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其它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21026
在美国的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各种打压房屋价格的呼声此起彼伏。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房屋的价格超越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抨击房地产商哄抬房价的谴责声不绝于耳。而地产商被迫反击,曝光了房地产最终价格的六成以上实际上是落入了各地方政府的腰包。主要是土地价格、赋税等等,面粉价格高昂,面包当然也要贵的。

然后各地方政府出面百般抵赖了一番,之后中共的中央政府出台了一些打压地产价格的措施。包括收紧信贷、提高税率等等,似乎要起作用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了,全球市场一片哀鸣声。于是,入世后一直保持高增长的中国出口深度潜水,中央政府马上慌了神。要知道,这些年出口增长一直都是拉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第一火车头” 。

这是一个深层次的忧患。要保证政权的安全稳定,就需要社会秩序保持安全稳定。要社会秩序稳定,就必须保证基本的就业率。中国每年企业优化、从土地解放出来的劳动力达两至三千万人,要保证这些人的基本就业,才有社会的安定繁荣。要安排这样数量的人口就业,至少中国要保持7-8%的经济增长。当第一火车头-出口成负增长的时候,中国就绝对不敢让楼市价格往下走,因为害怕他拉动经济大势朝下行。

于是半年间中央财经政策由打压一百八十度转弯,变成了鼓励楼市上涨,信贷不仅仅放松,四万亿的刺激额相信有相当大的数量投入了楼市。这也应该是四万亿资金黑箱作业的主要原因之一,仅仅不过半年时间,政策由全面打压变成了鼓励增长。政策失误、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失误显而易见,公开出来就实在太丢脸了。

于是,楼价象吸了毒品一般,所有主要城市的地产价格都翻了几番,地产商勾结政府,大肆抢夺中国人的金钱。去年北京的GDP 有六成由地产业创造的,中国人省吃俭用存下来的一点点金钱,刹那间几乎被地产商和政府联手变会了赤贫、房奴。楼价越长,民众更不敢不买,甚至不敢慢买,因为怕越迟买越长,那样“奴隶率 ”更加高。可怜的中国人,明明知道奸商、奸官、奸政府联手抢钱,也不敢夺,甚至不敢迟“被抢”,还要上赶着把钱送上。于是,房子太好卖了,垃圾都卖出去了。由来只闻奸官笑,谁人听见房奴哭。

于是又听见要抑制房价了,其深层次原因不是因为官府听见了民众的哭声,产生了怜悯之心。而是明见了房市的泡沫实在是太大了,有泡沫就必然会破,泡沫越来,破起来的毁灭性就越强。虽然官府奸商抢钱抢得实在过瘾,但是还是不敢把泡沫吹到无比巨大,然后等他爆破。因为一旦泡沫如日本那般爆炸,十年经济增长为零甚至是负数,中国的社会稳定也就就不可求而得之了,遍地烽火,数百万军队都压不住政权的倒
抑制措施主要是什么呢?最重的一拳是将土地购买的首付规定为总价格的百分之五十。这一招数,实在是深刻理解中国政治经济而得出来的措施。大家几乎天天听见 “经济学家们”对房价治理的“妙药”是增加土地供应。乍听起来非常有道理,经济学嘛,研究的最主要不就是价格和供求的两条曲线吗?价格高了,经济学家一定会开这个妙药-增加供应量啊。

经济学是这样讲的,这样讲是一定不会错的,是吗?是的,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是在完全竞争市场,也就是说市场完全由供求关系主导,没有垄断、没有官府的干预,也没有奸商在后面的操纵。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这样的市场吗?猪都知道,绝对不是的。这样开药的或者是死读书的笨蛋,或者就是拿了地产商的好处的奸佞经济学家。

因为在中国卖了土地的,首付本来不高,而且只要你搞掂了国土局的官员,或者你足够的背景,就可以拖付,背景够高,你拖多久都没有问题。于是,增加土地量不是正中地产商的下怀?付了首付后,就可以更多地囤积土地了。而且官府规定是必须在两年之内开发土地,否则官府可以无偿收回。你看有哪个国土局是认真执行的?你看有哪个国土局是认真执行的?只要你有足够的背景或者关系,你囤积一百年都没有关系。

以前已经有很多政策法规,不是没有的,有一些还是相当不错的政策法规,但是为什么效果不大,甚至从无?不搞清楚这个问题,再多很好的政策法规也是无济于事的。政策法规不是没有,甚至很多,政策法规不是都不好,有些甚至很好,问题是官员可以执行,也可以不执行,可以花大精力严格执行,也可以敷衍了事甚至根本不执行。

因为没有真正严格意义上的行政监督,官员固然都有上级,也有审计署,可是他们都是一家人,全都是共产党的官员。上级也罢,审计也罢,他们想严格执行就严格执行,想不严格执行就不严格执行。想对某人某事严格执行也可以,不想对某人某事不严格执行都可以。权力过大,过于集中,又没有第三者监督制约。于是完全是黑箱作业,于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何谈有效政策执行?

再好的政策法规,官员喜欢怎么做都行,又怎么能有好的效果呢?所以提高首付标准也罢,收紧信贷也罢,想有效地抑制楼价,无异缘木求鱼。而且楼价愈高,政府卖地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政府有充分的推高楼价动机。反正官员也没有几个是自己花钱买房子的,即便买也不需要按照市场价格来买,有的是等着巴结他们的商人,他们也就没有抑制楼价的动机,那哪个官员愿意真心地抑制楼价呢?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象九十年代那次李鹏干的一样,下一道圣旨,禁止一切国有银行对房地产放贷。肯定很有效,楼价绝对是应声插水,沉到底了。于是地产业哀鸿遍野,纷纷倒闭,满目皆是烂尾楼。那大概温家宝就该回家抱孙子去了,谁叫你老爹没有李鹏的那么硬?后面也没有小邓那样的支持,那就活该倒霉了。

这三十年来,共产经济向来如此,一抓就死,一放就乱,从来没有有效的对经济的微调。这真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绝好的印证。想象一下,假如我们有真正有权力的人大政协,他们要求政府公布行政信息,政府官员不得随便拒绝。于是人大要求公开卖地的收款情况,发现了徇私,人大可以弹劾官员,那国土局还敢随便允许推迟收款吗?还敢不认真执行抑制囤积土地的政策吗?假如我们有敢于和允许曝露政府黑幕,官员还敢胡作非为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