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读书笔记 Thoughts when reading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2011-06-30 10:34:08

53215

原文:

陈胜初起兵,诸郡县苦秦吏暴,争杀其长吏以应胜。晋安帝时,孙恩乱东土,所至醢诸县令以食其妻子,不食者辄肢解 之。隋大业末,群盗蜂起,得隋官及士族子弟皆杀之。黄巢陷京师,其徒各出大掠,杀人满街,巢不能禁,尤憎官吏,得者皆杀之。宣和中,方腊为乱,陷数州,凡 得官吏。必断脔肢体,探其肺肠,或熬以膏油,丛镝乱射,备尽楚毒,以偿怨心。杭卒陈通为逆,每获一命官,亦即枭斩。岂非贪残者为吏,倚势虐民,比屋抱恨, 思一有所出久矣,故乘时肆志,人自以为怒乎?
《容斋续笔》卷五。

大意:历朝历代的官吏,欺压虐待平民的现象都很普遍。官吏倚仗的,无非是官势,无非是衙役、差官、捕快,到最后就是兵了。于是官民矛盾日益加深,激 化,日积月累,便成了不了之事。到最后必然激起民变,民变规模从小变大,就成了军。陈胜起兵,各县民众争先杀官吏响应。晋孙恩起兵,所到之处把所有县令都 砍成肉酱,命令县令的妻子儿子吃,不吃的就将其肢解。隋朝末年,遍地都是盗贼,只要抓到官吏或者世家子弟都杀光。唐末黄巢攻陷京师长安,手下四出劫掠,见 到官吏就杀。北宋方腊作乱,只要抓到官吏,就将肢体斩断,把内脏挖出,用尸体熬膏油,或者乱箭射死。

洪迈评论:岂非贪残为吏,倚势虐民,比屋抱恨,思一有所出久矣,故乘时肆意,人自为怒乎?
& nbsp; 要不是这些官吏过于贪渎残暴,仗势欺民,怎么会令家家都恨之入骨,早就想报复了,于是趁机痛快一把,以泄心头之恨。

有感:想起前一向一位官员的说法:公务员得不到应有的尊重,社会就会乱。社会乱了,吃亏的还是群众。言下之意就是你们闹吧,我们这些当官的不管干了 什么坏事,你们都要尊重我们。否则社会乱起来,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我们不吃亏,因为我们有警察,有武警,有密探,还有军队。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真的当官的就绝对安全了?肯定不吃亏了?看看上文吧,一旦民变四起天下大乱,民众首先就会对官员报复。砍头的,剁成肉酱的,肢解的,乱箭射的,还有 把内脏都掏出来,用尸体来熬制膏油的。那个时候朝廷也有衙役、捕快,也有军队,但到时候未必都靠得住的,否则也不会有中国数千年来该朝换代无数次了。官员 有大把财物、房屋、小三,巴不得好好享受,自然怕死得紧,穷人呢?反正也没多少值钱的,丢了也就丢了,他们反而不怕。反正过的都是苦日子,不过就不过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

作者洪迈绝非穷人,他是知名的节臣。南宋时出使金国,就是金复新的祖国,因为不肯侮辱自己的国家被扣押,后被遣归。做过几个州的知州,宋宁宗时以端 明殿学士致仕,《容斋随笔》更是不朽的名著。他出身官宦世家,自己是名臣节臣大儒,看事情不单从朝廷从官员立场说话,也算是难得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