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1)

26216
第三章

北京戒严

(1989年5月17日至5月31日)

【内容提要】

第三章记述了从5月17日至5月31日动乱升级的情况。5月17日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是决定中国 命运的一次会议。会议以少数服从多数的组织原则,坚持了“四·二六”社论的正确论断,为了挽救危及国家安危的混乱局面,作出了实行戒严的决策。5月19日召开首都党政军各界干部大会,党中央旗 帜鲜明地号召全国军民动员起来坚决制止动乱。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国务院决定从5月20日起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中央军委决定调动解放军部分部队进京,协助公安干警和武警,制止动乱和 维持社会治安。

解放军进京受到动乱分子的阻挠,动乱分子欺 骗和强迫部分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对政府施加压力,要挟党和政府承认“四·二六”社论是错误的,承认他们搞动乱是“爱国行动”,继而达到乱中夺权的图 谋。

在此紧要关头,赵紫阳不是站在党中央制止动 乱的立场,而是站在支持动乱的立场。5月19日凌晨,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讲话,暴露了党中央内部的分歧,使动乱进一步升级。为了避免流血冲 突,戒严部队在北京市郊区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修整,耐心地向市民说明来意,以争取广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但是戒严部队未能按期达到预期的目标,天安门仍被动 乱分子盘踞。北京和全国局势更加混乱,西方政府和反华舆论对中国的动乱公开表示支持,“美国之音”作了大量歪曲事实的报道,充当反华的急先锋,起到对波助 澜的作用。

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

5月 17日

下午4时,小平同志召集会议,讨论当前局势。赵、 李、乔、胡、姚和尚昆参加,王瑞林也在。这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

赵讲,目前惟一办法是否定4月26日社论,与学生妥协,缓和下来。

我讲,26日社论是正确的,本来形势已逐步好转,但 紫阳同志5月4日跟中央调子不一样,又重新点起火,以致 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惟一办法是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乔石认为4月26日社论是正确的。

依林说,这场动乱是赵的错误造成,他完全赞 成李的意见。

胡对局势感到忧虑。他说,我们想的与广大群 众想的差得太远。

杨尚昆认为不能从《社论》中后退,现在目标 是邓,只有旗帜鲜明反对动乱。

邓讲话,委托出在党内。紫阳5月4日讲话是转折,制止动乱惟一办法是戒严。

邓说,你们的办公室有奸细,看看是谁走漏出 去。

晚8时,常委再次碰头,定了戒严时间为5月21日,19日晚开动员大会。赵说,我的时间已结束, 已写好信向常委请假。

5月16日晚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继续开到今天凌晨,总算达成一项决定:由赵紫阳代表政治局常委公开发表书 面谈话,实际上是一封公开信。信中说,“现在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向同学们讲几句话。”信中首先把常委的名字都列出来,这 在过去是绝无仅有的。信中肯定了同学们的“爱国热情”是可贵的,“希望同学们保重身体,停止绝食”,要求学生“顾全大局,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

上午,我接到小平同志办公室的通知,小平同 志邀请全体常委于下午4时到小平同志处开会。这是一次正式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体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同志出席,杨尚昆同志列席,王瑞林同志担 任记录。这是一次决定中国命运的会议。

赵紫阳首先发言,他说,解决目前困难惟一的 办法是否定“四·二六”社论,与学生达成妥协,使局面缓和下来。我第二个发言,对赵的意见表示坚决反对。我说, “四·二六”社论是正确的。《社论》发表后,形势本来已逐步好转,但赵紫阳5月4日讲话,跟中央调子不一样,又重新点起火 来,以致发展到今天这种混乱地步。当前惟一办法是中央常委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乔石同志发言明确表示“四·二六”社论是完全正确的。依林同志发 言说,这场动乱是赵紫阳的错误造成的,他要负完全的责任。胡启立同志说,他对目前局势感到忧虑,他说中央的同志与广大群众想得差的太远了。尚昆同志认为不 能从《社论》后退,现在学生斗争的目标已指向小平同志,只有旗帜鲜明反对动乱,国家才有出路。

小平同志听完大家发言后,作了重要讲话,以 下是根据我当场笔记整理的摘要。

小平同志首先分析了当前的形势:

形势很严峻,问题出在党内。全国出问题都是 受到北京的影响,因此,要解决问题,先从北京解决起。继续发展下去,肯定很快就蔓延到全国。如果我们按照4月 26日的社论精神,加强工作,进行对话,那 么,积极分子就已经组织起来了,搞动乱的开始害怕了,形势已经向逐步稳定的方向发展。

小平同志一针见血的指出:

这篇社论是正确的,转折点是赵紫阳5月4日的那篇讲话,使人们看到了共产党中央不一 致,学生就闹得更激烈了,很多的人向学生靠拢。因此,问题出在党内,解决的办法,党内要一致,首先中央要一致,错了大家负责。没有这一点精神,还争论干什 么,自己宣布垮台算了。其实,问题看得一清二楚。现成的例子就是匈牙利,一闹就让,让了一步再闹,再让第二步,还是不满足,再让第三步,永远不会满足,除 非共产党垮台。中国搞自由化的人也一样,不达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如果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那么,要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不要社会主义制度,要不要共产 党。如果中央旗帜鲜明,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发展到了很难收拾的地步。你越让,他就越要闹,事情还在发展。不采取紧急措施,肯定是顶不住的。上海江泽 民同志那里,现在还可以顶住,再发展下去,他们也顶不住了。现在没有时间来争论,谁的缺点和谁的责任,这些问题可以慢一点解决。第一步是坚决制止动乱的发 展,第二步逐渐加以消化。如果中央认识不一致,态度不坚决,采取什么措施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接着,小平同志提出了实施戒严的任务:

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 戒严,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是动乱平定下来。在戒严期间要打击坏蛋,不打击这一部分人是不行的,但是人数不要多,少数几个人。戒严就是要动用军 队,军队也要教育好,只要不搞打砸抢,军队也不还手。如果冲突起来,碰伤一些人也是难免的。北京警力不够,要恢复正常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学习秩序,只有 宣布戒严。动作要快,准备好了就立即实行戒严。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多数,不要让更多的人卷进去,陷进去。

戒严也是保护大多数,但有些人硬要闹,而且 让它扩大,也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如果听其自由发展,比如成为全国性动乱。要安定全国,必须首先安定北京。戒严首先要保护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政府部 门的安全,要保护公用事业的安全,要保护通讯部门和电台的安全。现在社会一片混乱,什么坏人都出来了,搞打砸抢的也出来了。所以,我们的行动要越快越好。 态度要比前更加鲜明,戒严的风不能过早放出去,否则效果就差了。

小平同志提出戒严后,会场的空气变得十分严 肃,是各位常委对此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决策表态的关键时候了。我首先表示:我完全同意实行戒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姚依林同志也表态同意戒严。乔石同志点 头表示同意。胡启立同志还是那一句话,对当前局势感到忧虑。只有赵紫阳表示反对,说这个方针我执行不了。

各位常委表态后,小平同志说:

戒严的事由李鹏、乔石、尚昆同志主持,卫戍 区、公安、武警参加外,还有调一些部队进北京。

接着,小平同志已大无畏的精神指出:

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 们打倒,我自已倒下来。我现在认识到,我在这个时候恰恰不能倒下来,文件我可以不看,但不要让身体出了毛病,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 的办法了,不能再让,再让中国就完了,很快就发展成全国性动乱。

北京变成全国性动乱,比“文革”还厉害, “文革”实际上是有领导的,是毛主席领导的。现在好像是来了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但共产党放弃了领导。动乱的真正口号出来了,就是丢掉共产党,丢掉社会 主义。我们这一代人为之奋斗了一生,这个责任我们是担不起的,我们这两代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许多老同志对现在的形势很焦急,这是理所当然的,是一种对事 业感情的表达。

赵紫阳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有决断比没有 决断要好,但对现在这个决策我很担心。

小平同志强调:

政治局常委会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作出决定共 同承担责任,常委一致,政治局一致才是根本的保证。大家统一行动,说话一个口径,错了大家共同负责,这是关键所在。

这时,赵紫阳说:“对常委大多数人的意见, 我只能组织服从,但是我保留意见。”

小平同志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 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锐指出:

你们常委办公室里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 是谁走漏消息。凡走漏消息(手打输入者按:此处后半行未见)

小平同志最后说:

没有万全的方案,什么都很稳妥也不可能。要 阻止外地人到北京来,也不要让动乱蔓延到外地去。攻新华门难道不是动乱,攻大会堂难道不是动乱,动乱已经是事实了嘛,不要再这个问题再争论了,常委一致起 来,少数服从多数,团结一致,聚精会神吧动乱处理好。

下午6是左右常委会结束。我们从小平同志家出来, 我的精神为之一振,赵显得垂头丧气。我向常委提出,晚8时常委再次开会,落实戒严措施。

两个小时以后,常委会在中南海勤政殿小会议 室举行。赵紫阳一开头就说,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结束,已经写好信向常委请长假,因为我留在常委会妨碍你们的工作。尚昆同志劝他不要这样做。会议确定,5月 19日王召开在京的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北京 戒严时间初步定在从21日开始。军队的调动则由尚昆同志具体安排。

会后,我分别找罗干、温家宝、严明复同志到 办公室来谈话,就今天常委会关于戒严的决定向他们作了通报,因为他们在第一线处理动乱,有必要立即把这个重要决定告诉他们。

全国已有27个城市的170多所高校发生游行示威,武汉搞动乱的学 生占据长江大桥,京广铁路被堵塞。北京社会秩序已陷于混乱,“高自联”等非法组织继续占据天安门广场,声称已有3000人绝食。街上不时出现游行队伍,不时 高呼“打倒邓小平”、“拥护赵紫阳”、“赵紫阳万岁”的口号。

非法学生组织纠察队阻拦来往天安门和中南海 附近的行人和车辆。小平同志家住地安门,离中南海很近,平常我们坐汽车去,不过10分钟。今天为了避开学生非法“纠察队”“”,我从小平同志住处绕大道穿小胡同而行,我的坐车行了半 个多小时,才回到中南海。堂堂12亿人的中国合法政府,此时此刻似乎已成为“地下政府”。

后来才知道,赵紫阳从小平同志那里回来后立 即把鲍彤找来,向鲍泄露了常委会开会的情况。赵对鲍说:“下午常委在小平同志家作了决策,我保留了意见。”紫阳要鲍彤立即起草一封致常委、政治局并报小平 同志的辞职信。鲍彤加快这封信的大致内容为:

今天下午常委作出的决策,我服从。但我仍担 心事态难以平息,且有可能继续扩大和恶化,由我来负责组织执行这一决策,将会是不得力的,因此,我请求解除我党的总书记和军委副主席之职。

这里,赵紫阳两次担到下午常委的“决策”, 这一“决策”又是什么内容呢?很显然除了“戒严”而无其他。

赵紫阳在以后的检查中,以及以后鲍彤在法庭 的辩词中,都矢口否认赵紫阳向鲍透露过 “戒严”,而鲍彤也极力否认,说他不知道“戒严”的决策。其实,就在晚上的党委会进行之 时,鲍彤也在政治改革办公室召开了一个有13人参加的告别会议。曾经参加此次会议的顾云昌讲,此时鲍情绪低沉,会场气氛紧张。鲍彤向大家透露了今 天常委会的情况。鲍彤说“这可能是我同大家最后一次谈话了”,鲍警告到会者不要当叛徒,做“犹大”。鲍在会上还慷慨激昂地念了一首诗:“曾为大梁客,死报 信陵君”。赵紫阳是河南滑县人,这里他表示了对赵紫阳的忠心不二。

今天,胡绩伟、江平等24位人大常委写信建议中央立即召开人大常 委紧急会议,研究当前局势。

中国民盟、民建会、民主促进会、九三学社等 民主党派致函赵紫阳,认为“这次学生的行动是爱国行动”。

团中央、全国青联、全国学联发出呼吁书, “恳请同学们珍惜和爱护自己的身体,停止绝食”。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通过决议,要中国政府避免 使用武力,否则,将严重损害同中国的关系。

要求学生停止绝食

5月18日

凌晨5时,赵、李、胡、乔去协和、同仁医院探望了 绝食同学。

9时,启立来,商定11时与绝食学生代表对话。

下午3时,召开戒严会议。北京军区周依冰司令员报 告,决定派5万兵 力,20日晚以前 进入北京。决定成立戒严指挥部,北京市长为指挥,司令员为副指挥。

宋平同志反映,鲍彤手下的顾云昌散布“赵完 了”,常委3比1。

凌晨5时,由中央办公厅统一安排,赵紫阳、李鹏、 乔石和胡启立四位常委都去协和医院和同仁医院探望了绝食而住院的学生,希望其他参加绝食的同学尽快结束绝食,到医院接受治疗。

上午9时左右,胡启立同志来我办公室,提议我去会 见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代表。我认为这是向搞动乱学生公开表示中央态度的时候了,所以欣然同意。我原以为他会和我一起去,不料,临上车时胡启立却不去 了。他解释:“四·二六”《社论》是他起草的,学生对他有气,他去不方便。胡启立临阵脱逃,实在不够意思。

11时在人民大会堂,我和李铁映、李锡铭、阎明复等同志会见了绝食学生代表。鉴于 “文化大革命”中经常发生领导接见造反派时,往往不时打断或不让领导把话讲完的情况,会见一开始, 我就和学生“约法三章”。对这场重要的谈话,根据当时的记录,摘要如下:

李鹏总理:今天和大家见面只谈一个题目,如 何使绝食人员解除目前的困境。党和政府对这件事很关心,也为此事深感不安,担心这些同学的健康。先解决这个问题。我还对今天谈话提出一点要求,同学们有什 么意见,可以充分讲。我们不打断你们,也不插话。但是,我们讲话时,你们也不要打断我们。(大家表示同意)

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吾尔开希:李总理,你刚才 说我们只谈一个问题,而现在不是你请我们来谈,而是我们广场这么多人,请你出来,至于谈几个问题,应该由我们来决定。广场上现在已有许多人晕倒了,你大概 也清楚。我想重点是如何解决问题。昨天,中央常委的书面讲话,我们都听了。我们认为,这还不够,很不够,我们提出的条件你是知道的。

北京大学学生王丹:我们昨天对100多个同学做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结果 是 99.9%的 同学投票表示不撤离广场。在这里,我把我们的要求再明确一下:一、肯定这次学生运动是民主、爱国运动,而不是所说的动乱;二、尽快对话,并现场直播。这两 点如果政府现在能圆满地回答的话,我们可以去现场向同学做工作,撤离广场。

吾尔开希:我们提出:第一,要求下面肯定这 次学生运动,要全面地否定“四·二六” 社论,否定是动乱。然后,可以有几种办法:一、请赵紫阳同志或李鹏同志,最好是赵紫阳同 志到广场去给同学直接讲话。二、人民日报发个社论,否定“四·二六”社论,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这次学生运动的伟大意义。只有这样,我们可以尽量说服同学 把绝食改成静坐,我们可以尽量说服,但不敢说一定能够做到。

王丹:我们到这里来,实际是代表广场上绝食 的同学,为他们的生命负责的态度来的。希望各位领导能对我们提出的两个问题表态。作为“绝食抗议”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我们都为同学的生命安全担心。希望各 位领导能对这两个问题尽快明确。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戴颂育:希望尽快答复我们 的两个要求。

北京大学学生熊焱:我们认为,不管政府方面 还是其他方面,是否承认它是爱国的民主运动。历史都会承认的。但是,为什么还特别需要政府承认呢?这代表了人民的一种愿望:想看看我们的政府到底是不是自 己的政府。我们都是主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人,都是有良心的人,有人性的人,为了解决问题,什么面子都应放下来。政府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人民是会拥护的。我们 并不是对李鹏总理个人有什么意见,因为你是共和国的总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生王超化:我同意 刚才同学的想法,如果作出某种“决议”,但不代表广大同学的话,“决议”也是没有用处的。

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王学珍:有不少北大同学在 天安门广场,对周,学们的行动,我们作为师长,心里都很难过。我认为,广大同学是爱国的,不是代表动乱,这一点,希望政府能肯定。第二,希望政府的领导 人,也希望总书记能到天安门广场,给同学们讲一讲,表示理解同学们的心情。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王志新:世界上有一惯例, 绝食七天的时候,政府应该给予答复,连南非这样的国家都能做到,中国政府也应做到。

王超华:同学们是在自觉地搞一场民主运动, 争取宪法赋予的权力。如果仅仅说是“爱国热情”,那么,在这种热情下,运动中什么事也会干出来的,无法使这次运动中做到理智。

北京大学学生邵江:学生运动可能已经形成一 个全民族运动,学生现在还是比较理智的,但是不能保证形成全民运动时,都是理智的。

王丹:还有发言的没有?没有了。那么,请领 导表态。

李鹏总理:如果谁有意见,还可以讲,充分的 讲。(无人表示要讲话)请李铁映同志讲一讲。

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这次学潮发展到这样的 规模,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因为,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的政治事件,做社会上产生很大反响,事态还在发展。关于对这次学潮,我认为,广大学生表现了 爱国的精神和爱国的

愿望。但是事情不能完全凭自己主观的想法和 良好的愿望,而要看事态的发展和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稳定的局面,什么事请都吹了。中华民族的振兴,只不过是一句空话。希望在座的同 学能够做工作,使在广场绝食的同学尽快的回到学校里去。

中华统战部部长阎明复:这些天来,我和同学 们有过多次接触,现在关心的是要救救在广场上绝食、体质非常虚弱、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学生们。我想,问题的“最终解决”和绝食要分开。我相信问题是会“最 终解决”的。现在,同学们自发产生的三个组织,对局势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差了,事态的发展不是按你们的意愿进行的。现在你们惟一可以产生影响的是,决定绝食 的同学们离开现场。

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等:这几天事态的发展, 使北京城市交通基本上瘫痪,生产受到极大地影响,多数市民希望安定下来,我向同学们转达广大市民的意见。不要让绝食的同学的生命受到威胁,先解决这个刻不 容缓的问题。

李鹏总理在听完大家的发言后,谈了几点意 见:

第一点,发言的同学愿意谈实质性的问题,我 就先谈实质性问题,这就是立即停止绝食。我要求由中国和北京市红十字会,负责把参加绝食的同学安全的送到各个医院去。我希望所有在广场上的其他同学予以协 助和支持。同时,我要求北京市和中央所属的医疗单位的医务人员,大力的抢救、护理参加绝食的同学们,以保证他们生命的绝对安全。

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共同点,或者还有生命不 同点,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在这方面,政府责无旁贷。今天在座的每一位同学应该从关系绝食同学的生命安全出发,予以协助。我这个要求,并不是讲等到绝食的 同学生命垂危的时候,再把他们送走,而是现在就把他们送到医院去。

第二点,无论是政府,还是党中央,从来没有 说过,广大同学是在搞动乱。我们一致肯定大多数同学的爱国热情,愿望是好的。你们提出的有些意见也是政府希望解决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是积极地。但 是,事态发展不以你们的善良的愿望、良好的想象所决定。事实上,现在北京已出现秩序混乱,并且波及到全国。昨天京广铁路被堵塞了三个多小时,停止了铁路动 脉的运输。现在有不少社会闲杂人员,纷纷打着学术的旗号到北京来了,使局势更加混乱。北京已陷入了无政府状态。同学们想一想,这样下去最后会导致什么样的 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对全国人民负责的政 府,不能对这种现象置之不理。我们要保护广大同学的生命安全,要保护工厂,保护社会的正常秩序,保护我们的首都。这些话,你们愿意挺好,不愿意听也好,我 都要利用

这样一个机会,告诉大家,告诉全国人民。动 乱,中国出现过多次,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的伤害,我们绝不允许这种悲剧重演。

第三点,现在是有一些市民、工人,甚至有国 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上街游行,好像是对你们表示声援。你们不要误解他们的意思,他们出于对你们的关心,希望你们身体上不要受到伤害。但是这里面也有许多人的 做法,我是不完全赞成的,如果他们劝你们吃点东西,喝点水,能够保持身体的健康;劝你们尽快的离开广场,有话好和政府商量,这是正确的。但是,也有一些人 是在那里鼓励你们继续绝食,这样做,不是在帮助你们,而是把你们推向危险的深渊,我们不是赞成的。

同志们提出了两个问题,都是关于这场事件性 质问题,我是理解的。我作为政府总理,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是我在今天这个场合不讲,我会专门讲这个问题。如果今天在座的同学们一味要在 性质上纠缠,我认为是不合适的,如果在座的同学,你们已不能够左右在广场爵士学生的行动,那我就直接向在广场上绝食的同学传达政府的呼吁,希望他们尽快结 束绝食,尽快到医院接受治疗。我再次代表政府向他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忠心希望他们能够接受政府对他们这一简单、而且很紧迫的要求。

在动乱性质上,今天我没与这些人纠缠。因为 不是讲这个问题的时机和场合。但我也留下了一个复辟。我说,我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会在适当的机会会全面说明政府的立场。这就是指明天要召开的党政军干部 大会。

我的讲话击中了要害。学生头目没有再讲什么 实质性的话。临散会前,吾尔开习还演了一场闹剧。声称自己心脏病复发,学生把他抬上担架,搬来氧气瓶,给他上氧气,抬出了会场。

这场座谈会的实况录像,没想到启立同志不让 电视台全文转播。但是广播电视部艾知生部长还是指示中央电视台在当时新闻联播中,全文播出了这次会见的录像。这使全国上下都知道党和政府对动乱的态度和立 场,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时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宋汉良后来告诉 我:18日乌鲁木 齐动乱学生冲击党委大楼,砸碎了玻璃,当时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才恰当。听了广播后,他们的腰杆子就硬起来了。

当时福建省委分管教育的副书记贺国强后来告 诉我:学生在街上游行示威,要求市委支持 学生,闹得交通堵塞,社会混乱,他们也不知中央是什么什么态度。听了广播后,福州学生自 动撤离了。

杨尚昆同志在上午还举行了中央军委扩大会 议,传达中央常委关于戒严的决定。中央军委下令,调北京军区5万人进京执行戒严任务。要求其中3万人于19日晚进北京,另决定调沈阳军区2万人进京,先下达预先命令。

下午3时,在中南海召开戒严工作会议,我和乔石, 尚昆同志参加。尚昆向我们通报了调动兵力情况。

为了协调整个戒严工作,会议决定成立北京戒 严指挥部,由北京市长和北京军区司令员为正、副指挥。

果然不出所料,中央组织部部长宋平反映一个 重要的情况:鲍彤领导的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的副局级干部顾云昌向中组部研究室的刘绍荣等人散布:鲍彤昨晚在政改室开了会。鲍彤说今天常委会上3比1,赵已完了。另一个问,那你们老鲍呢?顾 说,他首当其冲。又有人问,那你们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呢?

顾说,解散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