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2011-09-27 02:41:13

53584

四  中共农民造反与中国传统农民革命的共同特征和主要区别

第一、中共农民造反与中国传统农民革命的共同特征

  一、都拥有一个代表着传统农民最高理想的乌托邦口号。这个口号,就中国传统农民革命而言,便是以“均贫贱、等富贵”为革命目标;就中共农民造反而论,就是以“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为造反理想,亦即被工农化和普及化了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精华和共产主义理想精华。”
二、与中国历代农民革命一样,不是农民造反英雄结合农村小知识分子以造反,就是农村小知识分子结合农民造反英雄以革命。由是,毛泽东不论在本质上,还 是在表现上,都是洪秀全第二。只不过毛泽东从马氏借来的造反理论要比洪氏借来的更现代,更“科学”,更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所以他成功的版图才比洪氏更 大,统治的时间亦比洪氏更久,在全面归复和发展中国的专制制度上,比洪氏来得更为彻底、更为残酷和更加富有“创造性”。
三、同具有残酷内讧的一致性。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农民革命,无有不残酷内讧者,亦无有不内讧到底者。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两家农民起义成功者,其在成功后为 维护一姓江山而滥杀功臣的行为,其本质仍为“残酷内讧”。中共自江西农村造反起即发展起来的残酷内斗和互相杀戮,61 到毛泽东和张国焘于亡命途中的自相分裂和相互谋夺;从王明为夺取党中最高权力而残酷推行两条路线斗争,到毛泽东为维护农村派小知识分子的绝对领导而发动的 恐怖延安整风;从揪出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和彭德怀、黄石诚反党集团,到毛泽东发动文革,揪出和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等无数反党集团,直至林彪反党集团和毛 妇江清四人帮反党集团的次第被打倒;应该说,不论是在夺取政权前,还是在夺取政权后,其残酷内讧的屡兴屡起和愈演愈烈,甚至永无休止,只能说是“前无古人 和后无来者”。尤为特出的是,中共的残酷内讧,不仅迫害了无数的党人,而且次次殃及池鱼,将无数无辜的百姓牵连其中,直至造成“冤狱遍中华”和“屠戮遍国 中”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局面。更以造成八千万无辜者“横死”的“实绩”,证明了中共农民造反及其政权,较之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家农民造反及其政权,在其内讧 的残酷性上,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都具有“嗜杀”的特征。由于传统农民革命皆具有嗜杀的特征,再加上靠嗜杀成功的苏俄,又直接命令并派人指挥中共执行烧杀政策,从此,在革命的名义 下嗜杀,既成为中国共产党为夺取政权而实行的主要手段,又成为它在夺取政权后为巩固政权 —— 美其名曰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或曰人民民主专政所采用的残暴统治方式。一九二七年底中共在苏俄直接指挥下的广州武装叛乱,就已经嗜杀无度;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三 四年间中共的武装叛乱和武装叛国,更已使嗜杀成为革命的代名词。毛泽东曾下令杀死地主的全家,连几岁的小孩亦不许免;周恩来则亲自带人、并亲手杀害顾顺章 一家老小九口人,以灭其族。在江西苏区及其它苏区,嗜杀既成为中共发动土地革命、建立乡村苏维埃政权的主要手段,又成为中共制造内讧、清除异己的重要行 径。62 一九三一年五月十二日,蒋介石在向国民会议递交的“剿灭赤匪报告”中即称:——受赤匪荼毒最烈而最惨者——厥惟江西和湖南……江西人民被匪残杀者约十八万 六千人,难民之阵亡者,约二百十万人;各县被匪焚毁之民房,约十万余栋;财产之损失约六万五千万圆。悖米之损失约三千九百万担……湖南匪祸蔓延……计被匪 残杀者约七万二千人,房屋被毁者约十二万余栋,财产之损失约三万万余圆……凡赤匪蹂躏地区……凡是过去在村庄上有体面的乃至地主或是做过保甲长的人,皆连 同亲属被杀害,到处可以看见一个坑里埋着十人,甚至百人。在死的恐怖面前,人民除了听从,还有什么办法?”
大陆中共党史专家文聿先生所着的《中国左祸)一书亦写道:——一座座村庄,烧成废墟,百里无鸡鸣。一片片焦土,啼号不绝,苍生痛哭深。一群群百姓,无 家可归,骨肉流离散。烧,烧,烧……杀,杀,杀……湖北汉川地区农民暴动的指导者,甚至要烧去整个城市,湖北许多整个儿的村庄被烧尽。江苏省的‘暴动须 知’也说:‘必须挨家挨户告以暴动的口号……不来者以反革命纪律制裁……’中共湖南特委还在‘使小资产阶级变为无产阶级后强迫他们革命’的精神影响下,提 出‘焦土政策’,实行‘烧杀政策’,为了企图让敌军进入湖南后无房可住,无法立足,硬性推行焚烧湘粤大道两侧三十里内房屋和烧毁郴州等县城的决 定……。”63 在三十年代的中共苏区,在以清除AB团、改组派、社会民主党、第三党和托陈取消派为由,而制造的清除异己的内讧中,每每虐杀无数而不知其止。其后,毛泽东 在延安为反对王明派而发动的整风运动,其残酷打击,无情斗争,动辄处决,甚至横刀以劈作家王实味的残暴行为,尤令人触目而惊心。在中国的专制历史上唯有农 民造反政权才有所谓镇压反革命的政策,而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的数十年间,以镇压反革命为名目和以大搞政治运动为手段的嗜杀,包括逼杀,只能使陈胜、吴 广、张角、黄巢、王小波、李顺、朱元璋、张献忠、李自成和洪秀全们望洋兴叹,自愧难及。
五、全面归复专制的思想和文化。中共农民造反与中国传统农民革命一样,为号召革命,他们总是要以反对专制的思想文化为号召、为标榜。及至夺取政权之 后,为了维护专制政权,他们又总是要在“革命”的标签之下,全面复归专制的思想文化观念,藉以重建和强化专制的思想文化统治。特别是在它复辟专制的本相已 经暴露之后,或是在它借以统治的西方共产思潮已经破产之际,传统的专制思想和文化,就更会成为他们维护专制统治的重要工具。以反孔和焚烧孔子典籍起家的洪 秀全,在攻入南京之后,即在寝宫内设立孔子牌位,并依儒学而开科取士的目的,便是意在建立和巩固他的新君主统治。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曾否定并要打倒一切传 统文化的中共,竟授意、支持到处成立孔学会、孔道会、孔研会和孔酒会,并将它们完全掌控在手,其行径无非与历代专制统治者一样,不过是要维系正在走向末路 的专制复辟统治罢了(参见本卷第五、六两章)。
六、全面重建严酷的等级制度。中共农民造反与中国传统农民造反一样,虽然在号召造反时都要大言“平等与共产”思想,但在夺取政权之后便立即要重新划分等级,重建等级森严的社会秩序,以归复专制等级,强化专制统治(参见本卷第五章第五节)。

第二、中共农民造反与中国传统农民革命的主要区别

  中共农民造反虽然在其手段和特征上与中国传统农民造反共相一致,但中共毕竟是一个披着现代政党外衣的农民造反党,是借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 欧洲共产革命的旗号,在苏俄直接命令和指挥下,反对中国民主革命、推行共产专制复辟的现代政治集团。因此,它也必然会在一些重要的方面,与传统农民革命造 反有所区别。这些重大区别概括起来便是:
一、中共农民造反思想的“现代化与科学化”。中国共产党借用马克思主义的学说,接过了一整套“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才将中国传 统农民的革命思想“科学化和现代化”了。由是,才既能以共产革命的名义迷惑人民,又能以共产革命的名义统治人民,更能以共产革命的名义镇压人民。
二、中共农民造反更富有欺骗性、严密性和残酷性。中共因具有一个现代政党的外在形式,尤其是在苏俄亲自扶植、阴谋教唆和直接指挥下,又被赋予了狂热的 共产宗教情绪和顽强的政治集团意识,这就使它较之历史上的农民革命,和中国农村社会中的一般农民会党,更具有信仰的疯狂性、组织的严密性和纪律的残酷性。 这就使它增强了战斗力,扩大了欺骗性,从而为它的成功和成功后的巩固权力造成了有利的条件。
三、中共农民造反具有卖国和叛国的特质。由于中共长期以来是一个在外国颠覆势力蓄意扶植和直接指挥下的叛乱叛国集团,这就使它与中国历代农民革命造反 形成了一个重大的区别。因为农民英雄们大都是乡土主义者与爱国主义者,不会甘心做外人之奴才,不会承认“农民阶级没有祖国”,更没有当这个“外国”已经在 侵略自己的祖国时,却要武装起来去保卫这个“外国”。朱元璋无疑是反元的民族英雄。李自成亡明后宁肯自己败亡而决不与满清联手,更不会受满清指挥。洪秀全 虽借助改造西方的宗教而建立了“拜上帝会”,倡天下大同以造反,却从没有服从过任何一家外国势力的命令和指使,更没有成为欧洲天主教廷的“一个支部”。明 末清初的会党亦从未勾结过任何一家外国势力以“反清复明”。义和团起义的口号则是“扶清灭洋”。即便是在现代,孙中山之争取俄援,亦纯粹是为了推动中国的 国民革命,反对本国的专制复辟,前提更是说得明明白白,“绝不同意移植共产制度于中国”。因此,纵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亦唯有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这一场农 民造反,才是一场为打天下而心甘情愿地卖国和叛国的“革命”。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内,它对于苏俄种种指令的鞠躬尽瘁,以及它在苏俄的命令和指挥下,为了忠 于苏俄而出卖祖国的一整套理论、口号、行为和实绩,实在为中国数千年历史上的造反者们所没有,亦为中国数千年历史上所有的叛国者们望洋而兴叹。
四、中共农民造反是“反民主进步而非反专制统治”。中国历代农民造反革命,虽然其结果都是专制制度的复辟,但是,其起因,则均为反抗剥削、压迫以及反 对封建专制统治本身。因此,中国历史上的农民革命,才具有被同情、甚至被赞扬的一面。但是,中国共产党在现代中国由专制向民主的艰难过渡进程中,所发动的 这一场现代农民造反,一是苏俄蓄意颠覆民主中国、再造专制中国的一个恶果,并非中国农民自发的革命;二是它所造反的对象,非但不是历史上的专制王朝、专制 统治和专制制度,却是那个在外患内忧之下,正艰难地推进着民主进步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因此,就世界的专制逆流而论,中共乃是国际共产专制复辟势力的 一个部分;就国内的民主进步而言,中共的“革命”则是对中国民主过渡进程的反扑与破坏。因而,它才非但不是一个前进的革命,而是一个倒退的“革命”;非但 不是一个反对专制统治的造反,而是一个反对新生民主政权和崭新共和制度的造反。这便是它与中国历代农民革命的一个最重大和最主要的区别。
综上所述,一九二七年以后的中国共产党,虽仍为苏俄所支持、所指挥,亦仍然打着共产革命的旗号,标榜为“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但是,在本质上,它 已经完全蜕变成了一个在境外颠覆势力长期指使下,以共产革命为名义,以现代政党为形式,以传统农民革命方式为手段,以封建会党为本质的农民造反党。

兼 问  是谁“里通外国”?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中共于中国大陆夺取政权后,在毛泽东推行残酷专制统治的二十六年里,特别是在那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中共及其政 权曾以“里通外国”罪,包括制造“苏修特务”罪,迫害了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无辜民众,直至它自己的党人。五十年代以后,在中国大陆,只要家中在海外有 人,在台湾有亲,中共即会施以“里通外国”的嫌疑,闲时内部监控,连海外或是台湾来了一封家信,也只能是由单位领导或地方派出所招去看信,看后尚要“存 档”,留下证据。有的自然是连看也不给你看。及至运动一来,则公然打击,公开批斗,明火抄家,强迫交代如何“里通外国”,直至无端逮捕判罪,以至无辜遭受 迫害而致死者,何止成千上万计。文革当中,遭此迫害者,和遭遇“苏修特务”罪迫害者,就更是难以计数。文革后,虽然“对外开放,对内搞活”,遍中国大陆已 早成“独尊海外”之景,“独亲台胞”之风,但是,今天,当有人仅仅写了一篇论述民主的文章在海外发表,或仅仅在海外高谈阔论了一番民主,或获得了外国某大 学批准的一点讲学金,亦仍然会被中共政权视为“里通外国和颠覆政府”,直至判为“危害国家”的重罪。遁身海外者,可以一时无忧,却成了颠覆分子,有家难 归;栖身国内者,就要被内控、监视,直至判决劳教、劳改、坐监牢了,其例举不胜举。然而,如文中所证,自一九二一年至一九四九年,整整二十八年间,中共在 苏俄命令与指挥下,不仅持续发动武装叛乱,甚至持续发动武装叛国,特别是当祖国的主权遭遇新沙皇俄国的蹂躏,祖国的领土遭遇新沙皇俄国的大规模入侵之时, 中共竟能在新沙皇斯大林的命令下,公然和公开地从反对祖国收回主权,直到决议、决策和决心“武装保卫苏联”,更藉此疯狂地煽动武装叛乱,以与苏俄对自己祖 国的侵略战争“里应外合”。如是中共倒反而不是“里通外国”?倒反而不是叛变叛国?倒反而拥有了一部“伟大的和光荣的革命历史”?倒反而成了一个专门骂人 卖国,专门抓人“里通外国”,专门标榜自己才是“爱国主义者”的党了?

第三章
——————————————————————————–

中共假言抗日以图存、 借口抗日以扩张(上)

  一九四九年之后,在中国大陆任何一本历史教材里,都清楚明白地写着:“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军民坚持八年抗战,才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这个“历史性的谎言”,既因中共在思想、文化、学术、教育等各个领域实行全面专制,而使得知情者噤若寒蝉,不敢言真;又因它不厌其烦地对大、中、小学学生 反复地予以强行灌输,方才使得“长在红旗下、泡在苦水里”的好几代中国人深信不疑。特别是被毛泽东和他的红色秀才们制造,并由美国记者爱德加·斯诺传播, 和中共自己刻意宣传了半个多世纪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更因被冠上了“北上抗日”这样一个无限正义和无限爱国的前提,中共“长征”竟成为一曲“革命浪 漫主义的英雄史诗”,足以“动人心魄”。再加上御用文人和其他文人必须岁岁年年地“放声歌唱”,小说、戏剧、电影、话剧,故事,包括民间鼓词与杂曲,都一 再被指示要以它为题材进行创作和表演,以对一代又一代“革命接班人”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因此,这个墨泼的谎言就在被重复了一千次一万次以后,而成为 “历史的真实”。然而,这个“历史的真实”却因为中国大陆人民自己对中国现代历史反思的不断深入,而终于迎来了被彻底揭穿真相的这一天。这个“历史的真 实”就是:

一  中国共产党失败逃亡是真,北上抗日是假

第一、日本何时侵略我国、中共何时倡言抗日

  众所周知的是,日本阴谋侵占我国东三省的明确日期,是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是故,在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那里,才会有十四年抗战之说。所谓八年抗战,其意为“八年全面抗战”,前六年是为“局部”。因为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是在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
但是,在中共的历史教科书里,却从来不言十四年抗战,而只称八年抗战。那末,自一九三一至一九三七年间,中共在做什么?
一、自一九三一至一九三五年八月,中共是在苏俄命令下,为颠覆中华民国而发动武装暴动、土地革命和建立俄式苏维埃政权;是在“武装保卫苏联”的总方针 下,与苏俄“里应外合”,公然地进行武装叛国,并乘“九一八”之机,分裂祖国并制造“两个中国”,成立俄属“中华苏维埃国”。对此,不仅一九三一至一九三 五年间的所有中共文件,都证明了这才是“历史的真实”,而且,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大陆的每一本历史教科书,甚至是御用文人的大量文艺作品,也都尽情地“歌 颂”了这一“历史的真实”。
二、一九三零年十月,在残余军阀的一系列大规模叛乱被中华民国政府军相继荡平之后,中华民国政府因明确制定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正确国策,从而开始了 对中共武装叛乱,特别是对中共江西苏区和鄂豫皖苏区的围剿。这一围剿,历经五次,历时四年。如前所说,第二、第三和第四次围剿,虽因九一八事变、淞沪抗战 和长城抗战而不得不中断。但在中共所有的党史文件和现代史教科书中,却一再地记述了中共如何“欢呼”这三次反围剿的“胜利”,却从来不曾记述他们有一言一 语以提出抗日,有一言一语以要求北上东北、长城抗日,或东进上海抗日,却记载着他们如何乘国难当头,而将叛乱叛国的呼声喊得更高,并将武装叛乱叛国的行径 愈演愈烈。

第二、中共失败突围是真、胜利长征是假

  在中共的许许多多历史教科书里,都写着中共红军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开始了“胜利长征”。但是,同是在中共的这些教科书里,却又都明明白白 地写着,中共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后,中共江西中央红军曾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一日突围。然而,“失败突围”与“胜利长征”是不可以“同日而语”的。因 此,在同一年、同一月、甚至是在同一天内,中共中央红军离开江西究竟是“失败突围”还是“胜利长征”呢?
一、中共承认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一九三五年一月,中共“遵义会议”所通过的“中共中央反对敌人第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指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战争 的失败及退出中央苏区后遭到的严重损失,主要原因是在军事上执行了单纯军事防御路线,是博古和李德在军事上犯了一系列严重错误的结果。”中共在它对内的正 式文件里承认是“失败退出”,而非“胜利长征”。
二、中共中央红军是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而仓促突围。中共《中国现代史》首先称:“一九三四年三月,广昌失守之后,红军又兵分六路,全线防御,继续实行 所谓短促突击,使红军和中央苏区损失更大。整个战争形势对红军和中央苏区越来越不利。红军继续在内线作战已无可能打破敌人围攻,只剩下长征一条路 了。”01 中共《中国现代史》继之又称:“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央苏区的兴国、宁都、石城等相继失守,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的希望完全丧失。中共中央领导人博古等仓促决 定中央红军(一方面军)主力撤离中央苏区,突围转移。”02 “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央红军连同后方机关八万六千多人,从福建长汀、宁化和江西瑞金、萼都等地出发,向红二、六军团所在地湘西进军,开始长征。” 并且,“长征开始后,中共中央领导人又在军事上犯了逃跑主义的错误,使红军蒙受巨大损失。从十月二十一日至十一月三十日,虽经红军英勇苦战,连续突破敌人 的四道封锁线,渡过了湘江,但是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人员损失过半,减至三万余人,并始终不能摆脱被动挨打的局面。博古等的左倾错误导致中央红军以至中国 革命陷入极大的危机之中。”03
上述引言证明,一是第五次反围剿的连连失败,使中共红军“只剩下长征一条路了”。二是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逼迫中共中央领导人仓促决定“撤离中央苏区, 突围转移”。三则明明是失败撤离,却偏要说是向“湘西进军,开始长征”。四是犯了“逃跑主义的错误”,并在“逃跑”中始终不能摆脱被动挨打的局面,使得 “中国革命”陷入极大的危机之中。如是,中共失败逃亡、而非长征抗日的历史事实,已经无庸质疑。

第三、中共北上长征是假、南下和西上逃亡是真

  显然,突围和逃亡是不能与进军和长征“相映生辉”的。后来,中共不过是要用“长征”和“进军”这些漂亮的言词,来掩盖它失败后的突围和逃亡罢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自一九三四年十月至一九三六年底,中共的失败和逃亡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中共中央红军首先南逃湘西。中共现代史教科书承认“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目标是与二、六军团会合。二、六军团在川湘黔边界展开了强大攻 势,策应中央红军”。04 《中国革命史荟萃》一书亦在吹嘘中证实,湘鄂川黔根据地曾“将数十万国民党军队吸引到自己方面来,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05
有必要说明的是,中共中央红军之所以要南逃川湘黔边境,是因为川湘黔边境“地处边陲均距四省省会千里之外。反革命军事力量薄弱……它重峦叠嶂,江河纵 横,进可以截断长江交通,退可以凭借高山峻岭,是土家、苗、白、汉等族杂居的地方……地方军阀派系林立,极不统一,有利于革命的武装割据……有利于根据地 主力回旋……有利于我军在敌人矛盾交错中生存发展,有利于开辟根据地”。06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和一九三二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中共红三军曾乘政府军两次被迫停止和中断围剿,于一九三三年一月进入湘鄂边。是年十二月“由湘鄂西中 央分局在咸丰大村召开会议,提出创造湘鄂川黔根据地的口号”。07 “一九三四年七月,正式形成永(顺)、大(庸)、龙(山)、桑(植)为中心的湘鄂川黔根据地”,即成为红二、红六军团的武装割据地区。08
由是可知,中共中央红军是南逃湘西,意欲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图谋于川湘黔边继续实行武装割据。所谓失败突围之日,便是长征北上抗日之时,则只能是后来所“编写”的谎言。

  第二阶段,中共中央红军被迫逃往西南企图重新建立根据地。据中共现代史教科书称:“渡过湘江后,如果继续与二、六军团会合,就必须与五、六倍于 己的敌人打硬仗,这对于只剩下三万人的中央红军,显然有覆灭的危险。这时,毛泽东力主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单引 号为引者所加),避免钻进敌军布置好的口袋,以在敌兵力薄弱的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共中央于黎平召开政治局会议,决议放弃 去湘西的计划,决定建立川黔边新苏区,并首先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黔东北根据地。”09 于是“中共中央红军才于一九三五年一月强渡乌江,打下了遵义城”。10
由是可知,中共中央红军改向西南逃窜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黔东北新根据地,既不是北上,也不是长征,更谈不上是抗日。

  第三阶段,中共中央红军被迫由西南向西北逃窜。中共残余红军因敌人力量薄弱而打下遵义城之后,虽然经历了“党在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11 ,但是,原来欲在黔东北建立新根据地的目的,却由于敌人的围追堵截而不能实现。当是之时,为了不被消灭,为了能够与早已逃往川北、并建立了苏区的张国焘四 方面军会合,12 中共中央红军曾于一九三五年一月下旬至一九三五年五月上旬狼奔豕突,辗转逃窜。一渡赤水,强渡长江未成;二渡赤水,被迫退回遵义城;三渡赤水至川南不成, 旋再返贵州;直至四渡赤水,经会泽越金沙江,由西康东南部的会理北上德昌、越隽,过大渡河,再经天全、金兴,方于六月十六日逃至四川西北的懋功与张部会 合。
历史的事实是,不论是中共中央红军要由西南逃向川西北,还是张国焘早已从鄂豫皖西逃五千里而至川北,抑或是曾武装割据在川湘黔边的红二、六军团,亦于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由桑植向川西北突围和逃亡,以及后来他们先后在懋功和甘孜的会合,中共三大红军主力残部都不是长征,而是逃跑,都不是北上,而是西逃。既 与北上抗日完全没有关系,亦从来没有喊过一句北上抗日的口号。

  第四阶段,中共一、四两个方面军由合而裂,南北分途逃窜,毛部落脚陕北。
一、一九三五年六月,中共中央红军即第一方面军与张国焘第四方面军于逃亡途中在懋功会合,并召开懋功军事会议。在懋功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向甘北宁 夏北进的军事计划”。他说明“共产国际曾来电指示,要我们靠近外蒙古,现时根据我们自身的情况也只有这样做”。会上,当张国焘提问“共产国际何时有这个指 示”时,“张闻天起而答复,在我们没有离开瑞金前(按:十个月前),共产国际在一个指示的电报中曾说到中国红军在不得已时可以靠近外蒙古。中央红军离开江 西苏区后,即与共产国际失去联系,现在无法通电报”。对此,张国焘在他的《回忆录》里还记述说:“毛泽东谈笑风生地说下去。他说他打开地图一看,西北只有 宁夏这个富庶的区域,防守在那里的马鸿逵部,实力也比较薄弱。莫斯科既有这样的指示,虽然事隔多时,相信仍会从外蒙古方面来策应我们。那我们也就不怕外蒙 与宁夏之间那片沙漠的阻隔了。他加重语气说,打开窗子说亮话,我们有被消灭的危险……如果宁夏再不能立足,至少中共中央一部分干部,还可以坐汽车通过沙漠 到外蒙古去,留下这些革命种子,将来还可以再起。”13
张国焘说:“毛泽东这篇富于风趣但又非常沉痛的讲话,当时给我们的印象不是反感,而是同情。他所提出来的计划,没有着重说到陕北,没有说到北上抗日, 因为当时我们在被隔离的状态之下,对于抗日一事确实非常茫然;他也没有说到在陕北可以和刘子丹、高岗及徐海东两部会合,因为刘子丹、高岗的名字那时我们都 不知道”。“张闻天等都说,中共中央对徐海东部由鄂豫皖西行到陕北地区,是否依然存在,以及陕北一带是否有其他的游击队等,均毫无所知。”14
在懋功会议上张国焘本人也提出了三个计划,一是向川北、甘南和汉中发展的川甘康计划,二是向陕北发展、取宁夏为后方、以外蒙古为靠背的北进计划,三是 向兰州以西河西走廊发展、以新疆为后方的西进计划。显然这三个计划均与北上抗日无关,纯粹是“求生存”的计划。用张国焘的话来说,“我们当时最主要的问题 是生存和死亡”,而“我们这一群人特别坚强,不怕一切困难”的原因,是因为“志在寻求生存之道”。15 对此,中共党史专家亦说道:“一九三五年六月二十六日,两河口会议决定创造川陕甘根据地,并未提出去陕北。”16
由是可知,中共一、四两个方面军在懋功会合后,双方既未提出北上陕北,更未提出北上抗日。毛泽东提出的向甘北宁夏北进的计划,是为了打通北逃苏联的道路,而不是抗日。此时,已经是中共中央红军逃离江西八个月之后了。
二、一九三五年八月,即距懋功军事会议两个月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毛尔盖附近沙窝召开会议。这次会议一是通过了“中央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 势和任务的决议”,并称“苏维埃运动和土地革命已获得重大胜利,红军在反围剿中也获得了重大胜利;中央在过去一个时期已发生的军事路线的错误,遵义会议已 经适当地将它纠正过来了;遵义会议以后中央所执行的都是正确的路线;全党全军都应团结在中央的周围,继续为苏维埃中国而奋斗”。二是“曾谈到抗日问题,但 没有人说应将苏维埃的现行政策,改为抗日的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张国焘坦承说,“我们没有想到可以在抗日的问题上找到我们的救生圈”。17 三是鉴于“我们再停留下去,敌人更会调集较多兵力封锁我们,不让我们走出这个区域”,张国焘乃提议“红军全部进入甘南岷县临潭一带地区,再依情况决定北进 或西进”。18 毛尔盖会议既未决定北上,更未决定抗日。如果有人不相信中共“叛徒”张国焘的话,那末,下文所述的事实可以证明张国焘的话不是谎言。
三、一九三五年八、九月间,中共红军在毛尔盖西北巴西一带与政府军接战失败,再加上一、四两个方面军之间的猜忌和毛、张的内讧,毛泽东乃率领一方面军 彭德怀、林彪、叶剑英等部六千残余,以陕甘游击大队的名义,悄然逃往甘肃西南的西固附近。中共党史专家称,毛的中共中央曾于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二日在俄界召 开会议,提出“放弃川陕甘方针,决定经甘东北和陕北,以游击战争打通国际路线,到接近苏联的地区去创造根据地,休整力量,但没有明确落脚点放在陕北”。直 至“一九三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在通渭县榜罗镇召开的政治局党委会议上,才作出了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在陕北的决定”。19
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九日,毛的一方面军残余抵达陕北距延安五十公里的吴起镇。十月下旬,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称:“第一,在俄界会议上,曾想到 在会合后到接近苏联的地区去,那时保卫与扩大陕北苏区的观念是没有的。第二,榜罗镇会议(由政治局常委同志参加),改变了俄界会议的决定。因为那时得到了 新的材料,知道陕北有这样大的苏区和红军(按:指徐海东和刘子丹部,后与毛部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在陕北瓦窑堡会合)。第三,现在我们应批准榜罗镇会议的改 变,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按:不是抗日)。”20
毛部在与陕北红军会合后,仍然坚持苏维埃“国号”,并由毛任苏维埃中央执委会主席,秦邦宪为中华苏维埃国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犹如张国焘所言,“陕北 一带是中国历史上造反者和土匪啸聚之所,它的各种条件,象大海中的一个避风港,似乎所有西北方面的造反者,不管他们最初的目的如何,当他们处在逆境的时 候,不是南走汉中秦岭巴山山脉,便是北走陕北,以待时机。这主要是地理的形势所使然”。21 毛泽东和它的中共中央最后落脚在陕北,虽为偶然,却也是“为传统所决定”。
另外,张国焘的第四方面军在毛尔盖与毛的中央红军分裂后,却决定“南下”而非北上,自然更非抗日。其部下“忙著作南下的动员工作”,如张国焘在他的回忆中所说,“打到天全庐山吃大米,是我们当时激励战士的口号”。22
由是可知,分裂后不论是毛还是张,他们都根本没有北上抗日之心,却有继续作乱之想。毛部将逃亡终点定在陕北,是因意外地发现陕北尚存红军;张部南下逃 亡,更与北上抗日南辕北辙。在中共第五次反围剿失败逃亡整整一年后,中共各路残余红军不仅没有在言词上提出抗日,更没有在行动上进行抗日。其时,如果有人 打出了诸如“北上抗日先遣队”一类的旗号,则不过是打着抗日的旗号以逃跑罢了。23 而所谓北上,所谓建立陕北抗日根据地,前者是为南下不成之后的“被逼”,后者自然是弥天大谎。遂足以证明中共“北上抗日是假,失败逃亡是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