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首页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博客分类  >  其它
拈花时评-lianhuaxiaofo  >  文摘 Digests
中央智囊撰文《民主是个好东西》引发海外关注

16453
中央智囊撰文《民主是个好东西》引发海外关注
2007年01月05日 07:05投票数:20 顶一下 【大 中 小】



北京部分党报最近刊出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不但老百姓耳目一新,海外媒体也为之震惊,被视为北京政治风向重要指标,显示中共有意突破意识形态枷锁,准备为执政的合法性展开新论述。

俞可平这篇文章,原为闫健编写、去年十月出版的新书《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访谈录》的序言。去年十月廿三日,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以《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的辨正》为题登载该文,同时又经《人民网》、《新华网》转载,并在日前由中央党校的《学习日报》转载,终引起海内外关注,也使俞可平顿时令人刮目相看。

会受到海内外重视,不仅因俞可平深刻论述民主,更因他身为中央编译局副局长高位,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环境,竟然如此敢言。当然,更有人怀疑他的文章是否代表中央高层在发出某种信号?

肯定民主制度呼应胡锦涛

他在一千八百多字的行文间,深刻阐述民主的实质和内涵,谈论民主的优点,也谈了民主的缺点,更点出一些人对民主认识的盲点。但他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

因为“民主保证人们的基本人权,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人类的基本价值”,“即使有最好的衣食住行,如果没有民主的权利,人类的人格就是不完整”。这番话与胡锦涛去年在华盛顿向世界所作的宣示“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似一脉同源。
海内外关注的,其实并非该文在民主内涵上有何突破,而是从中看到一些普世认同的价值,又获中共高层官员认同。且透过俞可平的论述发现,中共领导人及理论界人士,此刻正为建立中共执政的大论述进行积极准备。

党内思潮总结改变旧认知

和俞可平同是北大校友、且在美国杜克大学同做研究的史天健,透过多年量化研究表示,中共对“民主”、 “自由”、“人权”等关键字,近年来在态度上的确出现“急转弯”。他说,胡锦涛上台后,对民主的态度有了根本转变,开始承认民主是追求的目标。一个重要变化是,中共已开始把民主“作为好东西”来承认,呈现正面的反应。

从这意义上说,史天健认为俞可平的说法不代表中共在这方面有大突破,而是中共党内一种思潮的总结,代表中共党内对民主的态度产生的重大变化,“从原来说这个东西不好,到现在说是好东西,这是个很大的飞跃”。

俞可平 政学合作代表人物

另据报道,在中国大陆,政府与学界、政治与知识分子间,一种新合作关系隐然形成,并逐渐向制度化方向发展,被外界视为胡锦涛倚重智囊之一的俞可平,是其中代表之一。

一九五九年出生的俞可平,浙江绍兴人。九八年取得北大政治学博士后,曾前往美国杜克大学任研究员及访问学者,现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俞可平在北大的博士生导师赵宝煦这样评价他的学生:“非常用功,勤快,活跃”。俞可平取得博士后,北大已准备让俞留校任教,但答辩委员会有位来自中央编译局的官员非常欣赏俞可平,竭力推荐俞到编译局工作。赵宝煦认为,中央编译局直属中央,常会接到中央布置的调研工作,这对俞的学术研究有好处。不过,俞仍兼任北大、南开等数所大学教授。

对于俞可平的学术风格,北大政府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增科说,“思路开阔,非常多产,既追踪国际社会科学前沿,又重视中国现实政治问题。”九○年代以来,西方学界截取不少社会学及经济学研究成果看待国际关系及政治学,俞可平大量著作便从“全球治理”及“善治”角度做研究,在此领域堪称亚洲第一把手。

俞可平多次在著作中表示,中国进行的是一种“增量民主”改革。一位在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工作过的学者说,俞的思路很清楚,就是通过渐进式改革实现民主。事实上,他主持的“北大政府创新研究中心”已举办多次“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鼓励地方政府实施民主制度创新研究,成果相当显著。(白德华、彭志平)


附:民主是个好东西(全文)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坦率地说,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喜欢。因此,民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推动和实践。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什么都好。民主决不是十全十美的,它有许多内在的不足。民主确实会使公民走上街头,举行集会,从而可能引发政局的不稳定;民主使一些在非民主条件下很简单的事务变得相对复杂和烦琐,从而增大政治和行政的成本;民主往往需要反反复复的协商和讨论,常常会使一些本来应当及时做出的决定,变得悬而未决,从而降低行政效率;民主还会使一些夸夸其谈的政治骗子有可乘之机,成为其蒙蔽人民的工具,如此等等。但是,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可以为所欲为,能解决一切问题。民主是一种保障主权在民的政治制度,它只是人类众多制度中的一种,主要规范人们的政治生活,而不能取代其他制度去规范人类的全部生活。民主有内在的局限性,不是万灵药,不可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但民主保证人们的基本人权,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人类的基本价值。民主不仅是解决人们生计的手段,更是人类发展的目标;不仅是实现其他目标的工具,更契合人类自身固有的本性。即使有最好的衣食住行,如果没有民主的权利,人类的人格就是不完整的。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就没有痛苦的代价。民主可能破坏法制,导致社会政治秩序的一时失控,在一定的时期内甚至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增长;民主也可能破坏国家的和平,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民主的程序也可能把少数专制独裁者送上政治舞台。所有这些,都已经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出现过,并且还可能不断再现。因此,有时民主的代价太高,甚至难以承受。然而,从根本上说,这不是民主本身的过错,而是政治家或政客的过错。一些政治家不了解民主政治的客观规律,不顾社会历史条件,超越社会历史发展阶段,不切实际地推行民主,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一些政客则把民主当作其夺取权力的工具,以“民主”的名义,哗众取宠,欺骗人民。在他们那里,民主是名,独裁是实;民主是幌子,权力是实质。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是无条件的。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性的结果。政治民主是历史潮流,不断走向民主是世界各国的必然趋势。但是,推行民主的时机和速度,选择民主的方式和制度,则是有条件的。一种理想的民主政治,不仅与社会的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地缘政治、国际环境相关,而且与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政治人物和国民的素质、公民的生活习惯等密切相关。如何以最小的政治和社会代价,取得最大的民主效益,需要政治家和民众的智慧。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政治也是一种政治艺术。推进民主政治,需要精心的制度设计和高超的政治技巧。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就可以强制人民做什么。民主最实质性的意义,就是人民的统治,人民的选择。尽管民主是个好东西,但任何人和任何政治组织,都无权以民主的化身自居,在民主的名义下去强迫人民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民主需要启蒙,需要法治,需要权威,也需要暴力来维护正常的秩序。但是,推行民主的基本手段不应当是国家的强制,而应当是人民的同意。民主既然是人民的统治,就应当尊重人民自己的自愿选择。从国内政治层面说,如果政府主要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的政治专制,是国内的暴政;如果一个国家主要用强制的手段,让其他国家的人民也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那就是国际的政治专制,是国际的暴政。无论是国内专制还是国际专制,都与民主的本质背道而驰。

我们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于我们来说,民主更是一个好东西,也更加必不可少。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说过,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最近胡锦涛主席又进而指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当然,我们正在建设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一方面,我们要充分吸取人类政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包括民主政治方面的优秀成果;但另一方面,我们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也必须密切结合我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现实条件。只有这样,中国人民才能真正享受民主政治的甜蜜果实。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