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五)

16788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


盛雪 著

赖昌星:杨、庄这样的干部判死刑,共产党就完了!

在厦门远华案首批被判处死刑的十四名犯人当中,赖昌星说,有些人他连认识都不认识, 怎么会成为同一个案子的走私犯呢?而这其中有几个人,他认为,绝对是冤案,是天大的冤 案。他说:像杨前线、庄如顺这样清廉的共产党的官,太少了。如果上边是因为要搞权力斗 争就判他们死刑,那共产党就完了。

问:你说「远华案」当中,很多人是冤枉的,能解释一下吗?

赖:在第一批被判死刑的这十四个人当中,其中就有几个肯定是冤枉的。比如说,福建 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庄如顺,还有一个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对他们两个, 我是太了解了。我可以说,这两个都是国家太廉洁的干部,他们太不值了。最开始看到报导 说,庄如顺是因为通风报信给我,而引起他被判死刑,我心里很不好受,其实根本没有这回 事,事实真的不是这样的。另外,开始报导说,杨前线他拿了我几千万,然后他帮我走私, 这些都是不对的。其实我到现在为止所做的生意,从来就没有找过他,他也没有帮过我一点, 一点都没有。他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的事。 这两个人和我,我们之间金钱往来都没有,那些都是胡说八道的。这个你也可以看判决 书,看看他的口供里有没有说到和我有这种关系。我说的那些都是实话,他们都是冤枉的。

问:可是这些说法有什么证据呢?

赖:就说杨前线。杨前线的厦门海关关长才当多久啊,这之前的关长我和他熟吗?我跟 他不熟啊!如果说我走私,那我应该个个关长都熟才可以,可是,那前一任的关长我连见都 没见过,这样我怎么走私呢?

这是不是疑点呢?我只知道厦门以前的海关关长姓秦,还有一个姓张的副关长,就是这 两个人管业务,我跟他们一点都不熟。而杨前线是从九六,还是九七年作关长到被抓,那么 前几年我是怎么做的呢?他们说杨前线有口供指控我,说他自己帮过我。可是,加拿大移民 部转过来的材料里,其他人都有口供,只是没有他的。他真的有没有说,我心里有数。他有 没有帮过我,我也是最清楚的。他们一直搞我就是这样搞的。我说的几点,你自己可以去想, 如果我生意是那样做,那么厦门工商局的、边防的,还有在杨前线之前的那些个关长,我应 该比较熟才可以做那种事。对吗?可是我根本不熟呀。

问:杨前线的事,事实是怎么样的呢?

赖:就是一张虎皮,一个车呀,就这两个。判扬前线的那一百四十万,一分钱都不能成 立。这张虎皮是我的一个手下送给我的,这个手下是我公司的保安,是一个东北人,他也被 抓了。我把这张虎皮放在办公室里看着有点不舒服,它是那种连头还在的整张的。我就把虎 皮放在家里,这栋房子杨前线只是来过而已。他有时出差,借我的车子,来我这栋房子找我 的司机。我的那部凌志牌车子挂的是公安的牌,他出远门的时候用一下,因为过桥也不用交 钱,去到那里都会给方便,就是这样。

「四二O」就是在我的那栋房子里捡到一个有他名字的代表证,那个代表证还是他到哪 里开会时用的。有时他到我那边去找我的司机,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顺手放在我那里。那房子 是我的,虎皮是我的,车子也是我的。「四二O」说的没有一样是真的。如果开过我的车就 算是接受我贿赂,那我给当地的公安捐了多少车?我起码捐过五、六辆面包车、还有五、六 十辆摩托车。用这些车的人算不算是吃我贿赂?

现在说杨前线受贿的证据是这两样:一部日本凌志四OO型轿车,算了六十三万元:那 张虎皮算了七十七万七干元。现在就是为这两个来判他死刑。如果这样判,那你说应该判多 少人死刑,你说冤不冤?中国领导人有多少人退休后,开的奔驰车,这些都不是国家给他的, 国家只是派给他们奥迪车,那么他们的奔驰车是从哪里来的,不都是朋友送的吗?所以杨前 线他刚被抓了的时候,我还不怎么着急,我跟所有的朋友说:他不会有事的。后来一直到一 级警备、秘密审判,什么什么的,我知道完了。我知道了他们要的是这背后的东西,所以, 如果他们不能把那笔钱挂在杨前线身上,他们也会说他是「掩护走私」。杨前线他真的是国 家太好、太好的干部呀。 笔者在即将交出书稿时,从赖昌星那里得到了中国政府刚刚交给加拿大政府的一份杨前 线的口供:

杨前线口供:我确实受了贿

福建省人民检察院 询问犯罪嫌疑人笔录 时间:二OOO年七月十九日九时十分至十九日十一时二十三分 地点:秦城监狱 询问人:徐敬波 纪录入:曾斌 犯罪嫌疑人:杨前线

问:我们是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今天依法询问你。你要如实回答,不得隐匿罪证,否则 将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你是否听清楚?

答:我听清楚了。

问:你的自然情况?

答:我叫杨前线,男,一九五五年二月十六日出生,汉族,福建漳州人,中共党员,大 学文化,原任厦门海关关长,原福建省第九届人大代表。家住厦门市虎园路六号海关宿舍四 O一室。 问:你的个人简历?

答:一九六一年至一九六七年,就读于厦门五通小学 一九六七年至一九七三年一月,就读于厦门XX一中 一九七七年一月至一九八O年七月,就读于北京经贸大学 一九八O年八月至一九八二年,就职于厦门海关查私科 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四年三月,任厦门海关办公室秘书 ─ 一九八四年三月至一九八五年十月,任厦门海关查私科副科长 一九八五年十月至一九八八年七月,任厦门海关查私处处长 一九八八年七月至一九九O年七月,任泉洲海关关长 一九九O年七月至一九九四年三月,任厦门海关副关长 一九九四年三月至一九九九年八月,任厦门海关关长

问:你是否认识赖昌星?

答:认识。

问:你是如何认识赖昌星的?

答:我是一九九三年任厦门海关副阕长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赖昌星。一九九三年我随 厦门市政府代表团去香港,和赖昌星见过面。那时我对他还不怎么了解,但觉得赖昌星性格 很好处,很大方。我对赖昌星印象很好,觉得赖昌星有诚意,慢慢地我和赖昌星交往比较多 了,关系也熟了。一九九四年底,赖昌星在厦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具体什么名字我忘记了。 一九九五年,赖昌星成立了厦门远华公司。

问:你与周兵是什么关系?

答:周兵是我的情人,周兵为我生了一个儿子。

问:你是如何认识周兵的?

答:一九九五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有一天赖昌星打电话给我,说他和香港的一位姓 周的……(以下九行在复印时被盖住》。

……在一起,对周兵的感觉不错。这样周兵来厦门几次,我们的交往慢慢地深了,关系变 密切。交往一段时间后,周兵成了我的情人。

答:一九九五年在我认识周兵以后,赖昌星对我说,他买下了厦门富豪花园F2别墅, 他说可以借给我。我当时说不用这样做,赖昌星就没说什么。周兵成为我情人后,我们想要 一个孩子。周兵怀孕后,赖昌星又找到我,对我说,这栋房子空着,让我和周兵搬进去住, 并告诉我他另外还有一栋房子也空着,让我选。我就说要富豪花园F2别墅这一套,然后找 就和周兵搬进F2别墅居住。

问:接着谈。

答:周兵是由她姐姐周玲陪着去美国生孩子的,在美国住了二十多天,生完孩子后,她 们把孩子带回香港,然后再带回厦门。孩子周兵带,她妹妹周燕从杭州过来厦门帮助带孩子, 我把周燕丈夫郑X介绍到赖昌星的远华公司做事,负责装修和采购。我和周兵住富豪花园F 2别墅二楼,郑X、周燕他们俩住三楼。

问:周兵是否长住在富豪花园F2别墅?

答:周兵从香港回厦门就住在别墅。周兵来厦门我会去F2别墅看她。周兵不在厦门时, 由郑X、周燕领着我儿子住在F2别墅,我也会去那里看我儿子。

问:你是否知道赖昌星在厦门走私? 答:刚开始朦朦胧胧,到后来才知道赖昌星在厦门走私。一九九五年的时候,就有人反 映厦门保税区内有人走私香烟,说是赖昌星做的。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的时候,我们海 关查获了不少香烟,外界说那都是赖昌星的。赖昌星的司机洪国番在F2别墅和我喝酒,他 说起过赖昌星的香烟、汽车被扣、资金来源。后来在一九九七年赖昌星收购了远华足球队和 要盖八十八层大楼时,我已经感觉到他在走私。我想赖昌星即使走私,数额也不会太大,所 以对他说,如果做走私就别做了,否则会给厦门丢脸。

问:你身为厦门海关关长,既然已经知道赖昌星在走私,为什么不采取措施查处?

答:因为按照厦门每年统计的贸易额,我想赖昌星走私的量不会很大。而且为了搞活地 方,繁荣厦门经济,有一些走私的生意也是存在的。作为海关,对存在一些小范围内的走私 可以促进地方经济的繁荣,是可以理解的。要不然卡得太死,经济发展不上去。我知道赖昌 星和我交往是有一定目的的,现在看来我是被利用了,我没有想到赖昌星的走私量这么大, 给国家造成这么大的损失,闯下这么大的祸,我是罪有应得的。

问:你和赖昌星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经济活动?

答:我曾经先后从赖昌星那里拿了一辆凌志四OO型黑色轿车,牌照为闽D,三O五OO, 和一张虎皮。

问:你把拿凌志轿车的经过详细谈一谈。

答:一九九五年初,具体日期我已经记不清了,有一天我和赖昌星在他的华景别墅一楼 餐厅里吃饭,洪国番也在场,赖昌星对我说,你开公家车跑来跑去,让人看见影响不好,你 用着也不方便。赖昌星说要拿一辆车给我,但当时赖昌星没有讲明是拿哪一辆车给我。以后 赖昌星不止一次提起过他要把车给我的事,我没有明确表态。过后一段时间,有一次,具体 时间我记不清了,洪国番告诉我赖昌星有一辆凌志新轿车,要拿去送人。洪问我要不要。我 听说赖昌星经常把汽车送人,洪说要我把车要过来。几天以后,洪打电话来说赖昌星让他把 那辆浚志给我送过来,他把车子开到我家楼下,我下楼取车时,洪自己回去了。

问:接着说。

答:这是一辆凌志四OO型黑色轿车,车开来后,魏鹏帮忙给这辆车上了北京的牌照, 具体号码我记不清了。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有一次魏鹏告诉我部队下 发文件,准备把部队编外的生产经营车辆改挂地方牌,他们问我是否有车需要改挂。我就说 魏鹏的凌志轿车办理相关军改挂手续。从一九九五年初凌志车拿来到一九九七年底,都由我 个人使用,但有时魏鹏也使用。

问:你把赖昌星送你老虎皮的经过详细说一下。

答: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富豪花园F2别墅进行装修,我和周兵、 郑X和周燕搬到赖昌星的华景别墅暂住。有一天,赖昌星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 我在华景别墅。赖昌星说,他有一张老虎皮要给我。我说,好。过了一会,赖昌星兴冲冲地 拿了一个布包装的一张老虎皮,在华景别墅大厅里,当着我、周兵、郑X、周燕几个人的面, 把一张者虎皮摊在地板上给我们看。赖昌星说,老虎皮可以避邪。说把老虎皮送给我,让我 放在办公室用。我对赖昌星说,我又不是座山雕,放张老虎皮在办公室里做什么?就推辞几 句,认为把老虎皮放办公……(以下十八行在复印时被遮住)。
答: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生意往来。 问:你与魏鹏是什么关系?

答:我与魏鹏是亲属关系,魏鹏是我的小舅子。

问:你的爱人叫什么名字?

答:我爱人叫张琳。

问:你爱人姓张,魏鹏姓魏,她们俩是亲姐弟吗?

答:他们两个是亲姐弟关系,张琳随母姓,魏鹏随父姓。

问:以前提审你时你说,这部车我交给魏鹏,由魏鹏和赖昌星结算。这句话你到底和魏 鹏说了没有?

答:当时我是想对魏鹏说让他和赖昌星去算,但实际上没有对魏鹏说过。由于有这个印 象,所以在以前提审时说,这部车交给魏鹏,由魏鹏和赖昌星去算。实际上我没有对魏鹏讲 这话。

问:这辆浚志轿车你使用期间停放在那里?

答:我平时停放在虎园路海关宿舍车库里,在海关办公楼下停放过,富豪花园F2别墅 车库也停放过。

问:这辆浚志轿车改挂地方牌照(闽D,三O五OO)后你是否使用过? 答:没有使用过。

问:赖昌星送你的老虎皮哪里去了?

答:我们在华景别墅住时,这张老虎皮放在华景别墅,后来富豪花园F2别墅装修好, 我们搬回去住,老虎皮就带回F2别墅。因为迄张老虎皮比较珍贵。

问:你和赖昌星是用普通话还是用闽南话交谈?

答:我和赖昌星当时用闽南话交谈的。

问:对赖昌星送老虎皮给你这件事,你是怎样看的?

答:赖昌星那天来确实是要把老虎皮送给我。这张老虎皮也一直放在我和周兵住的F2 别墅保管着。这个事实是清楚的,我承认这张老虎皮是赖昌星送给我的,而且一直没拿走。

问:你从赖昌星处收受哪些财物?

答:我收受一辆凌志四OO型黑色轿车,收受一张老虎皮。

问:你这是什么行为? 答:是受贿犯罪行为。

问:你认罪伏法吗?

答:我认罪伏法。

问:你以上所说是否属实?

答:属实。

(以下为杨前线本人所写) 以上笔绿经本人看过属实 杨前线,二OOO·七?十九¤

赖昌星说,杨前线没有说实话。

赖:那个房子原来是我司机住。后来,我香港公司的职员周兵,介绍她的妹妹周燕的老 公姓郑的来给我做装修,他从日本学的装修。周兵介绍他来给我公司工作,到厦门没有地方 住,就住我的富豪花园了。如果说,我有说过把房子送给杨前线,那也是我有时开玩笑说的。 他如果说,你这房子真不错,我也会说,怎么样,你喜欢,我送给你。如果我是送了这个房 子给他,应该改成他的名字才对嘛。这房子就是周兵的妹妹周燕两口子在那里住,有时周兵 到厦门来,就暂时在里边住一下。关于虎皮和车,他说的也不对。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 他有他的难处吧。但是,你从他的口供里也能够看出一点,他什么都没有帮过我,我什么也 没有让他为我做过。他在里边关着,这一点他不可能说谎吧,如果真的有什么,早就让他们 给逼出来了,可是什么都没有。你看,他口供里还说,他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我走私,你说好 笑不好笑?

庄如顺:我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有报导说:一审判处死刑的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庄如顺,在法官向他宣布判决后,问 他是否上诉,他大声表示不服,并说:我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但是,话没说完,就被法官 打断了,法官向他喝道:「我是问你要不要上诉。」

问:庄如顺在经济上是什么问题?

赖:没有啊,真的没有。判他死刑,是说他通知我跑路,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的。他也已 经被抓进去快两年了,如果他真拿了我的什么钱,早就被他们折磨出来了,也不会扛到现在。

所以你看,这说明根本就没有这些事。所以他们连审判都不敢给人听,太不讲道理了。我跟 庄如顺是很久就认识了,很久就是好朋友了。但这跟「远华案」根本就扯不上关系。以前庄 如顺是搞外联办的,也就是搞情报的,这方面与我有很多联系,因为我在香港比较有名气, 所以他们有需要就会找我一起做事的。

我自己认为,他们这个事为什么一直整不完,就是他们有人怀疑贾庆林和我有关系,不 只是要整到我有事,而是要一直整到他有事,你明白吗?下面这些判死刑的都是牺牲品呀。 这就是为什么庄如顺在庭上说,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确实是这样。

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导,庄如顺从一个福建省交警总队的一个小警察,到当上交警支队 副支队长,省公安厅外联办副主任、主任,漳州市公安局局长,最后到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 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庄如顺一直口碑很好,经常被评为模范。他在漳州市任公安局局长期 间,因为开发设立了「11O现代化卫星定位系统」,而使漳州市公安局被公安部评为全国 先进单位。11O现代化卫星定位系统是利用现代化的卫星定位技术,将市区划片巡逻, 一旦有警报,指挥人员可以在指挥中心内,立即指挥附近的公安人员在五分钟之内赶到事发 地点。这一系统对打击刑事犯罪事件发挥过很好的作用,并在全国推广。

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首批七名死刑犯,分别在福建省厦 门、福州、泉州、漳州、莆田五市执行死刑。报导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福建省公安厅副厅 长、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庄如顺、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厦门市副市长蓝甫等人因提出重要的 检举内容有待核实,故押后二审宣判。报导说:庄如顺在一审判处死刑后,表示不服并上诉。

上诉期间,庄如顺每日都写出数千宇揭发材料和思想汇报,涉及包括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 福建省委副书记石兆彬等宫员。高院和专案组仔细研究了庄如顺的上诉书后,认为庄如顺在 一审判决前已有揭发表现,接受赖昌星贿赂的房车在案发前也已退还,与一审判决的受贿事 实有一定出入,但因为他为赖昌星通风报信罪不可赦,因此虽可逃过一死,但也将面临无期 徒刑。

二OO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即首批七名死刑犯被执行枪决的第二天,《厦门日报》发表 本报评论员文章,文章说:「厦门远华特大定私案在侦查、公诉、一审、二审的全过程,司 法机关严格依法办案,遵守法律程序」。

然而,有报导披露,“四二O”专案组是采用公、检、法配合办案的方式办案的。而且 事实上是由专案组,而不是法院,决定犯人的量刑轻重和刑期的。在首批死刑犯被处决的前 一天,中共厦门市委宣传部还特地为「远华案」的辩护律师开了一个思想工作会,在会上, 市委领导宣布了可以接受外界采访的律师名单,而且还为这些可以接受采访的律师拟定好了 讲话稿。

所以有律师说:以前社会上总说我们这些人是花瓶、摆设,我看我们连花瓶、摆设都算 不上。报导说,「四二O」专案组俨然是一个司法机关,且凌驾于司法机关之上。在法庭「公 开审理」厦门走私案期间,唯一能够到庭旁听的是北京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记者证背后盖的 章,不是法院的,也不是任何司法部门的,而是「四二O」专案组的。

专案组决定:两兄弟犯案只能活一个

赖:那个厦门海关的副关长叫接培勇的,根本就跟我没有一点事,也被判二十年。他这 个人特别的被冤枉,这个人是山东人呐,是非常、非常好的一个干部,真的,哎呀,怎么想 也没想到,他的弟弟接培功被枪毙了。

问:你认为他有什么冤情呢?

赖:唉!其实他的弟弟也是因为他被枪毙的,因为他的事怎么也算不上枪毙嘛,就从他 弟弟身上找事情,都是配套的。接培勇被判了二十年,是怎样判的你知道吗?我可以说,这

个人从进海关到现在,他每次收到人家的红包,什么的,他马上就退回去,一分钱都不会拿。 有的人就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到他家里去,有人偷放的红包,几千块啦,多少钱啦,私下塞 给他家里人的,家里也不会要。有的人来坐坐,家里人没注意,就像今天你来坐,明天他来 坐,几个人来坐坐,有时就把红包放下了,几天才发现呐,你明白吗?

问: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没有贪污,只是别人偷偷塞给家里的小钱?

赖:嗯,大的钱他都拿去交,那种一千、两千的给小孩子的那种,总共加起来十几万, 给他判了二十年。

问:怎么抓的他?

赖:把他抓起来是因为专案组认为,我肯定和海关有内外勾结什么的。以为他帮助我很 多了,真的,他从来没有拿过我什么,是很廉洁的一个人。他真的是个好人。这我就不懂了, 真的,他是一个穷光蛋,有时候连买衣服的钱都没有,他都不会拿人家的钱。我不会吹牛的。

问:你跟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赖:认识是很早很早了。我还没来香港时就认识了。当时,因为他和香港的一家公司“福 源公司”有一些朋友,这家公司是福建公安厅的。他跟里边的人熟,我跟那个公司的人也熟, 通过跟他们往来,就见过接培勇,就认识了。

问:他的罪状是什么?

赖:接培勇的判决书里面说他受贿,就是因为我送他一套书嘛,那套书好像是按七万八 算的,说是我贿赂他的,还有一些字。

问:什么书?怎么回事?

赖:接培勇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又喜欢书法,爱写字的人,也喜欢结交一些这样的朋友。 就是他给我的「远华牌香烟」和「远华影视城」题的宇。他们看到这些字,就想到他跟我认 识了,他们就凭这几个宇就觉得应该判他了。

问:他字写得好? 赖:他喜欢写字,他喜欢这些东西。有一次,姜昆呀、书法家米南杨呀,他们到我公司 来玩,在我红楼。大家都很高兴嘛,他们几个人都会写字,字都写得好,我就叫了接培勇一 起见个面,就拿了几个宇送给了接培勇。这也是他的一个罪状,可是他经济上的事我太清楚 了,非常清楚。我认识他有十多年了,他平时连几千块都没有的。我就送过他这一套书,叫 《毛泽东批二十四史》,就算我贿赂,算了七万七,还是七万八。

问:那么他的兄弟接培功被判死刑是什么原因?

赖:他那些罪状范围,都是正当的化工生意,怎么样做的我是不知道了。判决书一上来 就讲的他是走私,采取货物不报关,违报贸易性质,违报货物品名等等手法。主要是讲的这 几样,香烟、成品油、汽车、天然橡胶等等。其实,他们都是胡说八道,随便抓到点东西, 就给他装上去,这也太可怕了,人家问他上诉不上诉,他家里人知道上诉也没用的,因为专 案组已经定好了,两个兄弟犯案的,必须死一个,不管涉案多少钱。你看那个王可象(厦门市公安局外联处处长,被判死缓)、王金挺(香港联发贸易有限公司经理、已处决)兄弟也是一样的。那个王可象有批了几个香港的单程证,他是外联处的处长,外联办有这种业务的嘛。然后现在就推翻,说他是私下搞的,非法什么的。这些在当时是完全走了政府手续的。

问:当初他是合法批的香港单程证,现在就说是他是非法批的?

赖:不这么说的话,怎么判他死刑呢?他是王金挺的哥哥。他们外联办就是搞政保的, 本身就是有这种业务的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