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蒋经国日记(二)2012-09-06 05:05:15

54661

红军
(一九二七年六月四日)
步兵、工兵、炮兵、骑兵……一队一队地在一个操场上排着,场的三面都是军队,只在
第四面是一个高台,上面满立着人民。今天是莫斯科军区野营的开幕日,在这里举行阅兵典
礼。
在这一天,各机关都要派代表来参加捡阅。我是由学校推举出来的。野营离开莫斯科不
过七十公里,在一个松林之中。军队由营长及党代表巡阅完毕之后,营长就登台演说,后来
还有工人与农民二个代表演讲。
阅兵礼节完毕之后,我们分为五队,每队二十五人,由军官率领参观野营内部。野营中
共有二师人马。兵士与官长住的都是露天篷帐。每篷帐中可住十一人,以班为单位。篷帐之
中只有木板铺成的床铺,别无他物。每个兵士有二条毯子,二个枕头。军官与兵土所住的地
方与所用的物件差不多是一样的,不过官长的篷帐中只有五张床铺和多一张桌子而已。每一
连有一俱乐部,他们称为列宁隅。其中有书籍报章及各种游艺组织:如棋队、球队、照相
队、戏剧组等。列宁隅四壁挂着许多宣传品及标语——苏联政府组织表、苏联经济发展统计
表、第三国际组织系统表等等,主要的标语是“红军是人民的学校”“工农红军是劳动者之
友”……。在一个列宁隅中挂着许多描写中国人民的照片,上面写着:“这是我们的朋
友。”列宁隅的一切工作是直接受连部政治指导员指导的。每连有列宁隅委员会之组织,是
在红军全体会议中选举出来的,他担任一切宣传工作。每连有浴室、洗脸室、枪械室的设
备。连是红军中训练教导的主要单位。每团有一大俱乐部,团中一切宣传工作皆集中于此。
俱乐部的工作由主任专负其责,直接受团党代表的指导。
野营中共有六个大俱乐部,六个运动场。每一营有厨房饭堂。
据说野营中的一切建筑都是由兵士军官自己造起来的。野营中的一切设备与建筑都十分
整齐清洁。参观完毕之后,我们同入饭堂进午餐。我们所吃的饭莱和兵土所吃的一样。第一
盆是肉汤,第二盆是烧牛肉,第三盆是煎鱼,第四盆是甜果酱。我问兵士:“你们平常都是
吃这样好的莱吗?还是只有今天这样丰裕?”他指着同桌的兵士说:“倘使不是每天这样
吃,你看!那里有这样好的身体!”野营中所看见的兵士,的确都体强力壮。午饭之后,野
营每日有一小时的休息。
在他们休息的时候,我们与营长比得洛夫讲谈野营生活情形。他说:“红军每年有三个
月的暑期训练,在此时期中,最主要的课程,是野外演习,锻炼体格,练习射击。军队每日
五时三十分起身,六时至七时早操,八时至九时政治课,九时至十二时野外演习,十二时至
十四时午饭与休息,十四时至十六时射击。十大时至十八时社会劳动服务(协助农民耕种收
割,或与农人共同作生产工作),十八时至二十时参加俱乐部工作,二十时点名,点名后即
唾觉。每星期日为休息日。在此日中兵士可在野营中所规定的地点会他们的亲友。野营中有
一大红旗,各种成绩最好的连部,才能够得此红旗。所以自第一日起就开始作广大的争旗运
动。训练的成绩,每二星期公布一次。“野营中红军的社会成分大多数是农民(百分之七十
五),其余都是工人。红军称为工农红军,是以工农利益的联合为团结基础。“农民虽然占
大多数,但是领导权还是集中于工人阶级之手。农民是工人的朋友,但是他们的经济环境是
小私有者,他们的思想是不统一的,他们的行动是无纪律性的。一定要有领导者,农民才能
走人革命大道,成为革命的力量,我们俄国革命中的领导者,就是工人阶级与共产党,我们
军队中亦是如此。我们共产党在军队中就是唯一的领导者。在每军、师、旅、团中,皆有共
产党代表,他的权力与军官相同。军部命令如不经过党代表签名不能有效。连部中有政治指
导员制度,他的任务完全与党代表相同。在国内战争时期中,党代表除作宣传训练工作外,
尚有检查及监视军官命令正确与否的责任。现在因为军官的社会成分变更(过去有许多是旧
军官而现在大都是工农出身),政治认识坚定,无产阶级思想统一,所以党代表将专心于军
队的精神训练。在不久的将来,红军将取消党代表制,改为政治工作助手。每军、师、旅、
团、连长均有一专门作政治工作的助手。共产党在军队中的组织以连部为单位。每连部有党
支部委员会。他是在党员大会中选出来的。每团有团党部委员会。每师有师党部执行委员
会。团师党委都是在代表大会上选出来的。师党部是直接受军区党部执行委员会指导的。连
支部是每星期开全体会议一次,团部全体党员大会每月开一次,师部代表大会每年二次。党
会有公开不公开之别,在公开会议时,非党员及共产主义育年团员均可到会。而在不公开会
议的时候,只有党员可到会。一切训练的计划,及新的政治问题,首先必须在党会上讨论
过,使党员内部完全同意、了解。无论士兵或军官,如有不好行为发现,都要经过党会讨论
批评,及决定处罚的办法,使所有的党员,成为军队中的先进者。各部重要的任务,共产党
员应当处处以身作则。这是党工作的重要口号。军事化、苏维埃化、国际化,这是我们在军
队中政治工作的三个主要口号……。”营长说过之后,我们向他问了许多问题。
一、问:红军兵士与军官是否每人有选举权?
答:有的。每个兵土与军官和普通人民有同样的选举与被选举权,我们一师中,有一个
兵士是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三个兵士是莫斯科省苏维埃委员,他们都积极参加政府的各项工
作。
二、问:兵士与军官的待遇如何?
答:每个士兵除衣食住由军队供给外,每月可领零用费七个卢布。军官则以等级之不同
每月所领亦异。连长每月约一百卢布,营长每月一百三十卢布,团长每月二百六十卢布,师
长每月三百二十卢布,军长每月四百八十卢布。徐薪水外,就没有其他的进款。军官的军服
皆由军队发给。
三、问:苏联人民军事服务制如何?
答:每个男公民,满二十一岁后,凡劳动者,都要入军队服务。步兵服务期二年,工兵
三年,海空军四年。凡家庭独子或各机关工厂所需要的人才,可以不进正式军队,编入地方
军。入地方军者,在二年之内,每日工作完毕后,要受军事训练二小时。每个公民都有军事
证书一本。
四、问:军队中有多少共产党员?
答:我们一师中的兵士军官有百分之二十是共产党员。凡是承认本党党纲及誓愿遵守本
党纪律的皆得入党。不过我们现在所注重的是党员的质量,而并不是数量的增加。
五、问:兵士军官倘使都是党员,那末他们在党内的权限有否不同之处?
答:在军队中各有各的阶级,各有各的权力,但在党内则完全平等。党的利益是他们互
相发生关系的唯一的标准。有许多支部的书记,都是士兵。
六、问:红军中的军官是怎样培养的?
答:每团中有一下级军官学校,凡服务期满而不愿退出军队的,均可入此学校。学期三
年,毕业后可升为排长。亦可入步兵、工兵、炮兵各专门学校。这种学校是培养中级军官
的。除此以外,在重要城市中设有高级军事学校,及军事专门研究院。
七、问:军官中的社会成分如何?
答:本师中的军官有百分之七十三是工人,百分之二十五是农民,百分之二是其他的,
其中有许多是过去沙皇军队中的旧军官,现在在红军中忠实服务。
八、问:红军士兵的教育程度如何?
答:有许多入军队的时候,是不识字的,这大多数是农民。一般工人大多数都有专门知
识。我们在军队中有普通知识课,使每个兵士都能达到考中学的教育程度。同时特别在意培
养生产专门人才如电气工人、汽车夫、无线电管理员等。总之,我们不但要士兵受军事训
练,同时使他们得到职业专门知识。
与营长谈话完毕后,我们共同参加团体游戏。参加游戏的有兵士、军官,在旁边看起
来,根本分不出谁是兵士,谁是军官,他们都是同样的和蔼,同样的活泼,同样的高兴。在
这个内候,我才想到一个军官对我说的话:“在服务时期中,我是官长,兵士是服从于我
的。但在休息的时候,我们都是同志。”
群众游戏完毕了。夭已将晚了。我们就和他们告别,回莫斯科。
一个兵土握着我的手说:“希望中国的劳动者,很快的能够得到自由与解放。明日的世
界,都是劳动者的。再会!”
我们已经快到火车站了,远远的还听得到野营中的歌声:“火车向前开行——开到公社
为止……。”
列宁城中的一个学校
(一九二八年十月三日)
今天第一课是军队中的政治工作。第二课是战术。其他都是自修时间。政治工作一课由
教员讲演,题目为《军事时期中的政治工作》。
“红军官长不但要设法利用所有的物质力量来战胜敌人,同时应当利用政治与精神各方
面的条件来制敌。红军中政治工作有党的工作与军事政治工作二种。党的工作对象是党员群
众,军事政治工作对象为非党员群众。党政二机关的政治工作,必须互相发生关系,所执行
的政治路线是相同的。政治机关的主要任务是要非党员群众绝对信仰共产党。党部的工作是
要党员群众在一切行动上都能以身作则。军官决定战斗方法的时候,必须顾到战斗本身,人
民与军队中的一切政治条件。在决定战斗方法的时候,党代表召集党部、政治部与军官共同
讨论政治环境,并决定政治工作全部计划来保障战斗的胜利。政治部在战斗中是:一、向军
官报告政治环境。二、向党政二部解释战斗任务。三、向全体兵士与军官作广大的宣传,使
他们每个人都明了战斗的任务及政治的目的。四、监视所有嫌疑兵士与军官。设法防止逃
兵。五、注意党员的分配,使到处都有党的影响。六、调查后方部队的工作。七、组织民众
中的工作。八、组织在敌军中的工作。政治部对于自己军队的工作,应当实行于战斗尚未开
始之前,应当随时随地注意一切新的不好现象之发现,用极快的方法使其消灭。所以政治部
的工作人员,必须与群众发生关系,和他们同甘苦。在战斗未开始之前,政治部必须设法侦
探敌人的政治情绪,并向敌军作煽动工作。在民众中的主要工作为:一、设法使人民尽力帮
助军队。二、利用人民的物质力量。三、在城市或乡村中组织秘密机关——倘使军队不得已
遇到挫败,秘密机关留着作破坏敌人与侦探工作。战斗进行的时候,政治部应当很快的估计
到战场上一切新的变动。在这个时期中的主要工作,是使官长与党政二部工作人员以身作
则,勇敢向前。在战斗尚未开始之前,就应当预先决定战斗完结后的政治工作计划:一、统
计党员及青年团员在此次战斗中伤亡人数,并设法补充之。二、总结此次战斗的经验。三、
安慰伤兵病兵,处理死亡兵士,向死伤军官及兵土家庭通报死伤详情。四、向全体兵士解释
保守秘密的必要。五、向部队作新的政治报告。六、向新来的补充兵士作宣传工作。六、招
募志愿军。八、使部队的物质必需品充足。九、继续向敌军与人民作宣传与组织工作。政治
部不应当多用书面方法来领导,更不要多发命令。……”
今天战斗课是“营的进攻”,开始由教员讲演题目的内容:
A。学习的目的——
一、决定布置在第一道防线上的步兵营之冲锋计划。
二、与炮兵发生联络。
B。对方敌人是波兰军队,敌方的动作依照波兰步兵操典。团的参谋部在白古得夫信村
中。
一、敌军第八十一团的防线在小河之西岸,东至马都司村,西至大皮司村。在敌军防线
上,可见各种防御工程,八月十六日夜敌军有部分调往他处。
二、我军第十四师决定于八月十九日早晨开始总进攻,冲破敌阵——由阿尔克小河至佛
来耶村。进攻之目的在占领大胡平城。在我团之右是三十九团,左面是四十一团。四十一团
后有四十二团,为第二部攻力。
三、本团之目的在占领阿而克区,同时协助四十一团与四十二团,并且防止敌人之反
攻。第十四炮兵团之第一第二两连助我团作战。
A。第二营(除第四连外)之进攻目的是占领伯无立克村,第二炮兵连助营作战。
B。第一营进攻目的是占领克得洛夫村与白古而夫村以东之小森林。炮兵第二连助营作
战。
c。第三营布置于第一营之后,为第二部攻力。进攻目的在占领白洛夫及森毕斯二村。
进攻开始时,由炮兵第一连助战。
D。第二营第四连为后备军。留驻于塔林克以西之小林中。
E。炮兵开火与进攻开始的时间将再通报。
F。指挥处在别斯克村后之小山上。每个学生代第一营营长决定冲锋计划,规定炮兵之
任务,布置步兵连,步兵排于地图上,在冲锋以前营部的机关枪及炮部应置于何处……。
教员将题目内容报告完毕后,我们各自回自修室研究战情,开始订作战计划。教我们战
术的教员是过去沙皇军队中的大军官。我曾经屡次和他谈到他的本身问题。他是一个大贵族
的儿子,曾经毕业于陆军大学,在世界大战时他是第八军军长(因常常得胜,后得升为军
长)。无产阶级革命开始以后,他就领导可萨克骑兵起来反对红军。在一九一九年他的军队
被红军包围消灭,他自己被红军拘捕。红军不但没有杀他,而且要求他作红军顾问。
因为当时红军中根本没有军事人材,其中的官长都是工农。他在红军中当了六个月顾
问。时时刻刻在红军监视之下,没有一步的自由,后来他看到没有受过训练、没有军事知识
的官长,没有军火、粮食的军队能够打胜仗,他觉得非常奇怪。有一天,他问党代表说:
“你们打胜仗的要诀在什么地方?”党代表很简单的回答他:“讲人道就是我们作战的要
诀!”开始出于不得已,可是后来渐渐地自觉起来帮助红军作战。他受了红军的政治精神各
方面影响之后,就决定根本投降红军,后来他升为红军第十九军军长。可是有一次作战的时
候,他得知对方白军中的师长是他的弟弟,于是又开始动摇,有一夜间他就偷逃到白军中去
了。过了一星期之后,他弟弟的部队又被红军消灭,他又被红军拘捕。这一欢红军将他解送
后方入狱,在狱中坐了二年半。放出之后,就请他作军事教员,可是再不给他带兵了。
我有一次何他:“你现在信不信仰共产主义?”他说:“这个问题很难答复的,但是我
相信谁要想推翻苏维埃政权完全是梦想!”
下午看了二本关于游击战争的参考书。看了之后,写以下的摘记:一、游击队人数之多
少,以任务之轻重,敌人力量之多少,及地势之不同而决定之。但是游击队之人数过多,无
条件的是有害而无益的。
二、在出发之前,游击队长必须有极详细的命令,及明了的任务。同时应当知道战区内
的军政详情,及其他游击队所在的地方。
三、使动作敏捷,不可随带任何辎重。
四、游击队如有冲过敌阵而入敌人后方之任务,那末在决定开始动作以前之数小时内,
就应将全力集中于预定之地点,而同时以一小队在相反的方向开始动作,使敌人注意力分
散,而自己则坚决的向预定冲锋地点前进。
五、行动敏捷是游击队得胜的根本条件。尽力与敌人避免作战。妨碍敌人进击。
六、隐蔽是游击队作战的主要条件。一、保守秘密,散布谣言。二、择奇道而行。三、
分派小队到处向敌人示威。四、夜间行军。
七、游击队主力绝对不应分散。
八、游击队占领一定地点之后,就应将力量分成二部分。
第一部分分作数小队向各处继续进攻、搜索、破坏。
第二部分留作后备军。
九、无论在任何条件之下,在进攻时必须同时作二处冲锋,一为实在的,一为虚作的。
十、如破坏的目的已达到,游击队即应远离这个地点。
今日自十六时至十八时在波罗的海兵工厂中实习。
十九时开共产党支部全体公开大会,讨论集体农庄问题。列宁市党部书记作报告:
“资本主义的发展,渐渐将小私有资产者破坏。但在各国尚有许多农民,他们是小私有
资产者。可知农民是劳动者,并不是无产阶级。工人阶级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决不可不顾到
劳动农民群众的痛苦。在无产阶级前面有一个问题:这许多农民群众能不能作工人阶级的同
盟者?我们的敌人认为农民是天生反对团体的,反对组织的,反对社会主义的。可是我们认
为不然。农民并不是一个阶级,其中有雇农、贫农、中农、富农之别。雇农是没有财产的,
他们是农村中的无产阶级;贫农虽稍有财产,但大多数是依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而求生存
的;贫农雇农,都是田主富农的敌人,他们的经济利益是接近工人阶级的。所以在国内战争
中,贫农雇农都是帮助工人阶级的,在同一战线上反对剥削者与压迫者。”
“富农是村中的资本家,他们是贫农雇农的敌人,亦就是工人阶级的敌人。所以在国内
战争中,富农都是助白军反对红军的。”
“中农是倚靠家产及自己劳动而得生存的,在政治上而论,中农是在贫富农二营垒中间
的,中农的趋向,常常动摇不定的。谁能得法来领导他们,谁能真正增加他们的经济利益,
他们就会跟谁走。现在革命成功了,农民占俄国人口大多数,解放农民是革命之重要任务。
解放的道路有二条,第一是:永久保存私有财产制度,使中农变成富农,贫农变成中农。可
是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因为私有制度倘使存在,必有剥削压迫,始终不能消灭贫农雇佣农,
根本不能解决农民群众的痛苦。第二是:农村经济集体比,同时消灭富农阶级。富农是剥削
者。凡依靠人家的劳动而生存者,皆不应与我苏维埃政权同存。同时富农是农民群众中的极
少数。所以本党提出消灭富农的口号,这就是说将富农私有财产充公,送他们到国家劳动机
关工作。同时进行农村经济集体化。农村经济集体化有三种形式:一曰土地共耕杜,二日集
体经济,三日公社。土地共耕社,并不将社员的生产工具公有,不过在耕种收获时期,共同
劳动而已。工作完结之后,仍旧各归各有。集体经济,则要将社员的生产工具公有,可是其
他私有财产,如房屋、菜园、鸡羊等等仍旧私有,生产品必须依照劳动力而分配,每人依照
年龄男女之别,每一劳动日,应规定一定的工作数量及质量,谁劳动得多谁就多得生产品。
公社则将一切私有财产公有,不顾劳动多少,以人口平均分配生产品。但在目前我们极力提
倡土地共耕社与集体经济二制度。公社对目前农业发展必有害而无益的,农民入社都要出于
他们的自愿,决不可强迫。我们政府将规定法律,使集体经济及土地共耕社社员得到许多利
益,如减轻租税,免费供给机器等等。我们应当向农民作广大的宣传,使他们明了农业集体
化,是解放他们的大道。”
报告之后,到会人问了许多问题,并且详细讨论,到二十二时半才散会。散会之后,走
到街上去散步。我们的学校在尼佛河岸上,对面是比得拜佛城堡,左面是共和大桥,右面是
比得半岛。列宁城中的野景有特别的风味。经过列宁城大学,共和国桥、冬宫、脱而衣司基
桥,回到学校,这是我每日散步的骁线。回到寝室中已经二十三时半了。
黑海边上
(一九二九年人月二十一日)
在克里母半岛上已经住了三天。八月十七日晚由列宁城乘火车到莫斯科,第二日在莫斯
科转车,经过乌克兰、壁立哥八,直抵克里母的一个城市费欧大西,再乘汽车到欧都士村。
欧都士是一个鞑靼民族的农村,由此乘鞑靼农民的马车,直到目的地。我这次旅行的目的地
是黑海边上的一个休养所。自到俄国以来,除列宁与莫斯科二城及其附近以外,没有到过任
何城市。这次旅行路程甚长,可到许多地方,实地考察地方风俗。
自莫斯科到克里母半岛的沿路,在俄国国内战争时期中,都是战争重要地点,如阿洛
耳、苦而斯克、洽利可夫、落石佛耶各城市,尤其是壁立哥八区城。这许多区城,在研究俄
国国内战争史的时候是常常遇到的。现在经过这许多地方,觉得十分有意义。同时我随身带
了三本俄国国内战争史。回想到战争时期中的破坏与牺牲之巨大,而现在交通工业建筑各方
面不但都已恢复,且有许多新的成绩。在各车站旁边常常可以看见石碑,这都是革命烈士
墓。
今日五时起床,在寝室中看了一些书报之后,就到海边去游泳。海面非常平静,好像一
条蓝地毯。早晨的海风吹到身上非常愉快。太阳渐渐高升,海水非常温和,入水之后,实在
不愿出来,医生只准我游十分钟。海岸上游泳的人渐渐的多起来了。最近不知道是什么原
因,我非常怕热闹,怕到人多的地方去,愿意过安静的个人生活,所以一看见人渐渐多起
来,就离开海岸,回到寝室中独自看书。
七点钟吃早饭。早饭非常丰裕。休养所中共有男女一百五十人。饭堂是新造的,但是只
有人十五个坐位,所以每餐吃饭分为二次,且每次有一定的时间,各人有一定位置,秩序是
很整齐的。倘使身体不好的人,经过医生检查,可以免费加餐,每日除早午晚三餐外,还有
点心。
休养所中的最高管理权是总属于医生的。一切规则都由医生规定,同时他可以干涉一
切。
昨天我们组织了一个旅行团,决定游览黑海岸边的各地风景。今天早饭后乘了一只小汽
船,向苏达克出发。我们曾到苏达克、夜而达、石燕巢与苦而石夫四个地方,沿岸的风景都
很好。
在苏达克我们参观了土其其的古城和鞑靼人民俱乐部。这个地方,一共有二十三个劳动
休养所。现在正在建筑新的红军休养所。苏达克是一个出紫葡萄最多的地方,所以葡萄非常
便宜。我们所到的第二处便是夜而达。这是克里母半岛上的一个大城市,房屋都是西式的,
市面非常热闹。在革命以前,这里是俄国大资本家、大田主和贵族休养的地方,所以有许多
别墅,现在都改为劳动休养所。听说此地有一万二千休养者。离城不到五公里,有一大植物
园,范围非常大,其中的中国植物是认为最宝贵最难得的。在夜而达的右面有一所皇宫,建
筑非常伟大,现在改为农民疗养院,其中有一千三百个农民农妇。皇帝的许多用具,都归养
病的农民们享用。从前皇帝的跳舞场即现在农民们的饭堂。有一个老农民坐在皇椅上看报,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主人。
在夜而达吃午饭,十三时乘船向苦而石夫出发。在半途中参观石燕巢,这是一所建在山
顶上的房屋。苦而石夫的风景要比夜而达好,城中亦有皇宫和大花园。有二块大岩石独立海
中,我们都上去摄影。苦而石夫的皇宫现在改为博物馆。
回到我们自己的休养所,已经是下午六时了。吃了晚饭之后,本来有游艺晚会,可是我
觉得太热闹,所以不愿去参加,我约了一个朋友到后面山上去散步。在月下步行,非常愉
快。
我那朋友的姓名是尼格拉·未客塔而夫,他是哲学教授。
只有一只左手。我们相识已经有二年了,但是我至今还不知道他为什么只有一只手。今
天共同散步,他开始讲自己的历史。
“我是犹太人,生在乌克兰。有二个哥哥一个妹妹。父亲是皮鞋匠,大哥本来是在五金
工厂中作工的,二哥是木匠。我在小学毕业后,因为没有钱,再不能继续读书,就在农村中
替一个富农牧牛羊。十月革命后,我的二个哥哥都加入共产党。大哥在工厂中组织了一队赤
卫军。后来我们的城市被白军占领,大哥就在城中组织秘密革命机关,准备武装暴动,结果
机关被破坏,二个哥哥皆被捕,后来又拘捕我全家,不但判决二个哥哥死刑,并且要杀我父
母。当他们就刑的时候,把我和妹妹亦解到刑场,强迫我亲眼看父母、哥哥就刑。你想这是
多么残酷的行为?我们看了之后,差不多发疯了。但是我咬紧牙齿,决心为哥哥、父母报
仇。过了六天,我和妹妹逃出城外,打听红军所在的地方。这时候我已有二十一岁了,我的
妹妹才十五岁。后来将红军部队找到了,我们将自己的历史讲明之后,红军官长就留我们在
军队中服务。我被编入侦探队,妹妹被编入洗衣队。我曾经作过好几次极危险的侦探工作。
后来我们城市被红军占领,我就随红军入城,可是不到五天,白军又向我们进攻,结果城又
落于敌人左手。红军退后,决定留我在城中做秘密工作。有一次我们正在开秘密会议的时
候,忽然房屋受宪兵包围,我们都被捕。白军军事法庭判决先斩我们手足,然后再割我们的
耳鼻。我们被捕的共有七人,五个人的手足都已斩断,当斩我右手的时候,忽闻城外炮响,
有一人大声高呼:‘红军已进城了!’刑场上的白军逃得一个都不留,不到十分钟,我们的
军队已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将我们送入医院,我的一手双足幸得保留。最可怜的是在我们
前受刑的五个同志,他们的苦痛,可想而知了。过了几天他们都先后死亡了。我出医院之
后,在政治部工作。国内战争结束后,我们政府在莫斯科设立了一个红色教授研究院,我就
被派送入这个学校,在学校中研究了五年哲学,毕业后就在各学校担任教员工作。我从前是
牧牛郎,而今是哲学教授。人家都批评我们俄国共产党员太不爱人,其实我们的一切行动都
是出于爱人。我们所爱的是大多数的贫苦人民,因为我们爱他们,所以要救他们。今日的世
界是不平等的世界,根本谈不到爱全民。倘使资本家是爱惜工人,那末为什么要用各种方法
来到削工人,加重工人的痛苦?就是我们想爱资本家,而资本家偏偏不爱你,那有什么办法
呢?所以要达到真正的平等、自由,只有用革命武力的手段来反对压迫阶级的残酷行动,还
有人批评我们在革命时期中,破坏得太厉害了。他们不知道破坏就是创造之母。倘使你生了
一个大疮,不开刀,不受痛苦,是始终医不好的,社会亦是如此……。”
一面散步看月,一面谈心,很快的过去了二小时。海边的气候在日间非常热,可是一到
晚间,就很寒冷。我们所穿的都是单布衫,觉得全身发冷。所以就很快的跑回休养所。游艺
晚会亦已经完结了。我觉得未客塔而夫的历史很有价值。尤其是他所说的:“过去我是牧牛
郎,今天我是哲学教授。”这二句话是很有意义的。过去了四天,还有二十天可以在此休
养。
参观团
(一九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在莫斯科医院已经住了九天了,前天开始第一次自己吃东西,昨天开始第一次自己洗
脸,今天第一次起床。我的病大概快痊愈了。据医生说,我进医院的头三天,根本不省人
事,温度常在三十八度与三十九度半之间。由此可以推想我病势的严重。
在病中觉得格外忧闷。我进医院之后,只有三个俄国朋友常来看我,可是没有一个中国
人来看我过,心中觉得更不愉快。有好几个中国人,口头上说得和我非常亲热,而今日病重
如此,没有一个来看我。大概他们以为我一定要死了。唉!倘使我在这里死了,不知道有没
有人来送我出葬?
我这次刚同参观团回莫斯科的第一天就生病了。病大概是在路上得的。我们所参观的地
方,是外高加索及乌克兰。我看见许多新工厂、新农场和新电站。在唐河旁洛斯脱夫城的附
近,看见了欧洲最大的国家农场,它所种的田地,有一千二百俄亩的面积。一切都是用机器
来种田。有一种新的机器(康母彭引)同时可作割麦磨麦二种动作。因为这里耕种面积之广
大,工人之众多,所以每日用飞机送信发报。工人所住的,都是小洋房。每晨去上工,都是
用汽车装送。农场中有俱乐部、电影场、医院、学校、公园种种设备。一个年老的工人对我
说:“我的祖父、父亲和我自己,过去都是农奴。我的父亲是被田主打死的。我的哥哥是饿
死的。我是母亲在田野中作苦工时产生的。我的大儿子,因为不听田主的话,被他们打死。
这是过去的苦生活。可是现在呢?国家给了我们一所新的小洋房,我的妻子在医院中看护病
人。我的大女儿在莫斯科农业大学三年级读书。我的小女儿去年在医科中学毕业,现在在白
古城中央医院作医生。这都是我们流血的结果。”
在洛司脱夫城,我们参观了一个农业机器制造厂。工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可是机
器都是最新式的德国机器。他们说:”许多机器,都是我们因为要国家工业化,要国家坚
强,用我们劳苦的血汗换来的。这些制造农业工具的机器,就是创造我们人民幸福的东
西。”
在既非利司附近,参观了一个伟大的水力电站。他们为了利用山水,在那里开了七公里
长的山洞。在利尼根参观了一个大纺织厂。那里虽本是出棉花的地方,可是从前的棉花,都
是运到外国去的。现在这出产棉花最多的地方自己有了纺织厂。其中作工的,都是当地的妇
女。有一个女士对我说:“我们从前,丈夫都不能自己选择。现在我们不但可以自由婚姻,
同时还可以自由选择职业。”
在部而石母俯近,参观了二个设备非常精美的休养所和养病所。从前这里所住的都是贵
族、田主。现在都是劳工、农民和学生。其中大多数还是自己不出钱,而由职工会派送的。
在那个地方的附近,我与斯大林的母亲谈了几句话。她对我说:“父亲一定是爱子女
的,子女亦应当爱父母。不爱父母的人,无论如何,不能使人敬佩。我的儿子,虽然为国家
大事很忙,可是还是常常来此地看望我。”
我们从高加索到乌克兰,参观达热伯落的大电站,其建筑规模,宏大异常。
总之,这次参观中所得的感想非常多,以上几点,不过是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所以记
之于日记中。写得虽然不多,但是已经感觉得非常疲倦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