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八)

16796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赖昌星大哥赖水强的证词:

时间:二OOO年六月二十一日

地点:厦门金雁宾馆八楼谈话室

侦察员:张东明刘于龙记录员:刘于龙

犯罪嫌疑人:赖水强

?谈一下你的个人情况

:我叫赖水强,男,今年五十二岁,汉族,初小文化,家住福建省晋江市青阳镇烧厝村, 系个体从业者。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受赖昌星委托全权负责远华集团事务。因涉嫌走私普 通货物罪被监视居住至今。

?我们是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的工作人员,今天向你了解一些情况,你要如实提 供,不得做伪证,否则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我知道。

?你和赖昌星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兄弟关系,他是我三弟。

?谈一下赖昌星的简况。

:赖昌星,男,一九五八年九月十五日出生,一九九一年他通过关系在陕西办理了赴香 港定居的单程证。一九九九年六月上旬因为他的远华集团涉嫌走私的问题被专案组调(查), 他就逃到境外去了。

?你把赖昌星参与走私的情况说一下。

:赖昌星是从一九九一年开始走私的,他和石狮的几个人合夥从境外进口布料,然后在布料的集装箱里夹带香烟、电视机,这个时候他做走私的规模还比较小。到九四年以后,赖昌星先后注册在厦门成立了远华电子有限公司,海鑫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海鑫堆场),厦门远华集团。应该说赖昌星大规模的搞走私香烟、汽车等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赖昌星为什么要成立这些公司?

:一九九四年五月份,我母亲去世的时候,赖昌星在烧厝家中当着我们兄弟几个的面就说,做正当生意就赚不到钱,只有搞香烟、汽车走私生意才会发财。所以他成立迄几家公司不是为了做正当生意,而是做一个对外的招牌,是为了掩护他大规模走私活动才成立的。因为我知道,他注册的这几家公司根本就没有进出口经营权,更没有经营香烟、汽车进口业务 的权力。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赖昌星大哥赖水强的证词中,证实了关于中国著名玉女歌星杨锰 莹是赖昌星侄子、也就是赖水强儿子赖文峰的女朋友的说法。

有报导说,杨锰莹自出道以来,快速窜红,由于她嗓音甜美、容貌娇俏,被称为是前途无量的玉女歌星。但是,她在事业正蒸蒸日上的时候,突然退出歌坛,引起许多猜测。后来有人得知,她是找到了“大款”,不用再出头露面了。但是,随着「远华案」爆发,赖昌星出逃,赖文峰也被监视居住,后来又逃亡海外,杨锰莹失去了依靠,只好再战江湖。去年六月,广州一家报章刊登了一篇《「男友」退出商界,伊人重踏歌坛─杨□莹「复出」揭秘》的文章,该篇文章指杨锰莹几年前淡出歌坛是因为得到了厦门远华走私案首脑赖昌星之侄的「照顾」。杨锰莹对此则坚决否认,并声言要以「侵害名誉权」为由控告该报。

在赖水强的证词记录中写道:杨锰莹(赖文峰的女朋友,原名杨X丽)28岁,江西南昌人, 没参加走私。

赖昌星也透露,他在厦门老家见过杨锰莹,是赖文峰带杨钮莹到家里来的。

赖昌星侄子赖文峰的证词:

时问:二OOC年六月二日

地点:厦门金雁宾馆八楼谈话室

侦察员:张东明刘于龙记录员:刘于龙

泛罪嫌疑人:赖文峰

?你的个人简况

:我叫赖文峰,男,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五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家住晋江市青阳镇 烧厝村,一九九二年移居香港,本人系个体从业者,二OOO年四月七日因涉嫌走私普通货 物罪投案自首,现被监视居住。

?我们是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的工作人员,今天向你了解一些情况,你要如实提 供,不得做伪证,否则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我明白。

?你和赖昌星是什么关系?

:赖昌星是我三叔,他一九九一年在陕西通过关系办了单程证到香港。一九九二年他帮 我也在陕西办了赴港的单程证,我在香港呆了一年半,到九三年回来。

?这个时候赖昌星在干什么。

:他从九一年开始和王敏等人做走私生意,采取往进口货柜中夹带的方式走私家用电器,这个时期都是他自己在具体操作,和海关等单位的人拉关系,给人家送钱,送礼。他也是这一段时间搞走私家电发的家。到九四年以后,他在厦门先后办了远华电子有限公司,海鑫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远华集团公司以后,才开始大规模搞走私生意,在着以前他和王敏等人走私家电数量比较小,有了这几家公司以后,几乎没有做过正当生意,他用走私赚的钱在香港和厦门两地投资的房地产都亏了本,所以迄些午赖昌星全靠走私赚钱,他开办的这几家公 司都是一个形式,是为了掩护走私才搞的。

赖昌星的大哥赖水强的女婿黄克臻的证词:

时间:二OOO年八月五日九时五十分至五日十一时

地点:厦门市第一看守所

侦察员:张新广记录员:林志兵

犯罪嫌疑人:黄克臻

问:你本人情况?

答:我是黄克臻,男,一九六六年七月十四日出生,香港居民,原籍福建晋江。

问:你因何被逮捕?

答:我因涉嫌走私被逮捕。

问:你与赖昌星的关系?

答:我是赖昌星大哥赖水强的女婿。

问:赖昌星本人情况?

答:赖吕星原籍福建晋江,四十多岁,他九十年代初巳移居香港,但主要是在厦门搞走 私活动。

问:赖昌星有何走私活动?

答:赖昌星有搞香烟、汽车、油、化工原料走私,我主要是帮赖昌星负责走私香烟的发货、调度。赖昌星在九四年成立的厦门远华电子厂,以及后来成立的厦门远华集团都是为掩盖他的走私生意而成立的。赖昌星为搞走私,叫了不少人帮他的忙,在走私香烟这一块,赖昌星叫赖昌标、曾明育负责走私香烟的销售,侯小虎、任军、王泰成、侯占武等负责走私香 烟的通关。我和陈文远负责走私香烟的调度和发货。

从以上证词可以看出,被询问的每个人都非常配合专案组的工作,他们不但对自己所犯 罪行清楚明白,而且,在对赖昌星的指控上,可以说是「异口同声」,倒好像是他们为了指 控赖昌星而预先「串过供」。

而赖昌星自己,当然了,极力要洗清自己。

赖昌星矢口为自己辩解

问:中国政府对你的指控说,你的公司没有进出口贸易权,更没有香烟进出口经营权, 那么你的生意是怎么做的呢?

赖:我的公司是没有进出口权,但是那些政府的公司有呀。我只是出钱由他们自己的公 司去做嘛。我就是借用人家的公司,我是合法做的。他们还说,有人走私来找我要指标,走 私还要有指标吗?我说这是你们自己按「四二O」的指标办案还差不多。

问:这一次当地的政府官员有很多涉案的?

赖:他们就是什么都往我「远华」里面装。说我走私,厦门以前的关长我都不熟的,杨前线是我的好兄弟,但跟我没有一点金钱关系的。厦门姓秦的关长原来是市政府的秘书长,调过去的,是正关长。我跟他一点都不熟。厦门的市长、市委书记我都不熟,我就在厦门混了几年。后来厦门市委书记石兆彬被抓也算到我这里。如果那些被列死刑的口供能公开的话,其实大家可以从里面看一看,是否和我赖昌星有关。从海关被抓的人的口供也可以看出问题。看看那个被判死刑的吴宇波的判决书也好,吴宇波是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科长,看能不能找到他曾经帮过我的证据。还有那个厦门海关走私缉查处处长蔡海鹏、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大家都应该看一看这些口供,要是这些口供能公开的话。另外,那些被判死刑的人,只要被查到五十万,他就可以被干掉。中国的法律!五十万就可以干掉一个人。

问:你看了中国提供给加拿大判决书?

赖:我都看过。按道理,个人的判决书都是一个人一张的,可他们却是几个人合著做一个,一判下去就是十几个人,有这样判的吗?你看,现在一份判决书里面十几个人、二十来个人在一起判,而且上面这些人也互相不认识。另外有的判决书上,辩护律师说:有些事跟赖吕星无关,判罪事实不是什么的。他们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可惜在大陆的律师根本没有用的。其他没有什么了。有些人的口供也有问题的,因为我知道有几个人被抓后,叉放了出来的,现在我也不方便说是谁,他们一进去就先打,打完再来问话。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非常清楚,我一直做好事,一直很同情人,所以我才有这条路可以走,因为大家信我。

问:你的做法是不是用军情的特权?我知道军情部有海关免检章。

赖:没有,我从来没有用过。我的侄子用过一次。

问:这让我很吃惊,你和姬胜德的关系那么好。怎么会让人相信呢?

赖:我认识的官员是很多,在中国像我认识那么多的人是很少。但是,像我这样没有占 他们什么便宜的也很少,我也是一个傻瓜。

问:人人都说你这人很大方,给官员送钱、送房子,一出手就是上百万、千万。

赖:你可以看到这个案子总共抓了多少人?总共加在一起是多少钱?有多少和我有关系? 除了李纪周、姬胜德、蓝甫,剩下还有几个?全是事实的也才有一百八十万左右,我如果是 真走私,我的钱还不转移出去?

问:所以有人说你是有点有恃无恐,以为自己后面的后台够硬了。

赖:我主要还是想做地产,这种才能赚大钱,是大生意,我买的那块地皮可以赚十几亿 呀。我在厦门有三千多亩地。

问:主要感兴趣的是地产方面的事?

赖:我是这么想,人会越来越多,地终归是那么多,很多事都要从怎么样用地想办法, 我的想法就是要做地产。现在一直追踪「远华案」很头痛,一直感觉要结案了,却一直拖, 一直拖,没有想到那么惨,如果当时知道要搞几年的话,我不会这样的。

问:你这么多生意当中,亲力亲为的有哪些?

赖:地产。

问:你是负责哪一部份工作?

赖:贸易也好,地产也好,我底下人既然认为这笔生意可以赚,提供给我,问一下,然 后我就说:做。他们就去做了。

问:你是负责前期疏通关系,然后拍板?

赖:也不用疏通关系,十几家公司的报关员,每一家都他们自己去做的。

问:这份材料里说:利用手中职权和工具,例如军舰、海关走私。

赖:开头就是这样说的,没有这回事。别人的船泊下来,他就说是我的走私船。他抓到别人就装在我这边,都是这样套的。法庭指空我是单靠走私起家,没有做过正当生意。我在申请难民的那张表里面要填我做过什么。我有很多正当生意呀,我人在外面,手上什么都没有。我一直找,我看能不能找一些证据出来。现在找到了我在厦门「金龙制造厂」的,生产大巴、油线车、小车、面包车,这个证据我找到了,在电脑的股票那里可以打出来,我已经打出来了。现在我是第三大股东,原来是第一大,后来我卖掉私人股的那一种,我卖掉了一 部份。这个我可以找专家来监定。

问:有一些问题还是弄不清楚,这个案子涉案八百多个亿呀,不是随便一个数位,十万? 百万?八百多亿定私和偷税漏税的钱,你就说一句,从来没有走过私,能够解释清楚吗?
赖:他现在说我没有八百多亿,说我二百多亿了。我可以说清楚,他说我做香烟、做油、 做汽车。

问:你举两个例子,比如假设判决书提到某一个生意,你的解释是什么?

赖:他就提到了假货柜出口、假托销,但是,这不是我做的,这个公司做过一百单,一 百单里有一单这样,他就说是全部,算在一起,多少个亿。

问:你的意思是说,你有一百个同类的生意,他查了一件,这一件里面有问题的话,他 们就把一百件都算成是有问题的。

赖:判决书里面判的那些油,不是说我拿指标吗?说我什么指标都能弄出来。什么叫指 标?根本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有很多人冒充是「远华」的,那是因为只要是「远华」的 大家都会让一条路,我敢这样说。

问:报导说说你身价上百亿。

赖:没有,我的钱是可以平衡的。还有我的地价升值算不算?如果算的话,当然有二三 十亿了,我那个地是几亿,我就可以赚几十亿了。

问;你说是二三十亿的身价。我们今天把这个话讲出去,你是正正当当在大陆做生意, 然后又到了香港做生意,这么几年二三十亿,你说老百姓会不会相信?

赖:我可以拿出证据来的。我厦门那个地二亿六干多万,评估就说十九个亿。除掉这个 地的事隋我才十亿。我找银行贷款三亿多。

问:审判还在进行,好像一时还完不了。

赖:可他根本就判不下去。我相信法律最终是会公平的。现在整个福建省的常委、副书记全部都换掉了,被抓的人全部都说成是被我腐蚀掉的。要让人相信就要让他们报出来这些人拿了我多少钱?谁帮过我具体什么忙?不要光凭一句「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失」,就来判。应该说这个官员拿过我多少钱?帮我走过什么私?才可以。现在有几百个官员涉案了,应该公开案情,让大家去评论。即便有人拿了一千万,如果是别人给的,那就跟我没关系,不要 装在我头上。要公开那些案情才行。

问:现在我们很难判断到底真实情况是怎样。

赖:这几个判死刑的,如果是挂在和我有关的,他们就是冤枉的。至于他们和别的案件 有没有关系,我就不敢这么说了。大陆要整人的话,随便一点理由就会把你整死的。

问:你是说中国现在以经济犯罪来整人。

赖:对,这个案子就是最明显不过的。他们就是把你先抓起来,然后就是二十四小时审 问、打。如果真的问出来什么事,是上边喜欢的,那他们就立大功了。问不出来就说你是包 庇,随便找一个理由,很简单,判你十几年、几十年,有谁会管。

问:你的岳父、母也被抓了吧?

赖:对呀,我那岳父、岳母,七十岁了,还被抓了。他们从来没有参与到公司的那些事情。我也打电话问过他们,说:你们连我的岳父、岳母都抓啊!他们说我岳父、岳母对子女教育不好。你说,为这个就可以抓人吗?现在我跑到这里,他们又把我岳父,岳母第二次抓起来,关在哪里都不知道。后来我也打听了一下,说他们是包庇罪,包庇什么?就用这个理由来抓了,你看一个「包庇」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大陆的法律这种整人的事情很可怕,根本就不用法律来办事的。在外边说起来很好听,法律上第几条、第几款,什么条啊? 什么条我都没犯。真是不懂到底是哪一条,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问:因远华案被抓的官员有几百人了,他们的口供你看到了吗?

赖:让他们算算跟我有联系的一共有几个人?谁拿过我多少钱?因为这样的事要双方对证才有用的呀,单是我说也没用。海内外的观众从这些事实来看,也应该明白事情真相。我要求大家关注判决书。福建官员被抓几百个,这几百人我贿赂了多少钱?叫他们报出来,这就能证明是不是冤案了。他们如果说官员拿了我的钱,怎样拿的?也要报给大家听听才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有政治目的,不管什么人、什么事就往我这边装,只是说「情节特别严重,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什么什么的。都是通过这几句话就把人给判了,具体的事情都没有。那是因为他们报不出来呀,所以这根本就是冤案。即使有官员腐败拿了别人的钱,但不要装在我「远华』这边,为什么不敢公开审判?为什么要搞一级戒备?搞秘密审判?为什么 案子要办两年?而且用了那么多人?

问:张宗绪(厦门市委副书记、已被捕)的情况怎么样?

赖:张宗绪进去以后瘫痪了。

问:他是因为什么事情?

赖:没有,一点没有。苏水利(厦门市副市长、已被捕)赵克明(厦门市副市长、已被捕),黄德茂(厦门市公安局副局长、已被捕)一点都没有,任何东西都没有。赵克明、郭亚玲都是副市长,还有张宗绪,全部都开除党籍,什么什么,全都没有。赵克明也被判无期徒刑,真的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是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个个都要装在我的远华公 司?

问:现在案子越来越乱了,牵扯人越来越多了。

赖:这是个糊涂案,太糊涂了。这些被判死刑的都该去上诉呀。大陆一般判死刑的,不到二十天就都执行了,而这个案子到现在已经多少个月了,还没有办法执行呢。你想想,很多人到市政府门口静坐,连公司开车的都被抓去判了无期,他的工资最高时也只有五千块,你说能这么判吗?还有两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判决书里我看到有十几个公司,几家名字 都没听说过。

我想,当初要是检察院、高院的另外一批人出来审,真的只是查走私那样,我看这些人都不会有事,起码不会死的。这是上边的人要一些关键人物的重要材料,然后就逼供,有的人还可以谈的就放出来,私下解决。有些人办案已经发财了,你知道吗?有个叫林x音的,他的妹夫在「四二O」里面。他的生意做得多大,为什么他可以放出来呢?而别人没有做什么的,开车的、打工的、当保安的都要抓去判刑,这不是黑吗?那个史x刚也做了很多,他在厦门有个仓库被厦门公安局扣了,是几千万,通过说情什么的,花了钱,已经摆平。他也出来了,没有事了,还跟专案组他们交上朋友,然后这个人让「四二O」的家属来公司做, 给他们高薪,这不是黑吗?

问:不管怎么说,已经有不少人被执行死刑了。

赖:据我所知,那里面有一个叫庄明田的,他的事在里面是很轻很轻的,才做了几百万的生意。他是在境内做买卖的那种人,就是个单纯的南人。这样的人他们也把他抓起来判死刑了,这是非常冤枉的。当然他们也可以这样判,可是比他大几十倍、上百倍的为何不抓呢? 干吗不判死刑?有的人抓了的,但是他们拿些钱出来,放进专案组的人的腰包里,就可以把 他放出来了。这公平吗?

厦门走私在全国排不上号

赖:你看,现在专案组的组长何勇又出来讲话,好像是立了大功似的,说谎还可以立功。

问:他书面讲话的报导我看了。

赖:他一直在说谎,还可以立功。象这种人早晚也得进去,不然没有道理了,你看着吧。 厦门的办案组又换人了。

问:又换人了?

赖: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这几个办几个人的案子,然后换另外一批人再办几个人的案 子,不是同一夥人从头到尾一直办下去。他就是不要让这些办案的人员也知道得太多,有很 多人本来没什么事,也给判得那么重,都是这样,你明白吗?所以说,这的确是个冤案。

问:这次「四二O」换了几个人?

赖:换了很多,现在来的都是新的。好像我手下的又一个被抓了。从菲律宾抓回去的。

问:在菲律宾被抓回去的?

赖:对,在菲律宾抓的。因为菲律宾的警察都认钱,抓一个你给多少钱。反正只要他们认为是我的人都要抓,宫比他们小的都可以抓,部级以下的随便抓,部级以上的不抓。还有,被判无期的那个吴从愿(厦门象屿光亚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原来在厦门公司,许甘露有套房 子我借来给他住,他住了这套房子就出毛病了。

问:跟你有点关系的都不安全了。

赖:他说我是拉拢腐败多少官员。那个叶行长(叶继谌,工商银行厦门支行行长)的事情,和我根本就没有关系,我也没有给他钱,我都不认识他。他是足球队俱乐部的副董事长,我是董事长,杨前线也是俱乐部的股东,还有一个是韩国公司的副总经理,也是副董事长,厦门体委的主任也是副董事长,应该还有一个港务局的。我是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但整个球队都是我捐出来的,我花几千万买的这个球队,虽然我找他贷过一点钱,但都是有东西抵押的,按公司的财务正常办理的,我都没有单独跟他吃过饭,从来没有,要开董事会,也是由俱乐 部通知。

问:「远华队」怎么样了?

赖:下来了,甲A到甲B了。

问:它现在的财政来源呢?

赖:有一些广告费,挂谁的名,就谁给钱了。

问:在你之后,又有河北、渖阳、潮汕等地方出的走私大案,你怎么看待这些案子?

赖:如果像查厦门港口那样查,厦门是根本排不上队的。

问:其他的港口有更大的?

赖:我早就说这句话了,全国的企业公司都是这样做的。从广州、宁波、兰州或者任何 哪一个海关、港务局去查,我相信厦门是排不上的。

问:所有海关都一样这么做?

赖:比这厉害多了,他们是走私的,可我不是定私,性质不一样。

问:有什么证据能确定?比如说某个港口。

赖:我跟他们讲过广州的黄埔啊?

问:什么事情?

赖:让他们查一下就清楚了。我知道当时有两个关长跟我的一个朋友关系很好,在那边 做了什么事,都有中纪委的人保护,没有查。

问:什么事?你跟「四二O」的刘晓辉说了吗?

赖:如果黄埔像厦门这样查法,厦门不及黄埔四分之一,我敢说。

问:你刚才说中纪委曾插手这件事,是什么事?

赖:本来有人已经举报了,中纪委接到后又拿掉了。

问:是什么时间、什么人,中纪委如何插手的?

赖:我都跟他们讲过,他们要查就查了,不要查就不查了,我再说也没有用。反正全国 到处都是一样的,查哪里都是一样的问题。

加拿大移民官狱中询问赖水强

在加拿大移民官狱中,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就赖昌星的难民申请案到中国去取证时,赖 昌星的大哥赖水强被从厦门送到了北京,接受了加拿大移民部官员长达五个小时的询问。

问:今天是三月二十四日,星期六,西元两OO一年。现在是两点零五分。我的名字叫 道克伍德。我是来自加拿大的移民官,我想给你看一下我的证件。

答:好的,谢谢!

问:我为加拿大政府工作,我跟中国政府完全没有关系。在我旁边这位是刘女士,她是 英文和中文的翻译。

答:谁呀? (移民官手指翻译)。

答:噢,是你呀。那我明白了。

问:你听得懂翻译的讲话吗?

答:我听得懂。

问:那么我们现在让刘女士宣誓。我们邀请苏珊?格里格森女士,她是加拿大驻北京大 使馆的移民官员来进行宣誓程序。

答:谁宣誓?我要不要站起来?(站起来) (翻译示意让赖水强坐下;苏珊?恪里格森带领翻译宣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