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其它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时事拉杂谈

16632
今天是七月四号,离汶川大地震的发生将近两个月了。生命的抢救早已经结束,堰塞湖也已经全部解决了,而且是解决了一段时间了。
那么因地震而显现出来的问题呢?最大的问题是豆腐渣学校的问题,很长时间任何一点信息都没有听到了。再追查吗?那为什么在任何媒体上看不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信息呢?这是典型的“冷处理”,也是政府惯用的手法之一。不知道那些受难学生的家属怎么样了,是不是在讨论解决方案呢?抑或是已经解决了?不再请愿了?我还没有忘记,也希望时不时提醒政府和民众一下,还有一个存留的、没有解决的问题。
还有那位尊敬的余含泪大师,他的文章据说曾经冷却了一些家属的情绪,他的文章似乎代替执政当局向受难孩子的家属承诺了不会忘记这件事情的。那么含泪大师是不是与家属们建立了一种承诺的关系?于是含泪大师是不是背上了一份道德上的责任呢?大师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该出来交代一下事情的发展情况呢?含泪大师的名气是很了不起的,也曾经做过一个相当高级的职位,影响力是肯定有的,那么除了写一份文章欺骗一下受难孩子家属外,难道不应该跟进一下吗?难道大师在顾左右而言他?还是躲起来了?我等这般无耻倒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是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您可不是啊,呵呵,至少有上百万双眼睛盯着您呢。
最近似乎越来越多特殊事件发生了,贵州事件、上海事件,似乎事件发生的频率越来越繁密了。对信息的封锁远远不如以前灵便了,以前有什么事情,只要执政党的媒体发几篇社论、新闻之类的就解决了,不相信?你也没地方了解去。可是现在有了网络,也有了无数觉醒了的网友,信息的传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广度进行着。现在再也不是纳粹宣传部的时代了,几乎没有任何信息能够逃离网络的追踪与传播。
我注意看了很多相关的帖子,对于贵州事件,与执政机构意见相同的几乎看不到。即便无数网管极度辛勤地删除,无数网友的帖子还是充满了整个网络,人们勇敢地质疑着、反驳着。执政机构发表的信息几乎没有任何人相信,于是执政机构的公信力成了一个伟大的笑话。其实执政机构一直是这么做的,发表出来的信息一直就是漏洞百出的。不过以前根本没有平民能够发表个人意见的场所,于是即便有质疑的、反对的意见,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可是现在有了“网络”。现在大家可以在这里交流、汇集,于是真实的声音反映出来了,这就是真宝贵的,称为“民意”,真正的民意,没有被强奸过的民意。
这似乎开始了一个伟大的过程,一个中国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过程:真实民意在执政行为中得到体现。我以前一直在认为,民意要体现到执政行为中需要选举、民意代表,或者上街、静坐之类的,现在似乎开始了另外的一个过程,一个历史性的过程、一个伟大的过程。我们用虚拟的工具,将主流民意反映、汇集并表达出来,从而影响执政行为。网络给了十三亿国人以前所未有的权力,对执政进行影响。这是一场革命,一场虚拟的却有真实的革命,一场没有硝烟的、没有枪炮声的革命,没有金铁交鸣的革命。看来中国国运正隆,天佑我中华。
从贵州事件看到的是执政机构公信力的缺失、民众的积怨沸腾,从上海事件看到的就是执法机构的形象毁灭。尽管有十人受伤、受害,但是民众没有表现出地震中的民族大爱,而是批评、嘲笑,可见执法机构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已经跌到了一个何等恶劣的境地。假如你是执法机构的一员,难道你不觉得难过?你们简直就成了贪赃枉法、包娼庇赌、横行霸道的代名词,死了都没有人同情你们,你们不觉得自己很可悲吗?要知道这些国民不是冷血动物,在刚刚过去的地震灾害中他们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充分表现了全民族的同情心。可就是同样的一群人,他们看到你们受伤害的时候却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丝的同情,因为你们好事多为了,你们不值得大家同情。
国人有一种惯性的说法,就是“中国人都是最善良最懦弱的人,不到真正没有饭吃的时候,是不会造反的”。这样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我们还是比较了解自己民族的特性。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情况是大家忘却了的,即便大家还有饭吃也会造反的,就是“不平”。所谓“杀尽不平方太平”就是这个意思,当社会的不公平程度超过了民众忍受的程度,大家同样会揭竿而起。这次的贵州事件就说明了这一点。民众平时受的冤屈太多了,积累了庞大的怨气,而这种怨气平时没有途径发泄的。当某些特殊事件发生的时候,民众就爆发了。而这种爆发反映到网络上,就有一种联动的效应,这种爆发蔓延到全中国。
基本上同等条件的两个人,假使其中一个因为当了一份小差,收入多些待遇好些,这只会让另外一个人羡慕他。但是假如这个当差的开上好车住上大房子了,这就会让另外一个起不平之念。因为开好车住大房子是超过他正常合法收入所能承受的范围,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贪赃枉法了。
由于网络和电视的普及,信息的传播使身居大城市与小镇的区别已经不大了。而小地方的官员素质要差很多,往往鱼肉乡民,所以这种不平在乡村小地方更加容易爆发。这是摆在执政党面前的新课题,不是说要与时俱进吗?这类问题的解决方法只有改进执政行为的合理性才能解决,否则同样问题的叠加,其后果也许会很可怕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