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文摘并评论:劳教人员陈友仁讲述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马炳良致死全过程

16762
来源:参与

口述:陈友仁 整理:范燕琼


提示:今年60岁的陈友仁因上访而遭遇劳教。在劳教所 里,他见证了一个56岁名叫马炳良的劳教人员被管教干部殴打致死的全过程。此后,他频 频在劳教所电教室黑板上为马炳良写下喊冤的字句。这不仅没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反而遭至那名打人干部的打骂。也许是害怕他见证更多劳教所里的罪恶,他被 提前4个月释放。

性情耿直的陈友仁因家中财产被政府掠夺而长期上访。至今没能得到解决。为此,他的性情变得越来越暴躁,经常为上访问题与政府官员发生冲突。最终被送进南平市劳教所。下面是陈友仁对我讲述他所见证的劳教人员马炳良被管教干部活活打死的全部经过——

陈友仁说,在这里,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是家常便饭。为什么会这样呢?一方面是为了寻开心,另一方面就是随心所欲而又为所欲为的惩罚。被打的往往都是些傻 里傻气的,会跟管教干部顶嘴的,不听话的,以及好吃懒做的。这其中恐怕最令管教干部深恶痛绝的就是好吃懒做的,因为这与管教干部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毫 无疑问,在管教干部眼里,马炳良就属于这类人。至于劳教人员创造的财富该由谁享用,陈友仁就搞不懂了。他只知道,管教干部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按月领取工 资。

陈友仁介绍说,南平市劳教所拥有100多名管教干部,40多名劳教人员,为了“创收”,劳教所还特意从外地转调来80多名劳教人 员。每天要求他们干10小 时左右的活。超时超量。为此,陈友仁常常冲管教干部发牢骚说:“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也许正因为如此,这个劳教所从不对劳教人员公开管教干部的 名字,只公开他们的职务。当然,还有比这更加黑暗更加罪恶的事情。

2007年12月29日,是马炳良人生末路的开始。这天晚上,二中队指导员召集劳教人员到电教室训话。当训斥马炳良好吃懒做时,遭致马炳良的顶撞,使这名指导员恼羞成怒,当即将马炳良打倒在电教室地上。

第 二天上午(即2007年12月30日),劳教所搞文体活动。因小偷小摸而进劳教所的马炳良突然“旧病复发”,偷拿了两幅棋在他所住的第3号房里 炫耀后被人举报。为此,厄运降临。就是这天下午,当马炳良上厕所时,二中队队长手拿电警棍冲去,一阵猛击猛打,马炳良立马倒地不省人事。陈友仁等见状,急 忙请求急救马炳良,但却无人理睬。大家只好将长时间躺在冰冷地上一直昏迷不醒的马炳良用担架抬进3号房。大约到了晚上八九点,才来了一名医生,劳教人员背 地里都叫他兽医。他走马观花似的看了一眼马炳良说“没事,装的”就走了。由于害怕挨打,劳教人员再也不敢呼叫医生,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这个生命在慢慢地一点 一点地消失。

第二天一早(即2007年12月31日),住在3号房隔壁1号房的陈友仁一起床就想到昨天又被挨打的马炳良,便直奔3号 房。一到马炳良身旁他就大 吃一惊!只见马炳良的两只眼睛睁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陈友仁的第一感觉就是“死了”,但他却怎么也不敢相信也不愿这是个事实。便急忙回到自己号 房,叫来同号一个姓吴的劳教人员一起确认。当吴前去用手放在马炳良的鼻孔试了试其呼吸后便惊呼起来:“没气了!”

2007年12月31 日这天,马炳良真的死了。更准确的说,马炳良在这天早上被人发现死了。但这里的管教干部和劳教人员至今没人知道他究竟是在哪 一个时辰死的。他的家人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又是什么原因死的。而马炳良之死,谁来承担责任,这是个不容回避的问题。为了推卸罪责,这个丧失人性的 罪恶刚一落幕,另个丧失理性的罪恶就急急拉开帷幕。

在劳教人员的惊呼下,管理科长等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讲述自己所见证到的一切。此后 不久,一个名叫黄国安的检察院干部出现在劳教所里,陈友仁主动 上前汇报,但黄国安看上去显得很不耐烦,一边冲陈友仁说“知道知道”;一边健步如飞的象要尽快摆脱陈友仁纠缠似的。这使陈友仁感到非常遗憾!也异常恼火! 此后以至陈友仁释放回家的今天,也没有人找他这个见证人调查此事。

更让陈友仁气愤的是,那名打人致死的中队长为了逃避责任,写了一篇报 告声称:马炳良因患高血压跌倒致死,并胁迫十几个马炳良生前所在的3号房劳教 人员签字作伪证。由此,这个几乎都发生在劳教所监视器下的罪恶便不了了之。对此,陈友仁愤愤不平,却又控诉无门,万般无奈之下,他频频在电教室那块黑板上 写下“伪证”“假证”“只有不好的干部;没有不好的学员”等字句为马炳良鸣冤,也为自己发泄愤愤难平的情绪。陈友仁的这一举动屡遭报复——先后5次被这名 中队长殴打,其中一次被打昏送进医院抢救。

2009年1月的一天,省劳教局黄副局长等一行官员到劳教所检查工作。憋了许久的陈友仁以为 终于遇到帮马炳良控诉的机会,便向他们控诉了这一管教 干部“随随便便打死人”的经过。对此,陈友仁至今也不知道这些官员们有没有去追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陈友仁每天仍然看到那些曾经殴打马炳良等 管教干部照常上班,照样对劳教人员耀武扬威,甚至照常想动手时就动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不仅如此,这些管教干部还要强迫劳教人员在 摄影机前表演“说假话”。2009年春节前夕,南平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范阳善副主任带领一批政府官员 来到劳教所作所谓的“慰问”,实际上就是安排几个劳教人员在摄影机前称赞劳教所如何如何好,这显然严重违背了实际情况,也严重违背了劳教人员的真实意愿。 可是这些失去自由的劳教人员又不敢不按照管教干部的意思表演。这使陈友仁感到异常愤怒,便与为首的范副主任发生冲突,盛怒之下,陈友仁竟不怕“罪加一 等”,动手打了范副主任一巴掌。然而,具有讽刺意外的是,这“一巴掌”不仅没有使陈友仁“罪加一等”,反而提前“4个月”释放了。

几天之后,陈友仁回家了,且是管教干部用自己的小车护送他回家的,并享用了3辆小车欢送的待遇,这是陈友仁连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2009-3-19

博主的评论:这是专制的犯罪,是独裁的犯罪,是极权的犯罪。中央大员们不是一再解释“最基本的人权”就是生存权、发展权吗?那请问马柄良的生存权如何体现呢?还有那些死在监狱、死在看守所、死在拘留所的”囚犯“,那些无数被揭露或还未揭露死者,他们的生存权何在?

窃据大位的执政者们,你们到底还要害死多少人?还要剥夺多少人的”生存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