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19)

16797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问:剀女士是加拿大的公民,她和我们一起来到中国,协助我们做翻译。

答:我明白了。

问:刘女士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在这 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沃克顿先生。

(赖水强站起来向录像机方向鞠厂个躬)。

答:你好。

问:他也一样是从加拿大来的移民官员。

答:噢,移民官员。

问:最后,我们还有吴颖,她是公安部的人员。

答:明白。

问:这整个的面谈将被绿影。

答:明白。

问:本次面谈所搜集的资料,是用在赖昌星的移民部的听审时使用。

答:我知道。

问:那么这次我们问的内容都不是针对你所使用的。

答:知道。

问:你并不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答:嗯。

问:那么本次绿像带将会复印一份,交给赖昌星的律师。

答:我清楚。

问:并且也会呈上一份在移民的听审上使用。

笠口:嗯。

问:我们并不能够保证,在这个物证呈上去之后,你所讲过的内容不会被公开。所以你 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决定不回答我们的问题。

答:嗯。

问:到目前为止,我所讲的话,你都听得懂吗?

答:都懂。

问: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吗?这些问题将在赖先生的移民法庭上使用。

答:我愿意。

问:你今天愿意声明你所讲的话是事实吗?

答:现在要宣誓吗?

问:那我们就请苏珊女士过来,为我们进行宣誓这个程序。 (苏珊?格里格森走到桌子前边来,带领赖水强宣誓:你发誓,在迄次面谈中,你都会讲 事实。赖举起右手跟着宣誓:我都会讲事实的)。

问:在今天摄像机打开之前,我们有跟你讲过话吗?

答:录像机之前?讲过喽。

问:我重新问迄个问题。在今天这个录像机开启之前,我们有跟你讲过话吗?

答:是有讲过了。我讲过了,我同意,我是同意的。

问:我的意思是,在迄个摄像机打开之前,我们是否有和你讲过话呢?

答:讲过,是有呀,但我不知道你打开没有。

问:我们刚才跟你讲过了,我们的面谈都会摄像摄下来。

答:我清楚。

问:所以,在迄个摄像机开启之前,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跟你讲过话吗?

答:没有呀。

问:我有没有向你做过任何保证,如果你回答我们的问题,和我们合作呢?

答:有呀。

问:那我跟你保证了什么了呢?

答:今天就是邀请我,向我了解这个事,让我如实回答;还有就是今天这个要绿像:另 外,要提供录像带给我三弟的代理律师。

问:那我再问你一次,我有没有保证你,如果你跟我合作,我给你任何好处呢?

答:没有。

问:有没有任何人保证给你好处,如果你跟我合作呢?

答:没有。

问:那么,你的家人,有没有任何人向他们保证,如果你跟我们合作,会给他们什么好 处呢?

答:没有。

问:你的家人有没有被恐吓,你一定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答:没有。

问:中国政府有任何强迫的行为,要你回答我们的问题的情况吗?

答:没有。

问:那么我们想开始问一下你个人的背景资料。

答:行。

问:可以跟我讲你的全名吗?

答:好。我的全名叫赖水强。

问:请你告诉我,你的出生年、月、日。

答:我出生是在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二号,九点五十分。

问:可以跟我讲你的出生地吗?

答:我的出生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晋江县,青阳郡,烧厝村,第二村民小 组。

问:能否跟我讲一下你的家庭背景?

答:我的家庭背景包括我的父母亲吗?

问:是的。

答:我的父亲的全名叫做赖永等。……我再讲好吗?我母亲姓王,叫王书良。背景是这样的,我的祖父是姓王呀,他在三岁的时候被我的太祖父买来的,生下了我的父亲叫赖永等,还有一个姑娘叫什么我忘了。我的母亲是在我的父亲七岁时,被从孤儿院抱回来的。我的父亲七岁,我的母亲三岁。他们就一起长大、成才了,然后就结婚了。共生下了八个孩子,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小妹,三个小弟。男的是我老大。我的家庭情况就是这样。

办企业起家,八一年坐「皇冠」

问:可以告诉我们你有什么企业吗?

答:有呀。是不是讲我个人。我以前是搞汽车配件和毛纺厂配件的,我以前一直是自己 搞自己企业,一直到九六年才到厦门。

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搞这些企业的?

答:七九年嘛,七九年开始开放改革,可以搞个体了。那时开始办汽车配件厂、毛纺厂, 还办鞋厂。

问:你的这些企业赚钱嘛?

答:我做汽车配件和毛纺配件是从七九年到九六年,做了十七年。赚了三百五十万列三 百八十万。我赚了第一笔钱,就在我老家盖了房子,我的房子是八一年就建了,还有一部小 汽车,我们还有四个孩子。生活挺好的,挺好的。

问:你的车子是什么的?

答:我的车子以前是皇冠牌,自动波,窗子都是自动下来的。我当时还有两部货车,后 来还有中巴车,是八六年。

问:你还有其它的个人财产吗?

答:个人财产?包括不包括现在,还定指八十年代?

问:到现在为止。

答:除了晋江烧厝村的一套房子,在厦门还有两套房子。一套是八十多万人民币,一套 是一百五十万人民币。

问:是你的企业赚的钱,买的这些房子的吗?

答:我到目前为止还差人家的钱。是呀,是呀。

问:你是否能介绍一些远华公司的事?

答:行呀,行呀。现在可以讲了吗?远华全名,以前是「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一 九九六年成立的。到九七年就多了一个「厦门远华国际集团」。,是不是要我讲厦门远华公司 的具体情况?

问:是,请从一九九六年开始讲。

答:好呀。厦门远华集团定赖昌星的全部资产,全部资产都是他的,我和赖昌标、赖昌 图全部都没有股份。赖水强也没有给他打过工,公司也没有派他做过什么事,管过什么。赖 昌标和赖昌图在公司给他主管过什么事。听明白了吗?

问:我听明白了。所以是个家庭企业,是吗?

答:对,就是钱是赖昌星他自己的。小弟赖昌标和赖昌图只是给他打工。我没有给他打 工,我不是给他打工的。他们两个给他打工属于高级职员。公司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清 楚的,你可以问我。

问:赖昌星是怎么赚到足够的钱,来开这样的一个公司呢?

答:这个我就要全部都实话实说,实事求是喽。我以前跟中国政府讲的也都是事实。赖昌星在七九年的时候,已经在跑生意,到了一九九O年,已经有了印刷厂、配件厂、雨伞厂了,四五个工厂,五六个工厂了,这些都是事实。我们四兄弟赚钱最厉害的,还是全名叫「福建晋江烧厝纺织厂」。这个工厂在八六、入七、入八,连续三年,被省政府评为重点能守信』用单位。除了迄五六个厂子以外,他在福建石狮跟人家合办了一个全名叫「福建石狮洁燕服装厂」。我算了一下,他正经生意赚的钱,差不多有五六百万。赚了五六百万,他是喜欢赌博,经常去澳门赌,有一次赢了三百多万。他赢的钱,加上他自己的钱,到九二年,他有一 千五百万。

问:根据我的手表,现在是差十分钟到三点,现在是休息的时间了。

答:不休息也可以呀。

问:我们想还是休息一下。

(休息十分钟)

赖水强指证赖昌星走私

问:你刚才告诉我,赖昌星在九二年的时候,身价是一千五百万。你可否再跟我讲一些 他的公司企业上的事呢?

答:可以呀。你是让我讲他九二年以后的事吗?九二年他就从石狮回到厦门,回来了以 后,他就干了一些中国政府说是走私的事嘛。那么,在九二年到九四年量比较小。量比较大 是在九六、九七年。

问:你说「小量」是什么意恩?

答:是说那些电器生意,像电视机、空调、摩托车呀。那么比较厉害是在九六年、九七 年,香烟喽,汽车喽。除了汽车、香烟,还有油的量很大。但是我没有参与。前一段我在湖 南做生意。

问:在这期间,赖昌星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生意上的事情?

答:没有,他跟我话比较少。

问:那你怎么知道他的迄些走私活动呢?

答:嗯……他有时……我是从其他人那里听说的。从九七年开始我有参与。

问:你说,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是从什么人那里听来的?

答:当时有……当时……在那个阶段,从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五年,我确实没有参与,也没 有看到货。

问:但是不管怎么样沟,你的这个兄弟是参与了走私活动,是吗?

答:是呀。主要就是在石狮办服装厂的时候,布料里装的是电视机、空调。

问: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答:当时我也是听晋江县的一些人讲的,我也看到过一些电视机和空调。

问:你在哪里看到这些电器用品?

答:在晋江。

问:是在仓库里边看到的吗?

答:呵,对,是在仓库里面看到的。

问:你知道仓库是叫什么名字吗?或者仓库是在哪里呢?

答:仓库是这样嘛,嗯……在雨伞厂装了一些电视机。

问:这个雨伞厂是在哪里呢?

答:雨伞厂是在晋江青阳岭山,八达岭的岭字。

问:你看到的电视是很大数量的吗?

答:我看到几十台喽。

问:嗯。

答:他没有让我参加这些事,所以我看到的比较少。

问:你知道这些货物是从哪里来的吗?

答:我不清楚。

问:你知道迄些货迭列哪里去吗?

答:卖到哪里去?卖给那些青阳做电器生意的。至于这些人卖到哪里去,我不清楚。

问:你说在一九九六年以后,你就参与了赖昌星的生意吗?

答:我帮他采购走私香烟。

问:是怎么做的呢?

答:他这个公司……当时呀,就是香烟过来以后就放到海鑫堆场,是保税区里。

问:那时候你跟多少人一起合作呢?

答:七个人。我们有些人到远华买一些香烟去卖。

问:你是去找你的弟弟去拿这些香烟的,是吗?

答:我是直接去找我的第二个小弟赖昌标。

问:你参与走私香烟活动是只有一次呢?还是有几次?

答:我所参与的总共是一万五千多箱,十七个四十尺的集装箱。是九六年的八月份,至 九八年的七月份。

问:每个集装箱的烟价值多少钱?

答:香烟是好多种。有三五牌的、万宝路、希尔顿,不同牌的。「三五牌」的,一条是十包,一条是……一条是七十八块人民币。一箱是五十条,价值是三千六到三千八。每一种的价格都不一样。那么「总督」和「希尔顿」呢,一箱只有一千多块钱人民币。「万宝路」是 三千一百块左右。

问:那么每个装满香烟的货柜能赚多少钱呢?

答:你是问我把烟拿到外省卖,还是走私香烟进来呢?

问:那么你自己每个集装箱能赚多少钱呢?

答:如果做成功的话,一个集装箱拿到上海、南京可以赚到二十五万。我讲的是「万宝 路」和「三五牌」。但是,这些货物如果半路被中国公安抓走,那么就赔本,赚不到什么钱。

问:是怎么样运输的?

答:你是问跟我有关的吗?

问:对。

答:明白。福建的晋江很多人做鞋,经常拉鞋去上海、南京卖,就混装,把鞋变成香烟。 就是伪报,伪报鞋子或者是装潢材料。

问:伪报是为了骗谁?

答:骗中国政府。

问:你有没有在远华集团里面担任什么职务?

答:我在远华里面没有承担任何职务。到九九年的六月份,他们都跑光了,曾明育就叫 我代理这个公司,他是我小弟的小舅子。
问:你说他们跑了,是什么意恩?

答:跑了就是,中纪委组织工作组,要来查远华走私。

问:所以那个时候你就代为管理赖昌星的公司,是吗?

答:是呀。

问:走私大活动是怎么组织的?

答:好呀。远华集团这个走私香烟呢,原来我是不清楚,案发之后我就清楚了。我讲话的意恩就是说,当时还没有出事,出事以后我就清楚了。我讲的就是,厦门远华集团公司勾结其它公司做转口贸易,其实都是没有把东西转出去,把东西卸下来,把空箱转出去。他的走私是公司走私的犯罪手法,没有码头那些人帮他把空箱放出去,他的走私也做不成。你听 明白了吗?汽车也是像这样子。

问:到现在为止,有多少装香烟的走私集装箱进入?

答:公诉机关,中国的检察院、公诉机关检控的是,九六年的八月份到九九年的五月份, 所进来的香烟大概有三十多亿人民币。我讲的是,厦门检察院起诉检控我们的。

问:在九九年六月之后,你代管之后,走私香烟进来多少呢?

答:我代理时候,已经案发了,人都跑掉了,已经终止走私了。

问:你本人身为公司管理人员,都做了些什么?

答:现在我要倒回来说一下,我们走私香烟,被指控偷逃税八十八个亿。比如「三五牌」, 我们获利四千块,我们偷逃税九千块。中国的香烟规定的税是百分之两百,这是国家的专利 嘛,所以才会盈利三十多个亿,逃税八十多个亿。

问:他们让你怎么管理公司呢?

答:也没有什么可管了,就是把远华的财产保护起来,不让人偷,不让人抢。

问:我们现在休息一下。

(休息十分钟)

问:赖昌星的走私到底赚了多少钱?

答:厦门远华走私案是给国家造成损失很大,但是赚到赖昌星身上只是一点点,追也是事实。有很多人是利用他来赚钱,他们就像老鼠。所以我是很同情他,他其实也没有赚到什么钱。再说,他的经济大权都是掌握在他老婆曾明娜手里。还有他又有找到一个老婆,被他的老婆曾明娜发现,就一直吵,他也是很迁就她。再加上公司的财务是由庄建群负责,赖昌星自己也管不来这么多。所以我可以说,远华公司应该叫「曾华公司」,所有的资金和财务 都掌握在曾家人的手中。

问:赖昌星到加拿大的时候,身上有多少钱?

答:他刚跑过去的时候,跟我联系了一下,他说,他身上只有两万多块美金过去。我就 问他,你怎么生活,他就说,打几个电话,靠几个朋友,这个几万,那个几万。凭我个人估 计,他也应该有点钱,他也在那边生活了一、两年了,不然他怎么生活。

问:他的钱是从哪里来呢?

答:那就是曾明娜从香港过去时带一点吧,我也不清楚。

问:你的兄弟除了在香港和中国有银行帐户之外,在其它国家还有没有银行账户?

答:没有,他以前从来没有到过其它国家。另外,他的钱一直投资在厦门,他对厦门很 喜欢。

问:你是不是需要一点吃的东西,从我的手表来看,现在是差五分六点了。

答:不用,不用。我要求明天有机会再聊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的公安人员吴颖)我想念我小弟,如果不杀他的头,我还是劝说他回来。我小弟这个人对人很好。他没有文化,小学才读过两年。如果你们回到加拿大,可以见到我小弟,是否可以跟政府要求一下,我要 通过中国政府跟我小弟通话,我要劝他回国投案。

问:你以前有没有去过加拿大呢?

答:有。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求加拿大政府帮帮我小弟,救救他一条命。出面跟中国 政府讲,不要杀他的头。当时公司犯罪,按照中国的法律,公司犯罪,第一个被告是公司, 第二个被告是法人代表,不杀头的。我也很同情他,晚上想他睡不着觉。(赖水强这时大声哭起 来)

问: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答:(哭着说)不用。他只是个农民,只是个农民嘛,他只受过两年的教育。我想跟他通个 电话,劝说他回来,也可以体现中国不杀他。看他三个小孩多可怜呢,小孩是无辜的呀。他 这个人很热爱中国。他给中国造成损失很大,但是都被人骗光了。

问:你说,你的弟弟给国家造成很大损失,是什么意恩?

答:这个,这个,像这个香烟呢,也是人家的专利权嘛,只有烟草公司才能经营嘛。像汽车呀,也是只有上海呀,才有这个口岸。我们这两项都是侵犯了人家的专利。所以我要求你们……中国话讲“三见面,三分情”嘛,我们今天下午已经工作一两个钟头了,所以同情我一下,能不能代我向加拿大政府求情,跟中国政府说,让我跟我小弟讲讲话。我要劝他回来。

问:我必须要告诉你,从我的职责来说,我不能提这样的建议。但是你现在的要求,都 已经录下来了。我自己不能这样做,但是你的要求都录下来了。

答:(冲着翻译说)他不能这样做,那我讲的话都白讲了

问: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弟弟给国家造成多大损失?

答:按他们说的,逃税要造成三、两百个亿的损失。根据厦门检察院指控我们偷逃香烟 税就八十八个亿。

问:你的弟弟犯的是什么罪?

答:走私罪。

问;还有其它的罪吗?

答:没有了。

问:行贿罪呢?

答:行贿罪……行贿罪应当有。行贿罪……我有见过他和蓝甫,蓝莆是厦门市副市长,找他 借钱,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问:是借钱,还是行贿?

答:当时听他们说,了解到是蓝甫要找他借。但是按照中国的法律,找人借钱不还,这 个是索贿罪,比受贿还严重。

问:你能否把这个副市长的名字再说一边,让翻译有机会给我拼写出来?

答:行。这个副市长呀,已经判了死刑,一审判处死刑了。

问:你是什么时候看到你的弟弟和这个副市长在一起?

答:情况是这样的,中国司法机关通过电话去了解他,他就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还有 录像呢,给我看,给我听。

问:你说,你看到你弟弟和蓝甫在一起,你是亲眼看到的吗?

答:不是我看到,工作组找他去取证,有录音,工作组拿来给我看。

问:你有没有来加拿大看望你弟弟?

答:有呀。

一个人对付不了一个国家

问:你都跟他讲了什么话?

答:我跟他讲,中国很伟大,它在世界上排第二、三位,呵。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一个国 家(回头看一眼公安人员吴颖)。我说,这件事情影响很大,你跑不掉的。今年抓不到你,明年也 能抓到你。

问:他怎么回答?

答:我要慢慢告诉你。他说,中国有个河南省的厅长,当时也跑到哪个国家,中国劝他 回来,一直表示不杀他,不杀他,结果他回来还是把他杀掉了。

问:你的弟弟有没有跟你讲,他逃跑是由于政治上的原因?

答:有呀,他有讲呀。

问:那么你的弟弟到底有没有参与政治方面的活动?

答:这一方面我也不清楚。他跟我讲过一些,什么政治呀,斗争呀。但是,他跟谁,到 底什么关系,这一点我确实不清楚。

问:你现在也是被关着吗?

答:我?我?是呀。我是国家体现政策宽大处理。

问:为什么他们要对你从轻判刑呢?

答:这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二款,赖水强是赖昌星的大哥,是走私香烟的主谋,论罪应处死刑,但鉴于有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我现在就在服刑了。我为什么判这么轻呢,因为我有重大立功表现。我们有「数罪并罚」,也有「数功并奖」我表现突出,所以判我七年徒刑。这个是我们中华人 民共和国的法律,是我们全国人大代表举手通过的,是算数的。问:能否告诉我们,你是什么时候被起诉的? 答:行呀。我是二OOO年的九月七号起诉的。九月十八号,厦门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直到二十二号,总共五天,开庭审理。允许我们一个人有一到两个律师。对我指控的罪名是成立的,我所犯的罪都是事实。有律师给我代理,我要求律师这样做,我说,我犯罪 的事实是清楚的。但是我要求就给我辩论,我立功了。

问:你说这是公开的审判吗?

答:是呀。旁听的就有五百多人。我们犯人就有一十九个人,他们有的请两个律师,这 样就有三十多个律师。

问:旁听的人是他们的家属,还是一般的大众?

答:有被告的家属,也有其他没有介入的律师,还有一些有关单位的。因为这个案子比 较大。可是只有五百个位子,只能放这么多人。

问:有没有媒体的记者在场呢?

答:有记者在场。但是是哪一方面的,我也不清楚。

问:所以审判在报纸上都有报导吗?

答:都公开,都公开。对我的处理是依法从宽,因为我跟他们合作。

问:你的合作是否包括提供给中国调查案件的人员的口供?

答:我?你的意恩是我表现主要在哪里,为什么对我这么宽大,是吗?

问:在你做口供的时候,你是否有跟调查人员解释,你所犯的罪是怎么样的?

答:是,我对我的犯罪事实如实交待。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孩子过十八岁的,有牵 涉案子的,包括对我小弟、女婿,我有四个外甥,我都劝说他们回来投案。总共一十三个人。

问:你给警察多少份口供呢?

答:总共将近四百多页。我是秉着实事求是的。你明白吗?

问:所以你可以看你的口供?

答:是呀。

问:你所说的话,都是自愿讲的吗?

答:都是自愿的,都是自愿的。作为中国人,作为一个农民,我做了什么事情,我都如 实地交待,如实地交待。

问:在你提供口供之前,他们有没有给你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压力让你提供口供?

答:没有呀,没有呀。对我相当好,对我相当好,什么都没有。对我们的亲人家属呀, 也保护的相当好,没有像你们说的那样。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如果犯罪人能够如实地交待 犯罪事实……是这样的,有的是主动投案,有的是被动投案。我是自己主动的,有自首情节。

问:在你做口供的时候,是否讲的都是事实?

答:你是说,我所讲的是事实吗?

问:嗯?

答:我所讲的是事实呀。他也不是单从认定我所讲的是事实,因为还有其它同案的人的 口供一起来印证,才能证明是事实呀。

问:今天你是否讲的都是实话呢?

答:我讲的全部都是事实,全部都是事实。我不讲假话的,如果我讲假话,对我不好。

问:今天的问题都明白吗?

答:都明白,都明白。

问:你今天跟我讲的话当中,有没有什么地方要修改的?

答:你们做了纪录是吧?

问:我们没有笔录,但是有录像带的纪录。你可以修改。

答:没有。

问:那么我们的面谈就终结了,根据我的手表现在是下午七点零四分。

答:拜拜,拜拜。

抓人的人被抓被抓的人自杀

在赖昌星及妻子曾明娜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从香港飞抵加拿大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向赖昌星发出逮捕证,签发人是局长卢远征:同一个部门于二OOO年二月十九日向赖昌星妻子曾明娜发出逮捕证,签发人也是局长卢远征。但是,二OOO年六月二十五日,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局长卢远征也被逮捕了,之后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卢远征的服刑日期从二OOO年六月十二日起,到二O─O年六月十一日止。二顺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章盖在了判决日期上,中间是 黑乎乎的国徽,日期根本没法看清楚。
另外,在(远华案立案调查的两年时间里,至少已经有四人自杀死亡。包括:原厦门市副市长石兆彬的太太:湖里保税区海关关长施银平:厦门中贸集团一位总经理。另外,今年五十一岁的黄印春,原任中共泉州市委副书记兼泉州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在接获省委通知,调任省教育厅副厅长的任命后,拒不上任,次日即从办公楼上跳下自杀身亡。

照片 赖昌星及家人于99年8月14日乘国泰 航班抵达温哥华,这是赖昌星子女保存 的回程机票

在赖昌星律师处搜集资料

在赖昌星律师办公室与Mr.Boulton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