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16847
  二,政府的决策将要摊牌

十八日法《费加罗报》发表题为"浪潮"的文章称,"目前,中国的无政府状态的危险是如此之大,以致政府很可能会被迫立即摊牌。邓和他的忠实支持者有很多办法。他们可以利用基层民众对付知识界,他们可以依靠农民对付市民;他们可以动用军队和警察对付学生;他们还可以采取巧妙的做法:收紧网线,分化游行示威者,瓦解抗议运动,发动宣传攻势,向学生的家庭施加压力。较量尚未开始,如果这种形势长期持续下去,那是不符合中国的历史经验的。如果总爆发,为镇压行动提供藉口,那将是令人遗憾的。"南通社说,"中国的这一重大事件即将结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目前正在召开会议。"动用武力的可能性较小,虽然并不排除武力。但是,很难想象会对目前北京街上二百万市民动用武力。由于这场运动已发展到全国,所以使用武力就更为不可能。"目前,军队没有参与游行。不过,军队仍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可能会成为决定局势的因素。"英《泰晤士报》"只能是一场革命"的报导说,"无论是实行镇压还是和解,政府都没有明确的政策,大概这就是领导层内部争论的结果。对于这次示威的最后处理将表明谁占上风,谁失宠下台。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预料这次示威之后会有大规模的政治动荡,四十年来对共产党的最大挑战。"法《解放报》题为"北京的革命"的报导指出,"从这场运动开始以来,党绝望地落在群众的后回。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着一场它成了目标的革命。如果采取镇压手段,那就很可能使党四分五裂。如果向大街上的民众做出让步以恢复权威,那就要以能彻底实行中国式的公开性为前提。中国共产党现在还有魄力这样做吗?这就是问题所在。"

赵紫阳催人泪下的讲话

在政治局常委会议结束以后,赵紫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李鹏以国务院总理的身份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在广场上的学生,随同赵紫阳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随同李鹏的是国务院秘书长罗干,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九日的凌晨四时许。此时的赵紫阳,已经深深地感到无力回天,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生命即将告一段落,并作好了下台的准备。所以,在广场上,他发表了一番催人泪下的讲话。

赵紫阳说:"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覆。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覆才停止绝食。"

赵紫阳诚挚地说: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赵紫阳强调:"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说到这里,赵紫阳向在广场的学生们鞠躬,学生们热烈鼓掌,一些学生哭了。赵紫阳讲话结束后,广场上的学生纷纷请赵紫阳签字。这是赵紫阳离开政坛前的最后一次向公众亮相。

这个时候的赵紫阳已是心力交瘁,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和巨大心理压力,使他失眠、头昏、胸闷,心脏供血严重不足。医生在诊断后,嘱他休息静养。为此,赵紫阳于十九日上午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提出请三天病假。

邓小平的伤感

上午,邓小平打电话给杨尚昆,要求杨尚昆到家里来一趟。一见到杨尚昆,邓小平就显得非常激动,他生气地对杨尚昆说:"赵紫阳到天安门去讲话了,你看了吧?你听他讲了些什么?哭丧着脸,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实在太不讲组织原则了,太没有纪律了。"

杨尚昆:"我看他讲话的情绪就不对,有点不想干的样子。他讲他"老了,无所谓了"。这不是明摆着把党内的分歧公开出来吗?他刚刚向常委请了三天假,说是病了。看起来他的思想情绪越来越大了。"

邓小平:你知道,这次事件爆发以来,我承受了多大的党内压力。赵紫阳的亚行讲话后,先念就对我讲,这是另一个司令部的声音,要我表态。以后,陈云、先念等都给我打电话交换过好多次意见,按照他们的意思,学生去天安门就是中央纵容的结果,要采取措施。他却一点不配合,连一点配合的意思都没有。我是不得已而为之。他真的越走越远了。"

杨尚昆:“我还是想动员他参加今天晚上的大会。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僵了。”

邓小平:"随他去吧。这几年,我们的经济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了,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经济是基础,要是没有经济这个基础摆在这里,学生这个样子不要说一个月,就是十天,农民都要起来造反了。而现在,全国的农村很稳定,工人也基本上是稳定的。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经济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就要有政治改革作配套。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政治改革。但要考虑实际情况,要考虑现在这个形势下党内有多少老同志能够接受。哪能一下子吃成胖子?没有这个好事。我老了,有人说我老朽也好,老糊涂也好,我想我的思想在我们这样年纪、在我们的党内,我不应该算作是保守的。我恋权位吗?"

杨尚昆:"你要是恋权位,华国锋下台时就能当党的主席了。何必还推荐胡耀邦呢。"

邓小平:"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我虽然没有充当名义上的党的第一把手,但大家一直围着我,尊重我。重大事情要我拍板。我的份量太重。对党对国家都不利。我是应该考虑退的问题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怎么能退呢。事情明摆着,想退现在都退不了,先念、王震他们会同意我退?退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党是应该要有新面孔,要有新鲜血液。"杨尚昆:"小平同志,你的功绩人民会记住的。我相信你的关于戒严的决定也一定会得到人民的理解的。"

邓小平话锋一转,"现在的安全保卫工作做得怎样?"邓小平所以问此话,是因为杨尚昆的角色所致。杨尚昆虽然已是国家主席,但仍然是邓小平的一个大管家,中共中央警卫局直接由杨尚昆领导,当时的中央警卫局局长由杨的老部下、已升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杨德中兼任,杨尚昆的大秘书则担任中央警卫局常务副局长。

杨尚昆,"中央国家机关驻地,中央领导同志驻地的安全保卫工作已经得到加强。今天晚上有一部份军队就可进驻北京。为安全起见,你是不是搬到中南海去住一段?"

邓小平,"自从搬出来后,我就再也没想进去过。我哪儿也不去。这儿挺好。"

谈话将要结束的时候,为了减轻邓小平已经很沉重的心理负担,杨尚昆不经意地对邓小平说,徐海东大将有个儿子,叫徐勤先(注:原始内容如此。但经查证,徐勤先并非徐海东的儿子),他是三十八军的军长。昨天接到军委命令后,他表示执行不了。北京军区周衣冰他们刚刚把事情处理好了。"

邓小平,"是军人,谁都不能违抗命令。徐海东的儿子也不例外。军队的事你去处理吧。军纪一定要严,军心一定要齐。"显然,邓小平当初的、心情显然不在军中事务上。

那次毫无实质性的交谈,是一次真正的交心。杨尚昆由此深深感到邓小平的矛盾和悲哀,感到对他的充份信任。在中共元老当中,除了杨尚昆,邓小平不会向第二个人倾诉。

经过李鹏夫人朱琳的暗示,下午,罗乾亲自察看并重新布置了游泳池毛泽东住过的房舍,腾出来让李鹏和杨尚昆住,杨尚昆一开始决意仍住柳荫街,不搬。李鹏说,"杨主席,这完全是为了指挥戒严的需要,从工作出发。现在只是暂时住一段。到戒严过后,我们再回去住。"当天晚上,李鹏、朱琳携子、孙就入住了毛泽东去世前住过的房子,并一直住到一九九一年。第二天,比他年长二十多岁的杨尚昆在李鹏再三动员下才搬过来。自十九日起,每天对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机关工作人员开放的游泳池,再也不允许游泳了。一些机关工作人员私下里议论,"怕老婆的总理看起来他家的命比我们大家都值钱。"

当天下午四时,李鹏在紫光阁会见了澳大利亚总理特使伍尔科特。会谈一开始,李鹏就问伍尔科特:再使先生,今天你是不是通过正常路线来到中南海的?"陪同前来的澳大利亚驻华大使沙德维回答:"我们是穿小胡同过来的。大路走不了。"李鹏说:这件事说明我们的首都已经发生了混乱。这个混乱已经不同程度地蔓延到其他一些城市。中国政府将以负责的态度采取措施来制上这种混乱,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保证我们的改革、开放政策的顺利进行。"李鹏特别强调:"这纯属中国内政。我们将妥善解决这件事情。对此,我充满信心。"这是李鹏有意向外透露中国即将实施戒严的信息。时隔六小时,李鹏正式发布了关于在北京实施戒严的动员令。

总政治部紧急通知

十九日上午,总政治部向各大军区、各大兵种和驻京各大机关下发了"紧急通知",通报了即将在北京实施戒严的消息,要求全军各部队务必正视这次学潮对部队的某些思想影响,以强有力的政治工作保持部队的高度稳定和思想统一。

"紧急通知"指出,在这次学潮中全军各部队始终和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一致,表现出很高的政治素质。但是,也存在一些值得重视的思想倾向,概括起来有四种情绪:一是麻□情绪,看不到学潮对安定团结大局的严重影响;二是消极情绪,有的官兵对腐败现象、物价上涨不满,认为学生闹一闹也许有好处,三是忧虑情绪,有的官兵担心部队要是站出来,理直气壮地反对动乱,会重现文化大革命"中三支两军"的错误;四是无关情绪,有的官兵认为制止社会动乱自有大人物去着急,去收拾场面,咱们这些当兵的操什么心?因而对党和国家的命运不大关心。

"紧急通知"要求当前要从三方面加强政治工作:

一,要教育部队正确认识当前的国内政治局势。要很好地学习军委邓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的系列指示,注意从"民心"的角度,向部队讲清在我们国家的局势中,稳定的因素是占主导地位的。

一是讲清人心思定,绝大多数人都不赞成也不容许一些人再折腾,重新把我们的国家拉回动乱的深渊;二是讲清人、心向改革,绝大多数人不愿再回到十年前去,中国改革的潮流不可逆转;三是讲清人、心向党,绝大多数人能从历史规律中懂得,离开了党的领导,就没有中国的前途和希望。让干部战士认清这三个"人心所向",是决定和制约形势发展的最基本的东西,从而坚定信心,去掉怀疑、动摇和担心情绪。

二,要引导干部战士对学潮中某些有代表性的口号,进行具体剖析,分清哪些纯属反动言论,哪些是不满情绪,哪些是过激言词,哪些是可以理解的合理要求,帮助大家分清是非,端正思想。总之,要通过具体剖析一些口号和思潮,消除部份干部战士的思想阴影,从而明辨是非,提高觉悟,保证部队在思想一致的情况下的高度稳定。

三,要教育各级领导干部带头保持政治坚定性。当前部队各级领导干部务必从以下三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一是清醒地认识不安定因素,做好为维护国家安定而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部队各级领导干部应当看到,稳定之中包含着许多不稳定的因素,因此,防止动乱,制止动乱,维护部队稳定和国家安定团结,将是一项艰巨的、长期的政治任务。对于可能出现的新的社会局部动乱,部队各级领导至少要有三种思想准备,第一,自己不大惊小怪,惊慌失措;第二,能稳定自己带领的部队,第三,能理直气壮地引导部队反对动乱。二是一定要守好自己的阵地,既要注意对驻地社会情况、社会动向的调查,更要对部队自身的稳定实行严格的责任制,一级抓好一级,一级对一级负责。同时要加强对家属、子女和身边同志的教育,以保证我们的机关和所属部队不出问题。三是从党和国家前途的高度自觉保持廉洁。这次学生闹事,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对贪污腐败现象不满。在部队,决不允许因为我们的领导和机关不廉洁,而引起士兵不满,甚至发生其他问题。

关于时局的六点紧急声明

据安全部当天的报告:十九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办公室副局长高山来到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向正在开会的体改所所长陈一咨等二十多人通报了五月初以来中共中央内部关于处理学潮的情况,并说赵紫阳同志已经请病假。陈一咨说:"现在我们要做两件事,一是发表一个声明,明确表示我们的态度;另一件是组织二十个部委的人到天安门广场静坐示威。"在陈一咨的主持并倡议下,以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国务院农研中心发展研究所、中信公司国际问题研究所、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等四家单位的名义,起草了《关于时局的六点紧急声明》。全文如下:

(一)这次以大学生为先锋,绝大多数社会阶层广泛参与的爱国民主运动,谱写了中国民主运动史上最辉煌的篇章。

(二)事态演变到今天这样的严重地步,完全是由于党和政府在决策上的失误和拖延所致。

(三)建国以后,党和政府的高层领导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脱离人民,违背良知,与人民群众的意愿直接对立。其原因在于传统政治体制不能按法制轨道运行,没有政治公开性,形成了只关心上层权利斗争,不以民族利益和国家前途为重的局面。

(四)目前事态还在恶化。坚持已有的失误而继续失误,以致采取极端举动(如军管),将会导致真正的动乱,甚至造成民族分裂。这种黑暗的前景是经历过十年文化革命的中国人民所无法接受的。

(五)为此,

我们呼吁公开高层领导的决策内幕和分歧,由全国人民共同做出判断和选择;

我们呼吁立即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别会议,行使宪法赋予的最高权力,进行干预;

我们呼吁立即召开中国共产党特别代表大会,对政治局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进行审议;

我们呼吁各界声援活动务必保持理智和秩序,珍惜这次学生运动已取得的成果;

我们呼吁各阶层人民组织起来,协助大学生做好维持秩序和后勤服务工作;

我们呼吁绝食人员多多保重身体,争取尽快结束绝食,你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胜利,祖国需要你们以更新、更持久的方式去取得新的胜利!

(六)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中国现代化的历史潮流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

这份报告已于当天下午发到有关报社,北京各高校和天安门广场,并在北京街头广为张贴。

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这份报告被李鹏称之为是赵紫阳智囊团"企图把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推向被告席的杰作",陈一咨因此而遭到通缉。李鹏为何说这是赵紫阳的智囊的杰作?原因是:鲍彤兼任北京青年经济学会会长;陈一咨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办公室成员、体改所所长并北京青年经济学会副会长;国务院农研中心发展研究所所长虽是姚依林的女婿王歧山,但农研中心主任则由赵紫阳的老朋友、被赵尊称为"杜老"的杜润生担任;而中信公司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李湘鲁,也曾担任过赵的秘书。

平静的白天,恐怖的夜晚

以下内容根据安全部的有关报告撰写。

十九日北京街头游行人数明显减少,绝食学生以及学生领导层出现了思想混乱的迹象,一些干部、教师及市民来到绝食指挥现场,劝说同学们立即停上绝食。

当天,全市游行总人数明显少于前两天,估计减少一半以上。乘车游行的也大大减少,东西长安街部份时间能够通车。参加游行的有许多是外地院校来京的学生。国家机关、北京市机关以及文化界、科技界、新闻界、知识界的游行队伍明显减少,工人队伍中有首钢模具厂、电车二厂、北京床单厂、北京剧装厂、北京服装五厂、丰台机务段、国营七00厂、北京电影字幕厂、北京包装装备厂、北京革制品厂、南苑仪表厂等。上午有几辆满载警察、打着声援旗帜的卡车从长安街由东向西驶过天安门,引起学生们的阵阵欢呼。每支游行队伍人数都不算多,最多的有千人以上,但大多数都是几十人或上百人。游行队伍中政治性口号似有减少,由于昨天和前天政治性口号已达高潮,今天出现的一些政治性口号使围观群众不感到新奇。

上午九时三十分,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出现署名"北京市工人自治会筹委会"的《首都工人宣言》传单,写着:"中共中央、国务院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无条件接受绝食学生的两条要求,否则,我们将从五月二十日上午十二时开始,全市工人总罢工二十四小时,并根据事态的发展,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整整一个上午,绝食团召开的各校学生代表会议一直在紧张地讨论中,绝食团领导者争论很厉害。据了解,现在广场上绝食学生缺乏统一的指挥,秩序很乱。广场的四个学生指挥机构:市高自联、绝食团指挥部、对话团和新成立的外地进京院校学生联合会,谁也很难控制得住、指挥得动了。特别是外地来京的大学生正源源不断地涌入天安门广场,目前他们的食品、饮料、住宿工具比北京高校面临着更大的困难。我们在北京医院观察室遇到被初诊为心肌炎的吾尔开希。问他对现在天安门局势有何看法时,他说:"我对现在的情况非常忧虑。人民是善良的,但很担心被部份人利用。现在学生组织高层内部有分歧,市高联常委到现在已换过三次,有些激进的或保守的,或者受到种种压力的都被换出或辞去了职务,我是唯一自始至终的负责人。"

下午二时许,"学运之声"广播站广播了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国务院农研中、心发展所、中信公司国际问题研究所、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等四家(以下简称三所一会)《关于时局的六点紧急声明》。一些同学的家长、校友来到绝食现场,不少人劝说学生立即停止绝食。全国妇联女干部刘光敏与几位高校负责人几经周折来到纪念碑台阶下的市高自联指挥部,要求与学生领导层进行对话,呼吁高自联立即做出决定停止绝食。刘光敏说,"我们不仅仅代表个人,也代表本单位许多同志的意见,特来反映外界群众的要求。我们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对于目前这种情形很熟悉。年轻人头脑一热,有些事办得对有些事办得也不对,也需要反思。我现在怕你们付的代价过于高了,我太怕这一点了。父母养育一个孩子不容易,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也不容易。"北京联合大学一位教师说,"人民、社会给你们这次行动的评价已经远远超过了你们所要的两点要求。你们不能再绝食下去了,否则就会脱离了社会。如果真死了人,各界对你们的行动就会有所考虑。"在广场上进行劝说的约有"百人。经过劝说,一些同学哭了,更多的仍坚持说不答应两点要求誓不罢休。

傍晚五时许,广场绝食指挥部内部有人传出,一位自称中央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刚拿着一张条子来广场通报,说北京市区即将实行戒严,不知此消息是否属实?此后,广场上平静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晚上,在天安门广场、北京火车站广场、东单等地,出现了很多题为"关于学运策略的几点建议"的传单,传单称,"目前绝食对话已不是我们的手段和要求,应当改为和平静坐,并旗帜鲜明地提出新的政治要求和口号。即:1,紫阳同志不能走,2,立即召开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特别会议;3,立即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别会议。对军队的到来不应采取惶惶不安、如惊弓之鸟的态度,这种对待军队的态度及方式,要在他们到来之前反复向同学们解释宣传清楚。"晚八时左右,十几位自称国家体改委的人来到天安门广场,用手提式小喇叭进行演讲,他们演讲的主要内容是:"我们怀着极为悲痛极为愤慨的心情,公布一个绝对真实的消息,赵紫阳总书记已经被罢免,现在由李鹏主持政治局工作,并决定今晚对学生采取强硬措施。"他们介绍了所谓的赵紫阳总书记被罢免的简略经过,并呼吁社会各界"绝对不要采取暴力对抗,绝对避免流血";"实行全国性的罢工、罢课、罢教、罢市";"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绝不要自相残杀";"强烈要求立即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立即召开中共全国特别代表大会"。与此同时,天安门"学运之声"广播站广播说,"鉴于目前形势严峻,决定成立义勇军特别纠察队。请参加者今晚作好随时出动的准备。"晚九时十五分左右,天安门"学运之声"广播站播出"高自联"的紧急通知:"结束绝食,改为静坐。"学生和围观的群众表现都很紧张,广场上充满了不安和恐怖的气氛。二十日凌晨,市高自联、对话团和外地进京高校学生联合会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鉴于目前形势,"将绝食改为静坐。如果绝食的同学继续绝食,我们将继续声援。我们的斗争目标绝不放弃"。""1即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吁吁全国各界人士配合北京高校学生维护秩序。中小学生不要上街游行,外地学生不要进京,工人不要罢工。"

当晚,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学生自治会广播站,反复播放了军队即将进城,北京将要戒严的消息。北京大学"筹委会"的广播站广播:"据可靠消息,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已经下台,李鹏已经主持政治局全面工作。今天晚上,中央决定出动军队进京戒严。同学们,市民们,立即行动起来,快到天安门广场去,到各个主要交通路口阻拦军车去。"一些学生和居住在校区里的教师、职工以及附近的市民,都走上街头,议论纷纷,不少学生和群众向一些部队可能经过的路口涌去,并设置路障。

外地学生进京知多少?

在即将实施戒严之时,铁道部向中南海报告了全国各地学生进京声援北京学生的情况,兹择要摘录。从五月十六日十八时至十九日早晨八时,全国各地声援学生分乘一百六十五趟列车到京,目前人数已达到五万六千八百八十八人。从发展趋势来看,进京学生每天都在增加,而且已出现两起卧轨和拦截列车事件。

十六、十七日两天,每天有三千多名学生到京。从十七日十八时到十八日八时一夜间,学生人数就激增到一万二千三百三十二人,十八日十八时到十九日八时,学生人数达到二万四千四百二十人。其中每趟列车中学生达千人以上的就有十七趟(一般情况下一趟列车乘员一千二百人)。这些学生主要来自天津、石家住、沈阳、大连、哈尔滨、长春、西安、成都、上海、南京、蚌埠、合肥等城市,以天津学生为最多。天津南开大学、天津大学、轻工学院的学生,每二三天就跑个来回。每天六趟天津到北京的短途列车均为学生占用。

这么多学生在短短几天集中到北京,打乱了铁路运输的正常秩序,给本来就十分脆弱的铁道运输雪上加霜。其中,大部份学生是无票上车,上车之后!他们占领列车广播,散发传单,搞募捐,还在车厢内外刷大字报和标语,甚至要求列车提供免费饭菜.

其二,各地学生抢上列车造成多次列车晚点运行。十八日西安开到北京的二百八十次车,由于二千多名学生把还在车库中的列车行李厢占领,人员超载,将列车弹簧压死无法启动,使这次列车晚点四小时五十分钟,并影响了七十次列车的正常运行。十八日还使大连开往北京的二百三十一次列车晚点不时三十九分,西宁开往北京的一百二十二次晚点二小时四十分。十九日早晨,仅北京路局就有四趟列车晚点三十到四十分钟;

其三,十七日下午十五时三十五分,在武汉长江大桥上,有三百名学生卧轨,拦阻了柳州到西安的一二(次客车四十七分钟,又影响了后面一列车三十三分钟,对面方向的运行车也受到影响,使这条线路停驶近三小时。十九日中午十一时五十分,福州师范大学三千多名学生占领了福州火车站,有二百至三百名学生卧在铁道线上,他们要求与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对话,到下午四时五十分这条线才开通。已影响了两列客车和一列货车的运行。

铁道部建议中央采取有力措施,尽快平息学潮,同时希望各地党政部门积极配合,劝阻学生进京,尽快使铁道客货运输正常。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