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四)

16787
问:你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吗? 赖:没有,后来他也想让我拨一块地给他,也是几百万的投资,我没有答应。我跟他好, 全是看在他爸爸的脸面上。我为什么跟他熟的?他在上海做股票亏了两千多万,安全部的一 个姓丁的人告诉我的,他跟贾存旺家关系很好,贾春旺的老婆跟他很熟,就通过他来找我, 让找帮他儿子赚点钱。他一面叫我去跟贾春旺见面,贾春旺我已经见过了。人家想跟我认识 就认识,不想跟我认识,我也没什么,因为我怕人家为难,我有这种心理。然后他就说,想 让我帮助弥补这件事,跟姓丁的说的一样。贾春旺好像不喜欢这个儿子,他想弄点钱去弥补 他那边的事,就这样我跟他就熟了。

问:贾春旺有几个儿子? 赖: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叫小方,二十多岁。是属于不成才、混混那种人。另外,我还 跟专案组说那个海关总署走私犯罪侦查局的局长陆志强,他拿过我的东西,我说:但是我相 信他已经交给你们了。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算也算出来了。他们没有承认,也没有 不承认。问我里面有什么东西,我说:可能有点钱,是多少我也忘了,不是我给的,是施文 顶给他的。

问:是你托他给的? 赖:在王府饭店,我自己不愿意直接给他,就托施文顶拿给他。施文顶是福建石狮市公 安局局长。我说:如果他不是那么腐败的话,他不会到我出事前才把东西和钱吐出来,我给 他的应该不是这个时间。应该是九九年二、三月份给的。到了安全局要来查我,他把这些就 吐出来,那就没事了。那像庄如顺的那部车子也不是我给他的,我和他经济上绝对清楚,我 做什么生意他都不知道,真的是这样的,因为我不想让他为难,我不跟他谈生意上的事,我 们就是朋友。

问:专案组办案分别对待? 赖:开始进专案组的这几个人全都是腐败的。张国胜也是,他拿了一个人的钱,因为这 个钱里有我给的二十万,就是通过这个人给他的。这个是在九八年的事,张国胜跟牟新生去 香港,我在香港的一个朋友叫姚志胜的告诉我,他在北京开会时就跟张国胜很熟,姚志胜是 全国政协委员嘛。姚志胜说要去看张国胜和牟新生他们,我就拿给他二十万港币和两斤燕窝, 我把钱放在燕窝里,送到他的家里,当时只有他太太在家,他太太就立即打了电话给他,跟 他讲什么人来看他。张国胜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就避开了,没有回来。那些东西就交 给他太太了。

问:这是什么时候? 赖:开政协会的时候,具体我也不记得。后来张国胜的老婆跟他的小舅子要到厦门来, 通过王家辉来找我,我也不见他们。王家辉以前是海关的人,后来出来混,和张国胜的小舅 子很熟,后来他们就到了深圳,说是要到厦门来,要我接待,绝对没有错的。

问:你不喜欢和有目的的人打交道? 赖:还有他和杨前线不好,就是为了这个,我连面都不见。我所有接触过的人里面,只 有蓝甫总是开口向我借钱,其他的人都没有。蓝甫这个人就是喜欢吹牛,到处骗。我跟他不 怎么来往,我们公司的人往返去香港的,他要是批了,就马上打电话跟我说。我跟他说,我 不知道这件事。

问:他是想在你这里拿好处? 赖:我跟他说,我是正规去办的,我不知道这事,我也不领他的情。我不喜欢他,一点 都不喜欢。

问:那你跟他有什么交往? 赖:没有,只有他向我借钱。借了二百万左右吧。

问:你借给他了?还了吗? 赖:借了,没有还。他就是用「借」做个说法。我一见到蓝甫就很讨厌。这个人本质不 好。

问:「四二O」专案组在当地反映怎么样? 赖:他们在当地谁都怕他们的,很牛的。

问:你怎么知道的? 赖:我经常打电话去问的。厦门和福州对我是有声控监听的,别的地方应该还没有。他 们把我的声音打包起来,一听到是我的声音,就马上自动接通监听。如果说的不是很明显, 他们也听不出什么来。如果你要了解「四二O」的事,我可以找那边人告诉你。你如果到娱 乐场所去,那才厉害,开始的时候,他们为了尊严啊什么的,哪里也不敢去。时间一长他们 也就去了,去卡拉OK歌舞厅,就有妈咪带小姐过来,有些人还伯人家不知道他是「四二O」 的呢,「四二O」在厦门很牛啊。

问:他们公开这样做了? 赖:对对,有的还怕人家不知道,还出示证件给小姐看,给妈咪看。妈咪跟我的朋友熟, 她说,现在来玩的人都是「四二O」的。现在厦门那边经济不好了,捧场的也是「四二O」 的了,因为他们有一千多人在那边办案,既然有人请,他们就去了。在厦门他们开着四轮驱 动车闯红灯,被交警拦下来,他们就把「四二O」证件拿出来冲着警察叫,很牛的。他们是 有指标的,商人要抓多少,海关要抓多少,公安的也有,配套来的。谁都怕呀。

「远华案」的立案和审理,经过了一个不平凡的过程。从针对主要涉案人赖昌星的处理 程序能够很清楚地看出这一点:一九九八年年底、一九九九年年初,朱牛牛开始递交告状信: 当年四月二十日,罗干签字设立专案组决定进行调查:六月十三日,专案组大批人马抵达厦 门准备展开调查工作,但是当天就全部撤下来;五、六月间,赖昌星本人一直在追踪专案组 的办案过程,对办案细节了如指掌;八月初赖昌星从香港返回厦门被专案组发现,赖昌星立 即出境返回香港:随即,赖昌星于八月十四日离开香港,飞抵加拿大温哥华。而中国政府在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才由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察分局签发逮捕证。赖昌星在加拿大一 直保持同专案组的联系,到二OOO年六月,中国方面才「知会」加拿大皇家骑警驻北京代 表。而就在同时,「四二O」专案组专程到加拿大面见赖昌星,要求他回国配合调查工作。 赖昌星夫妇于二OOO年六月份,向加拿大政府提出难民申请,要求政治庇护。直到二 OO一年一月份,加拿大移民部收到了从中国方面转来的,对「远华案」涉案人员的错漏百 出的一些「判决书」、「审讯纪录」等材料。拿赖昌星的话说:他们花着国家的钱,办案太 不认真。

神秘的红楼

在有关「远华案」的许多耸人听闻的传说中,有关「红楼」的种种绘声绘色的描述,可 以说是最「引人人胜」的。坊间有部被称作是「第一本详细披露全案经过的专著」,并被算 作是「纪实报导」的书,在有关「红楼」一节中,有这样的精彩段落:

「后来,他(赖昌星)乾脆在厦门湖里建了一座红楼,完全按五星级酒店装修,内设卡拉 OK、桑拿浴室及夜总会,并高薪聘请来自上海,北京等地绝色女子在红楼做服务员。这座 红楼就是赖昌星的后宫,这些服务员就是嫔圮和宫女。赖昌星的办公室设在楼顶层,一有需 要,随时叫服务员上来为他提供特别服务,有时他也搞点新花样,模仿西方成人片中的情节, 大玩集体性游戏。除了满足自己的需要外,赖昌星还将部份玩腻了的妃子介绍给前来巴结他 的省、市级官员和得力手下,作为奖赏。」

另外,港台一些报刊杂志也对此有大量报导,内容类似。无非是介绍「红楼」中的荒淫 无度,和赖昌星是如何利用红楼这个据点,利用在红楼工作的女子们作为工具,来拉拢腐蚀 一些政府官员,使得这些人在被拉下水之后,只能被赖昌星牵着鼻子走,为他的走私大开方 便之门。报导说,赖昌星在红楼里安装了针孔式秘密摄录机、监视器、秘密照相机等等,他 把那些高宫在红楼的种种淫秽行径,全部拍录下来,以此要挟那些官员,不怕他们不合作。

赖昌星说,有关红楼的种种说法,是「四二O」专案组编造的,这是专案组的阴谋。也 就是说,如果人们相信了有关红楼的谣言,那么,他这个走私犯的作案动机(利用高官贪财、 好色来换取走私利益),作案手段(利用女色腐蚀高宫),作案工具(女色)、作案地点(红楼)就 全齐了。赖昌星建议,红楼应该开放让记者去采访,让人们去参观,这样就有说服力了。

问:有人说看过你在红楼给人家偷拍的录影带。

赖:没有这回事。

问:可是有人说自己本人都被你拍过。

赖:绝对没有这种事,绝对没有的。

问:说贾庆林的录像带在政治局常委里都放给常委们看了。

赖:我跟你说没有这种事,你不要听他们胡说,他们就是有意要这 样传。

问:可是有人说,录像带里贾庆林在红楼同两个女人在一起。还有政治局的人看完后说:

怎么找了个流氓来做北京的市委书记?

赖:没有,绝对没有这个事。我发誓,一千零一个没有的。

问:有人说亲眼看到了。

赖:胡说八道,绝对没有。因为这个事只有我最清楚嘛。

问:当然是只有你最清楚了。 赖:我可以这样说,如果有这种事,我马上回去。

知情人谈红楼真相

我几经波折联络到六位曾经在红楼工作的服务员。二OO一年二月中旬的一天(在做书稿 最后校对时决定还是将具体日期删除,以免电话纪录被查而使这些受访者受害),找打通了国 内某大城市的一个长途电话。这里记录的是同其中四位谈话的内容。

知情者一 (采访对象是一位女士)

问:有关红楼的那些报导你看过吗?

答:我在很多报纸上也看到了。这里有很多报纸报了。

问:你看到后是什么感觉?

答:很可笑,哈哈,觉得很不可思议。麻烦你可不可以不写出我的名字?

问:没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 答:你知道,有些情况……我在国内,我是个女孩子,不想找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请你理 解。

问:我可以做到,没有问题。你在红楼工作多长时间? 答:两年。从九七年到那件事情后就回来了。

问:你认为外界对红楼的报导是事实吗? 答:我真的凭良心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外面会传成这个样子,我觉得根本不可能,根本 不像上面所写的那个样子。因为国内这些报导也不是很多,点点滴滴我看到一些,也不是很 具体,其中有一部份有写红楼的,看到以后就觉得很奇怪,觉得不可恩议。

问:你看到些什么样的说法?

答:说我们的,说有些客人来,让我们陪,就这一点,我就觉得太不可思议啦,我不明 白为什么会这样写。

问:红楼里边是否安装了一些隐藏的摄像机?

答:摄像机?那太不可能了,这怎么会呢?我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吧。

问:为什么?

答:因为我在红楼工作已经两年了,其间和老板接触的比较多。首先,我个人认为老板 这个人相当的好,我觉得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再有,我也曾经作过客房一段时间, 而且我也在二楼的餐厅做,一楼的大堂值班,如果装了这种东西的话,我们不可能不知道, 天天在那里上班,这不可能啊?

问:有没有可能装在隐蔽的地方?

答:我认为绝对不可能,这是不现实的,每个角落我们每天都要打扫卫生的,如果要是 真的装了的话,两年来我不可能不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的。
问:红楼是一个多大的建筑物,里面都有什么用途?

答:红楼一共有七层,一楼就是大堂,二楼是餐厅,三楼是桑拿,四楼是卡拉OK,五 楼是客房,六楼是总统套房,但是很少有人住,七楼是老板的办公室。老板都是住在五楼的 客房里的。

问:实际上可供住宿的地方并不多?

答:是很少的,你看五楼只有四间客房,老板已经住了一间。六楼是总统套房。以前老 板和老板娘是住六楼的。六楼的总统套房很少有人来住,一般都是空着的。来的客人一般都 是住五楼剩下的三间客房了。

问:那里面的装饰、摆设、设备、设施等等都是怎样的?

答:有报导说,像西方的那种特别豪华的,这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去过西方,不知道 那是什么样子。可是我看这里就和普通宾馆一样,说特别豪华,我觉得没有。因为上海有很 多宾馆,比较起来差不多都是这样,和宾馆的装潢一样。

问:经常都有一些什么人来宾馆住?

答:具体的人我也不认识,让我说是谁,我也说不出来。我没有看到过像是很大的官什 么的,也许有一些政府里的人吧。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谁。也有一些娱乐圈的,一些总政的 演员什么的。就是这样,很特别的人我真的没有印象。

问:那其他的地方就是大家来玩,比如卡拉OK、桑拿。

答:就是一般来唱唱歌什么的,也没有说有很重要的人物过来,也很少有人住我们的客 房。你看,因为我们的客房只有两个服务员打扫,平时大家都很空,基本上不是很多人住的, 而且只有这么几间房。 问:红楼本身有什么经济效益吗?

答:红楼是专门供给自己公司用的,公司的很多人在这边吃饭、唱歌什么的,就是这样, 我们自己私下管红楼叫做公司的一个旅馆。

问:那就跟外面报导的差距很大。

答:对,所以我在国内看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写,这样传。对我来说就是很不可 思议了。真的,从装潢来说,就和外面的宾馆四、五星级的差不多,一些娱乐场所都是很普 通的,一共只有七层的楼,也不是很大,就是这样,而且都是供给内部员工的。当然也有一 些客户之间的,也有一些客人来,吃饭唱歌,住的真的很少。 问:报导最引人瞩目的内容,就是赖昌星在红楼里养了许多女孩子。

答:那如果是这个样子,我们应当最清楚了,可是我们没有见到。

问:有多少服务员在里面?

答:我们共有十几个人从这里去的,我算算看,共有十七个人,其中还有夫妇。

问:大家都做什么?

答:我们主要做客房、餐厅,另外一楼不是大堂吗?大堂的总台,我们接个电话什么的, 主要就做这些。大家轮流换班。我们这十七个人都是旅游学校毕业的,以前我自己一直是做 餐饮的,我们的二楼不是就有餐饮吗,另外我们这些人当中还有人以前在上海宾馆里做客房 的,那里五、六楼都是客房嘛。

问:那你们是怎么去到红楼上作的呢?

答:因为老板以前到上海来时,都是住在老绵江,就认识一个餐厅做服务员的,因为她 是优秀员工,工作好,老板就问他有什么其他服务员能介绍到厦门去工作,然后就找了我和 其他人一起到那边去工作了。

问:那桑拿、卡拉OK对外经营吗? 答:也不对外。

问:你说那些演艺界的人到过红楼来玩?

答:不是来玩,那时是厦门有什么活动,请他们来演出。老板招待的,就是请他们吃顿 饭。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问:你有没有在桑拿和卡拉OK做过?那两层有什么特别?

答:没有,因为我没学过。但像外边报的那些事不大可能,我们都是在一层楼的,就算 不是一个部门,但大家也都认识,我们工作之余也到四楼找他们去玩。我想不可能。真的太 可恶了,毁人清白。

问:你开始说老板是个好人,能够说得详细一点吗? 答:我刚开始到那边的时候,我们那里有个洗碗的阿姨,她好像家里老人的身体不好啦, 不知是病了还是去世了,她好像想回家。老板知道了这件事,老板就给了她一、二万元钱, 还准许她放假回去。我以前也打过工,好像一般老板都不重视下人。还有就是在我去之前, 他们跟我讲,有一个老头,他们说这个人是个乞丐,有次路过公司,老板好像看到他,就让 他来公司里的食堂来吃饭。后来我在的那两年,他天天都到食堂来吃饭,老板让他来的,在 我来之前他就在,一直在公司吃饭了。你想这样的老板是下是心肠很好呀?

问:这个人很有同情心? 答:相当有,而且对我们没有一点架子,很关心我们的生活,如果我们有谁生病,他都 会让你回家休息。从来不像别的老板摆架子,发脾气,绝对不会,从来就没有。如果我们上 错了菜,他从来不会骂人,只是说:算了,摆着吧。然后就吃了。是相当平易近人的一个人。 我可以说,一起工作的女孩子、男孩子都说老板是一个很好的人,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好人啊, 不应该会这个样子,我们都觉得好人应当有好报。

问:即使国内对「远华案」报导得不多,但你们也知道,判死刑的已经有十四个人了, 六百多人涉案。你们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你自己心里的感觉或感受是怎么样的?

答:很难过呀!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公司很多人,比如说老板的哥哥不是判了刑了吗,这 些人以前都认识嘛,以前都到公司来的,吃饭什么的,当看到这些人判刑,心里非常难过, 因为我们觉得他们人很好,但他们到底犯了什么样的案呀?平时都做了什么?工作上我们根 本不知道,可是接触下来,我们感觉他们人都很好,这样子很难过。

问:赖昌星的兄弟们人怎么样?

答:为人也相当好。我觉得跟老板真的很像,都很客气。他们家的人都很客气的,如果 在外面看到他,真的不会认为他是一个大老板。他只是受过小学三年级的教育,但老板是很 聪明的。我们都服老板这一点,学历不好,可是很聪明。我记得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我们里 面的人跟我讲,说老板以前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没有发迹,出去身上只有十块钱,有个 乞丐问他讨钱,他把身上仅有的十块钱全都给了人家,这都是里面的人这样讲,而且老板真 的心肠非常好,而且这不只我一个人讲老板的好话,我们回来的十几个人大家都在讲老板是 一个好人,希望他好人有好报,希望他没事。

问:你真的喜欢在红楼上作吗?

答:真的愿意。公司有食堂,我们上班每天在那里吃饭。公司有住房,是红楼以外的宿 舍,我们在那里工作真的很开心,公司的人对我们都很好。每个月收入三千,虽然不多,比 上海要好一些。一开始,我父母都不让我去,女孩子嘛,年龄又那么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我当时去的时候刚好二十岁。后来我和两个同学,我们三个人是一起 去的。后来我的一个同学的爸爸还特地到厦门看一看我们的工作环境,看后觉得放心了,回 上海跟我的爸妈讲,说这边可以的,条件不错等等。后来我爸妈也去看了,认为可以,后来 才放心让我呆在那里。

问:庄如顺、杨前线这两个名字你知道吗?

答:像庄局长这个人我知道,他经常来。杨前线也知道。

问:庄如顺、杨前线每次来,你们看到他们都在做什么?

答:就是吃饭。老板陪他们一起吃饭。

问:他们有没有在这里留宿过夜? 答:没有,从来没有在红楼住过。

问:有没有娱乐、桑拿、唱卡拉OK呀?

答:没有,据我所知就是吃饭,然后就走了。

二月x x日夜里,我再次打通了国内的长途电话。这次我有机会和三个原来在红楼工作 的人通了话。

知情者二 (采访对象是一位女士)

问:你是什么时候在红楼工作的?

答:九六年九月到九九年,我们是八月底回来的。

问:你在红楼工作的时候是什么职务?

答:这个我不能说。我是在中国,现在是这样的情形,你明白吗?

问:那好。那你能否告诉我「红楼」大概是个什么概念,都有些什么部门? 答:这我可以告诉你,红楼分餐厅、大堂、客房、健身房。它是一个内部的招待所。

问:你可能看到了一些报导,说赖昌星在红楼里面,给来的一些官员提供女孩子,你怎 么看待这个说法?

答:我们是做客房的,这个事情我们不管的。再何况,比如说有客人需要小姐,这些都 不归我们管,也都没有看到过,这些都不在我们眼前的。

问:你的职务涉及不到是吧。

答:对,我们只是做服务的。做餐厅服务,做客房服务,做大堂服务,就是这样。

问:在你工作的这么长时间以来,在红楼你见过什么特殊人物?

答:因为老板不会跟我们介绍这是谁,那是谁,他不会介绍的,他只是说,这是我的老 板。只是这样说,他不会介绍这位客人是哪里的。

问:如果真是有位比较不寻常的客人到了,比如说省长来了,中央的什么官员来了……

答:但是他不可能告诉你:这位是省长。他只是告诉你,这位客人是很重要的。

问:对,但问题是你们在当地,省长是什么样子你们应该知道,对不对?省长来了,他 不说你们也应该认得出来呀?

答:没有,我们没有。在厦门我们一般都不看国内的新闻,只是看台湾的新闻。所以我 们也觉得很可笑,人家可能都不相信,连厦门的什么市长我们都不认识。因为在厦门,我们 一般都是看台湾方面的电视,这里的省长啊、市长啊我们都是看不到的,中国的新闻我们都 不看的,而且做餐厅的,新闻时间正好是我们开饭的时间。

问:那么你对赖昌星先生这个人有什么样的评价呢?

答:我觉得他很好啊,我们觉得他人很好。

问: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为什么你认为他人好?

答:他好像比较关心人吧,反正像国家有什么赈灾活动,他这个人比较热心的,比较有 良心。

问:那么你在红楼的时候,是什么时间听说他出事了?

答:在九九年六月份吧。

问:当时有人来传达这样的文件或通知吗?

答:没有,只是里面有人在说,到九九年八月份就都知道了。

问:那时候大家所传说的是什么样的情况?

答:嗯,好像是说走私啊什么的,但这些具体的我们都不知道,也不懂啦,到了八月份 才知道好像在查他,后来红楼就关了。

问:你怎么看待远华这个走私案呢?

答:这个事,我肯定是不懂喽,但我只知道他人是可以的。他是不是走私,这个东西我 们都不懂,更何况我们跟他接触也只是短短的三年,你说要具体的,我们只是做餐饮,做客 房,根本就不涉及这些东西,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去看待,而且我们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 情,吓死人了。

知情者三 (采访对象是一位女士)

问:你在那边工作是从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

答:我是从九六年的九月份到九九年的八月份。

问:你在那工作了三年,你对赖昌星先生这个人有什么基本印象?

答:觉得他真的是挺不错的。我们去就是打工的嘛,作为一个普通服务员,他是一个老 板,不管是从哪个方面都很关心我们,对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他也很体谅我们的工作。
比如说我们刚去的时候也不太习惯,肯定很想在上海的亲成啊,朋友啊,他就会给我们安装 电话,然后两个月左右就让我们回去探亲一次。从各个方面来说,他对我们真是很关心的。

问:你在这里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你觉得有哪些当地特别的官员到红楼来过?

答:当地的官员好像没有什么,因为他们都不会介绍,都说是老板的客人,然后他们就 来吃饭。我们当然也不会去问,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官员,一般来说一听是老板的客人, 我们就接待一下,仅此而以。

问:有报导说,红楼当中养了很多女孩子,一些官员来了以后,赖昌星会向这些官员提 供这些女孩子,你觉得这个可能性有多少?

答:我是没有看到过这种情况,因为红楼是有好几层楼,共有七层。我们餐厅在二楼, 很普通的,就是一般的吃饭,吃完就走了三二楼有个桑拿,四楼是个电影院,他们有时会上 去。象报导上说的什么小姐,我们不是做桑拿的,所以我们不清楚。有些报导说有什么监控 设备啊,这些好像都没有的。

问:你觉得这不大可能是吗? 答:对。这肯定是没有的。

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答:因为我们对红楼还是比较了解的、熟悉的,不可能有这种事。

问:桑拿这一层你有去过吗?

答:进去过。

问:你能不能描述一下里面大概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答:和外面普通的桑拿浴室一样的,有一个很大的休息室,是很公开的休息室,还有一 间桑拿,一问蒸汽室,还有一些运动装置,供人家健身用的。

问:有没有见过一些可疑的女孩子在里面进出,或者是住宿什么的?

答:没有,住肯定是没有的,因为我们的餐厅和客房是一起管理的,客房里肯定是不会 允许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进去。我觉得在我工作的这三年里,都是很正常的,不像外间所报 导的那样,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也就等于是赖昌星自己有这样一个俱乐部,这个俱乐部就 是红楼,用来招待他的一些客人,仅此而已。

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红楼进行检查的?

答:好像也是八月初的时候,刚好那个时候我回去探亲了,然后一起在厦门的人打电话 通知我,说有人要进红楼什么的,要我们马上回去,然后我就中断探亲马上赶回来了。我回 到厦门红楼的时候,好像已经有人到红楼来过了,我不知道,我没有看见。

知情者四 (采访对象是一位男性)

问:你是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在红楼上作的?

答:我是从九六年九月到九九年八月。

问:你们都是同一个时间?

答:对,我们是一起去的。

问:那你在红楼具体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答:我们是一起的,都是负责餐厅和客房服务的。

问:你在红楼工作的三年中,肯定也是和赖昌星有过很多接触了,你能不能大概描述一 下你印象当中的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答:他是个非常好的人。

问:能举些事例吗?

答:他关心每一个人,如果有人需要他帮助的话。例如里面有一个做清洁的中年女工, 她的小孩因为面部神经出现了问题,普通话叫「面瘫」吧,那么就要达到好一点的医院去医 治,他们是福建比较偏远的地方。要送到省城啊,或上海、北京的医院去医治。但因为她本 身经济条件不是很好,跟老板说了一下,他就非常慷慨地拿了两万块给她,跟她说:你去看 吧,小孩的身体重要,如果现在不治,对他将来会有很大的影响。像这些比较低级的工作人 员,多数是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人,比如说家里有一些情况了,只要对他说,他都非常慷慨 地去帮助别人,包括一些工作表现并不很好的人,因为有些需要帮助的困难,跟他说,他都 非常乐意去帮助,这一点别人是很难办到的。我从前也接触过一些大老板,如果事情对他没 有什么利益,基本上那些人是不会来帮你的,是不会无偿地帮助别人的。

问:你怎样看待说他是个头号大走私犯?

答:就国内说的,他是头号走私犯,他生意上的事我们接触不到,我们仅仅是红楼的普 通服务员。但是我们觉得就他的人来说,我认为他是个很好的人,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像他那 样。我觉得他们家里人对人也很和气,没有因为他是有钱人,而我们是给他们打工的服务员, 就看不起我们。我们有差错的时候,比如某一项工作没有做好,他们都能非常客气的告诉我 们,并没有趾高气扬地来指使你,他们家里人包括他本身都是很好的人。

问:现在国内对远华案的处理,我想你也知道一些吧。

答:从报上看到一些。

问:今天报纸有关于二审的消息吧?

答:今天报纸没有写,新闻也没有。

更神秘的白楼

在有关红楼的各种传说安静下去之后,媒体报导中出现了一座白楼,并指这是赖昌星的 另一座行宫。报导说:这座行宫的内容与红楼大同小异,只是里边的女子更为绝色而已。曾 有幸到过这里的人透露,这里的这些女子个个国色天香,整日无所事事,随时等待赖昌星及 其他达官贵人的宠幸。这座白楼,是赖昌星最秘密的据点,只有与赖昌星关系最亲密的朋友 和重要高宫,才有机会得以到此一游。

我带着疑问,又在三月x x日夜,拨通了国内的电话。可惜我不能写出对方的名字。在 电话上,她听了我给她念的一段有关描述,大声地抗议,原本柔和的声音中带着难以抑制的 愤怒。她说:这太过份了,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报导?我们也听说了,这是一场什么政治斗 争,我们也都不懂,为什么拿我们做牺牲品?

她告诉我,连出去找工作时,都不敢把在厦门的工作经历填写上去,生怕会引起别人的 误会。 我问她有关白楼的情况,她说,根本就不知道哪座被称为「白楼」。想了半天说,也许 说的是跟红楼相似的那座吧。「可是,我们大家是轮流到那边去工作的,那边和红楼的性质 差不多,也就是红楼这边不够住的时候,才用到那座宾馆。平常里边配备四个服务员就够了, 三个女的,一个男的,没有任何特别」。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