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其它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时事评论 On current affairs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16610
"又是阜阳,又是婴幼儿",网上诸如此类的愤怒质疑之声,直指安徽阜阳近来发生的一起公共卫生事件:3月上旬以来,阜阳有915名儿童感染肠道病毒 EV71,19人经抢救无效死亡。数字还在让人心悸地不断更新,而按现有证据,当地政府部门无疑对这起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经历非典等重大疫情之后,无论政府还是民众都清楚地认识到:唯有第一时间公开信息,才能有效遏制疫情的进一步传播,才能够杜绝不必要的谣言和恐慌。"谣言止于公开"。事实证明,谣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政府部门的有意欺瞒和压制。甚至可以说,这种幼稚的行政理念和措施,才是一种不可救药的"疾病",有可能导致疫情被人为地扩散。遗憾的是,阜阳当地政府部门似乎再次遗忘了非典的经验教训。在这场疫情从发生到传染扩散过程中,当地政府部门不仅没有及时公开信息,反而采取了种种不当手段,进行"辟谣"和控制舆论。据报道,3月上旬,阜阳市人民医院接收了5例患病儿童,这5名儿童于3月27日到29日间相继病亡。极短时间内,连续死亡5例患病儿童,医院感到不同寻常,于是在3月31日上报,省里派出的专家组也很快赶赴阜阳。但是,直到4月15日,当地才在本地媒体上公开了关于此病的信息。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些所谓的公开信息,其目的却在于"辟谣"以"安稳民心"。据披露,该市颍泉区一家发生死亡病例的幼儿园召开"紧急会议",园长根据"上级安排",指示"不准乱说"。在全市卫生口召开的会议上,相关领导"澄清":这次婴幼儿发病主要是呼吸道感染所致,且仅有"几例"死亡,并没有传染性。这样的口径,又通过当地媒体以专家答记者问的形式广而告之。就是在政府和专家双重权威说服下,有的幼儿园逐个给家长打电话,让孩子们回来继续上课。尤为让人震惊的是,在疫情肆虐之时,当地医院依然没有采取任何隔绝措施。疫情发生近一个月才公开信息,具体防范措施又十分不当。这样做所导致的后果,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谁也不知道,这19名弱小儿童中,是否有的生命就是这样白白地流逝在政府部门的乖张举措之中。而今,我们只听到当地老人的一声叹息:"如果政府早向老百姓公布这是什么病,这种病怎么厉害,孩子也许就不会被耽误。"就这样,曾经肆虐的非典以及当地发生的"大头娃娃奶粉"事件的沉痛教训,被政府官员们遗忘了。然而,同样值得反思的地方还不仅在于此,考察阜阳官场历史,当地政府部门如此忽视常识,恐怕并非偶然。上面提到的阜阳市颍泉区乃财政穷区,但这里数年前就因违规占用耕地修建豪华办公楼而被举报和曝光

该区的区行政办公中心因仿照美国白宫、极尽奢侈而被称作阜阳"白宫"。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大楼对面一所小学,因无钱改造危房而申请国际援建资金。日前,随着当年的举报人李国福蹊跷死亡,这起事件又引起了外界的强烈关注。而据最新报道,多次被央视、《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曝光的这幢"白宫"的主事者,依然没有任何问责。种种怪现状,又何止颍泉区?据《南方人物周刊》2006年10月的报道,在这块曾经涌现出老子、庄子、华佗等杰出历史人物的土地上,近些年官场腐败现象可谓前"腐"后继:从原市长肖作新夫妇腐败案起,两任市委书记王怀忠、王昭耀先后倒台,"阜阳市干部中已经有两名省部级、八名市委常委、十一位厅级领导干部因腐败而落马"。另据媒体报道,2006年阜阳共计有168名贪官落马。由此可见,阜阳一地的官场生态曾经颓坏到何种程度。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难免有理由相信,阜阳政府部门在这次疫情中的疏忽大意、举措不当等种种表现,不仅和未能吸取非典等公共卫生事件经验教训有关,更和当地尚未走出以前那种官场生态的阴影有关。也因如此,当地政府部门更有必要认识到:欲安稳民心,必先取信于民,而欲取信于民,非一两日之功可奏效。期盼阜阳的领导官员能够充分认识这一点,从这起悲剧中吸取教训。

博主的话:
"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东坡居士的哲言,是我看完这篇文章后的感想。这已经是一个糜烂了的官场,一个糜烂了的社会,无官不贪、无民不腐。而执政当局的应对方法,是一边拼命地反腐,拼命地捕抓、关押、甚至枪杀贪腐的官员,另一方面,却用自己完全不合理的体制哺育、繁殖着更多、更贪的官员。于是越抓越多,越抓越贪。于是执政当局一方面把脑袋埋在沙堆里,欺骗自己腐败的势头已经被遏止,另一方面想方设法欺骗大众。可是物已经腐了,又如何能制止虫生呢?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只能是越治越烂的结果。当局若果不能找到标本并治的方法,只怕很难免于灭亡的危险。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