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二)

16804
我的这位朋友感慨地说:我到现在部不知道赖昌星是怎样搞定空姐的,可以把李小勇两 口子从商务舱调到头等舱去坐。如果是在机场补票,那不奇怪。可都飞到空中了,他能把人 弄到头等舱去坐,这就是赖昌星了。

到了北京,李小勇说:明天一块吃个饭吧。第二天吃饭时赖昌星说:勇哥,听说你在「燕莎」附近买了套房?有两百平米吗?李小勇说:有两百多。第三天,赖昌星又打来电话说:勇哥你下来一下。李小勇一下来就看见两个卡车等在那里,赖昌星指着说,家具和电器都替 你买好了。

笔者就这些传闻在赖昌星家里采访他时,向他求证。

问:是不是你有一次在飞机上遇见李小勇和他太太,他们是在公务舱,而你是在头等舱。 然后你就搞定空姐,把他们送到头等舱了?

赖:这种事是经常的,但不会是李小勇。李小勇还用我给他那么做吗?对不对?

问:你是不是第一次见李小勇,就拿了几十万元的燕窝给他的太太?

赖:那要很大包的,我哪有那么傻。我是跟小勇还有他老婆的我不忘了,想不起来了,因为时间太久了。送燕窝最多也只有两包而已。

问:我听说,李小勇在北京「燕莎购物中心」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两百多平方米。你知 道了以后,就送了一整套的家具、电器,有这回事吗? 赖:不是这样的,我只有送过他一个电视机,是五十几寸的那种,当时有钱都买不到的。 我北京的房子也是他介绍的。

问:你说李小勇不敢回国,可他现在经常往回跑啊?

赖:不知道,是他自己那么告诉我的。他跟他老爸说是在新加坡学英语,可能实际上他 大部份时间是在国内的。

问:还有跟什么人联络?

赖:那时我在加拿大就只有邓亚军一个朋友。

国安特务邓亚军趁火打劫

问:邓亚军情况怎么样?他在加拿大这边也做这些事吗?

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来的,我不是跟你讲了吗?找一点这样的事情做,到处骗吃骗喝。

问:后来你买下了他的房子?

赖:房子是他的房子,可是他的房子的钱是我给他买的。那时我还在香港,他先到了加拿大,他骗我,他跟我说,他买了一套房子,还欠银行五十几万加币,这边有人一直告他,不让他出境,他回不去香港什么的。当时我这个人是比较直爽的人了,我也根本就没想到他是这种人。他求我帮他,我就分两次帮了他。当时我给他的钱,就是通过香港移民局偷文件的那个陈良转给他的,陈良在香港移民局里管档案。陈良一直和邓亚军关系很好的。我把钱汇到这边,他拿这个钱去买的房子,可能向银行也借了一些。我从香港到加拿大之前给他打电话,他不在嘛,当时我是临时决定要到加拿大,这之前他不知道嘛。我跟陈良要了他老婆的电话,他老婆说好了要接我们的。然后我们就到了他家里,马上就跟邓亚军通上电话了,他叫他老婆一定要好好接待我们,他当时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事出来。他以为我们肯定带来很多钱的。他回来就告诉我,他的房子还差银行几十万,银行一直告他们,他没有办法什么的。我就说:你想我怎么帮你?他说:我把房子卖给你。我们刚来正好也需要房子住,我就说:就这样。他说他的房子是一百四十万买的,他一百三十万卖给我。其实后来才知道他是一百 一十万买的。

问:这中间他赚了二十万加币?

赖:他对我说,他欠我的五十万加币我可以从里边扣,又一边叫我一定替他顶一下。我当时刚刚过来,手上还有一点钱喽,也就没有跟他过多计较了,我就把买房子的钱一百二十万全数转给他,也没有把我的五十万从中间扣出来。我当时想,总是朋友一场,来到这里还要他帮些忙。可是后来我感觉他变得越来越不对头了,我就开始怀疑他在计算我。有一次,在酒店里,他就想好了要来敲诈我的钱了。当时我们正喝酒,我这个人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有生疏的朋友我才陪一下,那一段时间心情很坏,就有时跟他一起喝酒解闷。那天,我们在酒店里喝酒,他接到一个电话,就很大声说:哎呀!潘局长,你好!你好!你现在在哪里? 啊,啊,啊。他就有意和对方讲普通话给我听。

问:哪一个潘局长?

赖:公安部的潘局长,还有一个最高检察院的叫李建的。他就有时候装作接到这样的电话,和电话上的人说,「你在美国那边呀,啊,要到这边来了,好,好,来吧,我可以接待,没有问题」,什么什么的。挂了电话他就跟我说:“阿星呀,你也听到了,是潘局长打电话过来了,他们是带着任务要过来找你的。上边给他们批了九个人到美国、加拿大来找你的”。后来,他又说潘局长他们哪天就到,然后他就在我面前接电话,好像是附近酒店打过来的电话,就说:“啊,潘局长,你好!嗷,你人已经到了,好,好。”他放下电话就叫我出钱他去接待。其实对方根本不是什么潘局长呀,李健呀。都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反正都是他自己 捣鬼的。

问:你是怎么发现是他捣鬼呢?

赖:我有一段时间已经在想,他是要敲诈我的钱,我感觉出来了。我知道他有一天会出这样的招数了,他会出这一招的,我是知道的,他这样的人就是会这一套的。后来,他就经常跟我说,他刚刚和谁通过电话,为我说好话了,又告诉我一些他打听到的消息,等等。后来,我自己也在报纸上看到他说的那些事。他以为我在加拿大是个傻瓜,连报纸也不看嘛,英文我不会看,难道中文我也不会看吗?有一次,我刚刚跟卢远征(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局长)的儿子通过电话,然后见到他,他对我说:「最高检察院的李健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卢远征已经给抓了,要判。」我刚刚和卢远征的儿子放下电话呀,他儿子说,还好好的么。我就赶紧打电话过去再问一下。他儿子说:没有的事,没有这样的事。那时卢远征确实还没有事。我就起了疑心。果然,那一天我就在报纸上看到了这条消息。我发现,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什么消息,和远华案有关的消息啦,一些和公安、检察院有关的消息啦,他就说,是李健啦,潘局长啦,或者是什么什么人打电话过来告诉他的。然后我就在报纸上找得到。

问:他是每天拿报纸上的消息来骗你的钱。

赖:这个人真是不可以这样做。他就把报纸上的消息给我,好像是在给我到处找情报, 挺辛苦的,然后就跟我要钱。现在我要是能够见到他都还要骂他,做人不能这样的嘛。

问:这个邓亚军还在温哥华吗?

赖:在,他不敢来见我,他把那个房子卖给我了,不久我就出事了么,我搬进公寓才没有几天就出事了,就给移民局抓了。当时,警察看见我们的行李都放在家里,没有打开,以为我们随时要走路了,就以为我们会潜逃什么的。在法庭上移民局也是这么说的。邓亚军现在住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不难找到的。我还有他的电话,他也不接我的电话了。他不敢见我嘛。他还欠我不少钱么,他不敢接我的电话,留言给他,他也不回。现在他还在温哥华这边,我要找他要钱,他很怕我。其实,我不想说这一些,但是这个人太过份了。他看我现在有麻烦就这样,你看,连香港那个姓陈的,陈良的电话都换掉了。

问:邓亚军现在在做什么呢?你知道吗?

赖:不知道。不过他也不会做些什么正经事情,他就是到处骗吃骗喝的。他走到哪里也是只会做那些事,就是给共产党做点事,靠给共产党搞点小情报,背后捣点鬼,赚点钱。是没有什么本事的人。所以我把这个事情才会说出来,我一说出来他就会伯,因为他欠我的钱,我要要回来。虽然我没有办法找到他,但是加拿大警察可以找到他。香港那个姓陈的,偷香港入境处文件的那个叫陈良的,一直跟他是死党,现在也找不到了。邓亚军要是来跟我见面, 我还会好好跟他讲,现在是他要我这样,是他逼我这样做。

问:他是香港的永久居民吗?

赖:他自己说是永久居民,他一直说是安全部派驻香港的自己人嘛。我也不知道他什么 时候到香港的。他在加拿大应该还是拿中国护照,应该快入籍了,好像是投资移民来的。

问:他哪一年来的?

赖:不知道。我认识他时他老婆已经来加拿大了。他原来在国内时跟原来八局的刘局长 关系很好。

问:加拿大移民局的代表在有关你的拘押聆讯中,说你到赌场去豪赌。

赖: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就是因为我整天等那边的消息,很烦,也没有地方去, 也没有朋友。后来就跟我在这里认识的人去赌场,一次,我在Ho二idAy hn的赌场,我是 玩二十一点赢了四万块。我让一个人去给我换钱,我每次让他拿五千块去换,连续换了七次。

问:引起赌场注意了?

赖:赌场就以为我打二十一点,是会算牌的,就以为我是靠这个赢的。后来就找了个理由不让我进这个赌场了。其实当时我是运气好,来运气的时候不能走的。他们就奇怪了,为什么我自己不去换钱,其实,他去帮我换,也是要登记我的名字,是一样的。他们只是怀疑, 是那个老板太小气了。

问:移民部是怎么知道的?

赖:「四二O」专案组的刘晓辉他们来时,我跟他们聊天说,这里的赌场我不能进,我 都是到美国那边去玩。我只是不想跟他们说实话。后来这些人就提供给了这里移民部。移民 部大概就跟踪我了。

和专案组越洋联络

问:「四二O」专案组是怎么跟你联系上的?

赖:他们在派人过来之前就一直跟我有联系。

问:是你先主动跟他们联系的,还是他们先跟你联系的?

赖:我没有主动跟他们联系,我一直跟家里头有联系,刚开始一出来我都是和家里人联 系的。我一直是跟我大哥有联系,我都会打电话回去问一下怎么样了。其实我大哥对我公司 的事情什么也不懂的,一点什么都不懂,我可以这样说。

问:你是九九年八月十四号到这里,你在这里住了好一段了之后才决定申报难民的,一 年左右吧?

赖:十个月。就是「四二O」专案组他们来了之后嘛,我跟他们见过面之后,我看他们骗得太厉害了,没有实话,都是骗人的。什么也没有,承诺都不会兑现的,这一点我已经很清楚了,在跟他们谈话过程中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楚,我就知道我不能回去了,我就决定申请 难民喽。

问:实际上你从来没有和那边断联系吧?

赖:没有,没有断过。反正一来到这边,我就先买了两个手提电话,是美国电话号码。 问:为什么你要买美国电话呢?而且还买了两个电话?

赖:因为我也是比较聪明的人,我不要他们知道我在那里。因为如果我要跟他们那边通 电话的话,我肯定我的电话是会被监视的,会给他们发现号码。所以我先用一个美国电话, 他们就以为我是在美国喽。他们跟我联系时也不问我在哪里,他们从来也没有问过。
问:你和你的家里人、手下、朋友等等都一直有联系,是吧?

赖:有,一直有联系,开始我刚到这边时,那边的一些人都敢和我联系,后来就越来越 严重,越来越不敢和我联系了。

问:那你是什么时候直接跟「四二O」联系上的?

赖:什么时候跟「四二O」联系上的?让我算一下,应该是一、二月份吧。转过年来,就是二OOO年了。我跟他们打了一段时问的交道,我看他们说了很多假话,你知道吗?我自己发现很多问题,最开始是他们「四二O」通过我大哥跟我联系的。他们告诉我大哥说:这个案子听来的事情和查到的事情完全是两回事。」这是他们亲口说的,我相信他们的这句话完全是真的。你明白吗?就是说,来查之前,他们想象到的,和听别人举报的呀什么的,都是太夸张了。可是查下去完全是两回事,当时的计划是以为我是什么、什么,走私大王嘛,还有和黑社会有关什么的嘛。结果发现查下去完全不是这样的。然后他们也没有办法交差了,就整天在我大哥家里头,天天都有三、四个人去他家里,就整天呆在我大哥家里,问东问西 的。我大哥很老实的,就跟他们慢慢聊喽。

问:他们是通过你大哥和你联系上的吧?

赖:对。「四二O」的一个负责人,他叫我阿星喽,他让我大哥告诉我,叫我跟他联系。他还跟我哥哥说,他不会把别人的血来弄在他身上,他就这么说,「不会让别人的血染到他的身上」,就是说他不会害人了。我大哥就告诉我,这个人很好,真明白呀,这才是为宫的,什么什么的,他说了一大准。我就问了我的弟弟,又问了我的侄子,他们都说:这个人应该是个好人吧,应该是要帮忙的那种吧。我大哥留下他的电话给我,我想了想就跟他联系了。我打个电话给他,是他的秘书接的,我说:我是赖昌星,要找刘处长。他就接过去了。我说:刘处长吗?他说:你阿星呀。然后就开始一直谈。他还说他爸和母亲是怎么样说他是个好人,怎么怎么样。他就讲了一套啦,说他也是七月初七生的了,另外那个姓陈的,也是七月初七生的了,真是巧呀,这样是有缘份了。总之说了一大堆呀,说了一大堆都不相千的话,我也 不懂为什么。

问:大概是跟你套近乎。

赖:当然就是要劝我回去了。他跟我说:这个事情不会怎么样的,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说:「阿星呀,你应该回来了。阿星呀,你在那边也不习惯,何必呢,你知道吗?现在最担心你的人,就是我们专案组了。」怎么怎么的,说了一大堆。他们每次跟我讲电话期间, 电池都要换好几次。

各方都想抓人邀功

问:从那以后你们就经常通电话吗?

赖:我也有电话给他,有时他也装得挺无所谓的,好像不想打给我。有时一段时间我也不打给他。哎,这些都是他装出来的,好像他们不急着找我回去。后来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留给他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我的电话是美国的电话,那时以为我在美国吧。过了不久,安全部的邓处长通过在澳门开赌场的一个老板,又通过我以前的一个手下,说要转告我一个好消息,让我打电话给他。这个邓处长就是国安部八局原来的处长,那时就是我给他提供很多东西,他就提到了副局长么。他现在是副局长了。我看到电话我就知道是谁了。我就打过去,我说:「嗨,老邓。」他说:「哈,你呀。」他说:「孙局长叫你打个电话给他。」孙局长也是八局的。我就打个电话给他说:「孙局长你找我?」他说:「是,有个事我告诉你一下,但是同意不同意是你的事。我先把事情告诉你。」他说:「我们邱局长……』邱局长就是八局的正局长邱进,还兼任部长助理。他说:「我们邱局长最近要调到那个『四二O』去当专案组的副主任,他想跟你在新加坡见个面,看你同不同意,同意不同意你都不要对外说。邱局长想叫我先反映一些情况给你。」他还说:「反正我们大家都是自已人,有一些事情我们能帮你,外边的人帮不上的。邱局长想见你,一方面是想帮你,另一方面是看看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一 些事情。」我听他这么说:心里就有点怀疑,觉得不太对头。

问:这是什么时间?

赖:这个应该是二OOO年二月份左右吧。

问:你给他答覆了吗?

赖:我当时一直以为快结案了嘛!我还一直算,觉得到二月份该结案了呀。二月份都已经快过春节了么。当时我只是自己这样感觉,觉得要过年了,这个事也该完了,拖了很长时间了。听了他的电话,我就想:国安局的这个邱局长要调到「四二O」,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怎么还要调查?我有点不相信。当然,我也没想到这个案子拖得那么长。然后,我就打个电话问我大哥,我说:他们「四二O」是不是又要变动、要换人?我大哥说:「没有听说有这回事。」我就打个电话问刘晓辉,这是我主动跟刘晓辉联系的。我不是随意的,我是想了一下,想证实一下他们是不是又在骗我。我跟刘晓辉说:「你们那边是不是最近要过来一个新的副主任哪?」他说:「没有,谁跟你说的?』我说:「有人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件事,没有就算了。」然后,他就一直追问我,给我来电话的那个人是谁,我不告诉他,最后我也没有告诉他是谁。其实我接到八局的电话,当时我就怀疑到他们只是要想把我弄回去。这当然是上面的意思。他们几次就是骗我,要把我抓回去,他们就是觉得怎么骗我都可以。

中国警方知会加拿大

中国警方于二OOO年六月四日,向加拿大皇家骑警驻北京代表发出一封「知会」信函。

信是这样写的:

抬头:关于赖吕星有关情况事

内文:加拿大皇家骑警驻北京联络官:

国际刑警中国中心局谨向加拿大皇家骑警驻北京联络官致意并谨就赖昌星有关情况通报 如下:

中国福建省居民赖昌星,又名蔡昌星,男,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七日生(赖昌星在这里指出,文件把他的生日也搞错了),一九九一年八月七日持骗取的证件从中国内地到香港定居。该证件已被中国主管机关吊销,其赴香港定居的资格也被取消。鉴此,其所持有的香港居民 身份证和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也应是无效的。

赖昌星在中国内地涉嫌严重走私犯罪(有关详情见附件)。

据悉,赖昌星于一九九九年八月份持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前往加拿大后滞留至今。

国际刑警?中国中心局再次向加拿大皇家骑警驻北京联络官致意。

二OOO年六月四日

专案组绝密文件做出六条承诺

这个时候,中国「远华案四二O专案组」的三名办案人员正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市和赖昌星讨价还价,要求赖昌星主动回国协助办案。保证赖昌星和妻子曾明娜及其子女和亲属的香港身份证件全部归还,并可以继续使用。三名办案人员并交给赖昌星一份盖了「中央四二O 专案工作组」大红公章的绝密文件,绝密文件上第一行是:对在逃犯罪嫌疑人赖昌星的承诺。 承诺共六项,包括:

一、可以宽大处理,不判处死刑。

二、若有重大立功表现,将依法给予特别宽大处理。

三、对赖昌星妻子曾明娜不予拘捕。

四、对曾明娜、蔡玲玲以及她们的子女不予遣返。

五、允许赖昌星上述亲属出入中国大陆及在大陆就学、就业。

六、在依法应没收、追缴的赖昌星、曾明娜的资产中,预留一定数额供其子女生活、就 学。

赖昌星说,刘晓辉对他讲:我们要你回去,不是经济上的事情,是中国的一场大政治看 上了你。

「四二O」冒险来加劝诱回国

问:你的意思是他们不能把你骗回国,就想把你骗到东南亚去?

赖:对,我就这样怀疑喽。把我骗到东南亚就能够从那里把我抓回去了。很多人都是这 样抓回去的。

问:等于是到了东南亚就是他们说了算了。

赖:对呀。从那以后刘晓辉就经常跟我有联系了。他打电话过来有时候问这问那,好像对我还挺关心喽,什么什么的,经常一打电话就说一大堆,说的都是很好听的。他们去年五月份来这边时,我就顺口说:你的那个行李包很好看。他就立即把那个行李包就送给我了, 这个行李包现在还在我家里。

问:你同意在加拿大跟他们见面?

赖:对,我自己原来一直认为这个事就快完了、就快完了。等到听完八局局长的那个电话,我就想了,如果事情是像他们一直说的「要完了」,那么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大功夫骗我回去呢?我给刘晓辉打电话时,我答应刘晓辉,我说:「我会回去的,我不会不回去的,我一直在外边干吗?但是我回去,我要等你们查清楚了再回去。」我们经常在电话里争论。第一个电话里,我就跟他说:「我根本就没什么事,怎么会变成了这样?」我说:“这样很不公道的,我很不满意。”他说:「你不是有错?」我说:「我是有一点错,也不是一点错都 没有。」他说:「你不是有错,你是犯罪。」他说我很凶。

问:这是你第一次和他通电话?

赖:一上来他好凶呢。他说:你没犯罪,你为什么要跑。我说:你遇到一个喝醉了酒的 人打你,你会不会跑?你是不是也要先走开看一看,你会就站在那里让人打吗?我就这样对 他说,你知道,我也很气呀。他说:你知道你害了多少女孩子去作妓女?

问:这是什么意思?

赖:他就在电话里跟我说,你知道有多少多少女工下岗了,这些女工下了岗找不到工作就去作妓女了。我说: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为什么?他就说,是因为我走私才害得那些工厂呀、油田呀都停了、破产了,所以就有这么多人下岗了。那些女的没办法找到工作就去做妓女了。他要我负这个责任。我说:那现在还有没有下岗的?他说:有。我说:那我现在都没有做了,怎么还有下岗的?他说我这样说不对。他还说,他很恨我,很恨我。我说:你恨我什么?他说,他舅舅,还有他两个什么人就是在大庆油田工作的,因为停产,没办法就 到北京来找他,叫他安排工作。

问:刘晓辉是个东北人?

赖:他老家应该在东北吧,你看!他说他恨我。

问:挺有正义感的。

赖:你说,这样讲还有什么道理?我说:你们这样查我,什么事都怪在我的身上,这是不公平的。我说:你们在厦门的公路上见到车就拦下来,就登记,看到好车就叫停下来,看是不是合法手续进来的,如果有问题就算到我「远华」头上。我说:你应该在北京、上海看看那些满街跑的奔驰车是什么手续的,你这样才公道么,你不能这样陷害我。

问:这个刘晓辉在四二O专案组里是什么角色?

赖:他是追捕组的组长,他可以直接通老板的。他还说,我太会来事了,真会说话。其 实他这个人也很会说话。

问:他多大年纪?

赖:比我小,三十来岁,东北人,人长得挺帅的,挺高的。

问:就是这个刘晓辉带人到加拿大来见你的,是吗?他是什么背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