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

16782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

盛雪 著

赖昌星:李纪周被推进远华案完全是冤枉

赖昌星认为李纪周的案子很冤枉,专案组公布的李纪周的贪污罪行,一条也站不住脚。

专案组指出,李纪周贪污受贿九百万元人民币。但赖昌星说,他以正当方式借给李纪周的钱, 就被专案组算了五百万,另外的四百万是一个香港的走私犯梁耀华交给了李纪周的女友,李 纪周根本就没有拿到这笔钱。

赖昌星说:他要是需要钱,从我这里拿,比从别人那里拿要安全得多嘛。他怎么会去要 别人的钱。而且,李纪周真的不是那种人,他如果有那种想法,我也不会跟他来往了,我很 讨厌那种人的。

问:你说,「远华案」只是由于朱牛牛的一封诬告信所引起的,那么,自从中国立案调 查「远华案」以来,「远华案」越查越大,人员牵扯也越来越广,成为自中共一九四九年建 政以来的第一大案,为什么会这样?

赖:就是因为他们什么什么都往我的远华里边放:李纪周的事喽,姬胜德的事喽,都算 ─ 在里边了嘛。

问:为什么李纪周会牵扯到「远华案」当中来呢?

赖:在这之前李纪周已经出事了,在这之前,何勇查了一阵子李纪周,但是什么都没有 查到。

反正就正好是有了这个机会。我这份材料就到了北京。北京那边拿到材料的人,也有我的朋友,有跟我联系的,就告诉我,材料到了哪里,里边有讲了些什么,有人又举报了,你想我怎么样?我就说:你要送,你就送吧。其实平时也有很多人都是对我眼红的,我相信平 时也有人这样说七说八喽。我也无所谓。

可是他们看到朱牛牛告我的信里边,说李纪周是我的后台,就找到地方下手了。

问:等于是在这个时候,你的案子和李纪周的案子并在一起了。

赖:对,说他和特大走私犯有关系就行了嘛。

问:那么李纪周的案子是什么事引起的?

赖:开始是因为有一个在广州做生意的,叫梁耀华的,他的女朋友因为欠了他很多钱, 就想搞出个事情把他整死,这里边把李纪周一起告了,说是李纪周帮助他走私。正好有人想 李纪周下来嘛,就搞起来了。

问:这个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

赖:碰到一块了。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动李纪周呢?当时是这样抓的。有一次江泽民出国回来,在机场,正好贾庭安去接,贾庭安是他的大秘书,所有的江泽民的文件是归他管的。贾庭安也跟我也熟嘛。贾庭安向江泽民汇报说,接到有一张报告,说是要整李纪周的。说是有一个广东的汽车走私案跟李纪周有关,他向江泽民汇报。然后,贾庭安就叫小B先问问我,问这个事和我有没有关系。小B是他的家里的管家喽,家里上上下下部交给他的了。小B来问我了。我就说:那个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没有。但是,我就问小B,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事的?小B说,今天到机场去接老板,贾庭安向老板汇报这个事怎么怎么样,他也让我先来问问你。他说:知道和你没有关系他们就好办。我就对小B说:「广东的那个事, 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有人要整李纪周了。

问:你是李纪周的好朋友,你一定会告诉他了。

赖:正好,大概没有过很久,李纪周跟朱熔基就到广州,陪朱熔基去打走私还是什么的我就不清楚了。在广州办完事,朱熔基就先回去了。李纪周没有走,到了珠海。我就从香港去了澳门,然后从澳门过来到珠海跟李纪周见面。我对李纪周说:「有人要整你。」他当时 还不相信。

问:具体案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赖:当时办这个案的那个人,是中纪委的,原来是在福建挂职,是在龙海市当副书记。中纪委当时有六个人在福建挂职,都是当副书记、副市长这一种的。他挂职一年还是两年就又回中纪委去了。这一年他正好分管公安,就一直在查李纪周这个案子。这个案子从头到尾我都一直很清楚。中纪委这个人就告诉我,什么时候要动李纪周,什么时候要查李莎娜,什么什么的。他把这些都告诉了我。他来香港住了几个月,就专门查李纪周、李纪周女朋友李莎娜跟香港那个商人梁耀华他们公司,有没有转钱给李纪周这种往来。我知道这个事,我告 诉李纪周,他还有点不相信,你知道吗,他还有点不相信。

问:这是什么时候?

赖:这是九八年年头。当时在珠海见李纪周,我就对李纪周说:我的消息是很可靠的。 他其实也是很相信我的,就信了。

我就问他:现在李莎娜在哪里?你给我她的电话。他就把电话给了我。我就打给李莎娜。李纪周知道了事情是这样,也就不敢跟她联系了,因为毕竟他跟她有男女关系不清楚那一种嘛,李纪周也怕连累到她嘛。李纪周把她的电话给我,然后就交待给我,我就直接跟她联系了。我就打电话给李莎娜,我说:莎娜呀(因为我跟她很熟),我是小赖。李纪周也叫我「小赖」,她也知道我。我说我想跟她见个面。她就到厦门来找我,我就告诉她这个事。

我说:「很快就要轮到你了」。「我不怕,」李莎娜说,「我什么都不怕,我公安也当过来了。」什么什么的。我说:「你不怕呀?」她就讲:「我不怕,我没有什么可怕的。我跟老李没什么。」我说:「你顶得住,但是纪周要是顶不住呢?」我就跟她说这个。她就想了想说:那好吧。她就不再接着说什么了。然后她就按照我的意思,就住在厦门了。

问:她原来住在哪里?

赖:我也不知道原来在哪里,只知道在香港。

问:她也是有香港的身份?

赖:她就这样听我的话了。

问:在香港不是更安全一点吗?为什么拉她到厦门来呢?

赖:当时调查的人还不知道她有香港护照。她平时会跑来跑去,反正她正好跑来跟我见 面,而且这时她香港是也不敢回去了,因为已经有问题了。

怎样让梁耀华咬出李纪周?

问:李纪周最初是怎么出的事呢?

赖:动李纪周是这样的。是因为广东那个梁耀华的汽车走私案。梁耀华是在广州做生意的一个香港人。在广州的一家公司专门做汽车生意,走私汽车。他有个女秘书,长得听说也挺漂亮,好像姓白,跟梁耀华也是有男女关系。就是他的这个女秘书,那个姓白的,向梁耀 华借了六千多万。借给她的老公的弟弟去炒股票。

问:股票做赔了?

赖:对,做股票,可能这个姓白的她也参股。梁耀华就借了六千万给她。姓白的就答应梁耀华,说什么什么时候还这个钱。但是,姓白的老公的弟弟做股票把钱全亏了。梁耀华向姓白的要这笔钱,姓白的就说,他老公的弟弟炒股票全亏了,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反正这个钱是没有了。这个女秘书已经知道没办法还这笔钱了。这个女的就还是一直跟粱耀华做事。这之后,梁耀华有客人来,到广州的,不管是什么客人来,工商的也好,海关的也好,什么的也好,当大家去吃饭时,姓白的就会说:我们拍个照留念吧。就给梁耀华和来的人拍照。并且把所有她知道的情况都给记起来。就跟朱牛牛告我的时候一样,听到什么就记下什 么。

李纪周到广州来,李莎娜就介绍他给梁耀华认识,吃过两次饭。李纪周和梁耀华认识是 李莎娜介绍的。姓白的就知道李莎娜跟李纪周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了,她也看出来喽。

问:等于李纪周跟李莎娜来找梁耀华,被这个姓白的拍了照片,是不是?

赖:是,她拍了他们在一起吃饭的照片。但这个姓梁的这个人太爱吹牛。不管他认识中央的什么人也好,省政府的什么人也好,他就把那些人的电话号码、名片就放在他办公室桌上。就是要让人家看到,好像是说,我认识谁,认识谁。他是这一种人。后来,他向姓白的追那笔钱,一直追不回来。他就有点觉得不对劲了。他们虽然是有男女关系,但是,这笔钱他也想要回来。然后他就很凶呀,跟姓白的说:时间已经很久了,你看这笔钱怎么办。姓白 的这个女的一看没办法,就开始整这个材料,就要去告梁耀华了。

问:梁耀单是什么背景?

赖:梁耀华是个香港人在广州开公司,也应该是原来从中国出去的这种人。姓白的是广州人。她就想告倒梁耀华,但是一直告不上去。你知道,不是什么人想告谁,就可以告谁的,每天告状的人不知有多少,你要是没有那个章,你根本告不进去,你得通过一定的关系才能告进去。这个女的长的也挺漂亮的,就暗中到处找人去交涉,一定要告倒粱耀华,把梁耀华告进去,这笔钱还用还么?后来这个姓白的认识了一个姓王的老婆,这个姓王的,是个部队里的,是一个正军级干部,恐怕还不止。这个姓王的老婆退休了,以前好像在公安部干过的。姓白的就通过这个姓王的老婆,把材料就递了上去,送到了中纪委。上边就开始批示给广州 ;了,成立专案组,就开始抓人喽。抓到梁耀华,把他用飞机送到无锡,关到监狱里。因为办这个案子的人,就是中纪委里我的那个朋友,所以我一直都知道这里边的情况。

问:为什么非要送到无锡去呢?

赖:他们的这一套是很老套的。这主要是为了说明你的事情很严重,也是不想让地方的 人介入喽。就是我的这个朋友送到那边去的。然后他就先跟粱耀华说,事情很严重,你要坦 白交待,你有没有跟李纪周有什么事,材料里边告了你很多。

问:当时姓白的告梁耀华的材料里有李纪周什么事?

赖:就是说李纪周帮梁耀华走私啦,是他的后台老板呐,李纪周给走私车挂车牌照那一 套喽。就跟那个朱牛牛告我的材料一样喽。后来因为审不出东西来,专案组就去无锡见梁耀华,说拿到了李纪周的批示,叫专案组往死里整梁耀华。那个梁耀华一听,以为李纪周是怕连累到他自己,要杀人灭口,就说:「我给过他四百万港币,是通过李莎娜给他的」。但是那个批示是没有的,是专案组瞎说的。那 时候,李莎娜已经被我给藏起来了么,他们抓不到她。

问:梁耀华说那笔钱是通过李莎娜给李纪周的,李莎娜给李纪周了吗?

赖:没有。当时李纪周已经是公安部副部长了么,梁耀华想巴结他,就要通过李莎娜给他钱。因为他也知道李莎娜和李纪周的那种关系。李莎娜就说:“这个钱我会给纪周。”梁耀华也没有办法去直接问李纪周。但是,李莎娜没有把这笔钱交给李纪周,而是拿到了香港, 买了房子。

问:就你所知梁耀华和李纪周之间的关系,就是这四百万元港币的关系吗?

赖:就这四百万的关系。李纪周就跟他吃过两次饭,没有私人往来,就是通过李莎娜的 关系认识的。

问:你是说,李纪周不一定真帮过梁耀华什么忙?

赖:没有。不是「下一定」,而是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帮过他什么。李纪周其实也不会 去做这种事的。我对他还是很了解的。

专案组挖地一二尺捉拿李莎娜

问:那时你把李莎娜藏在福建你的公司了吗?
赖:我没有在厦门给她安排。我让我的一个手下把她送到河南了。是我的那个手下在郑 州的一个小舅子那边。李莎娜还想在我的公司里打一份工。我就说:「不用,打什么工。」

广东专案组当时负责抓李莎娜的是叫白景富(音),他对公安部的说:「我要挖地三尺,也要 把李莎娜找出来。」因为如果抓不到李莎娜,他们就不敢动李纪周。

问:李纪周的专案组说的这番话?

赖:因为没有抓到李莎娜,他们是不敢动李纪周的。你明白吗?因为证据没拿到。但是, 最后李莎娜还是被他们抓了。

问:你说说李莎娜的情况。

赖:她有一个孩子,和老公离了婚是怎么,我也不是太清楚,我还叫我的手下,到广州 送五万元去给她的孩子交学费。

问:李莎娜是怎么被抓的?

赖:李莎娜先是在山东济南住了一段时间,住了大概有几个月吧,但是,有一天她很想 念孩子么,就出来给她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想问一问她孩子的情况。就打了这一次电话, 他们就知道了她在哪了。

问:电话被监听了吗?

赖:电话被监听了。监听的人就告诉了我这个朋友,我的朋友就知道他们已经知道她的 方向在哪里了。我的朋友告诉我,我马上就想办法。

问:李纪周专案组立即就要动手去抓李莎娜?

赖:办案的这个人就告诉我,她在哪里被发现了,叫我赶快转移,我就又转移她。

问:那你就派人赶过去?

赖:对,叫人赶紧飞过去。手下人把她转移到河南,她不知道为什么,还整天等电话,我跟她说:(你是不是在济南给家里人打过一个电话?」她很奇怪,说:「你怎么知道?」她一直问我,我就说:「你不要管那么多了,我什么都知道,你以后不要再这么轻举妄动了。」 我再三叫她一定下要再用电话。

问:这大概是什么时候?

赖:九九年四月份左右,我想想,李莎娜大概三、四月份被抓的。

问:李莎娜她有多大年纪了?

赖:跟我差不多吧。四十多了,她人长得很难看,真的很难看。

问:外界传说李纪周这个人很“花”,在外边有很多女人。他有一次陪李岚清到广州办 事,叫香港人民入境事务处送俄罗斯女孩给他?

赖:李纪周这个人可能是喜欢女人,但也不会到处都是。他没有这种胆量。他跟广州的李莎娜的事情,就可以说明他这个人在这方面是比较感兴趣,可是他不会太过份,因为那个人长得很难看。李纪州的职位已经很可以了,要面子嘛,只能靠自己了,不敢叫人家介绍。其实随便介绍一个给他那比那个李莎娜漂亮。但是他老婆更难看,你知道吗?要多难看有多 难看。他们的女儿长得还可以,李纪周挺帅的。

问:李纪周怎么会看上李莎娜的呢?

赖: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的事,可能因为原来都是穿警服的吧。

问:李莎娜原来也是干公安的?

赖:她原来也是公安呀。是交通局的,她的香港证件也是李纪周弄的。再有,我想,李 纪周是当宫的人,又很爱面子了,外边他不敢去喽。真的,我觉得他真的是不值得。给这个 女的伤了,太不值得了。

告密者转眼进了军事情报机构

赖:我刚才没说完那个梁耀华的事。那个女的,他的那个女秘书,姓白的那个。这个女 的后来就投靠广州军区,到了总参二部广州局了。

问:这个姓白的投靠了广州局,作了特务?

赖:广州局。广州局是那个总参二部在广州的一个部门,属情报口的。总参二部的一些 单位在社会上叫几局几局,其实是军情的。这个局长姓蔡。这个女的就跟着穿上军装了,给 军情部门工作了。我想这个女的是想跟谁就跟谁那种人,不然怎么会这样的。

问:是在告梁耀华的过程当中吗?

赖:是,就在告他的过程当中,这个女的的身份就变了。

问:就变成了军人了。这姓白的多大?

赖:二三十岁吧。听说很漂亮,我也没见过。我知道这个事,就找到姬部长说:这个姓 白的是什么原因要告李纪周的,我很清楚。很多情况我都是听办案组的组长告诉我的,是绝 对可靠的。因为这个人跟我关系很好很好的。

问:你为什么去跟姬胜德说?

赖:因为我想姬胜德不知道这个事么。我说这个姓白的太不可靠了,是个怎么样的人。她现在到了广州老蔡那边,老蔡就给她军装穿,就变成军人了,搞上情报了。搞情报嘛,爱是什么身份就什么身份,情报部门说给你军装穿,就给你军装穿,没有人能过问的。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女的,是爱跟谁就跟谁那种人,我估计是跟什么人有那种关系了,不知道又跟了谁了,才能够那么容易就穿上了军装,不然,她又没有什么硬的关系,没有那么容易的。

问:这样的人也做起情报来了?

赖:大门一进去就行了,就跟我进那个安全部是一样的。不也是档案一开,你从今天开 始就是了。反正我跟姬胜德吃饭的时候把情况一说,姬胜德就说: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我 会跟老蔡他们说一下。但是那时连「说一下」也来不及了。

问:你是什么时候和李纪周断了联系的?

赖:我告诉他有人要整他,他就知道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时查他,我还一直跟踪他的事。我经常到北京去各方面了解一下。到九九年五六月份时,那一天,就是美国轰炸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那一次,我还跟公安的在一起吃饭。我说:你们该组织学生去游行了吧?那个公安的说:你真行,我们做什么你都能看出来。我说:肯定是这样的了,现在这样的局势,你们出面组织游行就主动了嘛。他说:对,我们已经在学校里安排好了,找好了自 己人出面把学生拉出来上街。

问:这倒是证明了当时社会上的一个猜测。李纪周的案子转折点在哪里?

赖:那时一直抓不到李莎娜,抓不到李莎娜拿不到证据,所以对李纪周,他们一时也不敢动么。后来李纪周到底是怎么被抓的,你知道吗?我跟你说,那个时候,是公安部边防跟那个出入境管理局正在合并,原来穿的衣服是不一样的么。正好在合并的时候。这时有一个人自己上门来找我,说是希望我能够帮他一下。他是通过广州海关的什么人来找我,我当时名气很大,别人说好像我想让谁上就能让谁上,想让谁下就让谁下来了。这是他们对我的看 法,但我是不会害人的,我会帮人,能帮的时候就帮一下喽。

所以这个人就来找我,说:能不能帮我一下,我想变动一下职位。其实我也不认识这个人,我就找了几个干部给他们说一说,我说:能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帮他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他就是想在合并的过程中当个小宫嘛。结果就有人给他安排了一下,让他做了一个什么站的站长,兼了一个政治部副政委什么的。这个人好像是姓林还是什么,反正本身就是爱风光的 这种人,因为只有这种人才会认识很多人么。

后来有一次在一个酒桌上,有一个人,也许是曾经给姓林的出过点子让他来找我,或者出意让姓林的去厦门呀、海关呀通过什么人帮他那个忙的,这个人我并不认识,他就在酒桌上对大家说,我花了多少多少钱,帮那个姓林的搞到一个站长。你知道,在酒桌上人很复杂么,在场的人一听见这个事情:心里就不服气了。他还一直说:你们老板的这个事情是我 、一手搞定的,通过北京那边,花了我五十万块钱。有个人听见了,就把这些都记下来了─这 些说法我也是听人家这么说的。

问:遇到有心人了。

贾春旺接到一张神秘纸条

赖:我听别人说,这个人记下来这些事,就写了张纸条找到人送上去。正好贾春旺调到 公安部当部长,他一直想趁机把李纪周搞掉,换上自己的人,这时就收到这张纸条。我说过, 我怀疑这张纸条是有人自己找人写上去的,因为这里边疑点太多了。

问:哪一天抓到李莎娜的?

赖:当时我正好在北京,好像是四、五月份吧,具体时问记下得了。当时我已经很注意 这个事情了,我知道他们也会找我麻烦,因为李纪周的案子,他们已经找过我三回了。

问:你跟李纪周之间有什么金钱往来吗?

赖:我借过钱给他,这没有错。一次是他的女儿要在美国办投资移民,需要一些钱,他老婆跟我说,我汇了五十万美金给她。但是,这说好了是借的。另外就是,他老婆和人家合夥开一家公司,好像是卡拉OK,是他老婆的那个朋友来找我,说是要借钱,我想大概是李 纪周的老婆不好意思自己跟我说吧,我就借给她了,一百万人民币。

另外一件事是,正好有一个美国做保安器材的北京人,姓戴,拿美国护照的,他做了很多保安器材进来,以为可以赚到很多钱,可是到了国内卖不出去。他跟李纪周的老婆熟,通过李纪周的太太出面找到我们福建驻香港的一个公司。公司的这个人给他垫了七十万美金,但是这个钱到期了没办法还。他要我垫这个钱给他,我说我现在钱也很紧张,只能写四五天 ·¤ 以后的支票给你,我就写了七十万美金,大概合五百六十万人民币给他。他后来还了我一百五十万人民币,还有四百万,姓戴的正好在李纪周女儿的账号上有四十万美金,他也还来给我。但还是不到五百六十万,他就把那些保安器材拿几箱来给我,把帐给顶了。他们一组人专门到香港银行去查了一个多月,这些人都是我接待的,所以我很清楚。

问:「四二O」专案组知道这些情况吗?

赖:后来就都知道了。李纪周老婆都讲过。是呀,李纪周的事情他们一直找我,我说, 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什么事情,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我记得那一天,在北京,我正在和中纪委办李莎娜案子的人坐在国际饭店,还有一个刘 龙生也在一起。办案人接到一个电话,那边说李莎娜被抓着了。他就告诉我说:你的朋友被 抓了,还叫我快走开。我和刘龙生就马上走开了。

问:李莎娜到底是怎么样被抓的呢?

赖:后来我又找人问李莎娜是怎么被抓的。原来又是因为她用电话。

问:你们不是不让她用电话吗?她往哪里打电话?

赖:我们是连她的电话都控制了。但是一段时间下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她又想知道她的孩子的情况,可能也是在那边没有什么事做,也烦么,是不是?她就从河南郑州打了一个电话到济南,她原来躲过的那个朋友那里。她想让她的朋友打一个电话到广州她的家里,打听一下她家里人的情况,但是她不知道她这个朋友家里的电话也被监听。他们就很快找到 我公司里那个手下在郑州的小舅子家里了。

问:他们马上就下手了吗?

赖:马上就下手了。

问:当时中纪委什么人跟你在一起,可以说吗?

赖:就是办李纪周那个事的那个处长石斌。他现在还在监狱里边呢─应该还在监狱里边,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为这事。另外,海关总署那边的事,什么事我也是马上就知道。

问:李莎娜被抓之后呢?

赖:当时,石斌就叫我们走,我和我那个手下刘龙生就起来赶紧走开了。我叫刘龙生到天津去坐飞机,不要从北京坐飞机。他开车走高速公路去天津,但是,一到天津那边要下高 速时,就被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带铁帽的兵拦住了,就把他抓了。问:那么,这是否说明那时他们对你已经控制很严了?为什么没有对你动手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