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文摘并评论:黑窝硕鼠- 化验员告诉你粮库的内幕

16823
在粮库,有一句话,叫做"粮库钱没腰,看你捞不捞。"上至粮库主任、副主任,下至化验员、保管员,甚至是干活的临时工,以及更夫,门卫,都有"发财致富"之道。

最好的捞钱时机,就是每年粮库收粮的时候。粮库内部从上至下,人人做好的准备,大家跃跃欲试。筹钱的筹钱,拉关系的拉关系。干什么?倒粮和拼缝。

所谓倒粮,就是你先从农户手中以低于保护价的价格把粮食收上来,现粮库的保护价把粮食卖给粮库,从中挣取差价。有人可能要问,为什么农户要把粮卖给倒粮的人,直接送粮库不是可以增加收入吗?这你就不知道了。一个农户,除非他和粮库里的人认识,而且关系不错,否则他直接送粮到粮库,是卖不出一个好价钱的。因为粮车到了粮库之后,要经过排队、扦样、化验、检斤、卸车等环节。那一个环节都可以找借口剥你的皮,让你得不偿失。

粮库内的经警和门卫负责农户送粮车的排队,他有让哪一个车进和什么时候进的权利。

有的粮库比较大,一次门口可以允许放进去三、四台车。如果车特别多,农户谁不想早些进去?如果你想早一点进去,你就得花一点钱给把门的经警或门卫,我们这里开始是一车五块,现在已经涨到二十至三十了(也按车的大小收,看来还真"合理")。粮库一天收粮有时几十车,多时达几百车。几天几十天下来,收入亦很可观。

粮车进库后,要进行扦样化验,化验的内容有划定粮食的等级,水分含量,杂质多少等等。不同等级的粮食,有不同的价格。如果水分、杂质等超标,还要扣价,这称为扣水和扣杂。因此粮库中的化验员,尤其是主化验员,对送粮者来说,就具有很大的权力。

在粮库,粮食化验什么等级,扣多少水分,扣多少杂质,有很多情况下化验员要听粮库主任的。他叫你这车粮化多少,你就得化多少。如果不听话,那么你就会靠边站。甚至下岗的就可能是你。一些个倒粮的,大多数是主任的亲属(主任不便出面倒粮,让亲属出面),或是和主任关系不错的人。而这些人,身份很杂,什么行业都有。有工商的,税务的,农业发展银行的(你不让他倒粮,他不给你贷款),甚至还有法院公安交警,社会上的"大哥",一些农场的场长和下面的队长。等等,不一而足。

每次收完粮后,粮库主任都要把化验室、地秤室、保管室、和财会室的一些人员召集在一起,而且这些人员还必须是"政治上可靠的人"。召集这些人干什么?做假票子。做假票子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把收购过来的粮食提高等级,比如把三等粮变为二等粮。另一种则纯粹是所谓的"吃空额",即从化验室开始,开假票子,编造一些假名字做为送粮户,当然其他的也是假的了,然后化验员填假化验单,地秤检斤室填假称重,保管员填假验收,财会做假账,形成造假一条龙。我们一般人员心里都很有怨言,因为这活很麻烦,而且我们小白人又得不着便宜,得便宜的只是少数人,但各库皆是如此,形成潜规则,而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如此。

为什么做假票子,原因很简单,就是要多套取国家的粮款,多套取保管费。所以我们这里几乎每个粮库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库存不实问题。而且越是大粮库问题越多。

你们可能会问,不是有上面的检查吗,难道他们就查不出来吗?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们,每年粮食局都下来进行春检和秋检。检查完了还要打分,搞评比。但那不过是形式主义,而且大家都熟知内幕,心照不宣。而且粮食局往上面报的数目也是掺了水分的,这样层层掺水,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记得九八年春,有人在记者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可以坦率地告诉大家,中国就是三年颗粒不收,粮食也照样够吃。"可是当年南方洪水时,南方某粮库竟无粮可调。在二000年,也曾经搞过一次全国性的粮食大普查。各地,各粮库都组织人员到外地的粮库去搞普查。说是为了避免弄虚作假。可实际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我只说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况:外市的一个检查团也上我们粮库搞普查,进行所谓的"清仓查库",他们在这里呆了五六天,吃了五六天,而且每次吃饭去的地方还不一样。有一个检查团的成员是回民,弄得我们主任很是头疼,因为吃饭时要找回民饭店。晚上还要唱卡拉OK,跳舞。真是活神仙啊!至于检查,也搞,比如粮囤要量一下尺寸,粮食要化验一下,账本也要看,但那都不过是形式,表面文章。也能发现问题,但饭一吃,舞一跳,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我们库也向外地派出了检查人员,回来听他们一说,也是那样,甚至还出现了发现问题后,检查团主动"协助",清除问题的事,因为还要应付上级的复查。这些都他们亲口说的。

0二年一次粮库开会,主任念了两份文件:一是外县国储库因储粮不够数量,为迎接检查,竟然大批地从别的粮库调粮。二是某粮库主任竟然做了许多掺假粮囤,(就是中间是粮,上下是杂物,他知道检查时扦样要扎粮囤中间)。宣读完了,主任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都是内部人告的。

再来说一下收粮的事情.前面我说过,能往粮库送粮(应该叫倒粮)的,有不少都不是一般人.这些人往里送粮,通常都能卖个好价。既使这些人送的粮质量再差,甚至猪都不吃,你也得收。所以不少倒粮的人都喜欢到下面收一些质量差却价格很低的粮,这样差价很大,因而挣钱也多。我们有一天私下里算了一笔账,主任家那七八个带挂的平头柴车,拉那样的次水稻一把就能挣个上万,真令人眼红啊!

我们粮库主任的姑爷就专门收一些个"破烂粮",为掩人耳目,白天送的是较好的粮,到了晚上,主任就找一些个"政治上可靠"的人,专门负责接收破烂粮,坏粮往好粮堆上一卸,再一进仓,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过了几年,都变成了陈化粮,就更看不出来了。

晚上装卸工都不太愿意卸粮,一是比较累,更主要的是坏粮都在晚上来,卸起来不光气味难闻,而且稻草,杂草,沙石多,很难打搓子。有几次还出现了粮里的石头块进提升机时发生堵塞,造成提升机电机烧坏的事故。主任比较狡猾,给装卸工打溜须,又是加工资,又是给他们晚上改善伙食,甚至默许他们对一些送粮车"卡油"。

一般的农户,你要是库里没人,往里送粮根本买不上个好价钱。而且粮库里的许多人都很黑,认钱不认人。你要是不给化验员好处,明明是一等粮也会给你开成个三等。卸粮的时候,保管员和装卸工也会千方百计地刁难你,比如说你的粮稻草很多了(其实一化验是没有超标)。或者装卸工故意卸得很慢,总之是千方百计地逼你掏钱。有一个老头,一条腿还瘸了,往我们粮库送了一车粮,还是一个大拖拉机,只有几吨的粮。他的粮在农场那边初检时,可能是没给化验员好处,一等粮就被开成了三等粮。而粮库检验的规则是就低不就高,也就是人家开三等,你这里最多也只能给三等。我没有办法,只好照票子原样开。

什么人都能卡你,就连门卫和经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权利,先让谁进门后让谁进门,他都有权利。在收粮期间,大粮库的门卫和经警就是不倒粮,一天就指着这个卡油,也能对付几百的,有的甚至对付个上千。

每次收粮时,主任都传出口风,暗示我们在化验时,若是农户送粮,至少要降一个等级开化验单。要适当地多扣水,多扣杂,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就行。当然这只是对农户而言。大多数的农户没有长什么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验,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没有办法,各库都这样,往别的地方送也是一样。

什么人都能卡你,就连门卫和经警都能卡你,他有放行的权利,先让谁进门后让谁进门,他都有权利。在收粮期间,大粮库的门卫和经警就是不倒粮,一天就指着这个卡油,也能对付几百的,有的甚至对付个上千。

每次收粮时,主任都传出口风,暗示我们在化验时,若是农户送粮,至少要降一个等级开化验单。要适当地多扣水,多扣杂,只要不出太大问题就行。当然这只是对农户而言。大多数的农户没有长什么火眼金睛,他也不懂化验,而且就算是明白也没有办法,各库都这样,往别的地方送也是一样。

二OO二年开春的时候,一粮库有一批陈化粮出卖,我们主任的儿子在那里当副主任,得知消息后,主任立刻组织了几个"政治上可靠"的人晚上搞接收,结果,这批陈化粮被他家亲属以低价买下,又摇身一变,成为粮库的保护价粮入库,大赚了一笔。

前面我说过,一般的农户往粮库送粮,很难卖个好价钱.正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农户就把粮卖给了粮贩子或是粮库的内部人。这些粮贩子和粮库的内部人再利用自己的关系,想办法把这车粮卖个好价。一般一车可以赚个二三百的。如果是特殊人物,一车甚至可以挣个上千。有的粮库,把这当成了一种变相的奖金,规定一般职工允许倒几车,干部可倒几车等等。这几车可以充分"优惠"。

每年收粮之前,不管是粮食局还是粮库,都要大张旗鼓地开大会,搞宣传,念文件。还要重申纪律,要求库内职工不得参与倒粮。其实每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不得不搞的一种形式。这些做法,用小品的话来说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为了防止收粮中出现的不正之风,上面也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密码化验,化验室还配置了监控探头,化验员异地化验等,然而这些办法在执行中要么成了聋子的耳朵 --摆设,比如摄像头,化验时,有些化验员就故意把监控探头扭到了一边,避免自己的某些行为被外界所看见。密码化验只在来人检查时作作样了。平时是不用的。甚至摄像头也不开。就算是执行了这些规定,在实际中也是变了味。比如你搞什么密码化验,封闭化验,虽然做到了化验员和售粮者不见面,但他们还可以通过手机进行联系。而进行化验员异地化验,化验员又不愿意太得罪人,并且不少化验员和售粮者见几次面之后即打成一片。结果还是所谓的狼狈为奸。

粮库里的人给那些倒粮的人起了一个外号,叫粮耗子。

每年秋天收粮的时候,主任都要把他家的亲戚叫到一起,"组团"倒粮。大家分工明确,主任的老婆和女儿、儿媳妇以及几个本家亲戚坐地收粮,姑爷送粮,两个儿子则负责接粮。

主任在后台,他不会直接出面倒粮,但他是那些人的总指挥.他会暗示化验员有那些人是需要照顾的,需要照顾到什么程度.所以说化验员并非像你们想像的化验结果多少就给开多少.

如果你作为一个粮库化验员,不照他的意思做,那么你就会受到"处理",要么收粮化验时让你靠边站,甚至收粮时找借口让你回家呆着这样的损主意他们也会想出来,这样做是因为你碍事.如果是改制,那么第一个下岗的,可能就是你.

一些个倒粮的家伙,都有后台撑腰,有的后台还很大,比如老子是农发行信贷科长,有的是局长家亲属,就连粮库主任都得罪不起.所以他们往往都很横.有的甚至直接提出要求:我这一车得让我挣多少多少钱.碰上这样的主有时粮库也只得答应他们的要求.这正像有一个副主任说的,快赶上抢钱了.

我们粮库只是一个科级单位,所以各办公室也只是一个股级单位。不管是倒粮的还是农户,售粮后都要在购销股根据检斤数和化验单划价,结算粮款。购销的那几个女人很黑,一般人,我说的是一般的农户和一般的倒粮者,想要早点拿到款子,就得给她们递红包,也不是直接递,而是她们直接从粮款中扣除红包钱,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因为向来都是这样,已经成规矩了。

我记得我们粮库刚成立那一年,只收了八千五百多吨水稻和两千多吨玉米,当收粮任务近尾声时,主任让我们做了三千多吨的假票子,当然编的是假名,当时是实在无可编的时候,我把我们家的亲属的名字全都编上去了。这样总共加起来,我们在账面上算是完成了秋粮收购任务。因为给的收购任务是一万四千吨。可是第二年上省粮食局办事时,偶然看到一个报表是关于我们本市粮库的秋粮收购情况,看到的却是我们粮库完成了二万吨的秋粮收购任务。这时我才明白是层层掺水了。

我们这里有一个大粮库,库内的检斤员、经警和保管员等一些人和外面的粮耗子勾结,一车粮可以卖几车的粮款。他们通常都是在晚上,挑送粮不多的时间,来一车粮过秤后,不卸粮,而是绕了回来又检斤,多做几次,事后他们再按批成分粮款。

我们单位的检斤股长,看着是工作很兢兢业业的一个人,和他一起工作的是一个小姑娘,那个女孩不愿意晚上上夜班,他就主动一个留下来工作大半夜。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这是便于和一些粮耗子勾结搞鬼。他工作了三年,媳妇没有工作,可是家里原来住的是平房却变成了暖气楼。

保管员按说应该是比较辛苦的工作。因为他在收粮时要负责现场接收,发现问题后要及时反映。在平时不收粮的时候,他还要负责原粮的保管,天天要检测粮食的温度,做记录,还要负责给干活的工人开工票。但实际上保管员并没有那么辛苦。他们平时三个五个聚在一堆打扑克、出去喝酒。手脚勤快的,三五天一测粮温,比较懒的,一个星期也不会测一次。只要粮食不出大事就行。到要检查的时候,他们就一份一份的填假的粮温记录。现在不少地方都应用了自动粮温检测,数据可以自动储存在电脑里,这就使得他们平时更是闲得要命.他们平时还和干活的工人队长勾结在一起,多给开工票,然后几个人分。

在收粮的时候,保管员是最积极的,因为他们借此可大捞一笔。大粮库的保管员,有的家里都买了车,在外面还有买卖。我们这个粮库是个小单位,可有两个保管员在外包上了二奶。

粮库的化验员大多素质极差,不要说大学、大专毕业的很少,就连中专的都很少。有的人既使有文凭也都是掺"水"的。上省里学习时听一个同行说他们的主任很霸道,有一次训他们说我让你们干化验员,你们就是化验员,不然你们狗屁都不是。对化验员的要求是必须得"听话",领导让怎么开化验单就怎么开,否则你会干不长的。

粮库里现有的化验员素质差到什么程度,我可以告诉你们,不是一般的差,而是相当的差!不少化验员连初中的化学知识都不懂,甚至化学元素符号都背不下来。

以前的老化验员,化验技术比较高,玉米放在嘴里一咬,立刻就能说出水分多少,小麦放在手里一掂,就能估出容重是多少,和仪器测的相差很少。

笔者到粮库之前,曾在好几个单位的化验室工作过。粮库的化验室是最简陋的。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粮库的化验室还搞化学检验,例如对粮食的蛋白质、脂肪等营养指标,以及一些有毒物质,如黄曲霉素、有机磷等进行检验。但现在大多数粮库都不搞了。

现在粮库对粮食的检验,基本上都是物理检验,而且大多是感官检验,所谓"看一看,闻一闻,摸一摸"而已。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送的粮食有毒的话,依靠粮库那点技术,是根本检验不出来的。曾发生过农户把拌药的种子粮送来而当时没有及时发现的事情.

别看这些化验员在专业上狗屁不如,却生财有道。倒粮和拼缝这套技术却玩得极其熟练。倒粮我在前边已经说了。所谓拼缝,就是从送粮的农户手中或是其他倒粮者手里把粮接下来,再以一个较高的价格卖给粮库,从中赚取差价。比如你送的粮我要了。你的粮本来是三等粮甚至是等外粮,我可以利用我是化验员的优越条件把这车粮开成是二等粮,这样不就有差价了吗?

我不知道靠着倒粮和拼缝,粮库主任一年能挣多少。但我知道一个化验员靠收粮这短短的一个时期就可以挣几万,一个化验室主任可以挣十几万,大粮库甚至几十万。

粮库里搂钱最多的毫无疑问是粮库主任,而且是大主任。他有很多的生财之道。前面我说过,他可以组织他家的亲属倒粮挣钱。粮库内还有很多的基建工程活,如水泥场地和粮仓建设,办公室建设等等,包工头要是揽到活,都要给他回扣才行。库内职工逢年过节,都要借口上他家去"拜年"或"看望",实则送礼送钱。

但这些都是小意思。真正能使主任发大财的,是"作账面上的文章","发账面上的大财"。具体方法有以下几种:

一.就是我在前面说过的,做假票子,开假票证,套取国家储粮保管费和补贴。

二.玩左手换右手游戏。具体说就是粮食还是那堆粮食,通过变造单据,一进一出,自买自卖,获取差价款。

三.卖粮时高销低报。比如粮库的粮食是八毛钱一斤卖的,做账时我写成是七毛一斤卖的。

四.当市场上粮价高于收购价时私自卖粮,差价款不入账,再设法收购一批粮补足库存。

五.从别的粮库低价买入陈化粮,再把它变成收购的保护价粮,或者干脆导演自卖自买,把自己库内的陈化粮变为当年收购的保护价粮,赚取差价款。

六.把涨库(就是由于扣水扣杂多出来的粮食)粮食卖掉,差价款不入账。

七.虚报、多报各种费用。

主任在进行以上的操作时,他需要和财会人员,尤其是主管会计配合。所以各单位会计,尤其是主管会计都很牛。主管会计,或者说是财务科长,其权力有时比一个副主任还大。他甚至可以当主任的家。因为主任所作的一切勾当,他都很清楚,而且还积极参与。

会计一般都准备两本账,一本是供本单位用的,另一本则是应付检查的。有的会计私下里还有第三本账,这本账则是真实而又真实,秘密而又秘密的,主任是看不到的。

有人可能要问,现在都是用电脑,而且还和上面联网,那么还怎么做弊?别忘了,电脑财会软件是人做的,所谓有矛就有盾。我们化验室在安装开化验票的软件时,安装人员就主动告诉我们怎么样做假。

主任对于财会科长一般是不敢得罪的。还要千方百计地讨好、拉拢。九一年时,粮库的财会科长从原岗位退下,转到工会,工资给涨了一级,还给了五万块钱的所谓"封口费",这在我们这里当时可是一笔不少的巨款。

后来换的一个主管会计在退休时,主任给了她二十五万的封口费,还让她在自己个人开的米厂里当会计,几天才去一次。有时单位临近大的检查时,还要把她请过来当"指导"

由于这些会计有着丰富的造假"经验",而且还有广泛的人脉关系,所以即使是面临改制下岗,他们也会很容易地找到工作。不少粮库的财会科长,不管主任怎么换,都能稳坐交椅。

和主任一起狼狈为奸的不光有粮库的财会人员,还有一些和主任有利益关系的其他单位财会人员,比如粮食局的,农发行的,甚至还有工商、税务的。他们有的在检查之前通风报信,给出主意应付检查,在检查时帮助掩盖问题。富锦九0粮库出事后,农发行就跑了好几个人。我的一个在校时学财会的同学也跑了。

农发行里的一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实际是发行的内鬼,和粮库勾结在一起,采取"空空妙手"的高级手法,套取国家的大量资金,再设法变为私有。我们这里有几个农发行的人在海南三亚买了房子,到放七天假的时候,就一起去那里度假旅游。

粮库主任还可以分为老版型和新版型的两种。老版型的主任多是年纪很大,地方很偏僻,没见过什么太大的世面,出身也很低微,只会搞点小打小闹,倒点粮,钻点小空子,甚至变着法子克扣职工的工资,晚开职工工资以赚那几个利息钱。我们粮库原来的那个主任就是这样。这样的主任还喜欢吃独食,自己还觉得很聪明,其实下面人恨透了他,就连几个副主任都对他私下里有怨言。不过这样的主任现在一般都退休了。

现在粮库的主任都是些新版型的,年纪轻,有文化,最主要的是胆子大,大把地花钱,当然也大把地搂钱。什么事都敢干,什么钱都敢搂,着实地生猛。不过说句实在话,这样的主任往往对下面的职工却非常好,这并不是什么仁慈,因为人家看不上那点小钱。比如某县的一个粮库主任在粮食改制时,库内职工没有一个下岗的,而且他还说:"你们放心,有我吃的,就有你们吃的"。后来他就出名了,而且由于扩大了经营范围,企业越搞越大,但他最后越走越歪,最后跑了。他跑了之后,还有不少职工非常"怀念"他。对于有些新版型的主任来说,十几万,几十万在他眼里那都是小钱,我上面所说的那些捞钱手法他都嫌太陈旧了,太慢了。他们有的和银行内部的一部分人勾结,玩"空空妙手"。甚至还有的比银行都厉害,直接上省里和更高的地方活动,套取更多的国家拨款,来玩这种钱的高级游戏。

这种人还有一套"理论",即所谓的捞钱越多,越没事。我记得有一个挺有文化的粮库主任喝醉酒之后向我们传授"心得",说:"以色列人有一句话,叫做你欠银行一千块钱,银行控制着你。你要是欠银行一千万,你就控制了银行。抠抠搜搜地弄个三四十万,不好干啥,一年连送礼都不够。最后纪委一查,没人保你,结果你就得完蛋。你要是搂个二百来万,就是拿出来一百万送礼,那你还剩一百万呢。就算出事时候,也肯定有人帮你,而且是主动地帮你。因为他们要是不帮你他们也得完了。所以最后就没事了。"

不少主任生活糜烂,我的一个同学在外地某粮库作大主任,包了两个二奶。其中一个二奶还替他生了一个女儿,另一个是他的小姨子。他的妻子则迷恋于**功。对他的事不闻不问。退休的粮食局长的外甥在某县一个专储库当副主任,竟然把一个初中女生的肚子弄大了,后来还是花钱摆平的。听说他很喜欢玩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我所在的粮库有一个女孩,很年轻,竟和外地一个粮库主任兼副局长傍上了。去年同学聚会时,有一个同学说他们那里的一个主任把人家母女俩都包下了。我们粮库原来的主任就算是比较老版的,老婆也厉害,不敢太出格,可也和本库一个女人暗渡陈仓好几年了。

不少粮库主任由于地位的关系,心肠很硬,毫无怜悯之心。记得有一年我们市煤矿退休工人由于几个月不开支,集体到市委反映问题。那里人聚了一天,到了下午五点多也没有散。市委领导为了体现出关爱之心,还派人派车给那些人送面包、火腿肠、矿泉水。一个副市长口干舌燥地解释了很长时间,到下班也没有走。现场也有不少警察,但据说接到局长话说:"这些老家伙,干了一辈子,也够苦的了,你们想办法维护好秩序,不准打骂他们,谁要是整出了大事,我要扒他的警服。"我们下班的通勤车经过那里,因为小车检修,大主任和一个副主任也坐在通勤车里,车子暂时过不去,大主任看到那种场面,骂道:"都是些个穷鬼,没能耐的东西,没钱不会自个挣吗?"副主任随即接口说:"刁民哪,有啥他妈不敢动,一个一个抓起来,谁他妈不服就猛揍,你看他们下把还敢闹事不?"他俩就忘了他们原来也都是穷鬼。

在没有改制之前,粮库里副主任很多。我们这个小粮库到改制之前竟然有一个大主任、五个副主任。副主任有的有一些实权,有的由于不管钱管物,没有实权,这样的副主任都不如一个股长或科长。当然了,不管是什么副主任,还是比我们小白人强。比如说副主任倒粮,只要不过分,主任对他还是有所照顾的。有的副主任实在是捞不到什么油水,主任为了平衡各方面关系,想办法送他些钱,不是直接的送,而是间接的。比如在牌桌上故意输给他一些钱,或者让他出差,实则是旅游,回来多报一些费用,如此等等。

大主任和副主任,不少是面上一团和气,实则矛盾重重。主要还是涉及到利益分赃不均的问题。但一般的主任是不会和副主任闹僵的。但也有例外。我们就曾看到有一次过年前全库聚餐时,一个副主任和大主任吵了起来,把酒泼向大主任。

这些副主任当中还有不少是粮库主任的儿子。不是本粮库主任的,而是别的粮库的。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别人闲话。所以他们才想出了这么个相互提拔对方儿子当副主任的方法。当然这样做上上下下是花了不少钱才做的。

逢年过节的,粮库里的人要向大主任等人进贡,像一个三孙子似的。其实这些个主任、副主任也要向上进贡,表现得更是奴颜婢膝。一个局长的外甥在和我们喝酒地说了我们主任上局长那里的丑态。

有一个副主任,原来就是个开车的。后来由于会溜须拍马,会出一些馊主意,深得大主任赏识,被提拔为副主任。这人可以说是典型的小人标本。他会当着我们的面叙说大主任的一些密闻轶事,回头也会把我们和他说的话,做的事汇报给大主任,他得意的人,会被说得锦上添花。不得意的,会添油加醋,让你声名扫地。他还在职工中弄了一两个"卧底",甚至某人下班回家和谁去吃饭,第二天都有可能被汇报给他。库里的普通职工对他是又恨又怕。他和你说话的时候,那话说得可甜了,叫你甚至深受感动,但回头上大主任那只需一两句话就有可能让你完蛋。真是阴险啊!用"口蜜腹剑"来形容他真是太恰当了!

不过这种人就这么点本事,太大的本事还真没有,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等到大主任下去,换上新主任上来后,他就失宠了,于是谁也就不理他了。他自己在库里就感觉是"灰溜溜"的。

这些副主任各管一摊活。有的负责储运和化验,有的负责保卫,有的管粮库内的米厂,有的负责基建。副主任多的时候,甚至有的副主任只管食堂,有的只管一两个司机的车队。但大主任是会把财会这把大印紧紧抓在手里,不容许别人染指。

粮食改制之后,粮库不再需要那么多人了。所以这些副主任各想办法,各寻出路。年纪大的设法先办退休,再干点什么。年纪轻的有的单独出来干一些事业,少数留在了库里。

博主评论:什么是糜烂?这就是糜烂.这里说的是一个行业的糜烂,象这样的文章可以做出很多篇来,因为还有很多其他行业的糜烂.所有的这些行业的糜烂组合起来,就是我们当今糜烂的中国社会.

为什么社会会成为一个糜烂的社会?因为政府是糜烂的,为什么政府会糜烂?因为共产党是一个糜烂的政党.

烂透了的政党领导着一个烂透了的政府,烂透了的政府领导着一个烂透了的社会.

一个腐朽的政党,一个腐朽的政府,一个腐朽的社会,一个腐朽的国家.假如不能改变,就只有等着涅磐以后浴火重生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