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17145
与民主国家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隆重相反,这个划时代的事件在中国却是禁忌,是不能面对的话题,这一天被中共列为“敏感日子”,制止网民联系柏林墙讨论中国民主,媒体严格以新华社的文章为准,严禁提及柏林墙倒塌导致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解体,更不能有相关的庆祝活动,满耳充斥的仍是所谓经济发展,柏林墙被变成了遥远模糊的东西。

显然,1989年是让中共恐惧的一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并不能熄灭国人对自由民主的渴望,反而让人看清共产政权的残暴,而11月9日柏林墙的倒塌,以及东欧社会主义一个接一个垮台,更使中南海内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独裁者坐卧不安。为了避免同样的下场,在六四和柏林墙事件之后,中共开始从“阶级斗争”转向发展经济,权力与资本狼狈为奸,在中国重新竖起了柏林墙。

德国人毕竟是幸运的,在他们冲破象征着共产极权铁幕的柏林墙时,世界见证和关注了他们的痛苦。然而同样是共产专制铁墙下的中国人的苦难,今天的世界却是静默的。这堵依然矗立的柏林墙,残酷无情的将中国民众的抗议消灭在萌芽中,疯狂的钳制任何不和谐的思想和言论,将占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隔阻在民主自由的世界外。

所幸的是,大墙内的人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抗争;风起云涌的民众抗暴,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令统治者焦虑。更有幸的是,因为大纪元《九评》的发表,因其对中共本质全面深刻的揭露、对邪恶的震慑清除促发的民族精神觉醒,形成的一场摆脱中共思想钳制、敢于唾弃中共的浩浩荡荡的退党运动,已经成为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力量。

二十年前,共产极权在东德所制造的恐惧,奇迹般地一夜间被冲破了,渴望自由的勇气,瓦解了令东德人民恐惧的精神之墙。今天,无论中共表面如何不可一世,相信这个奇迹一定会在中国再次出现,因为已超过六千万的三退人数,正是这种精神勇气的体现。勇气和良知在中国复苏之日,就是中共大限到来之时。

柏林墙被推倒前夕,东德中央政治局委员沙博夫斯基宣读了一份新闻稿,宣布东德边境检查站全部开放,每个公民都有权拥有护照,沙博夫斯基被人们称为“开墙者”。在中华民族走向未来的历史关头,每一位退出中共的勇士,都是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他们将创造新的纪元,他们的选择将结束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最后对抗,将使共产政权在这个星球彻底覆灭

追求自由是人类的天性,是任何铜墙铁壁无法禁锢的。每一颗仁爱之心,每一个爱好和平自由的人,请声援中国人民抛弃中共的义举,请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们喝采。

博主评论: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也算全世界的唯一一道奇怪的风景了吧?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中,全世界都在举行各种活动以纪念这个日子。可是惟独在中国,在几乎任何公开的信息工具-报纸、电视、网络,你看不到任何提及这个事件的。仿佛在中国不存在这个日子,难道我们还在过阴历吗?我们还在隔绝世界吗?我们还在封闭国门吗?否则为什么惟独在我们国家,我们对这个日子提都没有勇气提呢?

很简单,这是一个象征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幻灭的日子,这是一个象征人类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地标性胜利的纪念日,一个象征马克思、共产主义这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妖孽被斩首的日子。对于中国共产党这个世纪余孽来说,是一个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日子,他们必然感到害怕的。

尽管如同许多在网络上用嘴皮子为他们壮阳五毛同志说的那样,他们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武库之一,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财库,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独裁维持力量-最多人数的军队、警察、武警等等。他们的心情似乎应该是很笃定的,无所畏惧的,试问全世界哪里还有一个政党有如许资源?

那为什么他们却如此害怕这个日子?为什么如此害怕网络?为什么如此害怕言论?因为他们害怕对他们来说是这世界最可怕的东西,这就是人心,这就是民意。所以他们建立了全世界最大的网络柏林墙-The great firewall,或者说是北京墙。所以他们也很明白,光靠穷兵黩武是不够的,还要掌握人心,用封锁、用政治欺骗来掌握人心。

他们明白,一旦失去人心,即便世界上最大的武库也不能给予他们以安全,独裁专制的安全。如同清朝末年,清廷拥有独一无二的军队,他们能够镇压长毛、捻匪和拳民,却在最后输给了手上只有一只听诊器的孙文。一个看起来强大无匹的政权,一旦气数已尽,倒起来便如汤泼雪,势不可挡。当年的苏联不也曾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武库吗?

如今,却只见:可怜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5/10 09:07:51 PM
中宣部以前積極主導過的記念孫文的電映電視今後可能也要審閲了、没有組織的許可中山陵也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