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中国「六四」真相(一)

16821
中国「六四」真相
>> 一,学潮兴起


一,学潮兴起


胡耀邦去世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七时五十三计,胡耀邦因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在北京医院去世。这离发病正好一个星期时间。


四用八日上午九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勤政殿召开会议,讨论了《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的意见。会议由赵紫阳主持,兼任团家教委主任的政治局委员李铁映介招了当时全团的教育状况。提交给全体委员的材料反映,「教育经费短缺巳经成为教育发展的"瓶颈",重视教育必须下决心采取实际措施,大幅度增加教育投资,不能再停留在日头上。」「中央关于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的思路是对的,但不能理解为主要靠社会集资,而应该首先体现在中央下大决心,调整投资储请,在财政预算上大幅度增加教育投入。」「国家教委计算的教育经费在团民生产中所占比例于财政部计算的不一样,前者是三.二%,后者是三.七五%。按财政部的演算法,即使以后提高到四%,教育经费也增加不了多少。」「建议将《中团教育发展和改革纲要》中关于教育经费占国家财政预算内支出比例的内容,写进《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间题的决定(草案)中去,只笼统地谈教育经费要"提高""增长",对财政没有什么约束力。」


沉重的关于教育的话题一开始就使会场气氛凝重,参加会议的胡耀邦一开始就绷紧着脸,没有放松过。参加会议的秦基伟说,「从会议一开始我就感到耀邦同志脸色不对劲,后来越来越灰。他一直硬撑着。」会议开了约四十多分钟,李铁映正在就几年教育经费的间题作分析说明时,胡耀邦却越来越挺不住了,他想站起来,向主持会议的赵紫阳请假,刚站了一半,说了声「紫阳同志-」,只见胡耀邦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他向赵紫阳打招呼的手象在空中划了半个圈。这一刹那,使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惊愕了,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望着满脸灰黯的胡耀邦。「大概是心脏病,不要随便动。」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赵紫阳赶紧问:「谁有硝酸甘油?」「我有。」患心脑病的秦基伟赶紧从包里拿出药片,往胡耀邦嘴里塞了两片,秦基伟对拥上前来的胡启立说,「快把耀邦同志平放在地上」胡耀邦慢慢地睁开眼睛。会议工作人员立即打电括通知位于养蜂夹道、与中南海一街之隔的解放军三○五医院。约十分钟左右,三 ○五医院抢救小组到达。下午,待胡耀邦病情稍有好转,即转入北京医院住院观察。然而,胡耀邦终于没有能挺过来。


虽然大家都很关心胡耀邦的病,但谁都不会想到胡耀邦会死。胡耀邦住院后,北京医院每天都将胡耀邦的病情向中央办公厅值班室报告,中办秘书局也按惯例向赵紫阳等政治局领导和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等进行通报。通报的情况是身体慢慢的好起来。因此,胡耀邦去世的消息的确令人震惊。


接到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的紧急报告后,赵紫阳当即决定「马上通知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治丧和讣告等事宜」,并责成中央办公厅马上「通知小平、陈云、先念、彭真、颖超、徐帅、聂帅等中央老同志」。上午的会议是仓促而严肃的,赵紫阳说,「耀邦同志悴然去世,我们深感悲痛和震惊。」杨尚昆说,「耀邦同志可惜呵,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接着,赵紫阳谈了有关成立胡耀邦治丧委员会等具体事宜。


在谈到如何评价胡耀邦同志的一生时,赵紫阳说,「胡耀邦同志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者,长期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卓越领导人。胡耀邦同志的丧事规格按照政治局常委的规格进行。」杨尚昆说,「我完全同意紫阳同志的建议。」赵紫阳问,「同志们对这一评价和丧事处理有什么意见?」没有一个人对此提出异议。赵紫阳说,「对耀邦同志的评价一定要实事求是,请中央办公厅将政治局关于耀邦同志的讣告内容报告小平、陈云、先念等老同志,微求他们的意见。开于耀邦同志的后事处理有关事宜,请启立、家宝同志与李昭同志进行具体协商。」


在这次会议上,赵紫阳还特别强调了社会安定问题,赵紫阳说,「乔石同志,请密切关注一下胡耀邦同志逝世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乔石表示,「目前全国总的社会状况还是好的,社会比较安定,没有大规模的、集团性的闹事苗头。各级政法系统将高度关注耀邦同志去坦后的社会状况。」姚依林说,「目前我国物价高涨,贫富差距扩大,要防止一些人籍追悼耀邦同志的名义将不满情绪爆发出来。」赵紫阳说,「铁映同志,要注意一下高校的情况,尤其是北大等校的情况。因为大学生总是最敏感的。」李铁映说,「大学总的状况是好的,不太可能出大乱子。」李锡铭表示,「一定维护好首都的社会秩序,确保耀邦同志追悼会期间首都的社会安定。」赵紫阳接着说,「启立同志,请新华社马上发通稿。同时关注一下国外对耀邦同志去世的反映。」最后,赵紫阳对负责全国宣传舆论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说「杏文同志,今天晚上中共中央就胡耀邦同志治丧活动发表公告,在中央人戾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播出,请广电部通知他们作好准备。」


当四月十五日下午赵紫阳亲自到地安门米粮胡同向邓小平报告胡耀邦逝世的消息时,邓小平已经从上午刚听到时的震惊中缓了过来,他已经叫夫人卓琳给李昭打了电话,要李昭节哀。邓小平表示同意中央政治局开于对胡耀邦的评价和对胡耀邦丧事安排的规格。邓小平表示要亲自参加胡耀邦的追悼大会。邓小平秘书王瑞林事后说,「小平同志一听到耀邦同志去逝的消息后,把正在抽的烟给灭了。十个手指无力地交叉在胸前,没有一句话。过一会,就又拿起烟,狠狠地抽起来。当紫阳来后,已经平静许多了。」


胡耀邦去世的消息让陈云也感到惊讶,只是当时的陈云也在生病,顾不上发表过多的看法。


李先念同样感到震惊,当他听到胡耀邦去世的消息后连声说,「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前几天我还给他通过电话,他电话里还好好的呢。」语气中除了表示对胡耀邦早逝遗憾之外,也隐约达出自己当初竭力主张胡耀邦下台问题上的后悔。


「胡子将车」王震听到胡耀邦去世的消息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叹息中除了对这位老乡的早逝略表遗撼外,还透露出一种失去对手的轻松。这位极具小农意识的将军,在胡耀邦未当选总书记时,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因为胡耀邦听他的。自从胡耀邦当上总书记后,王震一下子对胡耀邦「敬而远之」了,原因是他们共同的家乡湖南省、浏阳县,再也不把王震尊为家乡的「一号人物」。正是这种狭隘的小农意识,使王震在胡耀邦下台的问题上表现最为积极。


对胡耀邦的去世深感悲痛的是聂荣臻。据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记录,一胡耀邦同志生病第二天,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就用电话向聂帅通报了耀邦生病的情况。宫时,聂帅、心里很不平静,不断地催促秘书询问耀邦的病情。十一日上午,聂帅派秘书去医院看望耀邦同志,因当时不准探视,见到耀邦同志的夫人李昭同志。李昭说,耀邦同志知道聂帅对他的关心情况后,很感动。耀邦说,聂帅九十高龄,身体也不太好,要多保重;我这里没什么事,请他放心。十五日,聂帅听说耀邦去世消息后,很激动、很难过。十七日,他给李昭同志写了慰问信,并派八十高龄的夫人张瑞华和女儿聂力去耀邦家吊唁、慰问。」聂帅的慰问信写道,「耀邦同志不幸先我而去,令我非常痛心!我已年迈老残,常寄希望于年轻或较年轻的一代,今耀邦同志逝世,确使我痛惜。」「对耀邦同志的评价,中央讣告已讲得很好,我只讲几句他在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纵队政委、兵团主任时的情况。他很善于抓政治工作,经常深入基层,讲形势说任务,宣传鼓动,使部队很活跃,士气高昂。与耀邦共事或接触过的干部和群众没有不称道的。为华北人民的解放立了大功。」


社会各界反应


从胡耀邦逝世到四月十七日上午,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公安部、安全部、新华社等向中共中央、国务院的近五十份报告中,都比较客观报告了各地党政干部到普通群众对胡耀邦的高度评价。普遍对胡耀邦去世感到突然;认为中央对胡耀邦的评价客观公正,对他的丧事安排表示满意;各地局势安定。但是也有一些报告谈了一些看法。如北京市委的报告提到,「正在出席北京市七届二次政协会议的一些代表还对社会上对胡耀邦同志生前的不公正做法表示愤慨。市台盟主委陈炳基说,「我去年到美国探亲和考察时,有一位美国朋友送给我一本外国记者访问胡耀邦的书。当我从九龙回到广州时,海关竟把这本书当禁书被没收了。我至今没有想通。」李莉委员说,「我从去年底开始主编一本北京园林建设四十年的书,选了一张耀邦同志造林劳动时的照片,竟让人给取消了。我说,这是历史,不管我如何申辩,照片还是被取消了。」上海市委报告指出,「一些市民对胡耀邦同志的死因有种种猜测,不少人认为胡耀邦是被气死的」;湖南省委的报告说,「胡耀邦同志对党赤胆忠心。今年三月二十八日,耀邦邀请我省六位人大、政协代表去他家吃饭,他还说,改革的形势是好的,问题有,但未必有那么严重,要看到前途是光明的。」关于大学生悼念胡耀邦的报告当时只有下列几份,这些报告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学生运动的自发性。


据中共北京市委四月十七日下午向中共中央昀报告,十五日至十七日上午,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政法大学等院校内均出现一些关于悼念胡耀邦的大字报和挽联。北京高校总体局势平静。这些学校的学生会和研究生会都作出了成立胡耀邦治丧委员会的决定,准备在校内设立灵堂,敬献花圈,同时派代表到胡耀邦家中去慰问家属。


十五日到十七日上午,不断有人到天安门广场悼念胡耀邦,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放有八个花圈及一些挽联、白旗、白花、纸条、横幅。广场秩序正常。


在纪念碑铁柱栏杆上的一幅挽联写着:「民主先驱,社稷为先,千秋耀;开明公仆,天上为公,兴华邦。」横批是「痛悼耀邦」。


纪念碑的浮雕下放着署名为「北师大师生」的花圈,挽联上写着:斯人虽逝,风范永存,痛悼耀邦同志。」


署名为「几名青年」的花圈挽联上写着:「凄风苦雨送君去耀邦何时,万水千山都行遍功成多少。」横批是:「民心如镜」。


一条横幅上写着:「痛悼耀邦,一代圣贤唯您要我臭老九,空前绝后就君顾咱穷学生。」


两名青年献上一朵白花,花带上写着:「耀邦同志,青年知己。」


十六日下午下了一场小雨,公安人员拿走了那些花圈。十七日上午,纪念碑旁又放了一个署名为「清华大学化学系」的花圈,挽联上写著:「鞠躬画瘁,死而后己」,「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悲悼耀邦英灵」。


据介绍,十六日有一北大学生身上佩有「永别了,耀邦」的白纸条,自带一个小凳子,在纪念碑前静坐。


中共上海市委于四月十六日晚八时向中共中央的报告称: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在上海大专院校中反响强烈。从讣告未发前的四月十五日下午开始,华东化工学院、复旦大学等校就出现悼念胡的大小字报,到发稿时止,约有近十所高校出现这种情况。


据市公安局反映,四月十五日下午五时二十分左右,华东化工学院宿舍广告栏内,发现一张用毛笔用的纸头(均八开报纸大小上写「沈痛悼念胡耀邦」。之后,陆续出现金星远逝」、「您是真正的改革者,人民感谢您」、「仙风道骨」、「缅怀总书记!」


随后,复旦大学、华东政法学院、华东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校也陆续出现大小字报。华东政法学院的一条标语是:「耀邦同志你太惨了!中国太惨了!人民需要你!中国需要你!」


复旦大学在四月十五日半夜时刻发现贴于中央饭厅的四张小字报,六幅标语。具名「电工八二一部份同志」的一张小字报写道:「胡耀邦同志是站在民主运动最前列的坚强斗士。他的逝世对中国人民而言是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我们不知怎样才能表达我间的无比哀悼」「我们希望复日人多关心一点国事,不忘胡耀邦同志的精神,在悲痛中前行。」「胡耀邦同志为民主而献身的勇气和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


四月十六日晚六时三十分,在愎日天学三一O八教室举行了追悼仪式,室内外约有四百人参加。会上有二十多人自由发言,有人说,一要争取民主,民主是我们的。」四月十六日晚中共陕西省委给北京的报告称:今天下午三时,有几位青年抬着两个大花圈,来到西安市钟楼邮电大楼前的广场」,沈痛悼念胡耀邦逝世。一个花圈的挽联写的是:「广大青年的教师,爱国志士的良友」;另一个挽联上写着:「敢说敢干公正坚韧不拔是您的精神,民主科学法制是我们、水速追求的目标。」我们问两位抬花圈的青年是哪个学校的?两青年有所顾虑地说:「我们不是学校的,相信有很多支持改革的人都有这样的心情。」一会儿,花圈前围了几百人。因为是星期天,广场上人越聚越多,议论纷纷,有的说:「胡耀邦同志死了,真没想到。」有的说:「死的太可伶了,那么快。」显然,许多人还不知道胡耀邦逝世,一看到花圈,感到很突然。下午四时起,在钟楼广场有人就耀邦发表演说。在花园西边大约二十米的地方,有三、四人围着三个年青人,听他们发表演说。我们听到了以下的对话:一群众间:「你们为什么要献花圈-!」穿牛仔上衣的青年答:「是出于爱国心。」有人间:「你是搞社会科学的吗?」这位年青人答:「我们是学习数学专业的学生,在学校成绩比较好。但我们要关心改革大事。」他接着说,「胡耀邦是中国改革的功臣,没有他就没有目前改革的成果。他十分关心知识分子,对知识分子采取宽容的态度。」在这几个青年人旁,一个操河南口音的老人,手中拿着一个笔记本,诉说他进京上访的事情,并说他见过胡耀邦,言辞中颇带感激之情。下午六时五十分,那几位年青人已经转移到一个阅报栏南边,坐在花坪外的铁栏杆」,议论胡耀邦辞职的原因。他们说,关键是缺少法治,几个人可以把总书记搞掉。七时,在放置花圈的地方,仍有不少行人在观看,议论的内容大都是一被气死的」等。


海外反应


到四月十七日上,从新华社等多种渠道呈送中共最高层的开于海外新闻媒介的评论计有一百多份,经浓缩整理后的主要评论不到二十份。看了这期摘要评论后,赵紫阳等领导人认为一我们的国际反应是良好的」。在新华社发怖了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后,以美联社、合众社、路透社、法新社等西方四大通讯社为首的报纸、电台、电视台立即对此予以转播并配发评论,苏联、东欧和东南亚、大洋洲及香港澳门的新闻媒介也作了大量报导,日本两大通讯社和六大报晚版均在头版报导胡去世的消息。


一,高度评价胡的人品和业绩。


美联社说,「胡是一位务实主义者,尽管有人指责他坚持西方化和具有亲资本主义的情绪,但他仍是一个有献身精神的民族主义者和共产党员」;共同社说,「胡与许多其他领导人不同,三个孩子都在与权力无缘的单位工作,清官作风博得了老百姓的掌声」;法新社指出,「胡不是为掌权而掌权,而是要利用手中的权力来彻底改造国家」;香港《成报》说,「胡耀邦之死如果能推动民主运动,在党内引起不符合党员资格者的内疚痛改前非,就是重于泰山,为国家民族作出了重大贡献。」


二,肯定对胡耀邦丧事处理的态度。


共同社说,「新华社在胡去世不到四小时就作了报导,并播发了胡的简历,说明中国政府对他的去世的重视。」美联社说,「中共对胡耀邦去世的处理颇为高明,在政治上给予其最高的评价,只字未提他的过失。丧礼的安排与叶剑英同级,并不作一位普通政治局委员处理。此举无疑使人感到欣慰。」英国报纸也注意到中央讣告中未提胡耀邦的过失,认为「这是中国领导人在出现严重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的时候维护团结的一种努力。」


三,密切关注胡耀邦去世可能产生的影响。西方新闻界大体有两种看法:以美联社等四大通讯社为主的占」风的看法认为不会产生重大影响,路透社认为,「胡的突然去世,不会立即对中国的政治权力结构产生重大影响,中国政局不会因胡的去世而直接发生重大变化,这是因为胡虽然还是政治局委员,但离权力中心已经很远。」英国画日电讯报》说,胡的逝世正值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前夕,党将加倍关注这位前领导人的去世触发广泛的抗议活动的可能性。《泰晤士报》社论说二对胡重新评价的日子也许会到来。」法新社、美联社几乎没有这方固的评论。以日本共同社和时事社为主的少数媒体则认为有可能影响中国政局。四月十六日画京新闻》发表一篇题为《胡的追悼活动是注意的焦点》,文章说,今天,中国民众比起在政治要求下团结起来更易于在搞纪念活动中团结起来。」「人们认为,追悼胡的活动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如果党和政府对追悼活动草率从事,很可能激怒民众。」同日,时事社发自北京的一篇报导指出,今年是五四运动七十周年,人们对通货膨胀、党和政府的高级官员的特权等的不满以及学生要求民主的呼声高涨。以胡的死而开始出现的这一动向有可能进一步扩大。「这次胡氏逝世,是否会出现类似天安门事件的事态,正受到人们的关注。眼下在学生中虽然已经有人呼吁、去天安门广场。,但哀悼之情是主要的,还没有明显的举动。」


北京悼胡如火如荼


从四月十七日下午起,北京高校悼念胡耀邦的活动从学校恍较有规模地扩展到天安门广场,而全国各大中城市对胡耀邦的悼念活动的规模也日益扩大。在胡耀邦去世的当天,中共中央就要求公安部、安全部尤其是北京市要密切注意首都高校特别是天安门广场的情况。对中共最高当局来说,天安门是国家的脸面,神圣不可损害。所以,从北京各大学到天安门广场的行动,公安、安全部门都进行了全方位的跟踪,所有呈送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报告也都是即时式的。下面我们摘录四月十七日下午到十八日晚安全部向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报告。


今天下午一时许,中国政法大学六百余名师生治二环路走向天安门广场,队伍前西是一面「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旗帜,紧接着是插着」回白花、松枝的横幅「耀邦、水存」,跟在后面的是一个用三轮车载着的两米高的花圈,左边写着「耀邦同志千古」,右边写着「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