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2011-11-04 02:40:45

53696

周恩来杀人

  【看中国2002年11月29日报道】周恩来杀光叛徒顾顺章全家,甚至在场的亲友,包括救过他的恩人。中共党史中尽量掩饰这点,以保留周在神坛的地位。但现在也有国内的作家详细披露这宗灭门血案,可惜还只能在台湾出版。

  最近一期的“争鸣”杂志专题报道了周恩来在文革期间扮演的角色。周恩来是毛泽东走下神坛後还留在神坛的尊神,中共至今还在美化,实际上就是在美 化自己,以掩饰整个党在道德方面的沦丧。但的确也有越来越多的国人对周恩来的政治品德发出疑问和进行批判。最近我看到台湾一桥出版社出版的“周恩来与上海 灭门血案” (以下简称“周案”)就是其中一本。这个灭门血案就是鼎鼎大名的、由周恩来一手策划和执行的顾顺章灭门血案。

  本书的作者是吴基民,自我介绍是一九八二年春天毕业於上海复旦大学後分配到上海市委某机关,从事落实政策的工作。我也曾经读过他在八十年代中期 所写的纪实文学“塔尖上的女性”,写的是上海一些单身女强人的性烦恼。他在接触了顾顺章案後就下决心要写有关的纪实作品,并作了十年的努力。

  中央特科杀手讲述血案经过

  “周案”一书之所以在台湾出版,相信是因为书中涉及周恩来及其他中共领导人的情况在国内因为为尊者讳而不能出版,但因此也更有史料价值。在去年出版的“周恩来年谱”中有提及顾顺章的叛变和周恩来的应对,但未提及此宗灭门血案,想来当局也不认为那是血染的风采。

  我虽然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的是中共党史专业,但很遗憾的是教科书中从来都没有提到过顾顺章此人,在“内部文件”中虽看到过顾顺章的大名,但不知其 来龙去脉,老师在上课时也只是一句带过他是叛徒。而有关的灭门血案是後来到香港後看一些书才知道有那麽一件事,并同周恩来有关,而在本书中可以看到顾顺章 的叛变的详细情节和当时的整个背景,以及事件同顾顺章後来的结局。

  作者是在处理群众来信中接触顾顺章灭门血案的。因为写信的洪扬生是一九二四年入党的老党员。一九二八年十一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成立负责中 央政治保卫工作的特别委员会,由中央政治局主席和中央常务主席向忠发、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恩来、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负责,特委是决策机构,下设中央特科是 行动机构,由顾负责,特科下设四个科,洪扬生则是一科的负责人,负责总务;二科搞情报,负责人陈赓;叁科就是着名的“红队”,又叫打狗队、红色恐怖队,谭 余保、王竹友先後任科长;四科是後来才成立的,是电讯科,由李强负责。洪扬生亲自参加了这场杀光顾顺章全家的灭门案。作者还接触了二十年代後期、叁十年代 初期的六届中共中央委员、女工张金保,当时的中央委员二十叁人,候补中委十叁人,她後来参加了罗章龙的分裂活动,另立中央,还是重要的骨干。正是这些已经 几乎被湮没的“活字典”,提供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史料,补上党史中的一些被有意掩盖的部分。

  屠杀由周恩来康生亲自带队

  这场屠杀由周恩来亲自带队,康生(赵容)也直接参与,周恩来在黄埔军校的学生斯励那天在顾家打麻将,他的哥哥是国民党将领,有记载斯励在“四。 一二”清党中曾将周恩来从国民党手里救出,但也因为他认得周恩来,所以也一样被杀。这一事件中当场被杀的有顾顺章的十几个家人和亲友。洪扬生亲自杀了顾顺 章的妻子,也安排把顾七岁的女儿送去浦东的“关系户”,但後来下落不明。在行刑过程中,康生的表现比周更坚决、冷酷。

  任务完成後,“周恩来冷漠地望了望赵容,像是在跟他说话,但又像是跟自己说话似的,自言自语地讲:‘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万不得已,采取这样的 极端措施,今後历史将怎样看待我们呢?’”大概讲了这句话後才可以稍微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一九叁一年在甘斯东路爱棠村、新闸路、武定路等地挖掘这些〖体 时,共挖出叁、四十具,都是周恩来领导下的这个 “红队”“锄奸”的战果。当时哄动了整个上海。

  在顾顺章叛变後,周恩来亲自召集特科的成员和他们的家属说:“中央来不及妥善安置每一个,如果有可能离开上海,就离开上海躲避一阵子,如果实在 躲避不了,顾顺章来了,威逼你自首,中央也允许你们自首脱党,但决不能出卖朋友(同志),以後等到上海成了共产党的天下,我会替你们作证—-”

  洪扬生作为一科科长,後来转移到中央苏区,在“长征”时被俘,根据周恩来的指示自首,当了一段时间的特务,大概没有立功表现,後来长期失业,流 落在上海。上海“解放”後,洪兴冲冲去找在一九叁一年被调去领导中央特科、洪扬生同他共过事的潘汉年,因为他可能知道周恩来作过的上述指示。但潘汉年敷衍 了他几句就将他推出门口。一九五一年四月大逮捕时他一度被捉,不久放出,安排在工厂劳动,五八年再被捕,陆续关到七四年,但都未正式判过刑。洪是道地的无 产阶级红五类,为保卫革命领导人而出生入死,“解放”後当然怕他嘴巴不严乱讲话而要对他“专政”,但没有把他灭口,也是中共的“进步”。文革结束後,由当 时担任外贸部长的李强作证明,洪被安排到文史研究馆,每个月有八十元的生活费,才有“幸福的晚年”。

  潘汉年无情向忠发公款嫖妓

  本书还涉及当时中央领导人的一些情况,也是中共的党史中所讳言的

  。例如上述的潘汉年,他在“解放”後当过上海市副市长,是中共的高级特工,曾代表中共和日伪勾结,在一九五五年成为除了高岗、饶漱石之後被中共 整肃(也可能是封口)的中共高干。洪扬生对他的评价是“潘汉年不是东西”,这并非完全是个人恩怨。据作者说,他采访过好些人,都听到过类似的话。比如当年 在上海抚养过毛泽东叁个儿子、後来护送过美国记者、“西行漫记”作者艾德加。斯诺的“红色牧师”董健吾也曾如此抱怨说,他绝不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人,在旁人 需要他扶上一把的时候,他往往是踢上一脚。特工,特别是共产党的特工大概就是这种德性,不灭绝人性做不了也。所以後来潘汉年也被自己人整得很惨,但没有多 少人同情他。

  说到董健吾,也要带上一笔,有人把毛泽东次子毛岸青的神经病归咎於当年他抚养之时,可谓好人难做,但在林彪企图“谋反”的“五七一工程纪要”里则说是毛泽东逼疯的。

  上文提到的向忠发,也是过去中共所极力想在党史中抹掉的人,因为他被国民党捉到後立刻下跪求饶,有损中共英明伟大的形象,问题他还是道道地地的 产业工人红五类,没法说他是“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而撇清同中共的关系,还在於他担任主席後和妓女同居。这个妓女名叫杨秀贞。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徐恩 曾回忆说此人很漂亮,向忠发给过杨八千大洋,大概也是“革命经费”里开支吧?不过杨同向同居一年多不知道向是共产党员。这恐怕也说明他是个“昏君”,无所 事事,实权抓在周恩来手里。当时向住在善钟路(常熟路)一间成衣铺的二楼,亭子间住的是中共另一领导人任弼时的妻子陈琮英,周恩来也上来拜访过向杨,可见 向忠发的嫖妓行为中共高层不但知道,也是支持。因此以後周支持毛和江青结婚,“解放”後为毛乱搞男女关系创造条件,自是很自然的事情了。还要提到的一句 是,据其他史料所载,当顾顺章叛变,中共在上海的地下党面临被一网打尽而要紧急疏散时,向忠发因为同杨秀贞“儿女情长”舍不得分手,结果杨被国民党特务跟 踪而捉到了向忠发。历史是成王败寇的历史,如果向忠发後来能成为毛泽东一统天下,这段历史就是革命的罗曼蒂克了。

  周恩来临死前脱不了的阴影

  同样,顾顺章在革命中也不忘“浪漫”,他就是在护送张国焘去鄂豫皖苏区後留在武汉同姓白的交际花打得火热不想离开而被叛徒发现的。当然也可以说 这是革命的需要。不过从中也可看出中共的腐败也是一种“革命传统”,提着脑袋干革命时都不忘腐败,胜利後掌大权当然要发扬光大了。

  在中共党史中,党内斗争最激烈的就是文革期间和二八年六大到叁五年遵义会议之间。文革还有毛泽东亲自指挥和主导,而六大到遵义会议六、七年间, 中共党内大小派系林立,相互利用,相互争斗,左倾、右倾、分裂、匪帮等各种帽子乱飞,在强敌压境之下还自相残杀,甚至借国民党的刀来杀自己的同志,国共敌 我矛盾同中共党内矛盾交织在一起,可说蔚为奇观。由於被捕的多、叛变的多,因此高级领导人中也多昙花一现人物,他们的名字早被人遗忘。从本书也可以看到当 时的一个侧面。

  但就是历经风险,最後得以成为开国元勋的周恩来,在他生命的最後时刻,也甩不开顾顺章的阴影,这倒不是说他良心上有甚麽谴责,而是在当年国共激 烈斗争,不少中共领导人自首叛变,而且真假难以分清的情况下,也出现过伍豪(周恩来的化名)等脱离共党启事,刊登在上海的主要报纸上。这本来是当时国民党 “造谣诬蔑”的心理战,没想到四十多年後发挥巨大作用,成为文革後期毛泽东和江青抓周的小辫子。本书详细介绍了周临死前对此如何耿耿於怀,留下种种证据和 辩解的录音,在病危时签下他的大名来表明他的“清白”,并且存入中央档案馆。可见他对死後被“鞭〖”的恐惧。他把骨灰撒到大海显然与此有关。

  除了夫人邓颖超外,周恩来在逝世前要求见到的最後一个人是他的亲信,担任过特工和国务院副秘书长的罗青长,本书的最後两段说:据未经证实的消息 讲:周恩来提到了瞿秋白。他说:我不是叛徒,瞿秋白也不是叛徒,他的‘多馀的话’,不是红卫兵发觉的,我早就看到过。我对不起他—-

  ”据已经证实的消息说,周恩来提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人名,然後说,对这些在我们党最危难的时刻帮助过我们的人,千万不要忘记了—-果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乎?

  据(中国近代史资料中心)


谁说总理不风流

  ──早年周恩来身边的女人初考

  作者:司马璐

  【人民报消息】可以肯定地说,女人在周恩来的政治生活中,起过很大的作用。周恩来利用女人的天才,和政治统战的天才,其实是一套学问。

  从「叫父亲太沉重」谈起

  我首先为写「叫父亲太沉重」的作者艾蓓小姐感到不平。我认为艾蓓的书,基本背景是事实,问题是,她没有勇气用第一人称,忠实地写出,而是故弄玄虚,用迂回曲折的小说笔法来表达,以至很多人怀疑她的真实性。

  早年北京的高层人士都知道,艾蓓是罗青长的女儿,而艾蓓的相貌完全不像罗青长,却像周恩来。罗青长是长期担任周恩来的保卫工作的,他与周恩来的 关系和汪东兴与毛泽东的关系差不多。周恩来临终时,把罗青长叫到身边,连说了四个「托」字,「托」什么呢?他没有来得及说,我想托党和国家大事,罗青长还 不够条件,周恩来的家事有邓颖超,也不用「托」给罗青长。我的理解是,周恩来「托」罗青长的事是照顾艾蓓,用句香港人的口头语,罗青长是为周恩来「食死 猫」的。

  第一位女人张若名

  根据现有资料,法国的中法文化交流中心出版过两本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及资料辑集」,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论文辑录」,出版的「导言」中说:「张若名(1902-1958)是中国第一位留学法国而取得博士学位的女学生」是20世纪「二○年代改造中国的理想主义者」。

  五四运动前后,周恩来、张若名、邓颖超有过三角恋爱关系。周恩来与张若名相恋于先,然后邓颖超横刀夺爱。中共早期资料中,谈到当年那个风云的时 代,周恩来与张若名出双入对的柔情蜜意故事,张若名也长得比邓颖超美丽,当时被称为才女,他们手牵手参加过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20年1月同时被 捕,11月双双到法国同居。

  当周恩来和张若名热恋时,邓颖超不断给周写信。当时国共第一次合作不久。邓颖超在国民党中很活跃。她到广州后,与国民党的上层多有交往,与鲍罗 庭夫妇关系密切。周恩来在黄埔军校始终是蒋介石的部下,而邓颖超已经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了。当年周恩来在巴黎决定放弃张若名而接受「小超」(周对邓的昵 称),主要基于政治上的考虑;这和当年蒋介石放弃陈洁如而接受宋美龄是很相似的。中共反右以前,周恩来曾到昆明秘密探访过张若名,1958年张若名在昆明 投河自杀。

  王一知、张文秋

  中国共产党初期一位著名美女王一知,也曾经是周恩来的密友。王一知原是中共成立时东京小组施存统(复亮)的夫人,后来与张太雷同居,张死于广州 暴动,王一知长期受周恩来的特别照顾,当年张国尽夫人杨子烈亲自见到邓颖超打过周的耳光,王一知也受过侮辱。周恩来在上海时,还有一位神秘女友叫张文秋, 又名张一萍,她是专职性「住家主妇」的女同志,像周恩来这样重要的领导人,当年在上海的住家绝不止一处,张文秋就是周的其中一个住家主妇,后来张文秋被共 产国际情报组在上海的代表佐尔格看中,周恩来派张文秋做了佐尔格的妻子,佐尔格又把张文秋让给另一个德籍助手(中文名吴照高)做临时夫人。佐尔格就是当年 轰动中外的上海神秘西人案的主角。延安时代,周恩来、邓颖超把张文秋介绍给毛泽东。张文秋很得到毛的喜爱,她又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他 们既是亲家,又是周恩来、张文秋、毛泽东三人之间的纽带,主要串连者是邓颖超,政治的意味很重。

  胡绣枫姊妹

  抗战时,我在重庆认识一位社交名人胡绣枫女士,她是重庆社会局局长李剑华的夫人,夫妻俩都是国民党身分的中共地下党员,1939年,毛泽东和周 恩来指示潘汉年争取大汉奸李士群的合作,李提出一条件,要求他的旧情人胡绣枫回到身边。周恩来认为胡绣枫是自己身边不可缺少的女人,很感为难,于是胡绣枫 建议由她的姐姐胡楣代替她。胡楣又名关露,是三○年代初著名的诗人、作曲家和编剧家,也曾在上海为周恩来传递情报,胡绣枫给李士群一封信,请李给姐姐关露 一份工作,李士群一见,觉得关露和妹妹一样漂亮,就留在身边,关露从此就以李士群的情人身分做了汉奸,实际上为中共秘密工作。

  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

  江青与周恩来的关系也是个谜,毛泽东、江青的结婚,现在中共的说法是周恩来介绍的,中共地下工作的负责人王世英、杨帆等当时向党中央提出资料 说,江青私生活糜烂,同志们称她为「公共汽车」。中央大多数同志也反对毛江结婚,但是周恩来说,江青同志在上海地下工作中做了大量工作。中央最后通过毛江 结婚,江青可以做毛夫人,但20年内不可以担任政治职务。五○年代初毛泽东提出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为中央主席秘书时,周恩来提议加上江青,后 来中共中央有过文件,这是江青从毛夫人到合法参政的开始,文革初期,周恩来与江青互相吹捧。这一切都令人感到,江青可能是周恩来安置在毛泽东身边的西施或 貂蝉。至少说明了周恩来和江青的关系是不寻常的。

  孙维世、黄慕兰

  周恩来和孙维世,超过养父和养女之间的关系,明知其事,严格保密而又用政治手法处理的是邓颖超,早在1937年,周恩来把孙维世从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带回家中时,那种喜悦,邓颖超早已看出周恩来内心藏著一个秘密。

  1951年,邓颖超主持孙维世和金山结婚,其后,孙维世向邓颖超诉苦说,金山婚后本性难移,乱搞男女关系,孙维世感到非常痛苦,邓颖超回信说, 在上海十里洋场混久了的男人,总是免不了有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作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这段话有相当的暗示性和针对性,周恩 来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没有多大的区别。

  和金山同居过的另一个电影明星王莹,也是和周恩来私人接触最多的。

  在上海地下工作中,还有一个和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女人,是黄慕兰,她当时以交际花的身份活跃社交场所,由于她艳压群芳,裙下有律师,法租界的包打听(暗探)、翻译官等,她在周恩来身边,往往能提供最重要的情报。

  周恩来守口如瓶

  周恩来身边到底有过多少女人,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时时强调保密的重要,在一次会议中说:「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后,不要一时高兴就说出来」,「我老婆是老党员,中央委员,不该说的我对她就是不说」。

  邓颖超也在一篇回忆周恩来的文章中说,他们结婚后,聚少离多,他到那儿去,「去干啥、呆多久、什么从没有讲」。周恩来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们之间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报」)

  周恩来去了哪儿,当时的白区活动,一种是中共的「住机关」,这种住机关有的男女同志,假扮成夫妇,一种是单身女性,专门接待高级领导人的,另一 种是妓院,因为妓院可以闭门「密谈」,环境也容易控制。向忠发的小老婆,就是周恩来替他从妓院中选的。周恩来这些行为,当然可以解释他是为了党的需要,为 了工作的需要,周恩来和邓颖超之间尚且「守口如瓶」,我们做研究工作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

  ——原载《浴火凤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