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二)

16784
问:当赖先生把钱放在车里下车后,你有没有打算下车把钱还给他?

李:因为他下车就走了嘛,我司机在他一下车就把车开走了。

问:你说,你把钱藏起来,你司机没有看见? 李:他把钱放在车座上,我就把钱放在兜里了。

问:是你外套的口袋,还是裤子口袋?

李:裤子口袋。

问:你夫人是在你面前数这钱的吗?

李:我没注意。

问:你夫人数钱时,你在场吗?

李:我没注意,后来她告诉我的。

问:你夫人是怎么使用这笔钱的?

李:我就不知道了。

问:那么这笔钱是否还给了赖昌星?

李:应该没有。

问:你认为这笔钱算是赖昌星行贿你吗?

李:按照中国的法律,算吧。

问:你有没有在口供书上签字?

李:签了。

问:你签的口供是很多份吗?

李:是。

问:你记不记得他们询问你口供是哪一天?

李:我记不得了。他们问了好多次了。应该是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 问:你面谈问话时是在哪里?

李:看守所里。 问:当时有几个人在场?

李:有三、四个检察官。

问:有律师吗?

李:当时没有在。

问:当时你可以跟律师见面吗?

李:当时我还没有律师。

问: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和律师讲话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二OOO年十一月份。

李纪周否认赖昌星要过任何好处

问:你接受了赖昌星这些钱,那么你给赖昌星什么好处了呢?

李:我没有给他什么好处。他没有向我提出过什么要求。 只有一次,他让我帮他换个汽车牌照,就是可以从香港到内地都可以用的。这是我们国家的一个经济开放政策,为了鼓励香港人到国内投资,我们国家有个政策。中国有四个经济特区,深圳、厦门、珠海、汕头,对于在这四个经济特区投资的香港商人,在投资达到一定的比例之后,按照当地政策可以挂香港和内地两边都能用的车牌。这样他们就可以从香港直 接把车开到广东。

但是,需要在投资达到一定比例之后,由当地政府出一个证明。因为赖昌星在厦门投资很快就达到了比例,很好的比例,所以厦门市政府就出了一个公函,公函还有市长的签名。他拿着这个公函,按道理,到广东就可以办了。但是,这个牌照需要经过两个部门的认可,一个是要经过广东警察,公安部门的交通部门,由它审核之后再交给省政府。办理了这些手续,这样的话,车就可以直接从香港开到广东。赖吕星让我帮他办。我说,你手续都有了,自己就可以办。他说,栽不认识人,排队会排很长时间。这种手续有时会等很长时间,有时要等上半年。如果我打个招呼的话,时间就会缩短一些。那么,我就写了个条子,让他去见 广东公安厅的副厅长,是主管交通的,这样时间快一点。

我在他们厦门市政府的公函上,要求广东公安厅副厅长协助一下。因为按规定,他有厦 门市政府的公函,他可以办。这样就快一点,当地是经过警察这套手续。

问:这个牌照要经过广东省政府的批准?

李:对,这样不用排很长时间,通过我的帮助就是比较方便一点。但他办这个事的手续、 条件都是合法的。

问:就你所知缩短多少时间?

李:不好说,有时需要半年时间。

问:你的干预保证缩短?

李:是这样。

问:这个特别的牌照有什么好处呢?

李:主要是方便一些。香港和大陆之间有两个通道,一个是人走的,要排队办手续,不管你是坐车、坐飞机、还是走路,都要经过这个关办手续,然后再重新叫的士也好,坐飞机也好,比较麻烦;为了鼓励香港的企业家、商人到内地投资,可以走另外一个通道,就是直 接把车开进来。这种情况就像其它国家可以开着车旅行一样。

问:除了节省时间,有无其它好处?

李:就是使用汽车上比较方便。但是,也要经出入境检查,也要经签证、盖章,只是不 需要再去排队、打「的」,或换其它的交通工具。我说过,就像其它国家开车旅行一样。

问:如果有特殊牌照,出入境是否不严格?

李:不是,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把车开进来,检查手续是一样的。开车的通道是另外一 个通道,出入境检查是正常的。

问:这是唯一一次你协助赖昌星? 李:对。

问:那你有无在其它方面协助过赖昌星呢?

李:其它的事没有。但是,他曾经向我反映过一次情况,告过一次状。一九九七年上半年,他曾打过电话给我,向我告状。因为我在公安部是副部长,我主管边防出入境。他说,他的一个朋友有一艘油船,叫「奥林匹克勇士号」,这个油船是香港和湛江合作的,到广西。他跟我讲,他们这艘油船已经向广西报了,各种手续都是合法的。在去广西的路上,经过琼 州海峡时……

问:湛江石油公司的油船?

李:对。

问:赖昌星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李:他没说。这是他向我告状。我把这话说完了,你们就明白了。船在经过琼州海峡时,被海南边防局的海警部队给扣住了。他们的船在广西报了关,但是在海南,在半路上就给扣住了。他们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我主管边防,管海警,所以他们向我告状。他跟我讲这个情况,说你们的边防部队、海警,无理乱扣船。我说,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我回头问问是怎么回事。我后来就给海南边防局打电话问,海南边防局长跟我讲,是他们下边的海警部队做的事。他说,当时他们怀疑这船是走私。我问他们,这船是不是走私?查清楚了没有? 他说,没有办法进行,他们定不了性,所以他们通知了有关部门。我就说,如果你不能定走私,是不是海关管就交给海关处理,这个事情就跟当地政府商量。他们研究以后,请示了海关总署,还请示了当时的检察院、法院、公安部,所有部门的回答都说:不能定性。所以我说,如果不能定是走私的话,那是不是就该交给海关处理。后来他们请示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就转给了海关。所以,我不认为我在干预,因为我管的是边防。他向我告状,说边防乱扣船,所以我就问问情况。他们这件事的处理是请示了当地政府。如果这件事不涉及走私的

话,这件事应该由海关管,所以他们这样做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干预什么。

问:你的确为这个不认识的人打过几个电话?

李:就打了一个电话,问问情况,因为他们向我报告,而我在公安部里主管边防。

问:是否知道赖昌星的朋友是谁?

李:不知道。他只是向我反映情况,我也没问。他知道我管边防,他只是替他的朋友向我反映。在我过问之前,他们已经和海关、检察院,当地的有关部门都商量过了。当时,这几家已经都有了明确的态度。所以,我问的时候就得知了这个情况。我说,你们不能处理,就交给海关。最后交给了海关,也不是我来处理,是海南当地政府处理的。

问:可不可以问一下,海南边防局局长的名字?

李:冯海龙。

问:最终下决定是谁?

李:能不能定是走私是关键问题。他们已经请示过海关总署,如果海关总署说,不能定 走私,如果不是走私的话,不是公安边防管的,最后也要交给海关。我想他们是不想交,因 为这里面有他们边防内部的问题。总之,最后是海南省政府做的决定。

问:海关的部门要花多少时间去处理这个案子,如果是走私的呢? 李:他们在我打电话去之前,这些工作都已经做过了。因为我问他们这船是不是走私, 他们说,不是走私。

问:这是多久以后有的决定?

李:赖昌星向我告状的时候,这个事情可能已经发生很长时间了。海南离北京很远呵! 他请示了北京的海关总署、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这么多部门,他需要 很长时间嘛。所以我给他打电话时,他这些事情已经做过了。

问:你跟他是通过电话沟通的吗?

李:跟谁?

问:赖昌星。

李:他给我打电话,说:我要告你们边防的状。 问:你跟他对话有多长时间?

李:就两二二句话。我说:你说的情况我不知道。后来我也没有把我知道的情况告诉他。 因为他只是想告状嘛。我说:我也不知道这情况是怎么回事。后来我问的情况也没有再跟他 说。

问:在这个部门里面,有没有别人关心这个案子?

李:我不知道。

问:你这个部门里面,有没有处理投诉的人呢?

李:有。

问:有多少人? 李:具体的我记不清楚了。

问:你知道这个案子最终结果是什么?

李:几个月以后,海关边防局长到北京来开会,见过我,跟我说,他们把追船油交给海 关处理了。这个决定是海南省政府做的。

问:最后有没有什么惩罚呢?

李:后来这事我没有再管了。

问:你知道这船油价值多少?

李:不知道。我也不清楚是多大的船。

问:你不知道有没有罚款这个情况吗? 李:不知道。海关和我不是一个部门。他们是这方面的主管部门,和我是两个系统。

问:另外,有关赖先生给你三万港币的事情,你知道是谁负责侦察追个案子吗? 李:我的案子一直是检察院负责。

问: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李:我只知道他们有一个叫孙忠诚、王书和、严诚真,嗯……孙忠诚,还有一个姓黄的检 察官,还有谁,我不记得了。

问:为什么没有把这个钱还给对方,或者上缴单位呢?

李:当时他走了嘛,我还没有来得及还给他。

问:你认识赖先生多久了?

李:九三年认识他的。

问:你记不记得是在什么情况下认识的?

李:我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是通过我自己的下属。

问:你认为他是和你私交好的朋友吗?

李:是的。我觉得他当时挺好的,为人也不错。

问:九六年的十月以后,你又再见到过你的女儿吗?

李:九八年见过。

问:在哪里见的?

李:北京。

问:她还在这里,还是回美国去了? 李:回美国去了。

问:你记不记得她是哪个月回来的?

李:夏天吧,七、八月份。

问:你会不会担心有人知道,你的家人曾经从赖先生那里拿钱?

李:这是朋友之间的事,别人怎么会知道?

李纪周:中国没有权力斗争

问:在九七年,你是在陶驷驹的手下工作吗? 李:对。

问:他在部长任上到什么时候?

李:九八年三月份吧。这好像跟你们的问题没有关系。

问:赖昌星说,九七年底的时候,陶驷驹由贾春旺代替。贾先生那时是不是安全部的负 责人呢?

李:贾春旺是九八年三月份到公安部当部长的,原来是安全部的。

(休息十分钟)

问:我的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贾先生会代替陶先生?

李:这是国家安排的嘛。

问:你是否知道,贾先生和陶先生之间,有没有权力的纷争呢?

李:你这话没什么道理,中国不可能,我认为没有。任何人不可能永远在一个位子上, 何况陶部长也六十多了。

问:就你个人所知,他们之间没有权力纷争?

车:我认为没有。因为政府换届是人大决定,正常的嘛。

问:你本身有没有陷入两个权力的纷争中呢?
李:我已经讲过,中国不存在这样的事,所以也谈不上有纷争。

问:可以跟我们讲一下你跟贾先生原来的关系怎么样吗?

李:我们不是一个部门的。后来他到公安部当部长,就是我的领导了。我是副部长,是 他的助手。

问:贾先生是否主动要求侦察你的案子?

李:我不知道有这种事。

问:你知道有个叫何勇的人吗? 李:我知道这个人。

问:你能跟我讲他是谁吗?

李:他是我们国家监察部的部长。

问:你听过一个叫梁耀华的人吗?

李:是的。

问:你跟他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李:这跟你们的问题没关系吧?

问:赖先生跟我们讲过你认识一些人,我们问你的一些问题,是希望确认他所讲的是真 的。

李:我认识是肯定认识,我见过这个人。

问:梁先生送钱给你是真的吗?

李: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梁耀华没有给我钱。

问:梁是否有给过你亲属钱呢?

车:我觉得这跟你们的问题没关系。

问:我问你的问题,是想确认赖所讲的是真的。

李:我不想回答。

问:赖先生是否给你提供过安全用具?

李:没有。

问:你及你的家人曾经三次从赖先生那里收到钱,就我们所知,你收钱的事,违反了中 国法律。

李:是。

问:你能否告诉我们,你被拘留了多久了?

李:我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被隔离审查。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被逮捕。加起 来有两年多了。

问:前一段是一直被拘留?

李:隔离审查,就是限制自由了,九九年十月二十九号被定罪了。

问:你所说的「隔离审查」是什么意思?

李:就是不准回家,不准看亲属、朋友了,但不是在监狱,场所不一样。

问:你被拘留的时间,你曾提供证词给有关当局,就是我们刚刚讨论的这些事情? 李: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九号,我被正式逮捕的。谈到这些事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

问:你所提供的这些证词是自愿的?

李:对。

问:他们有没有在身体上,或者在精神上强迫过你?

李:没有。

问:你懂得我提出的问题吗?

李:懂。

问:你回答我的问题都是事实吗? 李:是。

问:你对你刚刚回答的问题有地方要修改吗?

李:没有。

问:你在口供上签名时,有机会看你的口供吗? 李:有。

问:现在是十二点三十三分,当地时间,采访结束了。 (李纪周被一直在现场陪同的女公安人员吴颖带出房间,一拐一拐地消失在门后。)

李纪周在回答加拿大移民宫有关赖昌星所给的钱是否是贿络的钱时,三次都是用:「按 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算吧。」

显得十分无奈。

笔者带着疑问,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章中关于贪污贿络罪的有关条款。 第三百八十五: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 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第三百八十九: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是行贿罪。

笔者明白了李纪周无奈的原因: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务,为他人谋取利益时,才能定 「受贿罪」。

而在他的口供当中,他明白无误的表示,他没有为赖昌星做过什么,赖昌星也没有向他 提出过任何要求。也就是说,他们是朋友之间的来往。

李纪周也间接否认了中国官方一直报导的,李纪周收取了大走私犯梁耀华巨额贿络的指 控。

然而,据报导在本书进行最后一稿校对时(二OO一年六月),中国政府对李纪周犯有受 贿罪的指控,已经从原来的九百万元,上升到了两干多万元。

中国军情头子姬胜德家人竟都入了美国籍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姬胜德的罪状当中,最令江泽民愤怒的就是,这个中国最大的军情 头子,家里人竟然都入了美国籍,都成了美国公民。所以有人说:姬胜德到底是中国人民解 放军情报部的部长,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局长?

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有人向江泽民汇报说,据了解,姬部长的太太,孩子长期在美国,目前仍然在美国波士顿。江泽民当时还想缓和一下气氛,就说:那老姬的夫人和孩子也不王于拿了美国居民、绿卡了吧。这时,总参副总参谋长熊光楷站起来说:报告江主席,他们不仅拿了绿卡,他们是拿了美国护照,是美国公民。当时就有人说,这样的话,说明我军的情报部部长,对国家没有起码的忠实。这样就是政治问题了。于是,姬胜德很快就被隔离起来 了。

很快,「四二O」专案组在赖昌星于香港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份文件,是注明赖昌星为 姬胜德的太太和孩子在美国加州洛杉矶花了两百五十万美金买下一栋豪宅。

问:你认为姬胜德的情况会怎么样?

赖:他老婆和孩子是美国公民,这我知道。他的事,何勇这一级是做不了主的,要上边

的意见才行了。他们说他贪污八千万。这种说贪污多少多少,太可怕了。都是诽谤,不是事 实。不过我想,他是官家子弟嘛,应该不会死的,但是不管判多少年,都会一辈子在里边软 禁起来,不会放的。他知道的太多了,他原来的位子太敏感了。

问:你和姬胜德有金钱上的往来吗?

赖:就是那件事嘛。姬胜德太大说,为我看好了一栋房子,在美国洛杉矶的,是她介绍 一栋房子给我。我就给他太太拿了两百五十万美金。买房子是用她的名字,是她的公司出面, 因为我还没有到美国嘛。

问:这件事是谁说出来的?

赖:好像是「四二O」专案组到香港,拿了我两箱文件,从我的秘书那里。他们应该是 看到了账目,账目上有显示给谁办的什么事。但是我也说了,那是她向我借的,他在香港已 经还了我三百五十万港币。我也告诉他们了。 问:姬胜德的太太、孩子现在在哪里?

赖:我估计他太太可能回中国去了。小孩应该还在美国,二十几岁,个子很小,不是像他们那么高大,而且很瘦。姬胜德很胖、高大,中央的这些领导都没有他块头大。我和他的照片也在公司里。「四二O」他们都是看着照片抓人的。所以以后我这照片不能随便照的。姬胜德他老爸姬鹏飞到最后也没有办法了,姬鹏飞死的时候,江泽民让姬胜德见了最后一面,然后就正式抓了。开始时,就是因为跟熊光楷合不来,姬胜德和他老婆、我、还有一个人在一起吃饭,他就说起这个事,他们矛盾异常严重。你知道吗?那时姬胜德什么都知道的比别人先,算什么都算得很准的。一次,他跟我说:李岚清要上常委了。我说:你怎么知道?他 说:你很快就见到了。过不久,李岚清就上了常委了。

问:抓姬胜德的事到底是谁做的主?

赖:如果江不同意,谁敢动?谁也不敢动,是不是?我可以这样说。姬胜德这是个太要害的位置了。就是因为他不听话嘛,我估计就是这样了。就在动手抓他之前,他还立了一个功,就是美国炸中国在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情。那个伤员、从飞机上抬下来的那个,就是他的手下。那个是解放军,是总参二部的间谍,当时是以别的身份过去的。那个人成了英雄了嘛,姬胜德就有功了。所以,那时姬胜德很开心、很高兴。因为这之前就要动他了,有了这 个事,就又拖了一段时间。

问:姬胜德的案子也是错综复杂呀!

赖:那时还有一件事影响到他。他的私人秘书在深圳贷款两亿九,结果出了事情,还不上,因为量太大了。这个人最后顶不住了,就跑路了,可能一直躲在香港,可是没有办法找到,他有很多证件嘛。这样的人,都有很多个名字,很多身份的。一直找不到,上边就怪姬 胜德喽。

问:你对情报口的情况了解真不少!

赖:以前总参二部、三部、总政联络部,三个部长都跟我是好朋友。你看,二部部长是 姬胜德,三部部长是张震的儿子张小洋,总政联络部部长是叶选宁。现在三个部长都换了。

问:姬胜德出事了,叶选宁退了,三部部长张小洋也换掉了吗?

赖:换掉了嘛,要是他还在,能够听我的电话,我就没事了。就是因为要动我,把他也调走了。调到洛阳去当一个什么院长。当时他也很牛气的,他那个位子都是不错的。他管那么多人么,光是监听国际电话的就十三万人。他们监听电话的技术都很好的,要是注意谁,就能把和这个人差不多的声音都打包,然后再来分析。他们连传真都截收的,我那时在厦门, 他们从上海就截到我的传真,他们还拿来给我看。

问:姬胜德和「远华案」到底是什么关系?

赖: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就是要置他于死地,所以就把他装到「远华案」里来,这样才 是「第一大案」嘛!没有这些人,李纪周呀,姬胜德呀,王乐毅呀,什么什么人,怎么算「第 一大案」呢?

问:姬胜德的前景会怎么样?

赖:怎么样?除非换了一个领导人才行,不然,他一辈子不会放出来的。他要是能出来, 全世界都会想要他,再小的国家都会想要他,他有资本。

我当时要是知道多一点就好了,可惜我都没有存心去准备这些东西,那时,什么东西我 都可以问得到。

姬胜德狂妄犯众怒

一位知情人士认为,姬胜德也许是太狂妄了,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得罪了很多 人。其中,得罪李鹏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当初,当原北京市长陈希同出事时,中央决定要逮捕陈希同的儿子陈小同,在陈小同被抓的前一天,李鹏的儿子李小勇跟陈小同说:我已经收到消息,他们要抓你。我给你安排一条路,你先去香港吧。陈小同当时还不相信他真的不行了,就说:你放心吧,咱作不了刘胡兰,也肯定是一个华子良。由于李小勇和陈小同是酒肉朋友,平常在一起什么事都做,所以不希望陈小同出事。李小勇就说:这样吧,你现在的行动已经不方便,你坐我的奔驰吉普车,到中南海去我家,然后,换上我爸爸的车出来,直接去深圳,我可以让他们放你出去到香港。因为李鹏是总理,李家的车可以自由进出中南海东、西、南、北门。而中纪委和高检的车到了中南海,如果没有预先申请是进不去的。所以全北京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中南海。但陈小同还是嬉皮笑脸的那句话,结果当天晚上就被逮捕,然后就开始招供。陈小同被关进去的头三 天,讲的全是李小勇的事。

第二天,中纪委办案的人,约了李小勇到北京昆仑饭店吃韩国烧烤,就把陈小同的口供 拿给李小勇看,给他通风报信说:勇哥,你这交的是什么朋友?

中纪委针对李小勇的事,无法做出决定,就转给了高检。当年高检的检察长张思卿本来 是要查李小勇的,后来在江泽民的干预下,让李小勇最终过关。

自从陈希同案以后,熊光楷想擦李鹏的鞋,把李小勇保护到总参二部,如果李小勇一旦有什么事,情报部可以出面给顶下来。可是,姬胜德不同意。熊光楷于是准备把李小勇调到海军情报部,海军情报部部长已经同意接受。但是,姬胜德在召开一个全军情报部部长的会议上,把海军情报部部长严厉地训斥了一顿,说:李小勇是社会上一个混混,说白了,就是 个流氓、地头蛇,把他招来情报部干嘛。
这一番话,就使得姬胜德和熊光楷的关系彻底的翻了。也把李鹏彻底得罪了。有人说, 总参二部在社会上网罗了那么多的三教九流、流氓混混,也不多李小勇这一个呀。

至于姬胜德为什么对李小勇如此不屑呢?有人认为,姬鹏飞和周恩来是同辈人,而姬胜德跟李鹏是一个辈份的,因此不买李鹏的帐。从此以后,总参二部这条线上的人,要是姬胜德提的人要报副总长批,熊光楷肯定不批。同样,只要熊光楷要调人进总参二部,姬胜德只要能顶回去,就顶回去。从此,熊光楷对姬胜德恨之入骨,而熊光楷是江泽民的爱将。在处理「远华案」之前,江泽民就抓住机会,先把姬胜德眨到了军事科学院,作战条例部当副部 长。负责编写作战条例。

赖昌星说:幸亏姬胜德是官家子弟,否则就杀定了。 照片

“四二零”专案组在厦门长期驻地, 有武警把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