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17125

原来信奉马克思唯物主义的李鹏,近年沉湎佛教。这种巨大的转变原因,到底是因为他近年身体不好而滋生人生无常之念?还是因为对多年参与决策失误导致天怒人怨而惶恐不安的自省? 80岁了还为儿子李小鹏的级别去找温家宝,说明他并没有真正“看破红尘”



武姬


李鹏为儿子李小鹏向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要官未遂。但李小鹏进不了国务院,却成功转战地方,曲线迂回,为将来更上几层楼铺路。 2008年6月4日,山西省人大根据北京中央的意思,正式启动程序讨论49岁的李小鹏到山西的新职任命,并很快宣布李小鹏出任山西省排名第二的副省长。有消息认为,山西省长孟学农不久将接替已在山西工作七年的张宝顺担任省委书记,而李小鹏有可能接棒省长,为将来到中央进入领导层补写封疆大吏不可或缺的一页。而这被认为是年满80岁、身体每况愈下的李鹏荫庇子孙的决定性步骤。

李小鹏弃商从政各方有盘算

6月2日晚,华能国际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董事长李小鹏因工作调动离开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主掌华能国际十年的李小鹏,向董事会提交了辞去董事长的书面报告。
李小鹏于6月2日下午4时左右离开华能集团,据称当时集团内“自发”组织了一个欢送仪式,山西省政府派人接走了李小鹏,一位山西省政府内部人士表示,当天,李小鹏及其秘书的办公电话等已经安置妥当。
3日下午,中组部宣布任命李小鹏为山西省委常委。
一天以后,6月4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召开主任会议。决定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于6月12日在太原召开,并通过建议议程:审议山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接受梁滨辞去山西省副省长职务请求的决定草案,审议关于提名李小鹏任职的议案。
谁都知道,这些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关于李小鹏的任免、辞职、审议……都早已由中央决策层内定。
山西省省政府办公厅发出副省长李小鹏分工通知:协助省长分管商务、市场监管、外事、旅游等方面的工作。具体分管:省商务厅、省外事办、省工商局、省质监局、省旅游局、省宗教局(省民委)、省侨办、省民航机场管理局(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
山西省政府网站上“政府领导”也已更新,七位副省长的排名为申联彬、李小鹏、牛仁亮、胡苏平、陈川平、张建民、张平--张平就是那位写了很多反腐、反黑小说的著名作家。
业外人士,尤其是政界人士,则从更广阔视野解读这次李小鹏弃商从政。有分析家说,从李小鹏刚刚当选下一届董事长就突然调离,合乎逻辑的推理是,调动的决定是在5月中旬以后火速拍板的,不能排除与李鹏的健康状况有直接关系。
早前曾有消息说,李小鹏去山西将主管能源。但是后来公布分工却并非如此。为什么要他去管商务、外事、旅游?有人说,这是给他机会拓宽眼界,熟悉全面情况;也有人说,这是为了斩断他与能源界的关系,有利于中央在组建能源局的过程中减少干扰。这说明,虽然中央迁就李鹏,给了他儿子一个准省部级,但是实际上这也同时就是向电力“李家殿”砍下的第一把斧头。

“分家”过程中得到最大好处

李鹏的长子李小鹏出生于1959年6月,在李鹏任电子工业部副部长、部长兼华北电业管理局党组书记期间,考不上正规大学,进了华北电业系统的中专改大专的华北电力学校(后改“学院”),主修发电厂及电力系统专业。
1982年开始,他历任电力科学研究院电力系统研究所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副处长、电力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随着李鹏在政坛上节节高升,尤其是在1989 年的政争中获胜,李小鹏到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进修--不过,这一段经历,官方说明中几乎没有提及,而据笔者所知,当年为了照顾李小鹏,有关部门还安排了李小鹏的妻弟到加拿大当外交官。归来后从1991年起,他先后任华能国际电力开发公司、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于1999 年起出任华能国际董事长兼党组书记,之后升任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
据李鹏在《纪念我们的母亲赵君陶》里讲述,李小鹏的出生还有一段故事:

朱琳自幼丧母,失去了母爱,是她的婆婆赵君陶给了她第二次真正的母爱。朱琳怀上我们第一个孩子,住在北京协和医院。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她遇到早产和难产,母亲终日守护在她的身旁。林巧稚大夫问我的母亲:“你是要大人,还是要孩子?”母亲毅然回答:“大人也要,孩子也要。”她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决,那样的诚恳,使林大夫深受感动。在林大夫的精心治疗下,朱琳终于顺利产出我们的第一个男孩。

据称李小鹏“对核电、火电、水电、电网等都懂”。在2000年初华能集团的改组中,李小鹏放弃兼任华能国际总经理一职,只保留董事长职位,但升任华能集团的总经理,在大型国企的编制中,属中央副部级干部,当时李小鹏年41岁。
李小鹏掌控的华能集团东攻西讨、南征北战,五年内,凭借优势,大肆扩张在中国能源市场上的版图,完成一系列并购,占据中国发电业“龙头”位置,有海外媒体因此称李小鹏为“亚洲电王”。还有善于凑趣的记者写道:在电讯业的竞争上,有过“双李之争”,即李嘉诚的小儿子李泽楷和新加坡李光耀的儿子李显扬;在电力工业方面,也有“双李之争”,那是李嘉诚的大儿子李泽巨和李鹏之子李小鹏。
虽然账面上看经济效益尚可,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并不将之归功于企业家,而是归功于当今之世能源吃香和中国的还没有从根本上撼动的垄断体制。有人说,将一个蠢才放到这个职位上,照样带领企业蒸蒸日上,“公鸡打鸣天破晓,但天亮难道是公鸡的功劳吗?”
但也有人不同意这种看法。有分析家告诉笔者,李小鹏主掌华能集团,华能与各大煤炭企业建立了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能获取最为优惠的煤炭资源,即使在 2008年上半年发电行业整体亏损的背景下,华能集团仍然还能微利经营。而李小鹏离职,显然带走了华能集团最独特的背景资源。

李小鹏是“小李鹏”?

华能内部人士透露,李小鹏成长道路上是“一步一个台阶走出来的”他脾气温和、低调,是个有个性的人,与其妹妹李小琳、弟弟李小勇在性格上很有差异。他在掌舵华能的十年间,很少接受媒体专访,他的照片也极为罕见。但据说他在华能集团内部具有很高威信。
李小鹏调职的消息公布之后,民间反响十分强烈,而且,让官方不无尴尬的是,反应基本上是负面的。尽管国内几大门户网站将李小鹏任新职的消息挂在首页重要位置,对网友反馈跟帖严格把关,凡是持负面看法的一律删除,但是互联网天地宽广,总有网管们照看不到的地方。而在海外网站,更基本上是一边倒的否定声浪。例如,在多维网上,我们就读到成百上千的纷纷议论:
有人深为同情山西同胞:“山西百姓倒霉了”! “俺们山西成了当官的垃圾桶了,什么鸟人都来了。”有人更有普世情怀:“悲哀,中国人的悲哀,中国的悲哀!”还有人说得比较有戏剧性:“如果这是真的,这就是一个大嘴巴,啪啪两声,扇在了人民公仆的脸上啊!”
很多人的憎恶,是冲着李鹏去的:“老子是庸才,是历届总理中最最笨的。儿子会好点吗?”“屠夫的儿子千万别是屠夫哟!”“六四、远华、三峡、中国电力……真要算起来,这一家子毙十次都不够!”有人将李小鹏的姓名中前两个字颠倒一下,叫他“小李鹏”,褒贬之意不言而喻。还有人看到对李鹏家族的喷泻的怒火,感叹道:“一个家族臭到如此地步也不容易!”
还有很多人,是对中国权力垄断、世袭体制深恶痛绝。有人评论:“李小鹏一上来就爬头,排在副省长第二位,得益于六四屠城,得益于弱智老爸开后门”;有人冷嘲:“在中国只要后台硬,白痴孩子也能做大官--中国特色嘛!”
也有为李小鹏分辩几句的:“大家来北京华能集团办公地点看看就知道,是所有中央企业里最简朴的(80年代3层旧楼),门口还有很多小摊贩,从来没有被驱赶,李小鹏同志的的确确是个亲民爱民艰苦奋斗清廉勤俭的好领导”。但是很快就被淹没在众多唾骂之中。
网上反应的特点就是感情冲动,直言无忌。只有个别网友稍有分析,认为让他到山西“这是胡总的调虎离山计”;还有人预测,此行是“为成立能源部当部长铺路”。
虽然当局和李小鹏本人对这些网上民意装聋作哑,但是这种压力分明就是一个下马威。

李鹏怕“人走茶凉”

1928年10月出生的李鹏,再有几个月就是八十大寿了。他心脏原来就有毛病,2007年曾住院治疗,十七大之后身体更差。多维月刊披露,2008年元月份他发生脑血栓,及时送医抢救后,病情才稳定了一段。但是李鹏一定感到来日无多,时不我待,担心“人一走茶就凉”,加紧了对子女的安排步伐。
李鹏自己是搞水电出身,在他的鼓励之下,一子一女早就进入电力系统。李小鹏2000年升为副部级,李鹏仍不满意,在父亲眼里,他不是“小鹏”,早已经翅膀硬了,应该鹏程万里。消息人士透露,李鹏向温家宝提出儿子应该升为正部级,被温家宝婉拒。据信李鹏之所以得脑血栓,与在这件事上碰了个软钉子、心里不痛快很有关系。
一个退休的中央二号人物为儿子伸手要官而又没要到,北京政坛人士纷纷摇头:“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就是这么当吗”?但是,这件事对于李鹏实在太重要,可以说是他此生最后的心愿,不实现势难瞑目。终于施展其最后的影响力,安排李小鹏弃商从政。
2008年上半年,李鹏的子女半年之间职务连续变动,一直处于聚光灯下。
2008年1月2日,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晚间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王炳华因工作调动,已于2008年1月1日起辞职。其职务将由公司副董事长李小琳接任。
分析家推测,从李小鹏、李小琳的职务在半年之内变动,很可能是李鹏接近大限了,所以如此迫不及待。

李小琳比李小鹏高调

李鹏的独生女李小琳,1961年出生。她从小就成绩优异,曾担任过班长、大队长、团支部书记等职务,从少年时期就表现出良好的组织和管理能力,13岁就开始当家里的“账房先生”。
与她哥哥的路径正相反,李小琳是在国家机关挣得自己人生资源的第一桶金后,弃政从商。她自2004年3月以来一直担任中国电力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自2004年8月起全面负责该公司投资及风险控制委员会工作。此前曾担任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中电国际)董事长、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她还是澳门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及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
李小琳和哥哥人生哲学不同,不仅不害怕,而且还巴不得成为公众名人,频频出镜,时时发言,也时常舞文弄墨。
中国大陆有名为何奇阳的记者撰文赞誉,李小琳攀爬高峰背后,“有永不言败的人生观”,面对人生低潮与失败,李小琳会以静坐的方法自我反思。 “我每天都静坐,给自己空间想一想,找出一条路,如何从困境中突围,但重要是对着目标永远不要放弃。失败第一次,never give up(决不放弃),第二次never never give up(决不、决不放弃)、第三次要never never never give up(决不、决不、决不放弃)”。
李小琳何以满嘴英文?大概是数度到美国进修给她留下了语言习惯上的痕迹。
《中国妇女》杂志记者王邵辉也写了一篇《李小琳:心中有道美丽风景》的文章。文章一开头就说:2004年,中国电力国际在香港挂牌上市庆典上,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小琳一袭红衣装扮,在众多西装革履的人群中,颇为引人注目。李小琳笑言:“红色代表热情,寓意喜庆、成功和吉祥,在那种场合,我自然要穿红色衣服。”
作者说,李小琳总被“高干子弟,大树底下好乘凉”这样的世俗观念所笼罩,对此,她坦然讲述了自己的成长之路,说“我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在企业内部,李小琳因此赢得了“最具人气和最有人情味儿”这个美誉,还被评选为《中华英才》十大财经英才之一。

不讳言是“父亲跟班”

李小琳自称是“父亲的跟班”,说自己“十几岁时,就开始跟随父亲去许多电站考察”。 “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长大后像我父亲那样戴着安全帽下一线,指挥千军万马。”媒体还说,每次李小琳跟着父亲下基层访贫问苦,李鹏常有意带她去当地的特困户家。但是媒体闭口不提:一个官员下基层出差,为何要带子女?子女的差旅食宿费用,是否由纳税人承担?
每每谈及父母、家庭,李小琳总是一连声地感谢和称赞:“我感谢父母、感谢亲人们,尤其是父亲的坚毅、认真,母亲的聪慧善良、慈悲心,二老相敬如宾,相濡以沫”。
据说她与父亲关系亲密,和丈夫、女儿就住在父母家楼上,距离她的办公室不远。
媒体报导,李小琳的丈夫和她是“青梅竹马”,“两家有三代人的交情”。她在家里称老公为“哥哥”,形容他“是个有着钻石心的老公,是我可以依赖一辈子的兄长”。
李小琳居然还向人指教夫妻间相处的智慧,说:“要谙熟''妇唱夫随''的道理,夫妻要懂得爱对方所爱。”
李小琳丈夫刘智源,历任中国新华保险公司总经理助理,北华信电子集团总经理,北华信电子集团董事长,浙江信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笔者查到《上海证券报》2002年4月10日刊登“浙江信联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年度报告”,其中提出:“公司董事刘智源先生因公务繁忙,经常出国在外,致使连续几次未能参加公司董事会会议,对此,公司董事会已通知该董事,该董事承诺今后将不再发生此类情况,若因公不能亲自参加公司董事会,将委托其他董事代为出席和表决。”
在《限期整改通知书》中还指出个别董事已连续几次缺席董事会,按《公司章程》第85条的规定,应视为“不能履行职责,董事会应建议股东大会撤换”。

李鹏孙女在国外读书

《中国妇女》杂志文章还说,李小琳作为母亲,一直很称职。她女儿13岁就通过钢琴九级测试,曾在北京景山学校读书,学校每次召开家长会,李小琳多忙都不会缺席。还曾经用了一个晚上手工编织了一件小毛衣,送给第二天过生日的女儿作礼物。
她女儿现在国外念书。她谈到女儿时承认:“我们这一辈人给子女创造的物质环境太优越了”。无忧无虑,好像小公主一样。她担心子女变成纨绔子弟,无法接班,“孩子的成长需要经历一些风浪,孩子更需要学习独立承担自己的命运”,“这是送她出国锻炼的主要想法”。
除了诗词外,李小琳喜欢看电影,尤其是好莱坞大片。她承认,“看电视的时间的确较少,但电影一定会看,好莱坞巨大投资的大片就更加会看”。
据知情人说,李鹏家族总的来说还算“挺低调的,本来李小琳的女儿也要去参加法国的那个社交舞会,但是后来没去,所以只有陈元的孙女去了”。
李小琳还曾对媒体表示,特别让她感到幸福的,莫过于拥有李小鹏这样一位好哥哥,“我们俩兄妹感情很深”。
李小琳很少提到自己的弟弟李小勇。
李小鹏和他妹妹李小琳,名字分别继承了父母李鹏和朱琳名字中各一个字。有人就说:“那他们的的弟弟李小勇的名字,是继承了谁?”

李鹏幼子是新加坡居民

李小鹏和李小琳不管怎么说,没有给为父的丢脸,但是他们的弟弟让父母伤透脑筋。李小勇名列“京城四少”--其他三个是陈小同(陈希同的儿子,后被判刑),乔石的儿子蒋小明(赛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及兴港集团董事)、李瑞环之子之子李振智(瑞士银行亚洲投资总经理)--是三兄妹中唯一没有进入电力行业的。他出生于1963年,读书读不进,1978年15岁时,被父母送去参军--高干家庭最没有出息的子弟,一般都送去参军,军队里讲究服从命令,上级一道命令,说提拔谁就提拔谁。他担任过武警安亚技术开发公司董事长、武警水电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有上校军衔。
其妻叶小燕任香港滑冰总会会长,她是解放军创始人之一、北伐和抗战期间威名远扬的叶挺将军的孙女,叶挺有九个儿女,叶小燕的父亲是其次子叶正明。 1992年,李小勇、叶小燕夫妇作为家属,到叶挺故乡惠阳县秋长镇出席纪念叶挺的“将军路”开工典礼。
2002年海外媒体报导李鹏家族“在海外铺后路”,指的就是李小勇夫妇,从1994年起已在香港和新加坡买入豪宅物业,有颇长时间留在新加坡。当时香港《壹周刊》更具体地说,在新加坡期间他以名店“阿一鲍鱼”当饭堂,生活逍遥。
“阿一鲍鱼”在新加坡有两间分店,总店装修富丽,店内挂了一幅李鹏及老板杨贯一(阿一)1995年摄于中山的照片,另一合照则是李鹏夫妇与“阿一”三人。
李鹏的夫人朱琳和李小鹏、李小勇,传多年来牵涉不少贪污丑闻,但都船过水无痕。不过李小勇卷进“新国大”五亿元期货诈骗案,闹得满城风雨。
1998年初,新国大期货经纪公司以超高月息10-30%,吸引了四千多名客户投入资金,同年8月五亿元资金不翼而飞,公司倒闭,被揭发巨额诈骗,最后主谋四人遭处决,但只追回四千万元人民币。
时年39岁的李小勇究竟卷入这件事有多深?官方与当事人都讳莫如深。被诈骗的“新国大”苦主们曾十多次到北京新华门外抗议,大呼“李鹏替儿子还钱”,警卫人员在旁监视,并不阻止,中央也一直未有正式说法。事件败露时,李小勇没在北京抛头露面。这件事不仅对他,而且对李鹏的形象也有影响。

李小勇涉“新国大”诈骗案

据了解,李小勇早于香港回归之前化名“朱峰”,和妻子叶小燕及独女,透过特别渠道取得香港单程证,后来又取得新加坡居留权。有消息人士透露,李小勇夫妇以数百万元人民币先后在香港和新加坡置业,正是“新国大”成立至倒闭期间。
据一名在新加坡从事大陆生意的商人向香港《壹周刊》透露,李小勇移居新加坡后,曾在当地商店Courts添置家具及影音器材。他平日多以商人身分出现,行事十分低调,却不脱大吃大喝本色,出手阔绰。
据“阿一饱鱼”林经理介绍,李小勇是该店的常客,但他从不在员工面前主动透露身分,反而一些和李同来吃饭的朋友主动对经理炫耀“他是李鹏个细仔”(他是李鹏的小儿子)。
据说,李小勇若在新加坡,每个月总会前来四至五次,若贵宾房没有空出,他就与其他食客一样坐在大堂。林经理说,“他最喜欢食我们秘制的鲍鱼、鱼翅和燕窝,另外会蒸条鱼,加几碟小菜,酒不是经常饮。”通常他们夫妇及一些朋友去吃饭,五、六个人埋单最少五千五百港币;“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每到农历新年会每个员工派一封大利是,几多钱不好讲,总之都几重手”。
李小勇夫妇在新加坡以东近郊地区,拥有一套两房一厅住宅,香港媒体记者发扬“狗仔队”精神,甚至查出地址为丹戎禺路(TanjongRhu Road)的海湾园,是以叶小燕名义,于1996年5月以59万新加坡币(港币约280万)购入。当地地产经纪指出,该楼盘坐落豪宅区,拥有私家泳池及网球场,而叶小燕的这个住宅单位更可远眺海景,档次更高。
香港《壹周刊》还调查出,叶小燕在香港的文件中还报住另一新加坡地址:市中心的Valley Park顶楼,但该单位的业主并非叶小燕。
根据香港土地注册处纪录,“朱峰”在1994至1998年间,曾与叶小燕以联名方式及公司名义大量购买豪宅,其中1994年以四千万港元买入的山顶种植道独立屋,1996年蚀让卖出。在1998年至1999间“新国大”成立至倒闭前后,共斥资约3400万港币买入湾仔会景阁及阳明山庄两住宅。

李鹏父女皈依佛门

三兄妹中,数李小琳对中国文学和哲学情有独钟。李小琳透露,她从1994年受命创业到现在,将对人生和企业管理的感悟写入了《静水深流》一书中,“我们现在在中电国际建立一整套核心企业文化。我们提倡”四个合一“,即天人合一、义利合一、知行合一、人企合一。”
2008年1月7日,刚刚升任董事长的李小琳在其新书《静水深流》发布会上现场赋诗:“一抹芳华何所依,骨清格高淡中奇;映雪不羡千枝雪,凝香独向春风里。”
这当然是以花自况,人们听到她居然宣称“何所依”,暗示自己并不靠父母庇荫,不禁啧啧称奇。
但是熟悉李小琳的性格和私人生活的人则认为,其新书书名和这些诗句,确实是她真实心境的流露。她是国学大师南怀瑾的女弟子,而夫妻感情也远不像她对媒体所说的那样“幸福”,二人常有冲突,甚至一度走到感情破裂要离婚的边缘,又因罹患乳房癌,动过切除术,导致她皈依佛教寻求寄托。
李小琳还整理出《唐诗情怀》一书,当记者问到时,她答非所问:“其实我平时有写日记的习惯”。
知情人透露更具有爆炸性的内幕消息说,李鹏本人虽然早在1945年就加入中共,信奉唯物主义,但现在也居然沉湎佛教。是因为他近年身体不好而滋生人生无常之念?还是对多年参与决策、包括1989年决策导致天怨人怒而陷入精神危机?不得而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