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蒋经国日记(三)2012-09-07 03:49:15

54662

狄拿马电气厂
(一九三一年二月八日)
昨晚由工程夜校回家,已经是十二点钟了。面包店已经关门,没有领到面包。所以今天
起来后,没有一点东西可以吃。
今天六点钟就起身,要比平时早起一小时。因为肚饿得睡不着,同时想早起一点到面包
店,或可领到今天的面包。六点钟的时候,天还没有明,当我到面包店的时候,店门外已经
有十多个人等在那里了。店门还是关着。过了二十分钟,店内的职员出来对大家说:“今天
没有面色。”大家听了都很平静的散开了。其中有一个女子,大概是新到莫斯科的,伊对职
员说:“昨天我亦没有领到面包,请问你昨天和今天的面包票,明天还可用吗?”职员说:
“面包只可当日用。”我住的寄宿所是在莫斯科城的中心,狄拿马工厂在城外,每天上工是
乘电车去的。我在电车站等到十五分钟,才来了一辆电牢,可是车已经坐满,再亦挤不上
去。天气非常寒冷,手足差不多冻到不能动了。过了五分钟,又来了一辆十六路电车,倘使
再不上去,就不得按时到工厂了。这辆电车亦已客满,出入二门都已立满,当我要上去的时
候,开车的人对我说:“电车不是橡皮做的呀!”但是我还是拼命的挤,结果挤上去了。在
车中挤得动都不能动。有几个工人是和我同厂的,我们互谈起厂中的新闻。车到厂的时候已
经七点四十五分钟了。我是第十八车间的工人,厂中共有一千八百工人,每人入厂时都要将
自已证书交给管理处报到。第十八车间中共有七十工人,分为六组。每组有一组长。电车机
件,是车间的主要产品。我是第四组的工人,组长是一个二十一岁的技师,我的号码八百六
十五号。从前组长是由工人自己选举的,现在则改由工厂经理指派。过去工厂一切重要事
件,都要经过工厂管理委员会解决,而现在则由工厂总经理独自解决,他的命令是要绝对服
从的。这是苏联整个政策的转变,就是由民主管理法转为集中制度。
每车间和每小组都有一定的生产计划,是制成十六个电车发动机,三十八个吸电架。我
们每人的工作,每日早晨由组长分配。今日我和其他四个工友,要制发动机第八号。工人与
工人,小组与小组,车间与车间,互相都订有社会主义竞赛条约。其内容如下:
一、完成生产计划,在百分之百以上。
二、生产品的质量都要得优等之奖证。
三、减低生产品之资本费(节省电力、汽油等等)。
四、积极参加社会工作。
五、每月每个人至少要有一个生产合理化的建议。
第十八号车间和第十四号车间竞赛,第四组与第二组竞赛,我个人是和工人比得洛夫竞
赛。竞赛成绩每月公布一次。成绩优良的可得红旗及其他奖品,成绩恶劣的,则将其名挂于
黑板之上,这要算最耻辱了。竞赛优劣归工厂生产会议委员会决定,这个委员会是在工人全
体大会选举出来的。结束上月工作成绩的时候,我们的车间得到红旗。车间内部的成绩,亦
以我们第四组为最优,每人奖皮鞋票一张(在那个时候没有皮鞋票,是买不到皮鞋的)。在
社会主义竞赛空气之下,人人都不愿落后,所以都是非常努力,一分钟都不敢偷懒。十二点
到十三点是休息的时候。还没有到十二点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很饿了,但是还是忍耐着。
汽笛一鸣之后,我们都很快的跑到饭堂去。每个工人在工厂饭堂中每日可买一客午饭,但是
必须要有饭票,倘使没有饭票,就是有钱亦是买不到的。今日的午餐莱,第一盆是洋芋艿清
汤,第二盆是炒洋芋艿,每客只可领黑面包一镑半。饭堂毫无秩序,谁先来就谁先吃。在饭
堂中挂着二张口号:“忍耐,坚苦——为兴国之道。”“不劳动者,不得食。”午饭吃完之
后,工人都集合于俱乐部,每日有半小时的政治谈话。今天是区苏维埃主席向工人报告:
“实行经济化的结果。”现在到处提倡用品经济化。少用电力,少用纸张,节省交际,节省
车马等等。区苏维埃主席过去亦是我们工厂的工人,去年选举中,被选为主席。工人群众都
很信仰他。他的报告很短,很简单,很有意义。上月苏维埃各机关费用要比前月减少百分之
三十。他的服装、举动与工人完全相同。每个月他必须向选举他的群众作一简单报告,每三
个月作一详细工作报告,并加讨论。倘使群众认为他的工作不好,就可决议取消他的委员资
格,另选他人,这是苏联的法律。听说这位主席是一个高等技术工人,在工厂作工时,每月
平均可领二百五十卢布,而现在主席的月薪不过一百八十卢布,而他亦很满意。这种现象的
确只在苏联才有的。自十三点钟到十七点钟继续作工。在四点二十分的时候,我们就将发电
机制成了,留下来的四十分钟,我们就开始准备明天的工作。一般工人的工资,是按照他每
日工作的数量与质量而规定的,并不是按照时间而平均分配的。但是我是学徒,无论工作成
绩如何,每月只能领得四五十卢布。不过现在就是有钱亦没有多大用处,因为一切用品、食
品有国家所发的票子才能买的。我脚上的皮鞋已经破得不能穿了,同时没有第二双可以更
换,上月虽然得了一张皮鞋票,但是没有钱去买,结果还是将皮鞋票送给别人。
今天散工之后,开全体工人大会讨论“第一次五年经济计划”。报告人就是工厂总经理
新可夫,,他说:“国内战争以后,全国经济都被破坏,到处饥荒,工农业可说已经完全破
产。为了要继续作战,不得不实行军事共产制度,就是将农民的农产品,用强迫手段充公。
但这不是根本办法,革命军胜利后,马上改变政策,实行租税制度。后来又实行新经济政
策,吸引私人资本来恢复国民经济。现在经济已经恢复,但决不可中断于此,非前进不能完
成革命。但经济发展有两条路:第一条道路是允许私人资本的继续发展,那末仍旧恢复资本
主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第二条道路是消灭私有资本,开始经营国家工业,一切归
于国有。我们当然走第二条道路。我国经济别于资本经济制度,在于我国是有计划的进行,
资本国家是无计划的生产。为要推进经济建设,所以我国最高经济委员会定了一个五年计
划。革命以前的俄国是农业国,工业品占国民经济五分之二。农业品占五分之三。现在我们
要把苏维埃的俄国变为工业国。倘使我国的经济和从前一样的落后,可以不可以建设社会主
义呢?不可以的,因为社会主义必须以新的技术,及大工业为建筑的基础。“同时,倘使我
国经济还是和从前一样落后,那末必不能脱离资本主义国家的力量,必不能独立。倘使需要
纺织机、耕种机、制造机,都要用金子到外国去买,那末我们的国家就不得不听资本世界的
命令。倘使本国工业不发达,农业亦是一定不能发展的。“国家工业不发达,就不能有强大
的武力。敌人能制造枪、炮、飞机、坦克车。而我们没有大的兵工厂,那末一定要被敌人消
灭,我们就要变成亡国奴,俄国就要变成人家的殖民地。“所以我们的政府要很快地从事工
业建设,很快地建造自己的工业,自己来开矿,来制造机器、飞机、大炮。这就是说,我们
要建筑自己的重工业——并且以机器工业为中心。这亦就是我们共产党总路线的主要原
则。”
报告完了之后,有十二个工人发表意见,十一个人都赞成。
报告的意见,只有一个工人反对,他说:“我并不反对五年经济计划,但是我不愿再饿
肚子了。”
他说话之后,有一个老女工上台说话:“天下人谁不愿吃好东西?难愿饿肚?难道我不
想吃肉、吃鱼吗?外国人说:‘俄国比从前贫了,人民生活比过去苦了。’我们不否认自己
的生活比从前苦,但是国家并不比过去穷。我们现在并不是没有面包、鱼肉、牛油,而将这
许多食品运到外国去换工厂机件了。倘使现在我们无限的消费,那末国家一定不会强起来,
明日要被敌人消灭,难道我们人民的血白流了吗?我的二个儿子都在战场上死了。“我们是
为了明日的快乐而吃苦,在我们的苦中含有甜味。倘使你住的是草屋,要想造一所砖屋,那
末平时就不能不吃苦。倘使每日将一日款用完,那末终不会有砖屋住,同时明天发大风的时
候,你的茅屋就要被风吹倒……。”
(这位老女工的讲演,深深的印在我的脑中,使我终身不忘。)散会之后,我和厂长共
同步行出厂。他对我说:“今天事情非常忙,连吃饭都忘记了,愈忙愈有趣。”他约我到一
个饭堂去吃饭。第一盆是盐汤,第二盒是洋芋艿。面包是要吃饭人自己带的,我今天没有领
到面包,新可夫从他的皮包中拿出一块黑面包来,这是他一日的食粮,他将一半面包分给我
吃,觉得滋味很好。
吃完饭已经七点五十分了。与新可夫别后,赶快走到工业夜校去,本来可以乘一站电
车,但是要化一毛钱,所以跑去。
跑到学校已经八点钟了。今天第一课是数学,第二课是化学。
由夜校回到寄宿所,已经十二点钟了。
以劳工的生活,作自己的锻炼。没有经过劳动生活的,是很难了解社会的构造,劳动的
价值,和人民的痛苦。
石可夫农村
(一九三二年十月二十日)
昨日接到莫斯科来电,要我速即回去。农村中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表示一种不满意的
态度。昨日我召集了集体农庄管理委员会,讨论三个问题:一、讨论三个农户要求加入集体
农庄的声明书,二、决定冬耕计划,三、组织庆祝革命节筹备会。
在讨论的时候,到会的委员都不十分积极。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样不积极?”
开始没有一个人回答。后来有一个老农夫斯客洛平起来说:“我们因为不愿你回到莫斯科
去!”
这位老农夫过去是村中顽固派的领导者,在农民群众中极有影响。当我刚到村中的时
候,他非常恨我,他曾对我说:“你们是只知道吃面包,而不能作工的人。”后来我和他们
共同耕田,这位农夫又问我说:“耕田要比吃面包难吧?”后来我渐渐设法和这位农民接
近,我知道要有群众的信仰,必须先和他们的领袖接近,要在群众中发生影响,必须先影响
他们的领袖,所以我开始尽力的向斯客洛平作宣传。结果他由恨我而转为亲我,同时渐渐同
意我的政治主张。于是我在村中的工作,就便当得多了。而今天当我要离开农村的时候,他
很诚实的说不愿我离开他们。想到这里,使我发生极深刻的感想。
我当时生过一次病,虽获痊愈,但精神尚未恢复,所以开会之后,觉得非常疲倦。散会
之后,到会的人都送我到家,我所住的是一所草屋,住在这里已经快一年了。我进门的时
候,看见这所草屋的老主人沙弗牙在那里哭,在一张三月脚的木桌上,放着一瓶牛乳、二个
鸡蛋、三块黑面包和一碗红茶。我在这个木桌上所吃的不过洋芋艿、黑面包、盐三种食品。
农村中虽有鸡蛋、牛乳。但是他们都要卖给合作社,预备将卖得的钱去作购买机器之用。今
天在桌上忽然看见牛乳与鸡蛋,我就对沙弗牙说:“请你把鸡蛋、牛乳藏起来;明天送到合
作社去。农民大会既然议决:每农户都要将所有的牛乳、鸡蛋卖交合作社,那么为什么我可
以吃呢?”她哭着对我说:“你明天要走了……。”我自己将鸡蛋和牛乳藏入厨中,开始来
吃黑面包和红茶。这是我每日吃的便饭。不过今天的茶带有甜味,这亦是第一次。我又问沙
弗牙说:“亲爱的沙弗牙!这茶里的白糖,你从什么地方拿来的?”她说:“你不要再问
了,我只有这样一块白糖,……。”我看沙弗牙心中更不痛快,我就安慰他说:“我很快就
回来的!”我说了亦有点伤心,含着泪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了。我的房间是由几十块木板搭成
的,在牛间的旁边。我的床是由四块板二张木凳搁成的。在这张床上睡亦将一年了,明天要
和它告别了!
昨晚很久不能入睡,今晨三点钟就醒来了,回忆起在石可夫农村中一年的生活情形。一
年之前,我要求到农村中去考察,后来经过莫斯科党政机关的介绍,我就到了石可夫农村。
此时是苏联政府推行集体农庄政策的时候,村中和城市同伴的缺乏粮食和日用品,如鱼,
肉、糖、肥皂、牙粉、鞋、袜等物。石可夫,在莫斯科区内,算是最落后的一个农村。一般
农民是毫无智识的,不讲道理的。我初到的时候,因为我是外国人,没有一家肯借床铺给我
睡。第一夜我就睡在一个教堂的车房里。
我到农村中去的目的,是为增加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抱定了非达目的不可的主张,所以
不感困苦,决定以忍耐来战胜环境。
第二天,一早起就到农场去。农民讲许多话来讥笑我。可是我还是很客气地对他们说:
“早安!”后来有个老农民对我说:“你应该与我们共同耕田!”我说:“好!”他们就给
了我一只马及其他的农具。我就和他们共同耕田(冬耕)。开始我以为耕田是一件很困难的
事,可是后来感觉到并不十分困难,惟须多用体力罢了。最不容易的是转弯,开始没有习
惯,常常在转弯处留下一块小空田。农民发现之后,叫我非重耕一次不可。
这天亦没有回到饭店去吃中饭,一直耕到晚上,身体感觉到疲倦极了。回到教堂车房
中,差不多浑身疼痛,稍微吃了一点东西,就倒头睡着。睡到半夜,有一个人来叫醒我:
“朋友!这不是睡觉的地方!到我的草屋里去睡罢!”伊是一位慈爱的老农妇,名叫沙弗
牙,年已六十八岁了。当时我非常感谢,可是又有口些怕,所以回答她说:“十分感谢我慈
爱的老朋友!不过我今天很疲倦了,明天我来!”伊又对我说:“你用不着伯我,在这儿睡
觉,是要生病的!我住的虽是草屋,可是要比这里好得多,一同去吧!”我想到自己身上所
有的东西,不过三十卢布,两身衬衣裤,几本书籍,别无长物,所以找就答应与她同行。到
了她家,她已经预备好了床铺,请我吃了一些东西,我就睡了。那个时候,更觉得全身酸
痛。睡了不到四点钟,天已发亮,我就起床到农场去。“好早呀!耕田要比吃面包难罢?”
农民都这样的问我。第三天我又耕了一天田。耕了五天田,我的行动,引起农民的同
情。第六天,他们请我去参加他们的会议,我帮助他们解决了许多问题。到这个农村来过许
多许多中央代表,可是没有一个得到他们的信任。所以在这个农村中,在那个时候,是没有
集体农庄的组织。十天以后,当地农民,派我当代表到城内去接洽许多关于土地、借款、购
置农具及捐税问题等种种事情,我都能得到为农民有利益的解决。以后农民就再不要我去耕
田了。同时他们都待我非常友好,我就开始替他们办事。同时亦进行研究农业的实情。过一
月后,我被农民选举为农村苏维埃的副主席。因为正主席生了五个月的病,所以事实上,我
担任了主席的职务。此时我还是住在这位老农妇的草屋中。我渐渐组织集体农庄的工作。经
过三个月后,在我的指导之下,石可夫村中的第一个集体农庄组织成功了。这三四月中,我
有时二三日不得睡觉,空气非常紧张,环境非常复杂。因为在开始的时候,差不多没有一个
农民愿入集体农庄。我为达到目的起见,尽力作宣传与组织的工作。不怕人家的反对,不顾
个人的困难,在各方面活动。此事的范围虽小,农民亦不多,组织亦不十分复杂,可是在这
个时期中所得的组织经验,耐劳习惯,不为不多。后来生了一次大病,病的时候,仍是住在
沙弗牙家中。这位老农妇,在我生病之时,对待我特别好。同时有许多农友不断的来看望
我。
今日五点钟就起床,开始整理行李。我的行李不过一只破小箱,箱内还是来的时候带来
的那二身衬衣裤和一双袜子,不过衣袜已经补过十多次了。除小箱外,还有十几本书籍。行
李整顿完后,见沙弗牙拿着一块肥皂从外面进来,伊说:“你为什么这样早起来了!最近三
月你还没有用过肥皂洗脸!”
草屋门外面的人,渐渐的多起来了。当我吃早饭的时候,斯客洛平走进来对我说:“全
村农民都来欢送你了!我们要开一个露天欢送大会。”我就走出门外,看他们手中有的拿着
苹果,有的拿着鸡鸭,斯客洛平宣布开会并致欢送辞。我亦说了几句话:“你们的集体农庄
是在极困难的环境之下组织成功的,集体农庄是创造你们将来幸福的组织,希望你们一天一
天将集体农庄改良。不过前途一定还有许多困难,你们绝不可因难而后退,能够打破困难的
人,才能得最后胜利。今天你们很苦,但是明天一定将过快乐的生活。希望各位前进!”
石可夫村离车站有三十公里。农民替我预备了一辆三匹马拉的马车,这是俄国农村最客
气的礼节。并把他们送给我的苹果鸡鸭都放在车上。我一坐上车,特别感觉到不愿离开石可
夫村和我的农友。车已经走得很远了,我回过头去,看见沙弗牙还立在草屋前望着我……。
“石可夫村!再会!”
乌拉山上
(一九三主年三月五日)
今天六点钟就起床,房间里没有火炉,所以非常寒冷,桌上的一碗茶已经结成冰,窗上
的冰亦已有二三寸厚了。近来工厂中事情很忙,没有时间温读夜校的功课,昨晚上数学课的
时候,有一个问题不能回答,自觉非常可耻。所以今天比往日早起一个半小时,预备温习数
学。虽在房中,但非穿大衣戴皮帽不可,所以读书甚不方便。
七时半,工厂中的汽笛响了,这是通告全城劳动者起身的呼声。
我是工厂中的技术师,每日上工时负有分配工作之责,所以我要比其他工人早到半小
时。当我出门的时候,街上还是非常黑暗。自寄宿所到工厂非常近,不到三分钟就可以走
到。在工厂管理处报到之后,就走进我作工的车间。这是制造车间第一号,面积非常大,机
器非常多,但是车间中毫无秩序。有许多机器刚从德国运来,还没有布置成就。车间中的总
水汀尚未造成,所以有许多已经布置成就的机器亦不能用。工厂尚未正式开工,但根据政府
的命令,自本年一月起,工厂已开始制造生产品。在我领导下的工人队,是拼造炼钢厂中的
一部份机件。
每个机件需要有数百个零件,这许多零件,都要经过五六次的生产过程,因为工厂中没
有完备的生产组织,我们不能按时领到零件,同时因为工人的技术程度不高,有许多零件是
做得不正确的。因此我们的拼造工作亦不能有计划的进行。运灰机(白耳斯)本来规定在上
月二十一日完成,可是到今天还没有完工,主要的原因是在没有零件,心中非常不安。将今
日的工作分配后,就到总工程师办事处接洽零件问题。总工程师对我说:“近来天气非常寒
冷,有许多机器中的机油已经成为冰,只好暂时停工,所以你所拼造的机器之零件,恐怕最
近不能领到。”
我听了他的答复,十分不满意,我就向他说:“这都是客观的困难,只要有忍耐心,坚
决心,这许多困难都可战胜的。”他说:“说话要比做事容易呀!”我听了他的话非常气,
走出办事处的时候,遇着一位德国工程师,他问我:“你为什么生气呀!”
我就将和总工程师谈话的经过讲给他听。他笑着对我说:“这是亚细亚不文明的表
现。”听了他的话,我更加发怒。问到车间中,看见二个工人在那里闲谈,我就将他们每人
记过一次。
后来共产党支部的书记来了,他问我工作如何。我就将和总工程师与德国工程师谈话的
经过告诉他,他亦认为他们的言论是不正确的,并且要我将零件名称写出来交他。我问他有
什么用处,他说将要和做这许多零件的每个工人去单独要求,请他们做得快一点。我说:
“这并不是根本办法,规定出系统的生产组织,整顿工厂中的纪律,才是根本办法。”他
说:“你的话是对的,但是目前政府很需要你所拼造的机件,所以暂时只好用救火的方法来
解决。”
我是一个技术师,本来应当全日作技术上的领导,但是因为工厂中的组织不完备,差不
多每天要化四五个钟点来解决组织问题。在吃午饭之前,我和一个工程师讨论“加速拼成机
件问题”。他是一个犹太人,我觉得他的学问很高。
今天工厂饭堂的午饭,第一盆是肉汤,第二盆是鸡,第三盆是炒蛋,第四盆是糖果。想
到二年前在狄拿马工厂饭堂中所吃的饭莱,有极大的区别了。这大概是社会主义建设第一步
成绩的表现。每日饭后,在工人俱乐部中,有游艺表演,今日是乌克兰跳舞团跳舞。
下午我写了一篇“改良工厂生产组织建议书”。建议书的主要内容,是遵守时间,看重
时间。写完建议书后,与工人共同参加体力劳动。一个工作日又过去了,我的机件还是没有
拼造成功。散工后,参加共产党大会。大会的议事日程:一、党内问题。二、国内经济状
况。
党内问题,是讨论开除一个党员的问题。这个党员是富农的儿子,在国内战争中,曾经
参加白军反对红军。后来他的父亲被捕,而自己逃到壁而面城,入工厂作工,在那里加入共
产党。当入党的时候,他说是一个孤儿,并且没有说出他曾经反对过红军的历史。去年十一
月他转到乌拉山工厂作工。现在他的历史,被党部知道了,于是提议开除他的党籍。大会一
致赞出将他开除。
第二个问题由共产党支部书记报告:“建造自己的重工业——就是建造社会主义的物质
基础。“我们共产党在一九二七年决定一个伟大的五年计划。在实行计划开始的时候,外国
资本家都抱一种讥笑的态度。他们说,五年计划是‘空想’,是‘梦想’。就是在我们国
内、党内,亦有许多人认为五年计划是没有成功的可能。而事实上,五年计划不到五年已经
完成。以我们的国家,现在由农业国变成工业国了。在一九一三年,每一百卢布的生产品,
其中有四十二卢布十个哥比是工业品,五十七卢布九十个哥比是农业品。而现在每一百卢布
的生产品中,工业品要占七十卢布六十哥比。这是不是因为农业退步?不是的,在最近三年
中,我们组织了二十万个集体农庄,五千个国家农庄。三年之前,国家每年只可收得六万万
普达面包,而现在可收得一亿万万普达面包。所以农业还是发展的。但是工业要比农业发展
得快。在过去四年中,我们造了很多大工厂,如马克尼塔古寺尼斯欺钢铁工厂,达尼伯大水
电站,斯太林,哈而可夫及七略并三城市中的三大耕种机工厂;高尔基,莫斯科,耶拉司技
佛三城市中的三大汽车制造厂,别拉寺尼格及白白列客的二大化学工厂;西比利亚的大纺织
机器工厂,及许多飞机制造厂。革命以前的俄国,将本国的农业品运到外国去换绸缎、香
水、日常用具。革命之后,我国政府将农业品运到外国,换买机器。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自己
的工厂,再不要向外国去买货物了,亦再用不着把我们的面包、牛乳、鸡蛋运到外国去了。
我们自己的工厂,可以制造机器,亦可以出产绸缎。不久的将来,我们并且可以渐渐运机
器、汽车到外国去卖。我们建设方面的胜利固然很大,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缺点:第一、技
术人才缺少,第二、管理法不科学化;第三、生产过程中没有秩序,第四、劳动不纪律化,
我们断不可因胜利而忘记缺点,每个公民不应当因胜利而就满意,停止斗争,日日向前进,
这是我们的任务……。”
报告完后,我亦曾参加讨论,发言内容与我今日所写的建议书相同,在会场上得了大家
的同意。
散会后,回到寄宿所,吃了一点东西,又开始温习数学。二十点钟了,就到夜校去上
课。今日的成绩要比昨日好得多。俄国人常说:“温习是学习之母。”我的成绩大概亦是温
习的结果吧!由夜校回到家中,已二十三点半,房屋中非常寒冷,写了不到半小时的日记,
手已经冻红了。
第二次五年经济计划
(一九三四年六月十日)
上工之后,就到第八分部去检查工作,与工头立夫克夫用白手巾一块,拭擦机器,共同
检查机器清洁。我们一共拭了八架机器,其中只有一架,白手巾拭了之后,稍带黑色。我觉
得最近以来,工人对保护机器的工作很有进步。二星期前提出了一个口号:“每个工人应当
学兵土们爱护枪的习惯,来爱护机器。”并且我亲手订了机器拭净法。工人们都很积极的,
照我的意思做去,所以有很好的成绩。以后还是要时时刻刻检查、监督,使达到更好的成
绩。
前天我下了一个命令,要求各工人、各工程师、各工头遵守时间,按时上工下工。在过
去,上工汽笛虽已鸣过,但是还有许多工人尚未动手工作,同时亦有未到下工时间而停止
的。
因工人们不宝贵时间,生产力要减低许多。昨天,上工汽笛鸣了之后,我就到各车间去
检查,看见有许多工人尚未开工,当日就下命令,将四个工人、二个工程师记过一次,并将
命令公布于工厂报上。今天当我走进第一车间的时候,我看不到一个不工作的工人了,心中
非常快乐。明日将派检查员四名,到各车间检查、监督,使宝贵时间成为每人的习惯。
到第二分部中,解决了几个技术问题后,就回到办事室,阅读文件报告。今日的文件较
平日为多,分类批阅。觉得以后必须尽量减少书面报告,多做实际工作。亦有许多不愿意实
地去做,专在办事厅中写报告的。在一个工程师的报告上,我批了以下几个字:“我所要看
见的是生产品,而不是你的书面报告。”最近关于减少书面报告方面,拟下一命令。文件阅
完后,我下了以下几点命令:一、工作时间中谢绝参观,二、工作时间中不准吸烟;三、工
作时间中不准闲谈。
第一大车间中,只有一个生产器具收发处,有许多工人不能按时领到器具,生产力为之
降低。所以我今天决定在车间西边加设一个器具收发处,并且命令各工人、各工头每日完工
之时,就应将次日要用的器具之名称、数量,交给收发处,而收发处则应将器具在次日尚未
开工之前交给工人。
两个工程师到办事处来,要我批准他们所打的两个机器图样。我看了之后,觉得有许多
应当更改的地方,所以没有批准。这二位工程师表示不高兴的态度。
十一点钟的时候,我召集工资部工作人员开会。我向他们说:“工资制度是提高生产的
主要条件。本工厂工资制度的缺点,在过于平均,有技术的与无技术工人的工资相差不远,
因此不能引起技术工人们的工作兴趣。同时不能引起无技术的工人们努力求学,增高他们的
智识。现在我们特别注意生产品的质量,工资制度应当成为提高生产品质量的主要力量。能
作优等生产品的工人之工资加之,作劣等生产品的工人之工资减之,那末全部生产品的质
量,必因此而改良。按劳动力的数量与价值,决定工资的多少,这是你们以后工作的原则。
今年全厂工资费,要比去年增加百分之二十二,而工人数量并未增加,所以工人工资要增加
不少。总之,要合理地分配全厂的工资费。”我讲完之后,有四个工作人员发表意见,他们
都赞成我的提议,并且提出具体的办法。
苏联工厂的工资,是由工资部技术人员,按照每种工作应花的时间而决定的。倘使工人
认为工资数目不正确,可以提到工资冲突委员会解决。冲突委员会是由工人职工会代表与车
间管理处代表双方组织而成的。
我是工人航空学校招生委员会主席,下午开会讨论招新生各项事件。凡本厂工人,无论
男女,十九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者,皆可入校。这种学校在苏联每个工厂中,每个学校中
皆有之。本厂学校学生数额本定三百八十人,而今日要求入校的已有八百四十三名,决定自
六月二十日起开始考试。并且要求航空化学协会将学生数额增加到五百人,要求工艺管理会
按人数而增加航空教育费。
我认为工人饭堂中饭莱之优劣,对生产力有直接关系,于是决定将各车间的饭堂归车间
主任直接管理。
阅读第四分部的上月工作报告后,觉得工作成绩不良,就亲自到第四部调查一切。第四
部部长工作能力太弱,不能在群众中发生影响,但是他很忠实,以后将设法帮助他指导一
切,同时要将他在工人中的威严提出来,我是绝对反对不断的调换人员。
工作完了之后,我和四个朋友同到运动场去看足球比赛。
最近来我对足球很有兴趣。看完足球比赛之后,又到文化公园,和工人群众共同作游
戏。
回到家中已经二十二点钟了。接到高尔基寄给我的信。在睡觉之前,看了一本关于第二
次五年经济计划的书,作了以下的摘记:“第二次五年经济计划是自一九三三年起至一九三
七年。“第一次五年计划是建设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第二次五年计划是创造社会主义的
社会。“根据第二次五年计划,一九三七年之前应将剥削阶级完全消灭,并且除灭发生剥削
制度的原因,取消经济上与思想上的资本主义残余。所有劳动者都应当成为自觉的、积极的
社会主义建设者。“创造社会主义社会,是第二次计划的主要政治任务。“第二次五年计划
实行后,苏联将成为西欧工业强国。“在第一次五年计划中,发展重工业是一切建设的中
心,但是现在苏联已有自己的重工业,在第二次五年计划中,可以以重工业为基础,同时发
展轻工业与食品工业,来改良人民的生活……。”
工厂中的汽笛响了,二十四点钟了,这是第三班工人上工的时候。有许多青年工人还在
花园中跳舞,唱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