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拙劣的表演2011-04-21 03:53:33

52747

第一次听说艾未未的名字,是做三聚氰氨和结实宝宝事件的时候,一位香港朋友向我推荐他的文章。当时记得是去的新浪,看了印象也不深。因为我注重的是 信息, 评论一般不太看,因为我自己也写评论,不太希望受人影响。后来就是他搞行为艺术,去广电总局申请禁演《功夫熊猫》。对这个我是有点不以为然的,电影是娱乐 业,各种题材都会使用。用中国功夫做题材对我来说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况且我儿子还蛮喜欢这部电影的,我自己是很久以后才陪儿子看了大半部,觉得挺无聊 的。

我大致上明白行为艺术是怎么做,做什么的,但以前还真不知道居然还有人以此为生的。我是红绿色盲,于是与颜色有关的东东跟我基本上就 绝缘了,包括开车和艺术。真正让我认识到艾未未这个人是在汶川地震后,他开始组织调查受难学生的时候,这个行动令我完全刮目相看。在中国,在那个时候,这 样做无疑是要冒相当大的风险的。这也是我非常想做而没有资源去做的事情,他这样做了,冒着相当大的风险。

作为一个具国际知名度大艺术家, 为一群素不相识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甘冒风险进行调查。令我对这个人,这个人的人格,这个人的品质产生极高的敬意。他早已经名利双收了,不需要为口奔忙 了,但为了一群可爱可怜的孩子,毅然招募志愿者去实际调查,真不容易。得亏他的国际艺术家的名才让他能这么做,不然早就进班房了,如谭作人一样。

之后的声援谭作人而被殴打致脑颅积血,调查上海静安区大火遇难者,在上海的艺术中心被无耻地强拆。我的注意力一直在跟随这个憨厚可爱的胖子,我觉得我感受到了一位国际艺术大家的人格魅力,同时也开始为他担心了。糟糕的是,这种担心居然不是多余的。

我 读了“王朔”写他的文章,称他为艺霸,说他垄断了行为艺术的资源。当时我觉得挺奇怪的,艾未未凭什么垄断资源?他不是政府,不能说你要投资就必须跟我的企 业合资,或者说必须给我。他也是一笔笔资金申请回来的,他充其量是凭自己的声望申请的成数大一点而已吧?一个无权无势的艺术家有什么能力垄断国际资源?难 道国外那些基金要仰他的鼻息?没道理呀。我不知道的是,这是一个开始,一个信号,当局要动他了。

果然,过了约两天就听说艾未未被秘密抓捕 了。然后就看到了一大堆各色人等开博的开博,发文章的发文章开始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其中最让人恶心的是《环球时报》的法律不拐弯的文章,这是什么狗屁呀。 特立独行是罪过吗?踩红线?踩红线是罪行吗?简直莫名其妙。犯法难道不是违反了具体某一条或几条法律的才是犯法吗?具体哪一条法律你说不出来,就是什么对 特立独行不拐弯,这不是莫须有是什么?倒反而象自白书,姓艾的惹怒我们了,我们要拿法律来治他了,至于哪一条是以后的事情,先抓了再说,不是吗?

然 后就是铺天盖地地造舆论,造声势,要彻底唱黑他,抹黑他。从人品到艺术成就到法律,全方位地对他进行攻击。什么流氓,九流艺术家,艺霸,重婚罪,露阴癖, 伤风化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拜托,可不可以不要做得那么直白?那么弱智?那么无耻?那么下流?这些手法实在是太过于拙劣了吧?这不是明摆着丢执政党的人 吗?真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文革前了。

本身这样密集的出动就等于告诉大家这是执政党的干活了,你要抹黑他也要讲点逻辑吧?这么信 口开河地,有什么说服力呢?在墙内你们封锁消息,在墙外就不能稍微组织一下人手,组织一下语言?你们真当国人还是三十年前的国人啊?整天叫嚣与时俱进,怎 么做起事情来都往回抽抽呢?这不是写大字报,整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的那一套吗?要知道懂翻墙敢翻墙的,都是中国人当中最有胆识和分辨能力的人,这不是在侮 辱大家的智商吗?

他是几流的艺术家我没有深刻体会,我只知道你们请他做鸟巢设计的顾问了。你们为什么要请一个九流的艺术家做 你们大脸面的设计顾问?贬低他的艺术成就实际上就是贬低你们自己,明白吗?至于露阴癖也不过是艺术问题,凡是艺术问题都是主观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 不喜欢,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那兽兽徐莹汤嘉丽张筱雨都露阴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抓她们?网络上的裸体照要是都打印出来,至少也有一万吨吧?你们抓得完吗? 有病啊?何况我在国内似乎还没有看到过艾未未的裸照,假如他在国外网站发表,你们还没有司法管辖权呢,管得着吗?

重婚罪也很无聊,那何鸿 笙还公开娶了四个姨太太呢,你们不去抓他?重婚罪这种东西基本上都属于不告不理的,这就叫做欲加之最了。何况他太太说国内都不承认他们的婚姻因为是在拉斯 维加斯注册的,那何来重婚罪?要是按照事实婚姻这种提法去查国内的每个官员,怕要起一座广东省那么大的监狱才装得下,办公楼反而要空了。

经 济罪是目前最靠谱的说法,据说艾未未卖兽头和陶瓷瓜子赚了几千万没交税。但是逃税罪的操作需要秘密抓捕,还两个星期不让家人探视吗?这是政治罪的操作手法 吧?据我的推测,他们在谈交易。如同上次那位许先生一样,看那势头好象肯定要审肯定要判了,结果轻轻地就放过了。然后到了乐清事件的时候,当局需要他了, 他就出来组织公民调查团轻率地判定是普通交通肇事案了,所以背后一定是有交易的。不让家属探视是需要增加艾的心理压力,迫使他就范。

但是 艾跟许先生的情况不是一样的,愿意接受艾先生的国家多得是,德国就有大学聘请他做教授了。只要他出来,往国外一遁,就天高任鸟飞了。这个未必是当局愿意看 到的,毕竟艾先生是在出国的时候在机场抓捕的。但是即便是艾先生做了交易,效果肯定也不会太大。看看许先生就知道,乐清事件基本上没有人相信他的报告。当 今国人也不光看人身上的标签了,话从谁嘴里说出来都一样,关键是要看事实看根据看证据。许先生这个棋子基本上也就废掉了,以后没有多少人会继续相信他的话 了。听其言,观其行,人焉溲哉,人焉溲哉。

那么艾先生呢?拭目以待。预祝他早日重获自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