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zt-关于腐败2011-11-19 09:36:31

53739

关于腐败

不管中共如何刻意渲染台湾阿扁的贪腐,中共政权的腐败是全世界最严重的,在这个问题上,你可以充份发挥自己的想像,你怎么想像都不过份。中共已腐烂 透顶,任何人没有任何办法能让它起死回生。中共体制内的许多人特别是高层,早已看到了这一点,所以,近年来搞了一系列自救运动,如“三讲”、“四民”教 育、“保先”教育、“实践科学发展观”,等等,每一次运动都认认真真走过场,搞形式,劳民伤财,什么作用都不起,甚至是适得其反。白天开会反腐败,晚上照 样去腐败。现在的贪官不暴露都是党的好干部,年年先进,逐级表彰,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一暴露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十几亿,越“优秀”贪得 越多。仅二零零九年,因腐败倒下的省部级干部就有15人之多。

湖南省永州市原公安局副局长王石宾,兼任永州市打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可他却是永州黑恶势力团伙的后台老板。这一黑恶团伙,私藏枪支,贩卖毒品。王 石宾主管禁毒,却参与贩毒。这一黑恶势力放高利贷,王石宾也直接放贷,数额高达4,500万元,被称为永州“地下银行行长”,他光宝马、奔驰等豪华车辆就 有16台!原山西省阳泉市公安局巡警大队长关建军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十几年来在山西阳泉市一带寻衅滋事、暴力讨债、聚众赌博、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 索,利用违法犯罪手段迅速积聚起巨额财富。仅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车辆30余部,其中关建民的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余万元。山西 省蒲县的煤炭局长,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家产就逾7亿元,在包括北京、海南在内的全国各地有高档房产35处。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规划处处长陶建国29套住 房,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16套住房(含1套经济适用房),另有一套别墅价值3千万元;东北国土系统的一个科级干部,贪腐涉案1.45亿,有高档房产 22处。河南省连续四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轰然倒下。该厅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一年,先后有三名厅长落马!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五年,全国就有13个省交通厅 (局)的26名厅局级干部因经济问题而被查处。例子太多太多,多的让人麻木!

外逃贪官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据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过去10年逃往北美和欧洲等地的中国腐败官员达一万多人,携带出逃款 项达6,500亿元人民币以上。“真实外逃的人数,无从计量。”原司法部正司级巡视员黄风在接受采访时举了一个例子,“在职务犯罪查处率居全国前列的一个 省份,近两百名负案在逃的人员中,只有不到10名案犯在海关出境时留下了记录,其余的全部下落不明。”中国银行广东开平分行五名职员侵吞近5亿美元银行资 产的惊天大案,五名主嫌悉数潜逃国外,其中3人在加拿大过着豪华生活。二零一零年七月又曝出中国移动的高管外逃卷款数亿元。百姓的血汗钱就这样变成了共产 党贪官的囊中之物。中共中央组织部调查,几年来中共高干家属,高干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一共108万人,移民出去的人生活奢侈,用现金买房、 买豪宅、买跑车。江苏省纪检系统一位干部坦言,贪官跨境转移资产已经成为反腐斗争的主战场。

官员们生活之糜烂,令人难以想像。调查数据显示,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有情妇。江苏省原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包养情妇146个。二零零九年江苏省 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陆正方被双规。陆正方还曾任徐州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媒体透露,陆正方在徐州及在南京任职期间先后与100多名女子有性关系。据 传陆正方买官卖官在徐州受贿三千多万,涉案一百多徐州官员,有厅级甚至更高的。湖北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有情妇107个。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宗海,常年在 五星级酒店包养漂亮未婚本科女大学生17人。海南省纺织局局长李庆善,性爱日记95本,保留性爱标本236份。中共开封市委组织部部长李森林在接受多名男 性下属妻子的性贿赂时,收藏了三百多名女人的阴毛!并且是亲自操剃刀留下!且将“贡女”的阴毛分门别类,甚至想在日后做一支“贡女阴毫笔”。 四川省乐山市市长李玉书,20个情人年龄都是16—18岁。安徽省宣城市委书记杨枫,用MBA知识管理、使用77名情人。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召集 28名情妇集体举办群芳宴,并设30万元佳丽奖。广州市花都区委书记潘潇包养5名空姐,每人一套别墅,一辆宝马车,一千万人民币。深圳市沙井银行行长邓宝 驹,仅五奶小青,800天花了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每小时花1千元……。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媒体曝出安徽省安庆市一医院的科室负责人玩弄女性500多人,而其确定的目标是600—800人。江西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吴志明给 自己定的“奋斗目标”是二零一五年前至少要睡1千个女人,其中良家妇女的比例不低于三分之一。截止事发,吴已用“实名制”搞了136个女人,不论女干部、 女招待、女职员、女大学生,也不论少妇少女人妻人妾,吴志明被抓之时,恰值他与两个情妇在床上苟且。从其随身居处搜出两本“快乐日记”。一本是淫乱史:记 述了其136名情妇的简介及淫乱过程。一本是将100多位情妇的阴毛粘在内页上。前有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长叶树养确定贪腐目标三个“二千万”:儿子二千 万,女儿女婿二千万,自己安度晚年二千万。今有此确定玩女人目标800人,1千人,不知那些隐而未露的党的好干部们还有些什么目标。对贪官来说,永远是只 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相比较中共的贪官们,美国总统克林顿因为一个婚外情就可以失去总统职位,而中国共产党的各级贪官们玩上几十上百个女人又算得上什么!一个小小的农村党支部书记就可以为此而嘲笑克林顿!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让“腐朽腐败”的资本主义自叹不如!

买官卖官更是中共官场腐败最为典型的例证。中共的各级组织部门主管官员的提拔使用,从来都是暗箱操作,由少数人说了算。官员的提拔升迁靠的不是德行 与能力,而是关系与金钱。所谓的组织程序、所谓的公开、公平、公正从来都不存在。所有的贪官都是组织部门的杰作,所有的贪腐也都从提拔开始。在中共的治 下,已无正常升迁的可能。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是官员提拔的公开规则,已被所有人默认,被所有人践行。绝大多数的单位拿财政收入、事业经费为干部打点铺路, 行贿上级领导及各级权力部门以提拔升迁;相当多的女干部是床上干部,被迫以肉体换取提拔。

安徽省五河县委书记徐社新6年卖光县直部门所有重要岗位。山西省长治县原县委书记王虎林离任前大肆卖官,从“零售”到“批发”,不到两个月时间内, 突击“批发”官帽432顶,致使该县许多单位官多兵少,甚至有官无兵。整个县委机关只有打字员等6人是兵,其余全是官,全是领导。有个会计竟升为法院副院 长,有个司机当上县委办副主任!二零零二年四月,黑龙江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买官卖官一案案发,绥化市下辖的十个县市,一半以上的处级以上干部,260多 人卷入此案。二零零五年初,黑龙江原政协副主席韩桂枝贪污一案被揭露,引发黑龙江政坛大震荡。包括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省委秘书长及省检察长、省法院院 长在内的6名省部级干部被免职。牡丹江、佳木斯、鸡西、鹤岗等多个地级市,以及交通厅、人事厅、司法厅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被撤销或免去职务,黑龙江政坛几 近瘫痪,以至中央不得不紧急派出6名省部级干部,分别担任副省长、省委组织部长、省高院院长等职。又从北京、上海等地加派21名正副厅级干部和5名处级干 部,“空降”黑龙江。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个自称“在郴州官场打拼近二十年还是个小科长的人”在网上揭露郴州官场黑幕,他说:在郴州,县处级领导没有一个不是花大价钱买的 官。县委书记、县长、县公安局长这些肥缺也都是送钱买的官。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副书记宋甲武和纪委书记曾锦春三人合伙批发“乌纱帽”:县委书记—200 万;副书记-60万;县长-120万;副县长-50万;县政法委书记-60万;县纪检委书记-50万;县委常委-40万;县公安局长-150万;县检察长 -20万;县委办主任-30万;县政府办主任-20万;北湖区(苏仙区)书记-150万;副书记-60万;区长-100万;副区长-40万;郴州市公安局 长-200万;郴州市政法委书记-200万;郴州各个局长:50万。收入分配:李大伦占50%;曾锦春占30%;宋甲武占20%。原河北省邢台市国家税务 局局长李兆昌,二零零八年一月至今任河北省国家税务局副巡视员,将自己一家十几口人都安排进税务局,享受国家公务员待遇。等等。

有一副对联形象地概括了中共官场的干部任用状态: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提拔行贿是官场最佳的 投资手段,暴利之高,任何一种投资都不能与之相比,所有体制内的人都心知肚明。中共的官场之黑,绝对是全球之最。在这里,好人不得重用,坏人却是如鱼得 水。中共治下的中国,最丑恶、最肮脏、龌龊的就是中共的官场,在这个罪恶的染缸里,任何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没有人可以做到身处污泥而不染,除非你离开这 个环境。

中国司法的黑暗、腐败是全球最严重的。广东韶关的叶树养、重庆的文强等已露世的自不必说,据圈内人士透露,仅北京市,一些公、检、法的离职人员,连 律师的资格都没有,但他们离职后一年内购置价值千万元写字楼的比比皆是。北京有一位律师,其父是某省高级法院的负责人,一年不出庭一次,但年收入却高达 800万元。每周固定的规律就是打打高尔夫、美容、健身及应酬,他父亲那个省高级法院的所有大案的代理律师几乎都要来找他协调关系。对司法界的怪相,曾为 江青做过辩护律师的著名律师张思之甚为不解,“我说法官受点贿、贪点污我还算能理解,但是有一个现象,我长期以来羞于启齿,觉得有失国格”。“法官的判决 书让律师写,我不夸张地讲我这一路考察一路问,从北到南普遍是这样。这还叫法院吗?”官司的输赢不在于法律证据,而在于背后的肮脏交易,这就是共产党的依 法治国!

至于像佘祥林、赵作海以及真凶露世三年却仍坐冤狱不得释放的广西东兰人王子发等也都是稀松平常,毫不足怪。据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新京报》报导,河 北省灵寿县公安局开具假拘留证拘人,抓人、放人都收钱,拘留证台帐有两本,一本应付检查,一本不入存根,拘留证成了公安局的印钞机。而且,这是公安系统 “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罪不在重,有钱就行。为什么公安系统这么有钱,为什么社会上违法犯罪这么多,这不就是答案吗?这还仅仅是暴露出来的冰山一角!

基层腐败,高层更腐败。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温家宝主持召开有关人民币升值的紧急国务会议。会议召开之前,宣布了两条纪律:一、会议时 间内,一律不准和外界联系,不处理公务;二、会议开至六点,六时正式宣布人民币升值,在此时间内与会者不得离开会场。结果,从温家宝宣布纪律后到会议结束 对外宣布之前90多分钟空档里,个个与外界联系,共造成228亿美元兑换了人民币。这些“人民公仆”在一个半小时内就净赚37亿多元!事后温家宝听了报 告,气得浑身发抖。“有鬼!鬼就在内部。要抓鬼、除鬼,否则国家难有宁日和稳定!”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贪污和挪用军费一亿六千万元人民币。单从他在北京、 南京的两处寓所中,就查抄到人民币现金5,200万元,美元现钞250万元。在其办公室发现的私设小金库帐号内,还有存款5000余万元。而据知情人透 露,真实数字远远不止这些。高官们的贪腐已近疯狂。

据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老干部局公布:截至2005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干部,有 12人;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副总理(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包括享有同级待遇的第一代老前辈遗孀)一级离休干部105人;省部级 离休干部(包括享有同级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 5,537人。一共是5,654人。2004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高干12人,公费开支3亿2,600万 元,平均每人2,725万元;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副总理(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包括享有同级待遇的第一代老前辈遗孀)一级离休 高干105人,公费开支6亿7,100万元,平均每人630多万元。5.537名省部级离休干部(包括享有同级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每人配备工作人员3 至5名不等,每人每年公费开支70 多万至600多万元。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福建的省部级离休干部,平均每人每年开支都在500万元以上。中央在职政治局常委每个人的开支预算,均超过 5千万元人民币。在中国的绝大多数老百姓至今福利很低,看不起大病、上不起大学,做房奴的情况下,党国大员们却能如此巨大规模的享用国家财产,挥霍老百姓 的民脂民膏!这就是他们“为人民服务”的酬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朱镕基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在言及中纪委关于金融系统的调查报告时失声痛哭,他说,近七、八年 来,金融状况一直处于崩溃的危机,是给内部官僚侵吞掉,给内部官僚与外界勾结诈骗掉了。“我连身边金融大将都管束不了。还有曾一起在上海工作过的同事,也 都逃避过了我的判断、识别视线。怎么向国家、向人民、向老一辈同志的嘱咐交待啊!”

原在上海、北京和香港担任金融界的行长、总裁、董事长、党组书记、工委书记等职务的朱小华、王雪冰、段晓兴、刘金宝,相继落入法网。仅朱小华、王雪 冰经手的坏账、不良资产, 就达430多笔,金额高达1170多亿元天文数字。翌日,朱镕基在大公馆会见正在上海市考察的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和人大副委员长兼秘书 长盛华仁,以及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和市委常委时,把中纪委、监察部对金融系统的调查报告,往茶桌上一拍,说:都看了吧!金融界黑幕,黑幕够黑、够猖 獗、够疯狂的啦!把改革开放创造、积累的财产、资金都侵吞、诈骗、偷盗空了。我有责、有过,上届中央政治局也有责。人民、历史是不会宽恕我们的。国家败 类、人民的败类,能在我们身边伪装、表演了多年 、十多年的戏!朱向吴邦国发问:为什么你没发现,我没发现?为什么?为什么?因过于气恼、激动而晕倒在沙发上。经抢救,幸无大碍。苏醒后,稍作休息,又继 续指责:为什么金融系统这么顽固?上海也不是一片净土,问题不少,有被捂住的,有被长官意志硬保住的,有被蒙混过关的。拆国家墙角的、毁国家家底的,这笔 债是逃避不了的,子孙后代会追讨的。

二零零八年,美国“两房”公司破产后,香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愤而于八月十七日、十八日分别撰文《我为人民鼓与呼》、《质问中央财金当 局》,在香港三家媒体以整版篇幅发表,引发震撼,各界关注。文章称:“美国两家“巨无霸”抵押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崩盘引致的金融风暴震撼全球,各国股市插 水式下跌。见惯风浪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也惊呼是他“一生中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

令人震惊的是,据通讯社报导,中国竟然是“两房”名列榜首的外国债权人,一共持有涉及该两间公司约三千七百六十三亿美元(相当于二万九千三百二十八 亿港元)债券,约占中国外汇储备总额百分之二十一!是另一个亚洲大国印度“两房”债券持有量的一万六千倍!这简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天大丑闻!

笔者谨以全国政协委员和金融界人士身份质问中央财金当局有关拍板人:你们这班败家子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拿国家人民的钱,来买天文数字的“两房”股票!现在“两房”基本上已破产,你们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

“美国两大金融抵押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崩盘震撼全球。而中国财金当局将五分之一以上外汇储备即三千七百六十三亿美元投入“两房”,成为“两房”最大 的外国债权人,这一愚不可及的做法更是震惊中外,令国人扼腕!中央财金当局对美国金融霸权缺乏警觉,违背外汇储备管理原则,跌落“两房”陷阱,造成国家财 产天文数字般损失,所犯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必须向十三亿人民讲清楚、说明白。”

“以三千七百六十三亿美元巨额外汇储备如此集中投入“两房”,究竟是谁的建议?由谁拍板?为何没有风险防范?当中有没有不可告人黑幕?”

“按国际金融交易惯例,购买债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中国投入“两房”债券数额惊人,其佣金也惊人。这些佣金真正流向如何?有没有人以权谋私、中饱私囊?”

有记者问及“你提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应立即组织特别调查组彻查并追究责任,理据何在”时,刘梦熊如是回答:“中国买的是高风险,比例又这么大,这太不 寻常了。这是谁建议这样做的,谁论证的,谁拍板的,谁批准的,谁去实施的,其中究竟有没有黑幕,按国际金融交易惯例,购买债券、股票的中介有佣金可收,佣 金是百分之二点五,三万亿的百分之二点五,就是七百五十亿,所得的佣金流向如何,有没有人以权谋私,中饱私囊。我不明白,究竟是外汇管理局的问题,还是财 政部的问题,还是中国人民银行的问题?外汇储备的投资运作有哪些专家论证?决策民主化科学化如何体现?流程如何?有无权力制约机制设置?这么大损失,如果 有黑幕的话,有里通外国的话,是不可饶恕的犯罪。应有人对此丢乌纱帽甚至人头落地。中央应从决策、操作乃至监管、制约机制,直到外储投资方向、原则来个通 盘检讨。”

网民对刘梦熊的文章这样评价:“我是昨天有幸拜读的刘先生的所述事实,一腔怒火到现在都未消失,真的很气,很气的,看到这群形容不出来的东西在败 坏,只有会愚弄老百姓的能力,还不让老百姓说话,怎么我们这片土地上总是这样的败类管理呢?真的很窝火!!!,怪不得人家看不起中国人,怪不得的,这群败 类就会吃喝,就会在人民面前演戏,人民都沦为了美国奴,我这才明白美国真是没有动一枪一炮就吞噬了整个这么大的国家,俄罗斯该笑死了!!!”

由澳大利亚人朱利安•阿桑奇创办的维基揭秘曝光:中共高层和高官,在瑞士银行拥有多达5千个账户,其中,三分之二属于中央级大员,几乎所有中央委 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人人有份。还有150个名字尚未确认,疑为家眷账户。香港媒体披露,原中国银行副董事长刘金宝揭露早在二零零七年江泽民就把 20亿美元存入了瑞士银行。最近美国联邦储备局的副主席科恩先生说,美国已经掌握了5千多名共党大头脑们在瑞士银行存款的数字。一贯喜好发表严正声明的共 党这回不吭声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美国的房地产股市上损失了中国纳税人的4千3百亿美元。

通过维基揭秘,人们发现:几乎所有中国政府对外投资和对外采购,都附带回扣条件。巨额回扣,直接流入中共要人或其家属账户,包括江泽民、胡锦涛这等 级别。文件透露,中共高官的洗钱渠道很多在香港,如江泽民家族是通过唐英年的关系,曾庆红家族是透过曾荫权的关系。另有高官利用珠宝交易从台湾洗钱,等 等。

透过维基揭秘,人们这才搞明白:为什么中国政府一直增购美国巨大国债?而且明知道亏钱也要买,许多经济学家不得其解。原因之一,也在于巨额美国债券 所伴随的巨额回扣。美国高盛公司把回扣源源不断地汇入中共高层开设在纽约的几百个帐户,包括中共副总理王歧山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家属的账户。中共中 央的所有行为,背后都是一个“贪”字!这些行为,往往以国家“政策”为幌子,具有超级欺骗性。所以说,那些认为党中央政策是如何如何好的人,实在连傻子都 不如,被中共当猴耍,还那么卖力。

最近公布的中央国家机关“三公”消费,中科院公务接待费竟高达9995万元,日均消费27万元!国税总局“三公”消费21.66亿,其中公务接待 费,全年吃了6.6亿元,平均每天182万元!这还是保守数字。受党教育培养多年的好干部们,吃、喝、嫖、赌、贪、包二奶样样占全,挥霍的全是百姓的血汗 钱,不用自己掏一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多少下岗职工就着一杯白水吃顿饭,多少农民为筹集学生的学费愁白了头!党国的公仆们却在那里狂掷千金、万金,日 日笙歌,夜夜歌舞,花天酒地,醉生梦死!一年全国仅公车挥霍三千多亿元,一个省就挥霍四百多亿元,吃喝招待费更是无法计算。经济较发达省份一个县每年仅吃 喝招待费花个一、二千万元稀松平常,根本不算什么。对太多中共的贪官污吏所享受的荣华富贵、穷奢极欲来说,让他死个千儿八百回都值了,就腐败到这种程度, 共产党就烂到这种地步。

比起“优越、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来,被中共腌臜、丑化了几十年的资本主义国家却是另一番景象:二零一零年韩国外相因为自己的女儿被招工到自己工作 的部门,而引起国民不满辞职;日本外相因接受政治献金,类似于接受贿赂,只有区区5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仅仅3,900元,便被迫辞职。中华民国总统马英 九自任职以来,基本一日两餐吃盒饭,一年能吃上700个盒饭。香港16.5万公务员,专车仅20余部。

当今中共的政权,腐败已成时尚,遍及社会各个层面、各个角落,全面腐败。无论是官场、商场,无论是文化、教育、卫生、体育、工业、农业,只要有权力 所在,只要有利可图,到处可见腐败的污秽形迹。当前之中国,腐败已是常态。中共口口声声反腐倡廉,实际不过是做给百姓看,中共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反对过腐 败。中共要真正反腐败,中国决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在一党统天下的中共,没有中共做不到的事情,只要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点。中共可以倾举国之 力做任何事情,中共只需拿出镇压“六四”学潮、打压法轮功几分之一的力量就足以遏制腐败。

恰恰相反,中共实际是在以腐败笼络官员以为其卖命。中共要真正反腐败,只需做到两点:其一,严格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县处级以上官员自上而下全部 公示财产;其二,严格执行公务行政开支、公车开支、公务招待开支制度,超过标准个人自付。但中共就是不作为。中共喉舌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在播出大连原 油污染事件中因清理油污而牺牲的消防英雄的时候,主持人以极其煽情的语调告诉观众:“他,是一个共产党员。”可是,在播出那些前腐后继的大案、窝案的时 候,你为什么不同样告诉观众,“他们都是共产党员,而且受党培养教育多年”呢?!

当律法峻刑不能遏止贪腐漫延、利益成为权力的必然衍生物的时候,当贪腐从背后走到前台、由暗处转为公开的时候,当贪腐成为一种荣耀、变得理直气壮的 时候,中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腐败已成毒瘾,不能自拔,且愈演愈烈,绝无可能自我修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烂到底。病入膏肓的中共绝对无药可救,现在不 过是在用高压强撑着政权,实际已是人心涣散徒有其表了,只要稍有动作,立刻就会土崩瓦解。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已成为国人的共识。当年中共的窃国革命为 什么能成功?就是因为腐败的国民党政权不得人心,百姓不支持了才被中共得手的。

今天中共之腐败远超国民党不知多少倍,人心已经完全丧失的中共,你有再多的军队、警察有什么用?他们也是人,不是机器,当他们明白了中共之邪的时 候,他还会去为中共卖命吗?痛恨中共的百姓都说:“如果今天再来一次中日战争,老百姓会领着鬼子去找党员。”二零一零年四月,吉尔吉斯坦共和国发生政变, 反对者没费太大力气即推翻了现政权。过程中,警察反戈支持反对派。反对派的口号就是:“我们不要烂透了的政权。”中共一期期的培训县委书记、公安局长、信 访局长,精心编制群体事件预案。可等到出现吉尔吉斯坦的情况,你那预案有什么用?

前几年,民间曾以门联形式形象地描述中共官场的现状:反腐倡廉尉(未)健(见)行,举国上下吴(无)官正。横批:有理无理李(理)岚(难)清。最 近,民间流传这样一则短信:重庆打黑充份说明中国官场特色: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不查,问题都在前三排;一查,根子都在主席台。不查,个 个人模狗样;一查,全都男盗女娼。不查,都要为人民服务;一查,全都在为人民币服务;不查,是天灾;一查,是人祸;不查,他是公仆;一查,原来他更喜欢女 仆。中共官场之黑暗,官员生活之糜烂,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体会,一般百姓不过是人云亦云嘴上说说而已,哪有实际性的感觉,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腐败,腐败 到何等程度。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几乎是无官不贪。不贪白不贪,不占白不占,已成为各级中共官员的共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