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16744
一、央视的公司化改制“国有资产流失线路图”

2009年2月9日,元宵之夜的央视新址发生六个小时大火,事故导致一死七伤。当夜,央视副总工程师、新台址建设工程办公室主任徐威被抓,中央电视台排名第五的副台长、央视新址园区法定代表人李晓明亦被调查。央视新址办综合业务处副处长邓炯慧、北京大新恒太传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大新恒太)董事长沙鹏亦先后被抓。目前,央视新址文化中心(tvcc)网站www.tvcc.com.cn也被关闭。 (博讯 boxun.com)

中央电视台现任台长赵化勇1999年2月主政央视以来,中央电视台经营业务向公司化、多元化方向发展。央视新址建设亦以公司化模式进行。但此番大火,则使公司化运作和新址建设中的“黑洞”端倪渐显。据现行体制,隶属国家广电总局的中央电视台,为副部级事业单位。其最高决策机构为央视党组,下设行政、采编、经营、技术四个委员会。在行政委员会之下,2001年3月新设立央视新址筹建办,由央视副台长李晓明任法定代表人,副总工程师、技术管理办公室主任徐威兼任主任,负责新址建设筹备。2005年获得广电总局批文后,新址办正式成立,徐威开始全面负责央视新址建设。对应于此,2003年,央视与北京市第一家专门从事建设项目全过程管理的企业——北京国金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联合成立了北京央视国金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央视国金),对央视新址建设实行公司化运作,由徐威任法定代表人。徐威得以掌控央视200亿元新址建设资金的运作。央视新址,早在2001年,就获原国家计委“[2001]2795”号文批复立项,总投资76.66亿元;其中央视自有资金55.17亿元,银行贷款21.49亿元。《财经》杂志2009年第5期透露,此后,央视新址建设工期一延再延,项目资金也一再上涨。至2004年8月,国家发改委的批文增加资金至78.91亿元。至今,央视新址工程的建设投资已达120余亿元,另有 70多亿元新设备费用。据悉,央视搬迁新址将全部使用新设备,原设备将留原址备用。徐威在央视任职近20年,一直为技术人员。为何新址建设没有让基建处或者后勤部门主抓,而让一个技术负责人牵头?熟知内情的央视内部人员称,原因之一可能是徐威与央视副台长、央视新址园区法定代表人李晓明是大学同学,关系密切。

由大火引出央视高官腐败,也是匪夷所思的一件怪事。从2007年开始,央视连续三年安排在新址园区燃放烟花,其中2007年放了价值约30万元的烟花,2008年放了约50万元的烟花。此次引起大火的烟花燃放号称100万元,据央视内部人士透露,实际价值约35万元。央视新址办多次燃放的烟花,均采购自浏阳三湘公司。初步调查,仅此批烟花,徐威即从三湘公司获得约8万元现金回扣。央视新址办采购此批700余发烟花,全由大新恒太公司走账。火灾发生当晚,大新恒太董事长沙鹏被控制,接着被刑事拘留。大新恒太业务主要为针对央视新址建设提供设备、软件、系统设计、系统集成等。大新恒太成立于2006年 1月,500万元注册资本由央视国金全资注入,徐威为该公司第一任法定代表人。自此之后,大新恒太走上了一条由内部人控制的“私有化”之路。

2006年4月12日,央视国金将所持股权转让给影响传媒有限公司。影响传媒有限公司亦长期依托于央视承揽广告、咨询和培训业务。不过,在成功中标央视的多哈亚运会转播设备采购项目、“专用采编四(SATA)”项目两笔业务后,影响传媒有限公司即从大新恒太全身退出,将股权转让给李鷷、赵军、沙鹏、沈旭、赵序霞五名自然人。《财经》记者查证,李鷷又名李明桦,系沙鹏女友,现任央视国金财务部副经理、央视文化中心财务总监,为徐威下属;赵军、沙鹏亦为央视新址办员工,五人均与徐威关系亲密(赵姓怀疑是台长赵化勇的亲属)。此后的2007年,大新恒太公司的股东变动频繁。当年7月9日,沈旭、赵序霞退出,黄丽芳进入;11月17日,北京亚细亚智业科技有限公司向大新恒太注资500万元,使后者注册资本增至1000万元。2007年11月23日至今,李鷷、黄丽芳、亚细亚公司退出。此后,该公司股权再未发生变化,1000万元注册资本由五名自然人分持,其中,罗凤娇330万元、赵军310万元、沙鹏 180万元、李小冬150万元、赵序霞30万元。上述人员中,赵军、赵序霞两人均为央视新址办员工,且在关键部门任职;其中,赵序霞系徐威在电视技术设备和软件工程方面多年合作的伙伴,在新址开始建设后,调入新址办。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大新恒太成立三年以来,至少经营了与央视新址工程有关的七宗业务,标的总金额过亿元。如2007年,仅在央视新址工程,即承揽了弱电工程B标段及A标段服务楼弱电网络系统设备材料供应项目、基础应用系统集成和软件开发项目; 2008年,又获得奥运节目光传输设备,以及新址工程中的B标段酒店客房AV系统设备材料招标项目;等等。如此一转手再转手,国有资本的私有化路线就这样简单成就了,企业成为私营企业,老板也是私营老板了。



二、杭州都市快报19楼网站“俄罗斯改制”导致的“国有资产流失线路图”

据杭州日报下属都市快报杭州19楼网站一“核心员工”网络发表的文章称,他亲身参与经历了整个19楼网站从小长大的过程,对19楼的发展和19楼上千千万万的网友,有着说不出的深厚的感情。正是出于这份感情,今天,他冒着极大的风险,要把19楼正在进行的名为“引进风险投资”,实际上是19楼的管理层,特别是网站负责人、都市快报的副主编林煜,和美国基金共谋,将19楼变成自己的私人财产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充满了秘密的桌下交易和精妙的法律陷阱。杭州日报及下属都市快报、十九楼网站(http://www.19lou.com/)等都属于国有媒体、国有资产。

他说:在我在工作中了解了这一切后,我先是震惊,而后是良心上觉得这件事情是林煜为首的管理层,对19楼所有为之付出努力的员工、和为19楼多年来投入了大量显性和隐形资源的都市快报、和对19楼这个“真实、丰富、温暖的网上城市”社区上所有无偿贡献着点击和内容的杭州网民的最大的一种背叛和欺骗,因此,思索再三,我还是决定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不为人知的真相,讲出来,尽管这样可能会让我自己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以下是该十九楼网站核心员工的揭露文章:让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19楼网站的发展历史,这样大家才能够明白,为什么我说所谓的投资,是一种对历史的背叛:19楼最初,是早在2001年,都市快报的几个年轻的编辑,在上班的空闲时间中,利用报社的一台闲置的电脑硬盘,做服务器,搭建起来的社区。这个事情,一开始没有得到报社的任何关注,但是报社领导默许了编辑们有时候利用都市快报的一些栏目,找机会介绍一下社区的网址,再加上报社的编辑们成为了这个社区的第一批用户,随着时间的积累,这个社区的人气开始越来越大了。

到了2005年,19楼开始有广告商主动找上来,要求投放广告。这件事情,开始让报社的领导重新审视19楼,这时候人们才发现,此时的19楼,经过数年的默默积累,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活跃,社区氛围非常好的社区网站。都市快报是一份发行量和收入规模都巨大的报纸,并不会真正在意网站带来的收入,但是领导还是敏锐的看到了这可能是一个未来的发展方向,于是,2006年,都快报开始决定向19楼投入更大的资源。

这些资源包括,每期都快报上都会有专门的两个版面,用来登载19楼社区的各种内容,引导都市快报巨大的读者量,去19楼参加互动活动,这个19楼带去了巨大的流量和广告效应。同时,19楼的专职的工作人员,从原来的半个,变成了5个,20个、40个,很快,到了现在已经120多人的规模。而服务器和带宽的投入,更加惊人,19楼现在一共有70多台服务器,光这部分的硬件投入就是200多万,再加上其他的运营成本,都市快报至少每年会投入千万元的费用。

当时作为19楼的元老员工,我是非常高兴看到这件事情的。报社里分派副主编林煜,主管19楼的业务和运营,我们也觉得林煜是一个有能力、有想法也有野心的领导。在他的带领下,19楼充分的借助和利用了都市快报全方面的资源,从推广资源,到广告资源,再到资金资源,19楼在过去的一两年间,发展的更加迅速了,在2008年,公司对外号称19楼的广告收入达到了历史新高的2000万,虽然里面有大量借助都快报销售资源的单子,但是我们每个人都相信, 19楼未来,是可以取得更大的收入和更快的发展的。

在2008年初,林煜就召集我们这些核心员工,给我们吹风:说19楼要想发展的更快,应该引进国外先进资本,将来可以走上市的道路,而我们都会获得很多公司期权,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百万富翁。当时我对上市期权这些事情,觉得太遥远,同时我在那个时候,就有疑问,我们现在的发展,背靠都市快报的大树,完全没有资金和人才品牌方面的局限,为什么还需要引进风险投资呢?要知道,有所得必有所失,风险投资肯定是要股份和回报的啊。

林总没有正面回答我提出的这个问题,只是含糊的说,我们要继续努力,未来会有更大的惊喜的。很快,我就知道了这个惊喜到底是什么,和到底是谁的惊喜。

2008 年4月2日,愚人节的第二天,我在林总那看到了美国策源风险投资基金和100%拥有19楼的国资全资公司杭州都快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签订的投资协议。在这个投资协议中,我看到,策源投资了507.6万人民币,其中188万进入了注册资本,319.6万进入了公司资本公积金,但是最终占了19 楼47%的股权。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19楼在这次投资中的估值是507.6万除以47%= 1080万人民币。

1080万人民币!19楼2008年的收入是2000万,19楼的服务器和电脑办公家具这些资产加在一起可能有500万,19楼120个员工,一个月的成本就是100多万,19楼快10年的发展,我们消耗的都市快报的资源,加在一起,可能超过了上亿,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在都快大厦里用着都市快报的两层楼的办公室,不用租金,不用水电,就算这些都不算投入,一个19楼也怎么都不值区区的1000多万啊!

我觉得这个事情太荒谬了,为什么我们要找这么一个投资商进来,这明显是对19楼价值的践踏啊。

我继续向下看这份协议,才明白柳暗花明的地方其实是在后面:“投资者愿意在投资后将其持有的47%的公司股份中的32%无偿转让给以林煜为代表的管理团队”。“投资及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的股份结构为:都市快报社:48%、林煜:37%(其中林煜本人持有17%,代持员工期权20%)、投资者: 15%.”。

林总先找来一个投资人,一起把19楼评估成一个很低很低的价值,然后把19楼超过50%的股份卖给投资人,然后投资人再把买到手的股份,“无偿” 的转让给林煜——这样,合法合理公平简单,国有的19楼,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美国基金和林煜个人联合控股的私人公司了,国有股变成了小股东,下来的事情,就是在逐渐的把国有股稀释、摊薄,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完全的私人公司了!

我看完这个两页的投资合同,陷入了冰窟一般。表面上看,这合同无懈可击,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我不能理解的是,这一切的变化,都是为了什么,是谁在这个变化中,取得了最大的利益,把原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晚上回家,我在网上搜索俄罗斯的那些富豪的发家史,原来他们都是一样的操作手法。把俄罗斯的油田,一美元卖给自己,把俄罗斯的报纸,私有化 2000卢布卖给自己,这些事情不就在19楼正在上演吗?所不同的只是,林煜找来的一个美国基金来做中间人,这个投资公司里的人都是中国人,大家更加可以心照不宣的来娴熟的合作。最后皆大欢喜!

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后,我一直在工作中神情恍惚、提不起状态,特别是看到19楼上每天那些热情可爱的网友们,我想到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每天都上的19楼,其实现在已经和之前的19楼完全不一样了。

我一直在犹豫,事不关己,是不是我就接受这个世界的逻辑就好了。直到今天,我在新浪新闻上看到,19楼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2000万人民币,我又去找到参与了这次谈判的内部人士,大概了解到这次里面的内容是:

策源基金投资2000万人民币,占19楼新发行股份20%,投资后的机构是:都市快报社:38.4%、林煜:30%、投资者:35%.这次对19 楼的估值,是2000万人民币除以20%=1亿人民币。短短四个月后,19楼的公司价值就从4月份的1060万,变成了8月份的一亿,几乎涨了10倍。同时,公司要完成海外结构,19楼会变成一家设立在美国的离岸公司所持有的公司。

而林煜林总,在4月份,拥有19楼37%的股份,价值300多万,四个月后,变成了拥有一家价值1亿公司的30%,价值3000万。

而我知道,19楼未来的价值,还远远不止一个亿。

在这个过程里,到底谁受到了伤害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