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16852
文章出处http://www.bullogger.com/blogs/yeeyan/archives/291397.aspx

谨以此文纪念5·12一周年

5·12地震余波未平

去年5月中国发生地震以来的11个月里,王廷章(音)夫妇在政府部门的眼中,已经从安分守法的居民,变成了寻衅滋事的刁徒。

这11个月里,他们横遭推搡与殴打、窃听与跟踪,甚至被拘留。

他们犯了什么错?

他们犯的“错”,不过是为了搞清楚他们唯一的女儿王丹(音)究竟是怎么死的。去年5·12地震时,她所就读的高中教学楼倒塌,把她压在了里面。

这次地震是中国数十年来遇到的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震后几周,中国政府表现得异常高效、开放和具有同情心,令世界大为赞赏。但是随后,真相就被掩盖了起来。

甚至遇难者人数都被隐瞒。虽然普遍认为约七万人罹难,但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布官方数字。DNA检测可以确定数千名遇难者的身份,可是也被一拖再拖,而当局对此没有任何解释。

校舍的建造可能涉及腐败,这是震后最敏感的政治话题。

而对校舍质量有疑问的死难儿童家长和研究人员均受到了拘禁或者审查。

根据大赦国际的报道,文学编辑和环保主义者谭作人做的就是收集地震中死难儿童名单的工作,但却在2009年3月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起诉并逮捕。报道中还说,在逮捕谭作人的过程中,他的狗被捅死,他的电脑也被偷走。

在过去数周,跟着艾未未进行同样工作的十多位志愿者在四川进行调查时,也被拘禁了起来。艾未未曾参与设计了“鸟巢”体育场。虽然他们当天就被释放,但他们的照相机、胶卷和笔记本都被没收了。

有一种呼声现在越来越高,就是要对死难者的姓名、年龄和死因进行统计,以确定这些教学楼是否比其他建筑更容易垮塌。

“如果任由亡者姓名埋没,我们就不能说中国有人权,”上周出版的《南方周末》里一篇言辞激烈的评论如是说。而最近,中国政府已经承诺将会“收集并公布地震中死亡或失踪人员的名单”。

而对于为女儿的死讨个说法已经挣扎了11个月之久的王廷章来说,政府的承诺显得空洞无力。

“他们向我们施压,试图控制我们,”王廷章说,“但就算他们杀了我们也没有用,因为……我们已经不再害怕政府了。”

王先生和他的妻子刘盛英(音)与王的母亲一起住在一间用蓝色油布和竹子搭起来的简陋帐篷里,他们的房子已经被地震吞没了。

地震发生那天,44岁的王廷章正坐飞机从外地回来。当他赶到女儿就读的东汽中学时,已经是地震发生后的第13个小时了。

东汽中学教学楼建于20世纪70年代,有四层。它倒塌时,水泥和钢梁把学生们压在了底层。王廷章斜着身子钻进去,奋力拉出那些残缺的肢体,寻找着他的女儿。

当即未能确认身份的遗体被统一埋在附近一座山上。但是在这之前,志愿者们已经仔细地给遇难者的脸部拍了照片,并且用编有序号的卡片简单记录了他们的大致衣着及体貌特征,然后再剪下一绺头发装在塑料袋里,以供日后确认身份。

地震发生后一个月,王先生夫妇接到了一个从他们原来居住的汉旺市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提供血液做DNA检测。他们接受了血检,等待着结果。

之后每隔几个月,他们就去市政府或者教委询问何时能够得到检测结果。

2008年10月,许多家长们到市政府上访,希望得到市政府官员的答复,却发现市政府的前门被警察把守着,他们一靠近就会遭到拳打脚踢。

11月,王先生夫妇到学校去和女儿班上其他孩子的家长见面并交换意见。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聊天时,已经被防暴警察团团围了起来。

此后,王先生夫妇就再没能见到其他孩子的家长。

洛杉矶时报

博主评论:“他们杀了我们也没有用,我们已经不再害怕政府了。”当我们的亲骨肉、我们所有的爱、我们一生最珍视的孩子因为他们的执政非法行为而死,而他们没有任何说法甚至还要逼迫我们放弃合法要求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还要害怕政府?

政府之所以让人害怕是因为他们拥有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权力,他们可以让我们无法正常生存。我们最爱的孩子都失去了,我们已经无法正常生活了,我们为什么要害怕他们?

为什么政府一直让人害怕?因为他们独裁、他们专制、他们霸占了所有中国人呼吸的空间。一个让人害怕的政府有可能是一个好东西吗?这样的执政党能是什么好东西吗?能不让人产生将之颠覆的欲望和冲动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