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石首验尸结论:被自杀。文摘并评论:高压下民众默默质疑

17012
轰动一时的 湖北石首事件尸检结果为自杀, 死者涂远高的遗体星期四已经火化,但民众继续表达不满。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导

引起数万人持续与警察对峙的石首市非正常死亡事件,经过尸检官方认定高空堕下自杀,尸体周四火化。而民众认为众多疑点尚未得到解答,但高压之下无法经正常途径进行质问。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湖北省石首市政府周四通報,称通過法醫專家解剖、檢驗、毒物化驗、X光拍片等技術方法检验,並結合現場勘察、調查走訪的結果,警方認定石首“6.17”事件死者是高空墜下自殺身亡排除有他人加害的可能。遗体經家屬同意已于當日火化。

引起大规模群众抗议的永隆大酒店命案似乎已由官方盖棺论定,石首的市民却认为未能解答种种疑点,其中彭先生说:“尸体所在地没有血迹、尸体阴部重伤、七孔有血块,这些都没有给与回答;然后事发后,酒店马上一个人都没有了,我们认为显然是有计划的撤离。为什么这么多民众聚集到那里,就是因为这些疑点,但这些全部都回避了。另外,不管酒店老板有没有对受害者作什么,但起码应该被控制或进行讯问笔录,但从案发开始完全没有老板的消息,连人员都没有确定。”

命案的疑点并非是民众的以讹传讹,媒体也曾作出过相关的报道和质疑。湖南媒体潇湘晨报日前对事件的跟踪报道指出, 在殡仪馆看见死者涂远高尸体脚背有多处血痕,颈部背面也呈血色,下体生殖器疑似被外力击打过,另外胸部还有一处较为明显的伤痕。该报道还称, 记者还在出事酒店背面的沙堆上发现不少使用过的针筒注射器,而附近并没有医院,怀疑有吸毒者曾藏身酒店。

周四的石首十分平静,并没有市民公然对这一官方命案结论表示不满。彭先生说:“作为旁观民众,因为现在国内社会形势都是比较严峻的,一点行动都可能受严厉处罚。要不是当时特别的情况,比如说那次抢尸体激起民众愤怒。现在因为有大量武警,出现一点事端就被平息下去。所以现在我们有什么疑问都没有正常的渠道去发表,或质问,只能在心里表示疑问。”

据反映,至今还有部分武警官兵驻扎当地,同时,官方在街头派发呼吁抗议者自首的单张,也成为心理压力,另一位市民陈先生说:“在网上看到说尸体已经火化了,现在没有说什么...很多人都一笑了之,都没有说啥。 武警还有一部分没撤走,外地的走了,荆州地区的现在在几个学校里,高中,技校也有一部分。发了一个要闹事的人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的单张。”

与此同时,抗议中被捕者的人数及处置,政府也一直未有公开。

石首市永隆大酒店24岁的男厨师涂远高,上周三晚间被发现伏尸酒店门口,公安及政府通报称,初步鉴定属于自杀并有遗书,家属和数万民众连续数天阻止警方拉走尸体,当局出动数千名武警到当地, 周日平息了事件。而至今,未有该酒店负责人接受调查的消息。据称,该酒店有公安、政府部门领导投资,有民众指从事贩毒交易,而数年前就有一女性服务员以类似的形式非正常死亡,赔偿3万元后不了了之。

而在尸检报告完成之前,据英文《中国日报》星期二报道,死者涂远高的家人已经获得当地政府有关部门3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博主评论:前几天,读到一位知名人士的文章,说牛博里面有一小撮试图颠覆国家政权的人,千万不要将他牵连过去。我不知道这位先生的文章是在使用反讽手法呢,还是真心话,不过读起来似乎他说得很认真。

可是,以刚被正式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刘晓波先生来说,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他在试图颠覆共产党政权,08宪章中也没有半个字眼涉及颠覆政权。但是,当局正式逮捕他的罪名仍然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共产党政权做不到给国民一定的民主自由权力而不伤及、损害政权安定。因为共产党政权从来都只有依靠靠高压、谎言才能够维持。

这个案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出动过万武警来抢走尸体,难道动机是为了给死者一个公道?如果敢进行真实客观地对尸体进行检验,何必闹成这么大的局面?其实大家都明白,验尸结果一定是自杀,傻瓜都知道万兵抢尸的目的就是为了硬将自杀的结果套上。而死因绝对不可能是自杀,否则何必搞大行动?又何必赔偿家属三十万?

假如民众拥有哪怕一点点的民主、自由、监督的权力,稍微了解一下,真相就无法掩盖了。真相无法掩盖的事件发生多几次,这政权如何能不受到颠覆呢?所以说,共产党政权的安稳与民主自由是天生的一对矛盾,无论你们如何企求,都是不可能得到的。于是,刘晓波就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了,逻辑非常简单。

所以这位先生假如真的害怕犯颠覆政权罪,就应该绝口不提民主要求,否则即便你在企求,也很危险。对于这一点,相信政府考虑得比我们透彻,因为他们掌握了大量只有他们知道而绝对不可以公开的信息。比如说社会、政府腐败的程度的具体统计数字,比如说他们每年要花多少钱来搞洗脑维持政权,比如说共产党本身一年要花多少纳税人的金钱来维持其庞大的组织等等。这些都是最高机密,虽然不断有很多学者提出来,但从来没有获得权威的公布数字。

还有,单单就石首事件来说,死者是被黑社会勾结政府官员害死的,但花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金钱来调动过万军队抢尸体?还要用纳税人的三十万来赔偿死者家属,而政府还一定要对骚乱进行秋后算帐。假如国民拥有一点点的话语权、知情权,也就是说有一点点的民主,他们还怎么能干下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