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2011-11-09 01:28:59

53732

【热点互动】如何评价周恩来?

  ——————————————————————————–

  (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今日以来中共大力宣传要纪念周恩来逝世三十周 年,在这次纪念中,有很多关注的焦点,其中一个焦点是推出了一本书叫《周恩来的晚年岁月》,针对高文谦先生写的《晚年周恩来》,同时这也是赵紫阳逝世一周 年,为什么中共官方不主张纪念赵紫阳呢?周恩来这个历史人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今天节目里,我们请了两位嘉宾来做一个评论,一位是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另外一位是著名的政论评论员陈破空先生,好,欢迎两位嘉宾来到现场。

  来宾:谢谢!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说到刚才关注的焦点就是文革中,晚年周恩来是怎么样的一个形象,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文革在中共的历史上,没有一个系统的反思,为什么全国没有一个文革纪念馆,不知道陈破空先生能不能先跟我们谈一谈?

  陈破空:我想共产党从它成立,特别是它建政后,做了大量不光彩的事情,文革是其中的一个写照,文革是中国共产党最不光彩的一页,也是人类历史上最荒诞不经、最荒谬的一页。

  一个执政党自己党内高层的权力斗争,把全国数亿老百姓卷入,来一场天翻地覆的,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按毛泽东的话讲,“与人斗其乐无穷”。

  在这场血雨腥风、全国疯狂,一方面个人崇拜,一方面自相残杀,另一方面互相疯狂批斗。无数的家庭被拆毁,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数的人,不管是位居要津或平民都被迫害至死。

  这样一个疯狂的运动持续了十年,不仅是在中国、也在全世界面前上演了一场非常漫长的丑剧,而且把中国的经济、科枝、生产力等等破坏殆尽,把中国的经济带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想作为共产党,这一段历史是它非常避讳的,所以今天它们不愿谈文革,就是为了遮住自己丑恶的一页。

  主持人:所以人民都说文革是十年浩劫,那这次纪念周恩来的过程中,不可避免谈到文革这个阶段,中共官方也一直说,是四人帮导致了文革的灾难,不知李天笑博士是怎么看这个的?

  李天笑:现在有人讲是“四人帮”,但也有人讲是“五人帮”,因为毛泽东是文化大革命发动者,四人帮只不过是替他做事情,等于是他的助手和工具。

  从更广的范围来看,共产党它本身就是个黑帮,是一个邪教的组织,不是一个常规的政党,在这个邪教组织的运作过程当中,不断地透过斗争哲学、阶级斗争,或是暴力洗脑等等,来替换它内部的成员,使它能够保持住教主穏定的地位,文化大革命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

  毛泽东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所谓的“四人帮”也是为保证毛泽东绝对的权威,这样共产党的统治就能够延续下去。在这样的情况下,讲四人帮也好,讲五人帮也好,都是讲出共产党一个邪恶的本质,这就是它的邪教的实质。

  主持人:回到我们节目的主题,您得周恩来在文革中起的角色是怎么样的?

  陈破空:是不是先听听我们的观众朋友的热线电话?

  主持人:没关系,我们很多听众可能都记住了我们的电话,热线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欢迎大家打电话进来,一开始我们就这些问题先谈一谈,大概十分钟以后,我们再开放热线。

  我们刚才谈到了文革,周恩来这次中央大力要纪念他,他在文革中的角色是怎么样的?很多人说他保护了一些人,但实际上是起了怎么样的作用?

  陈破空:周恩来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这个人的一生活得太累了,往保守的方面来讲,如果年轻的时候,他有一点理想的话,他的理想是从来没有实现过,也没有打算去实现这个理想。

  最后是陷入了中国历史上最疯狂的权力斗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在这样的宫廷中绞尽脑汁,费尽心机进行自保,而且同时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制。

  周恩来是这里边权力斗争的高手,文化大革命如果没有毛、周的同盟,文化大革命搞不起来,而且没有毛、周的同盟,刘少奇是不可能被打倒。

  因为在文革前夕,毛泽东在中共党内的威信已经降到极点,而刘少奇透过一段时期经济上的改革,把一个濒临崩溃的经济,饿死四千万人的状态暂时扭转过来。在党内从各部首长,甚至新闻机构的要津都是刘少奇的人马在占据。

  毛泽东在党内是非常孤立,如果没有周恩来,当然后来还有林彪的少许参与,但如果没有周恩来的同盟的话,毛泽东根本扳不倒刘少奇,也不可能把文化大革命搞得那么天翻地覆的地步。所以说,周恩来在历史里扮演了一个帮凶的角色,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周恩来是不是曾和刘少奇有过一段时间合作过?才有可能把毛泽东给拉下台?

  李天笑:刘少奇在共产党内部是没有人缘关系的,那时,毛泽东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基础,把刘少奇推上来。因为这时他要对付的其实是周恩来的系统,在遵义会议以后,周恩来有了中国共产党内部的这一批人,像邓小平、贺龙等等,这些人形成一股势力。

  这股势力是毛泽东非常忌讳的,因此在文化大革命中,通过多次的机会很想把他们搞下去,当然没有搞下去。但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刘少奇竖起了一个权力之间的游戏规则,使自己能够得到一个保证。

  但周恩来这个人,一方面是个悲剧人物,同时一方面也是个悲剧的制造者。因为他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是为了保证毛泽东教主的崇拜,他本身也是教主的成员之一,因为共产党的内部,教主是不断地替换的。谁当了教主,就像黑手党电影中的教父一样,人人都要崇拜他。

  毛泽东通过他强有力的手腕,取得了党内最高的权力地位之后,周恩来最后也臣服于他。在文化大革命中,要保证在党内最高权威的统治,他必须不断地维护毛泽东的地位。当然也在这维护当中,也保持周恩来自己的权力网。

  比如说,他底下的这些人,在适当的时机,尤其毛泽东不想把这些人撤换时,他要保护他自己权力机构的人。其实他所谓的保护只是为他自己,是和共产党内部保证权力机构的运作是相联系的。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有一个疑问,大家都知道76年的45运动,当时有那么多人纪念周恩来逝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民众纪念他?两位刚才谈到他本身只是一个邪教教主的成员之一,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我要先补充一下刚才讲的,文革中周恩来的角色问题。其中有个很大的历史误会,就是周恩来保护了很多人,尤其是老干部或是民主派人士。

  事实上,毛泽东决意要打倒的人,就绝不在周恩来的保护之下;而毛泽东觉得可以稍稍放一马的人,周恩来会尽力去保护。也就是说,周恩来基本上是看毛泽东的眼色行事,而不是主动的要保谁和打谁。

  所以可以说周恩来是个执行者,他的执行部署让他得到了一个保护者的名声,他好像是保护了一些人,但是这样的保护名单是得到毛泽东的首肯的,或是直接的指示,所以说这是个误会。

  在1976年1月8日早上9点55分,周恩来去逝之后,在中国人民中激起了很大的悼念情绪,而且不仅在1月底形成一个高潮,在4月份也激起了高 潮,导致了1976年4月5日群众运动,百万人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恩来,在此之前,1月15日周恩来火化当天,有百万人在寒风中为他送行。

  这个现象之所以出现,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个是当时民众对毛泽东的反感已经达到了极点,对比之下毛泽东是一个十恶不赦、倒行逆施的、无恶不作的暴君,是跟古代的商纣王、秦始皇可以比美的一个暴君。老百姓已经忍无可忍。所以悼念周恩来是对毛泽东的一个讽刺,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周恩来相对于毛,看上去好像邪恶的成分还相对轻一点。比如说至少他还主张经济建设,而毛泽东主张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所以这种相对的比较使老百姓当时对周恩来有相当程度的好感。

  再一个,当时中国经历了一个非常长的共产党的奴化教育和愚化教育。民众只能单一的去崇拜毛泽东、效忠毛泽东、喊毛泽东万岁。而之外的领导人绝大 多数是被打倒的,像彭德怀、刘少奇、贺龙、陶铸、陈毅,绝大多数被打倒。老百姓经过媒体反覆洗脑之后,别人都是反面角色,包括林彪在内,都在老百姓心中成 了反面角色,而毛泽东是唯一的神。

  但是周恩来长期不倒,而且不断在镁光灯下曝光,在外交场合亮相,在报纸上不断见诸头条,虽然周恩来没有被官方所歌颂,没有被海外称呼为什么、什么,但是老百姓由于习惯的心里意识。以为舞台上就这么几个角色,无法看太多的角色,不由自主地就在里边选一个看的过去的角色。

  所以各种复杂的对比,是共产党专制的文化、奴化的文化、愚化的教育,这种非常复杂的沈淀,情绪的沈淀之后,激起老百姓就是说,周恩来突然去世,激起了极大的悼念、悲痛这么一个情绪。

  事实上,这已经标示着,毛泽东所代表的共产党的核心路线,正统路线此时已经穷途末路,所以毛泽东非常明白,所以周恩来死是毛泽东害死的,他开始不准他做手术,而且一做手术就连动十三次,周恩来死了,毛泽东支使他的亲信张玉凤放鞭炮以示庆祝,而且不出席追悼会等等。

  在周恩来死了之后,还在《人民日报》上暗示党内最大的走资派,保护死不悔改的走资派,来影射周恩来,这都是周恩来的悲剧所在。而且周恩来死了是把骨灰洒了,共产党的领导人第一个把骨灰洒了。他知道毛泽东不会放过他,要算他的帐,所以这时候周恩来干脆骨灰烧成一把洒了。

  这一切一系列举动都能激起老百姓逆返心理,一个同情心,这样的同情甚至可以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后来官方继续的,由于四人帮打倒了之后,把文革的责任栽在四人帮头上,为了给毛泽东缓言,把人民所爱戴的周恩来再抬出来,也抬到神坛上。

  实际上就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至少说明,文革虽然那么荒唐,共产党干尽了坏事,但居然还有周恩来这样的人,好像干脆就把老百姓的误解 将错就错,误解到底吧。借钟馗打鬼、借尸还魂,利用周恩来这么一个旗号,继续来说明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这样来说教,是这么个情况。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左翼极权最后神像的坍塌

  作者:綦彦臣

  目前,关于周恩来作为偶像的真实性既道德真伪的讨论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在国内,新华网郑重发文,“驳斥”一位名叫艾蓓的作家关于周有私生女的说法;在国外,不少中文网站提供了大量的关于周恩来私生活的资料。

  在资讯传播迅速的今天,“反面资料”的披露极大地冲击着所谓的正史。这是社会进步的一个动力。然而追溯左翼极权运动史。就不能发现“造神”乃是这个运动的内在需求,尽管它坚称自己是无神论者。

  1905年至1907年,俄国带有左翼极权主义色彩的革命失败后,即有卢那察尔斯基提出构建左翼极权主义(时称“社会主义”)宗教的思想,目的 在于调和马克思同宗教的冲突。“大文豪”高尔基也是重要支持者之一。由于卢氏是列宁在哲学上的反对派,左翼极权主义造神运动(构想)自然受到列宁的坚决反 对,高尔基也因此遭到列宁(信件的)训斥:“原来,您反对寻神说仅仅是为了要用造神说代替它!!…寻神说同造神说或创神说的差别不比黄鬼同蓝鬼的差别 大。”言外之意是:左翼极权主义不需要神,其领袖本身就是神。马克思已经很有意味地取代了耶稣,列宁就是圣徒或曰活着的耶稣。因为马氏在《社会主义民主同 盟也国际工人协会》一文,表明了自己的神性地位,他把对革命事业发生动摇的人比喻成三次不认耶稣的彼得。

  列宁--史达林的神性由暴力镇制来体现,让一切人都生活在恐惧中。左翼极权主义的神不再是善性的了,它更倾向于惩罚。曾有个故事说:史达林半夜 里对机械问题发生了兴趣,要找三位工程师来讨论,结果被敲门的三位工程师中有二位跳楼自杀--“深夜敲门,肯定是克格勃来抓人”--他们心里这么想…

  在左翼极权主义运动中,神祗的地位也是个大问题。铁托不神化史达林,被视为叛徒;杜布切克有怀疑,结果苏军进抵布拉格;毛泽东因以中国开国领袖 身份与赫鲁雪夫这个苏联三代争夺国际神祗地位致使中苏关系破裂。所有事实证明,无神论的左翼极权主义的确需要神。毛泽东在国内自我神化的过程以文革十年为 期,取得了短暂成功。但对主席像的“早请示,晚汇报”,终因他凶残的杀人行径而失去神性。顺理成章,周恩来就成了替代品。

  可以说,周成为替代性神祗,首先是左翼极权主义运动造神逻辑的结果,其次是中国政治传统治术(如权臣生祠,魏忠贤例)的一个翻版。中国政治传统治术中魏忠贤都能有生祠,“活神”栩栩,那么周恩来以法家之术“恃宠固位”也就不难在毛神(皇帝)下成为“九千岁”。

  对周恩来的崇拜,既是左翼极权主义运动恶劣性的反映,又是中国统治集团惯性愚民行径的一个高峰。之于左翼极权主义作为人类精神史的反动性,早已由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来证明了;之于现代文明的中国传统政治的反动性,则由周的神化来再次高峰化显现。

  名义上为无神论实际上为自造神的左翼极权主义运动所迫害的“异端”,无论在人口总量上还是受害者之于人口的比例上,均超过了历史上宗教对异端的迫害烈度。

  关于此点,现在反省似乎“为时过早”,但有理由相信:当红色高棉的罪状彻底公诸于世并受到最后的道德审判,当北韩(等)政权最后湮灭后,左翼极权主义必将最终受到人类良知的审判,也将同纳粹一样列为人类的耻辱。

  之于周恩来个案,其实根本不用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艾蓓《叫父亲太沉重》来证实他的虚伪性,想想邓小平评周的含义,完全可以知道。邓说:如果没有周,文革的烈度会更甚;如果没有周,文革也不会延续十年。

  周恩来因其无人性的凶残,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神话”。这种“神话”既是所谓民族气节的需要,也是维护精英集团统治神性的需要。在我的少年时代 (1970年代)就听惯了这样的神话,比如说:中国还苏联债务的每一根猪尾巴(传说苏联人爱吃此物)都是经过精选的,每一个苹果同样是精选的,但苏联人还 是认为不合格;周恩来闻讯,下令倒入大海。且不论此事之真伪,仅就其传说就足以说明中国人崇拜周的代价是什么?中国因自然灾害并归还援朝战争负债使大量国 民(奴隶们)处于大饥馑中,难道那一船猪尾巴与一船苹果就不该运回来,救助饥民吗?理性告诉人们:绝对应该!但是,平民社会还津津乐道于“总理的英明”。 无论事件是否真实,就其文本来说,正是造神的例证。

  好在中国底层社会还存在正史意识之外的“人随社会草随风”观念,因时代的变迁而产生出不同的民间文本。1970年代为保“民族气节”的倾倒猪尾 巴与苹果的神话,在21世纪初也变成了“飞行员的调侃”。有政治笑话云:毛泽东怀揣精致乳罩与女服务员跳舞,欲调情成功后以乳罩赠之;不料,江青中途赶进 舞场,毛恐,扔怀中乳罩,正扣邓小平头上;邓极为尴尬,江极为忿怒;周以素常的和事佬手段转移现场焦点,称曰:“我看小平同志很像个飞行员嘛!”

  尽管这个政治笑话有失大雅,但总还是反映了周恩来作神祗遭到解构的现实。同时,《水浒传》电视剧播出时,有细心者发现:高俅的语调特像周恩来半 淮北半天津的口音。此者是否属实,尚有待考证。而所幸的是,饱受左翼极权主义之苦的新自由国家的知识份子们早就开始了神祗垃圾的清理工作,如《再见吧,列 宁!》的上映即为一例,但愿中国有一天也能生产出《再见吧,周恩来!》这样政治电影,哪怕它只如《大红米店》那样私下流传而不得公映。

  ──《观察》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