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枪口是可以掉转的,文摘并评论: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16885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艾鸽

八九年六四前后,中国的历史上不仅演出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悲剧,而且,也出现了一些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尽管他们的作用有限,但对屠杀百姓不认可、不合作、不执行命令的军人们,也是可歌可泣。他们中的一些人后被打压、被撤职,被判刑,可历史记得他们,人民也不会忘记他们。我所知道的一些军人有:

汪卫军。原成都军区驻滇部队文职官员。据本人陈述:1989年北京实行戒严后,他与14军的一名师级高官对此持反对意见,私下多次交流后约定:从云南蒙自发兵“讨邓拥宪”,学习蔡鄂将军当年“拥宪讨袁”,誓言做新时代的“小蔡鄂”。 汪卫军的任务是“到广场观察形势,如果形势有利,立刻回电。”汪卫军到广场视察后,见民心几乎一边倒,就到昆明邮电局给这位师长发电报。电文是:“大局已定,立刻发兵,讨邓拥宪”。,但汪卫军万万没想到:他的电报被小小的邮电员卡住了。那邮电员把电文收藏了起来,“看看形势再说”。后来,随着坦克的推进,邮电员把电文交给了上级。汪卫军被军事法庭判处了十年监禁。后被关在云南省第二监狱。据知,64之后,江泽民亲赴云南审查那位师长。由于师长未收到电文,未与承认。江泽民说:“至少在汪卫军看来,他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后来该师长被撤职,下落不祥。如果当时汪卫军采用电话或回部队而不是发电报的形式,或邮电员把电文发了出去,六四的历史可能就会改写。


齐金贵。驻滇部队坦克团的播音员,64时才20出头。由于在部队播音室工作,有机会听到全世界对64大屠杀的报道,处于义愤,他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通一兵”的名义,书写了十多封抗议信,寄给各级政府机关。被军事法庭判处了两年监禁。后被关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各种详情在我自传体的64历史小说《自由的诱惑》中有大量写实描述。齐金贵仅是一个上士士兵,他对我说过:“我也是军人,如果派我去执行戒严,我死也不会对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开枪。”


另据一位军官告诉:学生领袖柴玲当时是到了云南11军的一位副军长家中躲避,那位副军长同情学生,派小车把柴玲送到靠近香港的海边。但事后由于香港方面走漏了“感谢云南军方”的风声,后来这位副军长被捕。此事我未经核实,但11军后来被裁并到14集团军。


陈北。原27军64戒严部队军官,部队画家。在执行戒严任务时,哗变,鼓动士兵自动撤离。陈北将戒严车私自开到河北某地扔弃后自动脱离部队,后被通牒。


还有众所周知的38军军长徐勤先。据军中人士透露的细节是:在镇压命令下达后,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亲自开车到保定,要他带兵进京。他当场表示:“有没有军委主席邓小平的签字?”对方答:“有。”徐勤先又问:“有没有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的签字?”对方答:“有。”徐勤先又问:““有没有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对方答:“没有。”徐勤先便道:“手续不全,这兵我不能带。”后他称病休息。周依冰指著徐勤先的鼻子说:“徐勤先,我知道你老婆是法官,你的两个儿子都在天安门广场。”徐勤先被捕时只说了一句话:“或者是千古罪人,或者是历史功臣!”六四事件结束后被判刑。目前无确切消息。


当时,军中高层也有一些将军如张爱萍联名致邓小平反对戒严。张爱萍曾奋笔疾书,在七位老将军联名致首都戒严部队指挥部的信中写道:“军队是人民的军队,绝不能向人民开枪,绝对不能制造流血事件,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发展,军队不要进城…..。” 这七位老将军都是中共五十年代授勋的上将,在当时联名上书反对解放军进城镇压时,他们都还有所谓的“二线”职务,其中张爱萍、萧克、宋时轮、杨得志四人同是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产生的中顾委常委;业飞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再道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李聚奎时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顾问。
可靠消息来源:国防部长秦基伟也反对戒严。当时杨尚昆不原承担罪名,三次找到秦基伟,要求他来执行命令。秦基伟始终明确表态:“我是国防部长,只管对外,不管对内。”64大屠杀后,秦基伟未能再担任国防部长,但他于第二年就上书中央,要求纠正对64事件的定性。


军人执行命令为天职,可不能屠杀人民这是常识。

戒严第十五天 1989年6月3日12时

西单长安大戏院被群?拦截的军车
市民们用公共汽车做路障堵住长安街

戒严第十五天 1989年6月3日12时

西单长安大戏院被群?拦截的军车
车内的军人和车外的民众

1989年6月3日12时

西单长安大戏院被群?拦截的军车
学生代表与车内的军官协商

清华学生向军人宣传民主 1989年6月3日


军人与学生冲突 1989年6月3日


站在学生一边的武警战士

博主评论:很多人在形容中共当局力量强大的时候,总是要说"枪杆子"这句老毛的废气.但是,军队并不是没有不同意见的,因此军队虽然名义上完全归中共私有,但是中共对军队的控制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尤其是老邓那些当年带兵打仗的老贼都已西去的时候,对军队的控制肯定是一代不如一代的.军队越是多越是不好控制.

再说,中国历史哪个朝代亡国君王手上不是手握重兵的?清代末期,皇帝有八旗有绿营,孙文手上有什么?到最后清国还不是丢掉国祚了吗?所以说,军队永远都是一个相对因素,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当军队为反对者所用的时候,越多军队灭亡越快,因为枪口是可以掉转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