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蒋经国日记(10)2012-09-20 04:25:40

54818

八 金张掖,银武威
过了凉州,就是张掖,也叫甘州,西北有一句俗话说,金张掖,银武威,表示张掖是很
富的。但是,在今天的张掖,己够不上拿金字来形容了!所以有人叫现在的张掖为土张掖。
张掖,有人说是塞上江南,因为那里很有些江南情调,那里有江南时常看到的大水车。
据说这些水车是左宗棠在那里的时候,派人到四川学了五次,才装好的。
在张掖街上,看到一个人睡在那里剃头,这也是一个奇怪的习惯。同时,在张掖有一个
很大的卧室,差不多有三十五公尺长。
张掖城内有许多店铺,过去却不敢修理门面和挂大的招牌,因为怕当地的政府说他有
钱,要加他的捐。也有人说,有许多人家里有裤子的,亦不敢穿,因为一穿裤子,就表示他
有钱,又怕加他的捐。
张掖的附近有许多白鹤、黄牛、野马、野牛,所以一般人都常常出来打猎的。
这里从前有一个专员,他是回教徒。有一次在礼拜堂做祷拜时,有个刺客去刺他,他明
知后面有制客来,但是因为他在做礼拜,所以决不敢回过头来,结果这个专员被刺死了。礼
拜堂的人还是继续做礼拜,不来捉刺客,因而刺客逃走。从这一件事,可以知道宗教力量的
伟大。
甘州、凉州、肃州三个城市里面的地主,他们总是住在城外的。每一家人家,都是用很
高的围墙围起来,里面栽种很多的果树,养很多的牛羊。
离开张掖不远,就到了所谓女儿国。这个女儿国全长有二十五里,发现是很偶然的。听
说,有一次,人家看到一只狗钻进一个洞里去了,过了二天,狗又钻出来了,别人就怀疑里
面有居民,于是就开始发掘。后来据考古学家的断定说,这是从前的女儿国。
过了女儿国,到一黑沙河。黑沙河就是弱水,水面很阔,但水很浅。那里出产水果非常
有名,所以他们又叫黑沙河为甜黑沙、香黑沙。相传西游记上的猪八戒,曾在那里洗过澡。
九 中华民族大团圆
出张掖向西,过临泽、亭台,就到肃州。肃州就是酒泉,这就是关内第一个县,是各民
族杂居的地方,所以各类民族都有。有一种叫赫萨克的民族,他们有一种帽子叫英雄帽,戴
这帽的人,凡是杀一个人,就在帽上插一根鸡毛,杀人愈多,鸡毛插得愈多,就表示他是英
雄。这些人,脚很短,所以他们总是骑马的时候多,骑在马上,上山下山过河都可以,但是
下了马,他们就没有了办法。
在肃州,我们请了一次客,一共到了十一位客人:一、纳蒙克,二、他木龙(蒙),
三、马彦寿,四、马志强(回),五、雷廷龄,六、安维峻(藏),七、马通,八、哈一,
九、阿无阿林(哈萨),十、李志正,十一、赵天夫(汉)。
我认为这一次的请客,是最有意义的。我这一次请客,是请了各种民族。每个民族派代
表两人,所以,在席上有汉人,有回民,有满古人,有赫萨克人……。那一天,正好有月
亮,看着那塞上的月亮,心里有无限的感触。我们这许多民族代表,大家都坐在月亮底下,
毫无拘束地,毫无隔阂地畅谈,大家都很诚恳,坦白,我心里感到非常快乐。同时我更想到
过去我们认为西北复杂的民族问题,是容易得到解决的。平心说一句话,在边疆最坏的还是
做生意的汉人。我可以举个例子来讲:有一次我看到了一个蒙古人在店铺内买东西,一样东
西是二元四角,一样东西是一元二角,蒙古人因为知识程度低,算了半天,不能结出个总数
来,那家店铺内的人就说:“算了!你放下五块钱,走好了!”那一个蒙古人没有办法,只
好给了五块钱走了。好像买黑羊皮袍,在肃州一带向蒙古人买,每件只要二百多块钱,但是
商人把它搬运到兰州就要卖三千块钱。这些事实,我们看了是非常气愤的,所以,我相信边
疆的少数民族,还是真诚、坦白、单纯的,将来我们要建设西北,只要我们能够实现总理的
民族政策,各民族一定会亲密的团结起来。过去回汉之间,曾经发生过好几次很大的冲突,
但是差不多都是为了很小的事情。听说有一次是为了回教的人演戏,汉人的小孩子来看戏而
闹起来,有一次为了汉人在回教人家杀一只鸡没有把毛先拔掉而闹起来,我们相信这些情形
不应该有的,将来也一定不会再发生的。
那一天晚上,我们大家谈得很高兴,什么民族问题都讨论而得到了解决。后来,还举行
了游艺,蒙古人出来打了拳,藏民演了一个小孩子不去看羊的戏剧,回民真奇怪,他们唱了
一个满江红的歌,赫萨克跳了一个打老虎舞。直闹到天亮,实在太有意思了!
在酒泉,有一个边疆青年训练班,这里有藏人、回人、蒙古人、汉人和赫萨克人,都是
三十左右的青年,在那里受严格的军事政治训练,每个民族都是用自己的文字讲演,但是有
很多人都在那里学汉文。我觉得这个青年训练班,对于西北的建设,一定会起很大的作用
的。
有一位赫萨克的领袖马通先生,亦在那里受训。他很懂得政治,同时还希望到重庆去受
训。
经马通的介绍,还认识了二个年老的赫萨克人。有一个人说:“我们离开了家,带了
马、炮,到中国来,是为了蒋委员长精神的感召,我们愿意绝对服从蒋委员长打日本人。”
那天晚上,我本来想留他们住在招待所,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不肯,因为他们的风俗是不
住房屋而一定要住在野外的篷帐里,这或许也是他们爱自由的民族性的表现。
他们走的时候,唱了一个歌,其中有一段的意思是:“有水有草就住下来,吃牛奶吃羊
奶大家长大起来。”
离开酒泉的那个早晨,青年训练班的朋友都到车站上来送行,我心里感到非常兴奋,很
坚决的相信,将来新西北一定要在这许多新的西北青年中建设起来的。
酒泉,学校很多,有河西中学,有国立师范,所以教育相当发达。
过了肃州,就是胭脂山。蒙古人有一句俗话:“夺我祁连山,使我畜牧不繁殖,夺我胭
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的确,胭脂山的土色非常的红,真象胭脂。祁连山的白雪,胭脂
山的红土,在塞上是相映成趣的!
在胭脂山的附近,有一个地方叫黄羊山,在那里附近有很多的黄羊,时常下山来吃水吃
草。过路的旅客,常常用枪来打它们。我们的汽车经过黄羊山脚下时,确见几百只黄羊正在
那里跳跃,真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同时那里还有一种草,好像刺一样的,本地人叫他为骆驼
草,因为只有骆驼才吃那种草的。最好的骆驼,在这里要卖一千五百元,最次的亦要卖八百
元,骆驼毛可以卖四块钱一斤。骆驼可以三天不吃水,所以是沙漠中绝对好的运输工具。到
了夏天,骆驼就不做工了。
十 雄壮的嘉峪关
第二天早晨,向安西前进,路上要经过一个很有名的地方。就是嘉峪关。嘉峪关是长城
最后的一关,是明朝长城最西的起点,左右各有一座高山,和长城相连,中间就是关,形势
非但雄壮,并且异常峻险,真有一夫当关,万人莫入之势。关内有一小城,只有五六十家人
家,都是非常穷苦。林则徐因为“抗英”之罪谪贬新疆,他路经嘉峪关时,作了一首胸襟豪
壮的诗:“严百尺升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天山峰峭
摩肩立,翰海苍茫入望迷。谁道殽谷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关于嘉峪关的诗很多,有
一首“一出嘉峪关,两眼泪不干,往前视戈壁滩,往后观鬼门关。”好像出了嘉峪关就是生
离与死别,由关上向外一望,是一片无限辽阔的平原,那里才是真正西北的胸膛。
在嘉峪关附近,有一个油矿,从前曾经一度开采,后来受了外国人的欺骗,以为没有
油,所以停了一个时候。其实那里的油遍地都是,油脉到处都是,油质随时会从地下喷出
来,就是用土去掩盖,也很难把它遏止。现在据工程师的证明,那里的油脉有××公里长,
我们可以说一个数目,目前在那里储藏的油,已有××万加仑,由此,可见那里产油量的丰
富了。以前认为困难的,一个是开油机器的问题,一个是运输问题。目前的开油机器,实在
供不应求。关于运输问题,因为那里没有火车,假使用汽车运,那汽油的消耗量实在太大
了,因此目前正计划铁路的建筑。现在的汽油,仅能供给西北公路车辆的使用。在这里,我
又要讲一件中国人缺德的事情。我的汽车因为没有了油,我想这里有的是油,所以就去买了
五加仑。哪知汽车加了油,反而无论如何发不动引擎,司机拼命地骂玉门的油不好,后来研
究的结果,知道五加仑汽油,有一加仑水掺在里面。这都是做生意的人贪图小利的结果。
出嘉峪关第一个县就是玉门。玉门是一个很荒凉的小县,县政府的房子已经很老很破旧
了,我们假使翻看玉门的历史,知道那里是先有几株树,后来才筑城墙的,城内只有几百个
老百姓。
玉门过去就是安西。安西是甘肃省最西的一县,那里是更荒凉了。在我们从玉门到安西
的路上,除了看到一个问路菩萨以外,根本就没有看到一个人,或则动植物的影子。
安西县一共只有一万八千人,其中只有三千六百个壮丁,但是在去年一年修整了三百公
里的公路。从这里,可以看到西北人民力量的伟大。
在安西,最著名的是风,那边人说,安西是“一年一阵风”。我们以为一年只有一阵风
是很好的,但是这一阵风是从年初一早刮到年三十晚上的。那里的风,还分头号风,二号
风,三号风三等。我去的那天,沿路被风刮得满天都是灰土,差不多看不到前面,同时风的
抵抗力很大,汽车不容易前进。我以为这风已经很大了,但是他们告诉我,这还是三号风
呢!假使头号风来的时候,差不多房屋、大树、人、畜一起都会卷到天空中去。
安西附近看到有许多小孩子,甚至于十四五岁的女孩子都没有裤子穿,在很冷的时候,
他们仍旧要在外面跑。有人说这是习惯,但是我绝对不相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民的穷
苦。
十一 到敦煌去
这里,首先有一点要加以说明的。过去,我们只知道戈壁滩就是沙漠,在地理学上也是
一样的。但是,在安西那边当地人的俗称,却有分别:戈壁滩就是石子堆成的很坚硬的地
面,有许多地方,上面可以通汽车,沙漠才完全是很松软的细沙积成的。
由安西到敦煌,是没有汽车路的,沿路都是戈壁滩。我们去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方向
和路径,仅是依照当地县政府给我们设立的指路牌。走了很久,遇到一群骆驼队,我们就问
他们去敦煌的路径,结果知道完全是走错了路。当时,我们很奇怪,为什么指路牌又指着那
条路,后来退回来一问,才知道指路牌因为昨夜刮风的时候把它刮错了方向。
纠正了路向,我们再向前行。走了不久,因为在戈壁滩上气温很高,汽车中的水太热,
需要更换,找了半天,才找到一户人家,里面有三个人。我们向他们要水,他们非常慷慨,
立刻就拿出来给我们,在沙漠中要得到水是很不容易的。当我们把汽车中的热水放出来的时
候,那人家里的妇人惊异地笑着说:“这只黑牛也会小便的?”边疆上人民知识程度的低
落,是惊人的,要建设西北,教育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走了两百里路,只看到了四家人家,两家是在瓜洲口,听说这里过去是出很有名的瓜
的,现在是毫无痕迹了!
我们看地面,再过去就是甜水井了。那时候大家的口都很渴,以为一定可以喝到很好的
水,但是到了那里一问,才知道水是苦的,并且吃了还要肚子痛。后来问他们为什么要叫甜
水井,他们说,这是希望苦水变甜水的意思!
有时找不到路了,或则遇到了好几条路,不知道往哪里去,同时也没有过路人可问。在
这种时候,只好停下来等。有一次只看到放在野外的一只骆驼,我们就同骆驼开玩笑,问骆
驼先生敦煌往那里去,它只是点一点很长的头,在没有人的地方,就看见一只骆驼也感到很
亲密的。
后来路过一个小山,那个小山很黑,因为好奇,我想那个山上一定有矿苗,就想把车子
开过去看看。哪知汽车还没有到山脚,戈壁滩完了,汽车的前轮,陷到沙漠中去了,一动都
不得动。于是我们只好全体下车动手设法,但是使用了五六小时的劳力,还是白费的,汽车
依旧陷在沙里。后来幸亏遇到一群骆驼队,才给我们拖了出来。当我们给他们钱时,他们一
定不肯收,并且说:“我们都靠委员长的福,你们来了,我们还要钱吗?况且我们西北人,
一出门,在路上大家都是一家人,什么事情都要互相帮助的。”
那时天已渐渐的黑了,我们再向前走,看到一块草地,在沙漠中看到草地有说不出的欢
喜。那里是出盐的,有骆驼队、羊群、蒙古包。那时,汽车又陷到沙漠里去了,我们再也没
有气力去推,结果,就在蒙古包里休息,后来用木板放到车胎底下,把汽车救了出来,直驶
敦煌。
在沙漠里面骑马,一点没有阻碍,可以随便跑来跑去,同时骑的马又非常好,所以感到
很快乐。在这时候,一个人会感到生活的真正自由。在快到敦煌的时候忽然起了大风,大家
骑在马上,后面的人看不见前面,只好听着声音,大家一起跑,否则是很容易迷路的。
在安西到敦煌的路上,除了看见一群饿鹰抢刚死的马肉吃和几只死在沙漠中的骆驼以
外,就再看不见其他的东西了。但是敦煌是沙漠中的绿洲,是塞上的江南,是中国文化的发
源地。当我们一到敦煌,满目是苍翠的树木,茵如的芳草,江南景物——江南的出产,这里
都有。到了这里,才使我们又记起了江南。
敦煌所以能够成为沙漠中的绿洲,因为那里树木多,结果,水也多了,气候也特别的温
和舒畅,同时出产的水果也特别鲜美著名。
在敦煌有一个很古旧的鼓,是用来报告时间的,所以叫它做更鼓。在夜深人静的敦煌,
听到这一种更鼓的声音,真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在敦煌最有钱的一家人家有一千只羊四百匹马,四百匹骆驼。
月牙泉离敦煌不远,是敦煌的名胜之一。那里有一个湖,和月牙一样,因此得名。在月
牙泉附近,有一座叫鸣沙山,假使人从山上顺沙流下,沙山会发出了很大的嗡嗡声。那里还
有一座庙,里面有很多的和尚。据说汉武帝曾在月牙泉得过一匹马。庙的前面有一付对联:
“一湾水曲似月宫,仙境涤尘,顿起霞泉石念;五色沙堆成山岳,晴天传逸响,恍闻丝竹管
弦声。”
千佛洞也是敦煌的名胜之一,那里是中国佛教艺术的圣地,也是中国汉代以后文化美术
的宝藏,尤其是敦煌石室,差不多过去千年以来成为中部亚西亚稀世国宝之地。它里面满藏
着汉、六朝、隋、唐及五代手写的抄本以及拓本、雕本等数千卷古代的经文,还有许多绢画
的佛像。在光绪年间,被一个修筑佛洞的道士发现的,但是等到我们政府去注意,大部份的
东西,都给英国法国人收买去了,留下来的仅是残余的东西。国宝的失散,实是一件非常可
惜的事。
在千佛洞的庙里,它分上、中、下三等,上寺住和尚,中寺住喇嘛,下寺住道士。千佛
洞在古代有一千多个佛窟,现在许多已经辨认不出来了,留下的只有二百五十多个洞,洞里
有各种各样的佛像。那里有一幅画,是唐僧取经时经过那里画的,画的鲜明美丽,到现在还
很少看到有这样好的颜色。但是,那里的名画和经,都给外国人偷光了。那边有一句话说,
僧唐取经,洋人偷经。现在所存的真正唐代的画,只有二幅,还是一个和尚在敲石壁的时
候,发现里面是空的,于是发掘而得到的。
在千佛洞,有一个很大的石桃,他面前有一座塔,要走到第九层,才看到它的鼻子,他
的大拇指,一个人都抱不拢来,他的耳朵内,可以放一个桌子,他身上穿的袍,是石刻的。
但是它上面颜色的鲜明,条纹的逼真,完全和真的绸子做的一样,我先真以为是绸子的,后
来摸过,才知道是石刻的,在敦煌的老百姓,可以不做生意,只要随处乱挖,挖到一个小
佛,拿到兰州,就可以卖几百块钱。
千佛洞的风也很大。我住在那里的时候,晚上睡时没有看到什么,第二天早上,看到门
前有座小山,我很奇怪,后来他们告诉我,这座山是昨天晚上风把它搬来的,再过几天,风
又会把它搬走。
我们的汽车在安西到敦煌之间的沙地里面,一共陷下去了四次。第一次因为附近有石头
可以埋在轮子下面把车子推出来,第二次第三次在附近找到了两块木板,结果亦把车子推出
来了,第四次找不到石头,也找不到木板,恰好那里有一具腐烂了的棺材,在没有办法的时
候,亦只好向这位死朋友借棺材来一用。
在敦煌住了几天,由原路回进关内来。从敦煌回来时,车子没有水了,同时风很大,四
周的东西都看不见。为了要赶路,就不得不下车去找水,结果走了五步路,就发现了永。后
来第二次水又没有了,刚巧碰到一位老人,牵着一匹马,向我们方向走,我们问他有没有
水,他就拿了一个桶,冒着很大的风沙到五里外去拿水。当我们给他钱时,他始终不肯受。
这位老人家的举动,使我非常感动,不得不再说一句:西北的老百姓真好!
这几次汽车的遇险和脱险的经过,更证明天下绝对没有山穷水尽的事。
后来又在路中遇到很大的风,风愈发愈大,天快黑了,于是我们只好在瓜州口住下来。
这里只有三家人家,房子是破烂的泥屋,在很小的一间房子内,住了十几个人。他们都是马
车夫,和他们谈了很多有趣味的事情,其中有一个马车夫已经读了七年书,但是因为没有事
情做,所以还去拉大车。
第二天早晨起来时,风还是很大,满天都是灰沙,所以太阳看起来好像月亮一样。
当回到嘉峪关的时候,由关外看嘉峪关,才真正的使人领略到了他的雄伟峻险。
进嘉峪关第一个庙就是关帝庙,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人是如何崇敬关公的。
十二 新的青海
因为要到青海去一次,所以到了永登县,就向南走。
水登县有二个城,一个是新城,一个是满城。现在满城里面完全是空的,新城亦并不见
得怎样繁荣。
在永登过了一夜,早晨起来的时候,天气非常冷,用冰水洗脸,觉得很舒服。吃过早饭
后就离开永登,到青海去。
在永登县的西南方,要过一条庄浪河。这条河相当阔,俱是很浅,过汽车亦没有一定的
路线,走到半河中,汽车陷下去了,我们只好下水去推。
过了庄浪河,亦没有公路,汽车完全在沙沟里面走。沟的两边都是很高的岸,远远地看
到一个个的骑兵站在岸上,觉得很威武。。
走了两个钟头,才到一个叫杨家沟的很小的村庄,一共只有五户人家,大多数都是女
的,只有二个男的。这是很奇怪的现象。这里的小孩子,都长得很美丽很健康。
吃了几个鸡蛋,汽车加上了水,再继续在前走。再走三个钟头,没有碰到过一个人,忽
然看见了绿的平原,好像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这就是窑街,当我们初见绿树的时候,好像得
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在这里,田野里做工的都是女人,同时都是小脚的女人,听说每天早晨,男人把女人背
到田里来以后,男人就回去玩,到吃饭的时候,再来背她们回去。
窑街有水泥工厂,有煤矿,有瓷窑,从前左宗棠还在这里办过炼铜厂,所以这里是很富
的地方。
窑街前面就是孟河,再过去六里路就是享堂峡,两边是很高的山,中间是碧绿的水。
孟河的北岸就是甘肃,南岸就是青海,相隔不过两丈路。我们下汽车的时候,看见对岸
有一个牧童在玩,我们就和他谈话,那个小孩子非常天真可爱,这样美丽的情景是很难得见
到的。
享堂峡,本来有一条大路,因为好久没有通车,所以坏了很多地方,同时很狭,坡度也
很陡,汽车过去时是很危险的。我们的司机,他曾在中国走过了很多地方,据他说,这是中
国最危险的一段路,有一段路真是太危险!同时因为汽车太重,爬不上去,所以,我们只好
下来骑马,但骑马也并不见得安全,有时候,马跑到转弯的地方,好像前面已没有路了,真
所谓“悬崖勒马”。
走完了享堂峡,过了一座桥,就到了青海。第一个村庄就叫享堂,这里驻的军队和各方
面的建设,亦很有秩序,譬如煌东公园、兵工大桥、回教学校、师范学校等。这里老百姓的
住屋都是很清洁的。
再过五里路,就是民和县,是一个很小的县城,但很整洁,尤其是在山上下望,好像是
一个很大的花园,真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从民和到西宁去,要经过一个老鸦峡,享堂峡的路本来已够危险,但老鸦峡的路,比享
堂还更危险,一不小心,车子就会掉到几十丈深的沟里去,所以现在正在开辟新的公路。
青海的省会西宁,经马步芳先生在那里整顿了许多时候,现在一切都进步得很快,街道
的建筑都很整齐清洁,马主席最注重的是种树、办学校。去年一年差不多就种了四百万株
树。那边的中小学,成绩都很好,我去的时候,看到差不多没有一家店铺或人家是不挂国旗
的。我在那里曾经参观过兵营,青海省的骑兵技术都很不错,我想,青海在马主席的领导
下,在抗战建国中间,将来一定有更大的贡献的。
在青海,还有一种沙田,田里面都是石子,这些田非常肥沃,每年只要播种,根本就不
要施肥拔草,同时也不要灌水,所以也不怕旱,差不多每年都可丰收。据说田里的石子是防
备水份的迅速蒸发,同时更防止泥土被风吹散。不过那些石子,每六十年要加一次,因为经
过六十年,石子逐渐的稀少了。所以那边有句俗话说:“父亲苦煞,儿子富煞,孙子穷
煞。”
我顺便去看了青海南部的塔儿寺。塔儿寺又叫金瓦寺,寺里每片瓦都是二分厚的真金,
那里是黄教的首祖宗喀巴诞生的地方。全庙的喇嘛,最多的时候有六千人,我去的时候,只
有四千多人。他们的组织非常严密,里面有七个活佛,管理寺内总务交际等一切事务,最大
的活佛,今年才只十一岁。他们对于活佛的继承人选,是很奇怪的。譬如现在的活佛是某月
某日某时死的,就依照他死的时期,由近而远去寻找。假使找到和他死的同日同时生的人,
便把他请来当活佛,因为他们认为这就是那个死去活佛的替身。
我去的时候,他们派了几百个喇嘛骑着马很远地来欢迎我。这些骑马的喇嘛,名叫骑
僧,到了庙前他们献了一块很大的布给我,一定要我拿着走到庙里去,表示他们对我的欢
迎。有三千个喇嘛站着欢迎,每个人都裸着左臂,头上戴着僧帽,手里拿着各种的法器、乐
器,并且拿了一顶黄伞,一定要我们站在下面。
在里面,建筑得非常雄壮,有一个大礼堂,可以同时坐六千个人念经。他们每一天都早
会,早会的时候要点名。他们里面还有一口很大的铜锅,可以烧六千人吃的开水,里面坐有
五十六个人还不容易看得见。
不过,那里喇嘛的私生活非常的坏。在那边差不多家里有三个儿子的,一定要送一个去
做喇嘛,而那里的妇女,认为和喇嘛发生了性的关系,是最光荣,同时也可以赎去一切罪恶
的。所以,那些喇嘛,差不多都染有梅毒。
在塔儿寺附近,有一个小镇。那里住有许多藏民,他们有一个奇特的习惯,男子周身都
穿有衣服,但一定要把腹部露在外面,他们的身上,时常带一把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