中
央兵力应形成几个重点,而以广州附近为重点之一,求与共军决胜。
美、英政府近已商定所谓台湾地位问题,声明“承认台湾为中国之领土”。美国对华政
策自此又开始转变。而我向联大控诉苏俄的提案,亦获通过;这不能不说是我外交上的一个
转机。同时,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援助中国区域七千五百万美元法案,并决议“对远东反共联
盟”之赞助。父亲访问菲、韩两国之辛劳,已获得友邦之充分的同情与支援。这种代价是不
可计量的,公理正义永远会伸张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