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其它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梁启超谈佛

16531
甚矣!人性之薄弱也。孔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若是者比比然矣。”故佛之说教也,曰“大雄”、曰“大无畏”、曰“奋迅”、曰“勇猛”、曰“威力”。括此数议而取象于狮子。夫人之功以有畏者,何也?畏莫大于生死,有宗教思想者,则知其所谓死。死者死吾体魄中之铁若余金类、木类、炭、小粉、糖、盐水若余杂质气质而已。而吾自有不死者存,曰灵魂。既常有不死者存,则死吾奚畏。死且不畏,余更何有?故真有得于大宗教、良宗教之思想者,未有不震动奋励而雄强刚猛者也。若哲学家则不然,其用算学也极精,其用名学也极精,目前利害,剖析毫厘。夫天下安有纯利而无害之事,千钧之机,阁必一沙,则不能动焉。哲学家往往持此说,三想四想五六想,而天下无一可办之事矣。故曰:无宗教思想则无魄力.
摘自《宗教家与哲学家之长短得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