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2012-03-17 08:33:13

54097

80
支持统一战线,最后的胜利则是肯定的。 ①张闻天的这种折衷性的表述,被与会者一致
接受。
洛川上会议对于军事战略方针虽然没有达成统一的认识,但是也形成了某种折衷性
的意见,这就是,八路军先在山西与国民党军队进行一定程度的并肩作战,当前线不守
时,八路军再分散到整个华北地区,依毛泽东的意见开展活动。 ②
在洛川会议上,毛与周的分歧以双方的互相让步而得到暂时的解决。周恩来在洛川
会议上,虽然对毛在国共关系等问题上的消极态度有所保留,但是毛的大部分意见与周
恩来并无冲突,周也同意在两党关系上要进一步冲破国民党的限制,要坚持中共对红军
的领导。③然而,周恩来在洛川会议上的言论却引起毛泽东的严重不安,毛十分担心周
的主张将会对红军将领产生影响,但是会议期间的一些重要组织措施,又减缓了毛泽东
的忧虑。1937 年8 月23 日,新改组的中央军委成立,毛泽东正式担任了书记一职(实
际上称「主席」),朱德、周恩来任副书记(「副主席」),毛已名正言顺地成为党对
军队的最高领导。洛川会议并决定由周恩来担任负责与国民党谈判、领导国统区中共组
织的长江沿岸委员会书记,周将主要在国统区工作。这项安排也有利于毛,从而为毛泽
东加紧在八路军贯彻自己的主张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洛川会议一结束,朱德、彭德怀率领的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一二O 师、第一二九
师迅速开进山西。事态的发展完全不出毛泽东之所料,由朱、彭、任弼时组成的前方中
央军委军分会(亦称「华北军分会」)果然受到周恩来的影响,提出了「运动游击战」
的口号(「运动游击战」又称「游击运动战」)
洛川会议后,周恩来于8 月29 日抵达西安,原准备和博古、彭德怀去南京,与国
民党继续谈判,并筹组中共长江沿岸委员会。8 月30 日、31 日,毛泽东两次急电周,
要周勿去南京转赴太原,与阎锡山会谈有关红军入晋事宜。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
周恩来因不满意洛川会议,故意在山西停留而不去南京,因而遭到毛的多次埋怨,此说
有误,盖因张国焘当时并不完全了解毛、周之间的秘密联络。 ④在百废待举的非常时刻,
毛似乎只图发挥周的外交与组织才干,而疏忽了周恩来留晋可能将对八路军军事战略方
针产生的复杂影响。
1937 年9 月7 日,周恩来与阎锡山在代县会谈,随后又转赴大同会见傅作义,就
八路军入晋后的活动区域、指挥关系、作战原则与阎、傅达成协议,双方商定八路军将
以游击运动战作为作战原则。周并主动提出将派八路军一一五师配合阎军,布防平型关
一带,在侧翼待机歼敌。彭德怀在与阎锡山会见时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9 月13 日,
周恩来将和阎锡山谈判情况电告毛泽东、张闻天,要求派八路军两个师迅速集中徕源、
①奥托?布劳恩(李德):《中国纪事(1932 一1939)》,页290;另参见程中原:《张闻天传》,页390。
②在张闻天的调和下,洛川会议通过的〈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没有提及八路军应以「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作为
自己的军事战略方针,这反映了在洛川会议上围绕军事战略问题而发生的争论尚未最后解决。参见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
一1938),第11 册,页325-26。
③ (原书无注)
④参见张国焘:《我的回忆》,第3 册,页409。
@@@
81
灵丘、阜平地区,依靠太行山发展游击运动战。①
此时周恩来提出的「游击运动战」已从原先的「运动游击战」后进一步,显示了周
对毛的让步。尽管周恩来的立场已有明显软化,但是,周恩来所表现出的与国民党合作
的热情仍使毛泽东极为忧虑,毛泽东没有回复周要求派八路军两个师援晋的电报。 ②自
9 月中旬至下旬,毛接连电示周、彭等,反复强调中共应保存力量,「坚持依傍山地与
不打硬仗的原则」, ③避免与日军发生正面冲突,在军事上。保持高度行动自由,「用
游击战斗配合友军作战」, ④尽速向敌后挺进,创建共产党根据地。
1937 年9 月17 日,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和八路军各师正副师长,再次强调:
红军此时是支队性质,不起决定作用。但如部署得当,能起在华北(主要在
山西)支持进击战争的决定作用。⑤
9 月21 日,朱德、任弼时、邓小平、左权等率八路军总部到达太原。当晚,任弼
时、邓小平等与中共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及彭真等人开会讨论八路军行动方针问题。就在
同一天,毛泽东再电彭德怀,以极为强烈的语气,分析了华北抗战的形势,指出不管阎
锡山与日军「决战胜败如何,太原与整个华北都是危如累卵」。毛批评党内有个别同志
被暂时的情况所迷惑,没有深刻认识「这种客观必然趋势」而把红军主力全部用于支持
友军的正规抗战。毛警告道,如果照此办理,「势必红军也同阎锡山相似,陷入于被动
的应付的挨打的被敌各个击破的境遇中」。⑥毛责成彭「对个别同志不妥的观点给予深
刻的解释,使战略方针归于一致」,并敦促彭要「从远处大处着想」。毛泽东在这封电
报中反复告诫道:
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任何决定作用,而有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
在这种拿手好戏中一定能起作用,这就是具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不
是运动战)。
要以创造根据地发动产众为主,就要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打仗为主,……
集中打仗在目前是毫无结果可言的。 ⑦
远在延安窑洞的毛泽东对于前方的周恩来和红军诸将领能否执行自己的指示毫无
把握,于是只能依靠电报不断陈述自己的一贯主张。9 月25 日,毛泽东急电周恩来和
北方局负责人刘少奇、杨尚昆、朱瑞等,重申「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
向」。 ⑧同日,毛泽东又致电朱德、任弼时、周恩来,提醒他们匆将红军实力暴露出来,
以免遭受不测:
①《周恩来年谱》,页381。
②根据对《周恩来年谱》的分析,在1937 年9 月中下旬毛泽东对周恩来的电报采取两种方法处理,凡周要求加派八路军增援国民党军
的电报,毛一般不予回复;周建议组织游击战争,向山地转移的电报,毛均立即覆电表示同意。
③〈1937 年9 月12 日毛泽东致彭德怀〉,载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第11 册,页337。
④〈1937 年9 月16 日毛泽东致林彪等〉,载中央档案馆褊:《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第11 册,页338。
⑤〈1937 年9 月17 日毛泽东致朱德、彭德怀等〉,载《毛泽东军事文选》(北京:战士出版社,1981 年),页83。
⑥参见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 一1938),第11 册,页339。
⑦〈关于独立自主山地游击战原则的指示〉(1937 年9 月21 日毛泽东致彭德怀),载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 一1938),
第11 册,页339-40。
⑧〈关于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的楷示〉(193 年9 月25 日毛泽东致周恩来、刘少奇、杨尚昆等),载中央档案馆编: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第11 册,页353。
@@@
82
目前红军不宜过早暴露,尤不宜过早派遣战术支队,……暴露红军目标,引
起敌人注意,那是不利的。
请暂时把我军兵力一概隐蔽并养精蓄锐,待必要条件具备时实行。①
毛泽东在这封电报中所提的「尤不宜过早派遣战术支队」,实际上即是要求朱、彭
勿派八路军配合国民党军作战。
尽管毛泽东飞檄传书,三番五次急电周恩来、彭德怀等,劝说他们务必克服求战心
理,爱护、保存共产党历经千辛万苦才保存下来的那股血脉——不到三万的红军兵力,
②但是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仍然坚持要配合国民党抗战。在周恩来的积极策划下,1937
年9 月23 日,进驻五台山的八路军总部命令八路军一一五师在右翼配合阎军作战,一
二O 师从左翼驰援驻守雁门关的阎军。同日,华北军分会常委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将
有关军力部署电告毛泽东。③
1937 年9 月25 日,一一五师在林彪指挥下,在晋东北的平型关附近伏击日军板垣
师团第21 旅团。歼敌千馀人,取得八路军出征后的第一个重大胜利。显然,一一五师
首战平型关是贯彻了周恩来等关于八路军配合友军作战及「运动游击战」军事战略方针,
而和毛有关避免与日军正面作战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方针大相迳庭。但是由
于平型关战斗大大提高了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威望,赢得国内外舆论的高度评价,毛泽东
也表示了高兴。尽管华北军分会9 月23 日给毛的电报和周恩来于9 月24 日向毛泽东、
张闻天发出的八路军参与平型关战斗的军力布置的电报,都未得到毛泽东的覆电。 ④
在中共党史编纂学中,平型关战斗长期被描述为贯彻毛泽东军事思想而获胜利的一
个成功范例。1945 年春在延安召开的「华北座谈会」上,彭德怀被指控在抗战初期违
背毛泽东军事战略方针而遭受严厉指责,朱德、任弼时等也被迫对此作了「自我批评」
⑤林彪却丝毫未受牵连。只是到了七十年代初,林彪事件爆发,官方才把林彪与彭德怀
并列,指责彭德怀、林彪是「王明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走卒」。即使如此,七十年代的
中共党史编纂学仍未公开批评平型关战斗,因为在批判了彭德怀领导的1940 年「百团
大战」后,再否定平型关战斗,将有损毛泽东和中共抗战的形象。
平型关战斗的胜利及其广泛的政治影响,突出了周恩来、朱德、彭德怀坚持「运动
①参见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 一1938),第11 册,页351。
②长久以来,国共双方都激烈指责对方消极抗战,强调自己独力支撑抗战,取得打败日帝的胜利。国民党方面宣称,1937 年9 月26 日
毛泽东曾对八路军发出下列指示:「中日战争是本党发展的绝好机会,我们共产党的基本政策是七分发展,两分应付,一分抗日。」参见古
屋奎二:《蒋总统秘录》,第11 分册(台北:中央日报社,1977 年),页117。前苏联方面的论着中也有类似的表述,前苏共中央对外联络
部高级官员罗满宁以奥?鲍里索夫的笔名出版的《苏中关系(1945 一1980)》披露,毛在抗战初期要求中共和八路军「用一分力量和日本
斗,用二分力量来和国民党斗,用七分力量来发展自己」,参见《苏中关系(1945 一1980)》(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2 年),
页100。对台湾和苏联方面的这类言论,大陆方面既不承认,也未正式否认。1976 年4 月,「四人帮」在上海的写作组为了影射周恩来,化
名「史锋」出版了《反封王明投降主义路线的斗争》的小册于,在删去了毛泽东最鲜明的几段话后,首次不加引号地公布了毛泽东在1937
年9 月21 日电报的精神。参见史锋:《反封王明投降主义路线的斗争》:(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 年),页24。由于史锋的小册子第一次披
露了毛的电报,很快引起苏联方面的重视,他们认为毛的电报证明了苏联方面六十年代以来对毛消极抗战的批评。参见A?季托夫:〈抗日
战争初期中共领导内部的两条路线斗争(1937 一1939)〉,原载苏联《远东问题》,1981 年第3 期,转引自《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苏联
学者论文选译》,页351。
③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任弼时传》,页407-408。
④毛泽东在1937 年9 月24 日没有就周恩来报告的有关八路军参与平型关战斗的军力布置的电报作出答复,但是在同一天毛给周恩来、
朱德的电报中却强调山西地方党目前应将工作重点放在五台山脉,立即组织地方支队和群众组织,一切工作应在敌占太原的设想下作布置
的出发点。显然,当时毛与周恩来的思路是完全不同的。参见《周恩来年谱》,页383;《毛泽东年谱》,中卷,页23。
⑤龚希光:〈朱德与华北初期的「运动游击战」问题〉,载《党的文献》,1996 年第6 期;另参见《任弼时传》,第410。
@@@
83
游击战」的成效,一度也使毛泽东对原坚持的观点产生了稍许动摇,毛在固守原有的游
击战主张的同时,对运动战不再绝对排斥。平型关战斗后的第四天,1937 年9 月29 日,
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阎(锡山)必要求我军与他配合来打一
仗,为了给晋军以更好的影响,如果在确实有利的条件下,当然是可以参加的」。 ①
自平型关战斗获胜后直至10 月中旬,毛泽东对周恩来有关建议八路军配合国民党
作战的电报转而采取较为积极的态度。10 月4日,毛致电朱、彭、任弼时等,指示「对
于国民党交给我们指挥之部队。应采取爱护协助态度,不使他们担任最危险的任务,不
使他们给养物资缺乏」。②次日,毛覆电同意周在10 月4 日提出的有关调王震旅归还贺
龙师建制,以加强阎军抵御日军进攻忻口的建议。10 月14 日,毛覆电批准周在10 月
12 日有关调张宗逊旅主力及刘伯承师先头团截击日军后方,配合晋军中路作战的建议。
③直至10 月25 日,毛在同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中还说,「现在八路军采用的战法,
我们名之为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与运动战」。④
毛泽东对运动战态度的松动,大大鼓舞了周恩来、朱德、彭德怀。1937 年10 月8
日,华北军分会在一份文件中正式提出八路军以「运动游击战」作为作战的战略方针。
⑤这份文件还含蓄地批评了那种认为抗战必然导致失败的观点是「宿命论」,主张八路
军在保卫太原的战斗中应配合、支持友军作战。⑥10 月下旬,在周恩来的积极组织和毛
泽东的默认下,八路军三个师全部出动,配合国民党发起忻口会战,重创日军,取得重
大战果。
毛泽东对八路军采取「运动战」作战方式的默许和宽容,随着山西抗战形势的变化
而很快结束。1937 年10 月中旬后,山西形势日趋恶化,毛泽东又迅速退回到原来的立
场,重谈游击战,毛甚至更进一步,开始批判起「右倾投降主义的倾向」。1937 年10
月13 日,毛泽东、张闻天把给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刘晓、潘汉年的电报同时转抄周恩来。
毛、张在这封电报中,敲山震虎,激烈指责「同国民党和平共居」,「只知同国民党统
一,处处迁就他的要求,而不知同他的错误政策作斗争」的「投降主义倾向」。10 月
17 日,毛与张闻天联名,致电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并告周恩来:「军分会10 月8 日
指示文件有原则错误,望停止传达。」⑦同日,毛、张又以中央书记处的名义发出指示,
首次提出「投降主义的危险,开始成为党内的主要危险」的论断。 ⑧毛泽东、张闻天虽
未挑明所指何人,但10 月13 日的电文和中央书记处10 月17 日指示所内含的对周恩来
警告之涵义,则是不言而喻的。
周恩来对来自毛泽东、张闻天方面的讯息迅速作出反应,周在接到中共中央「坚持
①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传》(北京: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 年),页413。本文所引用的毛泽东这份电文在《毛
泽东年谱》中卷被略去。参见《毛泽东年谱》,中卷,页25-26。
②《毛泽东年谱》,中卷;页27。
③周恩来年谱》,页385-86。
④《毛泽东年谱》,中卷;页34。
⑤参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年谱》(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年),页173;另参见《彭德怀自述》,页222-23。
⑥龚希光:〈朱德与华北抗战初期的「运动游击战」问题〉,载《党的文献》,1996 年第6 期。
⑦《毛泽东年谱》,中卷,页31。
⑧参见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第11 册,页365、372。
@@@
84
同阎锡山合作,但是在原则问题上不让步」的来电后,于10 月21 日给延安覆电,声称
自己「十多天均本此方针,在党内军内既反右倾,又反『左倾』」。①
周恩来的辩解在山西抗战日趋恶化的形势下显得十分软弱,11 月18 日,日军侵占
太原,国民党军纷纷撤退,八路军配会国民党军作战的条件已不复存在,客观形势迫使
八路军开始分散兵力,逐步从运动游击战转到游击战的作战形式。这使毛泽东更加确信
自己原先对国民党抗战的分析和所坚持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主张是完全正确
的。12 月12 日,毛在政治局会议的讲话中旧事重提,他针对10 月8 日华北军分会训
令中对抗战「宿命论」的批评,指出,公开批评中央是失败主义是不对的。 ②尽管华北
军分会所讲的「宿命论」主要是针对以刘少奇为首的北方局,但由于毛在9 月21 日电
报中实际上也是持这种观点,因而毛将这种批评看成是针对自己的。使毛难以容忍的是,
八路军在1937 年11 月至1938 年2 月,仍然进行了几次集中作战。1938 年2 月,彭德
怀指挥的八路军为配合阎锡山「反攻太原」和在晋东南为粉碎日军九路进攻,继续采用
了集中作战的运动战形式。周恩来则走得更远,1938 年6 月15 日,周恩来从汉口给毛
发电。提议八路军集结较大兵力于一些较大城市附近,以调动日军和打击日军增援部队。
毛虽然并不完全反对在有利条件下八路军也可以打运动战。但他的主旨与周恩来等并不
一致。因此毛对这份电报的反应是,避开周的具体要求,告诫周在具体作战方面「需全
依敌我当前实际条件而定,不因人家议论而自乱步骤」。③周恩来等对配合国民党作战
所持的积极态度,加深了毛泽东对周恩来、彭德怀的不满,成为数年后周、彭在整风运
动中挨整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1937 年8、9、10 三个月,毛与周等围绕共产党军队是否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及中
共应采取何种军事战略方针而产生的分歧,对毛、周关系,尤其对毛、彭关系,投下了
沉重的阴影。在中共核心层,除了张闻天与毛泽东站在一边,只有刘少奇旗帜鲜明地支
持毛。
二毛泽东的理论攻势与刘少奇对毛的支持
1937年11月对于毛泽东是一个忧多于喜的时刻。在毛泽东一再敦促和反复劝说下,
周恩来等虽然在军事战略方针问题上部分地接受了毛泽东的意见,但在如何处理与国民
党的关系等问题上仍固守与国民党积极合作的方针。毛与周恩来等的分歧尚未最后解
决,又有一个更棘手的难题困扰看毛,这就是远在莫斯科的王明即将返回延安,毛已预
感到在党的核心层中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为了防止周恩来与即将返国的王明在统一战线问题上结成同盟,同时也是为了争取
党内更多高级干部接受自己的政治主张,毛泽东决定主动出击,向反对派发起进攻。
①《周恩来年谱》,页387。
②龚希光:〈朱德与华北抗战初期的「运动游击战」问题〉,载《党的文献》,1996 年第6 期。
③《毛泽东年谱》,中卷,页78。
@@@
85
1937 年11 月12 日,距王明飞抵迪化(乌鲁木齐)的前两天,毛泽东在延安党的
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报告——〈上海太原失陷以后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
务〉。在这个报告中,毛继续发展他在洛川会议上对国民党抗战方针的批判,毛认为,
上海太原失陷已证实了他关于国民党很快会失败的预言。毛声称,国民党的「片面抗战」
虽然也带有「革命性」,但却是「一定失败的」。目前抗战已进入一个「青黄不接的时
期」,其依据就是日军进攻不断获胜。
毛泽东这个报告最引起党的干部惊骇的是他对党内「阶级投降主义」的指责。毛不
惜使用最激烈的词语,将党的核心层内与自己相左的主张斥之为「右倾机会主义」,甚
至耸人听闻地把它称之为「阶级投降主义」,并将其说成是「民族投降主义的后备军」,
是民族投降主义的客观同谋者。毛正式宣布,右倾投降主义已成为中共党内的主要危险。
毛泽东还少有的对中共军队进行了批评。作为党在军队方面的最高领导人,毛泽东
难以抑制他对彭德怀等的强烈不满,毛开始谴责起八路军中的「新军阀主义的倾向」,
声称其表现为八路军中有人以接受国民党委任为荣耀」。随后毛话锋一转,又表扬八路
军执行了「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尽管毛明知八路军进行的是「运动游
击战」,他本人曾三番五次、苦口婆心敦促彭德怀等改弦易辙。毛采取打一下、再拉一
把的策略,在对彭德怀等猛击一掌后,仍竭尽全力争取彭德怀等接受自己的主张。
正当毛泽东孤军作战时,刘少奇给予了他宝贵的支持。
刘少奇未参加洛川会议。1937 年7 月28 日,刘少奇以北方局书记的身分抵达太原,
主持刚迁到此地的北方局的工作。在这个阶段,刘少奇把主要精力放在动员、群众抗战
和支持薄一波联络阎锡山、建立山西新军的方面,而与朱德、彭德怀领导的八路军较少
发生直接联系。
刘少奇虽没有卷入到洛川会议上的争论,但是他在两个重大问题上的观点却与毛泽
东十分接近。
刘少奇支持毛泽东对国民党的政治判断,并进一步主张对国民党进行左、中、右三
派的划分。1937 年9 月20 日,刘少奇在与周恩来联名给毛泽东、张闻天等的电报中(此
份电报基本反映的是刘少奇的观点,在《周恩来年谱》中未提及此电报),提出中共在
山西统一战线中的策略应是「巩固左派,联合中派,孤立右派」,而区分左、中、右派
的标准则在于他们是否「能听取我们的意见」。①刘少奇的这个观点在当时是十分具有
震撼性的,涉及到党对统一战线策略的最重要方面,以至于毛泽东在刘少奇的来电上批
示,「如此类电报须绝对保守秘密」。②抗战之初,中共领导人一般都认为,评价国民
党的标准只是看其对抗战的态度,虽然张闻天在洛川会议的补充报告中提过国民党内存
在「左、中、右」三派分野的问题,但张划分国民党「左、中、右」三派的标准仍是对
抗战的态度,张并将蒋介石封为「中派」。③然而刘少奇的看法符合毛泽东的思路,启
①《刘少奇年谱》,上卷,页189。
②参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 年);页192、193。
③程中原:《张闻天传》,页389。
@@@
86
发了他稍后详细论证这个问题。在对国民党及其领导抗战的评价方面,刘少奇和毛泽东
一样,是属于「悲观派」,而和周恩来等「乐观派」有明显的区别。
刘少奇对毛泽东有关开展游击战的主张也同样给予了坚决支持。抗战爆发后,刘少
奇是中共党内最早提出进行游击战的少数人之一。1937 年8 月3 日,刘少奇致电张闻
天,汇报他已下达在平、津发动游击战的指示。①9 月28 日,在接到毛泽东关于「整个
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电报的三天后,刘少奇致电张闻天,通报他已下
令平、津党组织「动员大批干部同志与抗日游击分子下乡,发展领导游击」。②太原失
守前的1O 月16 日,刘少奇又发表了日后引起党内高层争议的〈抗日游击战争中各种基
本政策问题〉一文。
对于发展中共武装问题,刘少奇与毛泽东一样都极度重视。1937 年9 月21 日,在
太原举行的八路军负责人与北方局领导人联席会议上,刘少奇提出要「扩大八路军到拥
有数十万人枪」的意见。③据杨尚昆和当时任北方局军委书记的朱瑞在1945 年3 月延安
举行的华北座谈会上的发言,在八路军是否要配合阎锡山军队打仗的问题上,华北局(即
是北方局——笔者注)负责人主张八路军应分散打游击,发动群众,因为太原反正是保
不住的。④11 月17 日,刘少奇和北方局副书记杨尚昆致电毛泽东、张闻天,提出「扩
大红军要成为华北全党及红军全体指战员第一位重要工作」,「必须计划在三月内扩大
到十万,半年内扩大到二十万」。⑤而在这之前的11 月1 日,刘少奇向延安报告,四个
月内北方局已在山西、河北建立起十几支中共领导的较大的游击队,人数达六、七千人,
⑥随后华北地区中共地方武装迅速发展,几乎遍布华北所有地区,人数达到数万。
在毛泽东暂时处于少数地位、周恩来的看法在党内占上风的时刻,刘少奇的态度对
毛是一个很大的支持。然而在对形势的估计及党的任务等问题上,刘少奇的意见仍与毛
有一定的距离。例如,刘少奇在1937 年8 月3 日给张闻天的电报中虽提出开展游击战
的建议,但对游击战的认识与毛并不完全一致。刘少奇认为进行游击战的目的是「响应
抗日军的武装斗争」,配合「武装暴动,收复平津」。 ⑦刘少奇在动员平津党员下乡打
游击的同时,还指示「改组完全公开的同乡会并加入汉奸团体」。⑧刘少奇提出此问题
虽然在主观上是为了共产党的事业,但刘的这个建议毕竟太显眼,极易引起误解,造成
刘少奇缺乏原则性、思想太「右」的印象。刘少奇在〈抗日游击战争中的各种基本政策〉
一文中虽然强调「游击战争是令后华北人民抗日的主要斗争形式」,但在11 月17 日给
毛泽东、张闻天的电报中又提出「争取华北游击战争胜利,重复转变为正规战」, ⑨而
①刘少奇:〈为发给各地指示信给中央的报告〉(1937 年8 月3 日),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191;另参见《刘少奇年谱》,
上卷,页183。
②43〈刘少奇致洛甫电〉(1937 年9 月25 日)。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1942 另参见《刘少奇年谱》,上卷,页190。
③《刘少奇年谱》,上卷,页190。
④龚希光:〈朱德与华北抗战初期的「运动游击战」问题〉,载《党的文献》,1996 年第6 期。
⑤〈刘少奇、杨尚昆致毛泽东、洛甫电〉(1937 年11 月17 日),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198;另参见《刘少奇年谱》,
上卷,页199。
⑥参见马齐彬等:〈刘少奇与华北抗日根据地的创立〉,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291;但是在《刘少奇年谱》中,这个
数字被笼统为「数千人」,页196。
⑦《刘少奇年谱》,上卷,页186、191。
⑧《刘少奇年谱》,上卷,页186、191。
⑨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191、197。在《刘少奇年谱》中,对刘这句话予以删节,见《刘少奇年谱》,上卷,页199。
@@@
87
与毛的主张不尽一致。尽管刘与毛的认识存在若干差异,然而在毛泽东急需党内高层积
极支持的时刻,这些差异丝毫不影响毛泽东对刘少奇的重视。
尽管毛泽东已获得刘少奇的重要支持,但是党内上层的态势并没有朝着有利于毛的
方向发展,随看王明抵达延安日期的日益临近,毛的忧虑愈益强烈。毛凭着自己对党内
斗争历史的深切了解和对眼前党内争论的判断,确信中共上层内部的关系将随着王明返
国而发生新的组合,一批与自己意见不合的同志将会聚集在王明的周围。
毛泽东对王明素无好感,愤恨王明依仗莫斯科的支持而获得党内高位。毛也嫉恨王
明垄断了与斯大林的联系,「挟天子以令诸侯」。毛更难以容忍王明以中共唯一理论家
自居,独霸了中共意识形态的解释权。毛泽东虽还不知王明返国将携带莫斯科什么新指
示,但从一年前共产国际对中共的干预就可判断,莫斯科和王明主要将关注中共对国民
党的统一战线方针,而这些都是和自己的主张不尽相同的。
在这微妙的时刻,毛泽东最不放心的是周恩来、朱德以及博古等人。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在1931 至1935 年基本上是国际路线的拥护者和执行者,在
这三人中。毛可以得到张闻天的全力支持。对于在军中毫无基础、其声望和权威都因刘
少奇的挑战而遭到削弱的张闻天而言,要维护现有地位的唯一途径,只能是继续与毛合
作。对于毛泽东而言,博古的危害也相对较弱,博古自遵义会议被赶下台后,声望已大
大下降,即使博古再与王明合流,若无周恩来的支持,也掀不起风浪。周恩来是核心层
中最重要角色,周在党内军内拥有雄厚的基础,周和朱德、刘伯承等一贯在国际派和毛
之间摇摆,虽然在更多的情况下,周恩来等对毛多作妥协和让步,但抗战以来,周的看
法与毛存有不小的分歧,极有可能在王明与毛泽东之间偏向王明。
1937 年11 月,是毛泽东最为艰难的日子。他只能抓紧时间,主动出击,在王明将
回国而未回国之际,把自己的理论石块先甩出去,同时严密控制与共产国际的电讯联系,
严禁任何人插手,以求对莫斯科指示灵活处理,「为我所用」。一切该做的毛泽东都做
了,下一步就是迎接从「昆仑山下来的神仙」——王明。①
三 让步与等待:1937 年12 月政治局会议
1937 年11 月29 日,王明、康生、陈云等在苏联顾问的陪同下乘苏联大型军用飞
机抵达延安,在机场受到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张国焘等领导人和千馀名延安干部
战士的热烈欢迎,毛泽东在机场举行的欢迎大会上发表讲话,将王明等称作是「马克思
给我们送来了天兵天将」。②「天兵天将」既已下凡,当然要传达「天王」的「圣旨」。
12 月9 至14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延安举行会议,由王明传达共产国际指示,并进而
检讨抗战以来党的路线,此次会议王明的主张在党的核心层中占据了上风,史称「十二
月政治局会议」。
①何松:〈当王明回到延安时〉,载鲁平:《生活在延安》(西安:新华社,1938 年),页57。
②刘家栋(陈云在延安时期的秘书):《陈云在延安》(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 年),页1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